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90章 生命的出路(五)

第490章 生命的出路(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民朝幅员辽阔,路上邻国却不多。1892年的时候只有六个路上邻国。分别是英国(含殖民地),俄国、墨西哥、越南、高丽、暹罗。越南、高丽、暹罗是中国的属国,它们有自己的国王,在国王之上有皇帝。这三国至高无上的皇帝是民朝皇帝韦泽。

    没有了继续扩张的计划,皇帝韦泽同志就派遣了好些使者到各国去,俄国无疑是重点之一。而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三世并没有直接接见民朝的使者,而是委派外交大臣和民朝交涉。

    “民朝已经开始进入和平期。”使者的话非常直白。提纲携领一句话说清楚了民朝的战略方向后,使者就其他比较细化的部分进行了一系列的说明。

    俄国外加大臣也就他对民朝和平的理解进行了问询。民朝对于俄国的冰原毫无兴趣,俄国现任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专心内政,根本没有挑衅民朝的愿望与胆量。十几年来,俄国与民朝边界非常和平。交涉的双方都认为把这种和平延续下去就行。

    民朝外交人员对于这样的发展并不意外,大家都是希望能够好好过日子的。民朝在北美战争中伤亡几十万人,四年战争打下来,民朝对和平的渴望远胜过俄国。从国家安全、经济、军事,双方都不认为民朝与俄国有什么必须通过战争来解决的问题。所以民朝代表趁热打铁提出了一个为期五年的边境军事通报机制,中俄双方在边界50公里内团级以上的军事行动,都要通报对方。对于边界地区越境犯罪以及各种叛乱行动,双方都要互相合作。

    “条约签署五年之后,双方如果没有异议,就自动续约。”中国代表对这种和平的未来很是期待。

    俄国外交大臣并没有中国特使的热情,老先生先是盯着中国特使看了片刻,这才开口问道:“我国对于贵国的政治制度有很深的担忧。阁下刚才提到了叛乱,在我国有很多叛乱组织都是以贵国政治为蓝图。不知道贵国对此有所了解么?”

    中国外交人员当然读过俄国资料,知道最近二十几年来俄国革命党蓬勃发展,也知道高举暗杀政策的人民意志党在俄国搞出来的那些血案。所以他先是‘呵呵’的干笑两声,以缓和一下俄国外交大臣制造出来的紧张气氛。

    俄国外交大臣心里面非常不爽,自打废除农奴制,开始工业化之后,俄国的工业水平在俄国自身基础上有了长足进展。俄国甚至可以不用武力,只靠外交来实现俄国的政治企图。不过西欧视俄国是个野蛮的东方国家,而比俄国更东方的中国则比俄国野蛮百倍千倍。偏偏这个野蛮的东方国家被西欧视为比俄国文明很多的国度。俄国在与西欧国家的外交中学会了很多西欧的外交技巧,但是这些外交技巧放到中国就彻底失灵。

    中国的外交就如面前这位露出不诚恳笑意的中国外交人员一样,只要不是中国指示的事情,中国人就摆出一副吃瓜群众的围观表情。以中国现有实力,俄国外交人员骂也骂不得,打则更不敢。事情就根本推动不了。

    如果中国外交使者能够听到俄国外长心声的话,他大概会完全赞同俄国外长对中国‘吃瓜群众心态’的判断。民朝的外交领域本来就是一种吃瓜群众的心态,即便新上任的外长在会议上认为战争结束,外交部门的春天来了。可这不等于民朝外交人员能够立刻改变长期以来形成的习惯。

    俄国人民意志党从来没有与民朝官方或者民间有什么合作性接触,不管从他们那里抄出来多少有关民朝政治制度,特别是土地国有制的书籍和小册子,那都是人民意志党自己的政治选择,与民朝有个毛的关系。

    在民朝外交人员看来,俄国外长的发言很不友好。也许外长这位高官被人民意志党的行动搞到焦头烂额,所以口无遮拦的胡说八道。然而在民朝外交人员看来,这也意味着俄国高官对民朝政治制度的一种否定。这在外交上是非常不礼貌,甚至是恶意的。

    民朝外交人员最后还是没有发作,因为这样的事情对民朝来讲也不算什么。俄国的制度在民朝看来非常落后与反动,佃农的存在已经是民朝政治理念上的罪恶,而俄国的农奴制以及废除农奴制时期种种保护地主利益的做法在民朝的评价更低。最让民朝人员感到可笑的是,俄国废除农奴制的过程中给了地主很大保护,可地主们根本不领情。而解放的农奴更没有对俄国朝廷感恩戴德的意思。各种源自农民以及地主的小规模造反此起彼伏,大有满清时代无一年没造反,无一月没造反交相呼应呢。对于渣渣,强大到可以无视他们存在的吃瓜群众们从来都是懒得搭理的。

    “你们希望我国出兵帮助贵国剿灭那些革命党么?就四十年前贵国在欧洲横扫各路革命党那样。”中国代表笑道。俄国被称为欧洲宪兵,靠的就是当年在好些欧洲国家镇压革命得到的称号。

    俄国外交大臣先是皱眉,接着用不快的语气说道:“阁下在开什么玩笑!”

    “您也知道我是在开玩笑。我的确在开玩笑,而且我完全不理解贵国的革命党和我国有什么关系。”中国外交使者直接把所有责任推得精光。

    俄国外交大臣当然不能说中国制度让俄国乱党看到了方向与希望,可这种话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自己的国家被认为没有别国文明强大,这是很没面子的事情。在公开场合不得不承认这些则是更没面子的事情。所以俄国外交大臣心里面忍不住暗自骂道:一群没教养的暴发户!

    俄国沙皇号称几百年传承,也是欧洲承认的数顶真正的皇冠之一。民朝皇帝韦泽的皇冠含金量十足,甚至比沙皇的皇冠更具含金量。但是与沙皇和沙皇的家族相比,韦泽自己根本不是贵族,更没有一个家族。至少在俄国外交大臣眼中,中国的皇帝很不像样,远没有俄国沙皇更像是皇帝。这种观点在俄国上层其实很有市场,血统和出身远比中国那帮草莽出身的家伙高贵,让俄国贵族们觉得挽回了很多很多。

    在这样貌合神离的外交场合中,这件事也就被轻轻放过。不过俄国外交大臣与民朝外交使者都没想到,此时几名俄国青年出现在民朝的南京城。从身份上,他们都是俄国茶叶商人。中国茶叶种类很多,俄国人对安化黑茶有极大的爱好,这种浓郁的茶叶加了蔗糖之后是俄国人民极为中意的饮品。

    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有两撇很好看的胡须,至少在俄国人看来是这样的。购买安化黑茶需要顺江而上到长沙去购买,但是这些年轻的茶叶商人并没有赶往目的地的急迫。他们直接跑去南京的新华书店,站在政治门类的书架前面仔细翻看。

    欧洲各国的激进革命党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政治纲领是希望能够在本国建立起一个类似民朝的政治体制,三分之一则是基于民朝制度而提出的一个‘新制度’。还有三分之一吆喝自己是纯正的欧洲本土革命党,但是要么没有影响力,要么政治纲领完全属于一塌糊涂的玩票性质。

    俄国的人民意志党属于借用不少中国制度的政党,他们对于工业化并无自己的特别看法,但是在土地改革上崇尚中国的暴力土改,希望建立一个土地民有的公社体系。为了实现自己的理念,人民意志党认为只要解决了俄国贵族阶层,就能有效推动革命。

    人民意志党的丰功伟业就是炸死了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打断了俄国政治改革进程。他们期待的俄国向着以土地公社制度并没有出现,反倒让俄国皇权进一步强化了对国家的控制。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的老爹就是俄国高级文官,他对于俄国现在的局面非常失望。俄国实在是有太多需要除掉的蛀虫,可这些蛀虫们就围绕在沙皇周围,把持着俄国的政权,让俄国人民生活在暗无天日的悲惨之中。

    在如此的绝望里,中国皇帝带领着追随者用暴力横扫一切沉疴,建立起一个朗朗乾坤的事实让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和他的同志们看到了希望。他们相约到中国来就是为了能够寻求革命道路。为了能够完成使命,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专门学习了三年中文。

    民朝的政治门类的书挺多,马克思与恩格斯的书籍自然少不了,一些翻译过来的经典书籍也在其中,例如希腊时代的《理想国》和文艺复兴时代的《君主论》。《剃刀理论》也在其中,虽然这本书其实是针对神学的书籍,却也被放到了政治类书籍里面来。

    对这些欧洲的书籍,俄国青年们根本没兴趣。他们翻看的都是中国的书籍,特别是作者一栏写着韦泽名字的书。政治类的部分自然有不少是韦泽的书,而经济以及思想门类的书籍更多。把《产生正确思想的假说》这套书拿出来翻看了一下,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就忍不住惊喜的对同志们低声说道:“这套书原来有三本!”

    主席说过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没有战斗力的军队,他老人家一辈子都在努力推动中国文化进步。韦泽原本理解不了主席的理念,等到他领着老兄弟们开始造反之后,他终于理解了。而且随着实践,韦泽发觉如果一个国家没有能干的英雄人物,这个国家也注定灭亡。那些英雄们肯定不会臣服于韦泽,但是他们会追随理念。韦泽对自己的理念有百分百的信心。所以韦泽从来不会隐藏自己的知识,他很努力通过书籍与人民分享这些。

    《产生正确思想的假说》这套书前后修订了三版,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看到的是翻译到欧洲的第一版,这个第一版还是从英文再翻译成俄文。倒了两手之后,翻译者还不断缩减,第一版是上下两册,在俄国只能看到俄文的上册。见到完整版的三册,阅读完了目录之后,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觉得这一趟真的是来的太值了。

    这帮年轻人离开书店的时候带了好几大摞书籍,大家欢欢喜喜的说着以后要专门派人定期到中国购买书籍的看法。有太多书籍对于这帮俄国青年是只闻其名却不见庐山真面目,而且太多的书籍对于这帮青年人更是没看到过完全本。进行思想封锁的可不仅仅只有俄国,欧洲国家对于皇帝韦泽的思想都非常警惕,皇帝韦泽的书籍被删除内容几乎是常态。

    “那套《中国土地革命史》到手了,同志们,希望这套书里面能有真正的革命精髓。英国人翻译的书里面太多评论一看就是英国佬写的,而且根本没有民朝土地革命部分。”在历史类书籍里面收益颇丰的俄国同志同样无比高兴。

    接下来的三天里面,年轻人从意气风发变成了垂头丧气。他们觉得自己学习了三到四年的中文,已经能够理解中国,并且能够熟练的阅读中文。但是等他们自己真正开始阅读的时候才发现,中文的文字他们大概是见过,可是组合起来的意思就没办法形成概念。没有事态,没有复杂的单词,就是那么上千常见的文字反复组合,需要阅读者能够对其中的含义做出正确的判断和想象。

    “我们需要翻译!我们需要非常多的翻译才行!”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揉着鼻梁,语气沉重的说道。有了翻译之后,这些书籍就能让更多的革命青年阅读。但是眼瞅着宝山在手边却不能进去充分寻宝,内心的折磨极为强烈。

    “教授!你翻译的怎么样了?”旁边的同志询问那个埋头写东西的年轻人。

    ‘教授’抬起头,他不过二十三四岁,是名大学生,却不是教授。之所以被称为教授,是因为他懂得四门外语,特别是学习过八年汉语。此事还能竭尽全力把汉语翻译成俄文的就只剩下教授。对于同伴焦虑的质问,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不快的答道:“你们就算是翻译的慢,好歹也努力翻译一下。就算是你们翻译错了,我在你们的文字上修改,总能让你们理解问题出在哪里。”

    “这都三天了啊!”被教授数落的年轻人忍不住抱怨。

    教授翻了翻白眼,不爽的答道:“把汉语学习到能够熟练阅读这些文章,大概还需要三年时间,拿出来大家可以阅读的文字,大概需要三个月。你们准备选三年还是三个月?”

    只要话说得有理,事情就能推动。不情不愿的在廉价的小旅馆里面强迫自己坐下开始继续翻译,没有花三个礼拜,只是三天就把《中国土地革命史》当中有关民朝土地革命的部分翻译出来。

    虽然这个翻译稿在之后的岁月里面被大修两次,但是这帮年轻人第一次能够从比较全面的角度看待中国革命,着实让他们大吃一惊。民朝的土地革命基于中国的土地现实,而且中国的土地革命极为强调土地作为生产资料的属性,并且将所有基于土地私有制产生的‘食利阶层’给揭露出来。作为彻底的土地革命,不仅要消灭土地私有制,更要彻底消灭食利阶层。

    以前俄国青年们是雾里看花,光觉得美,觉得彻底,觉得恢弘。当他们看到土地私有制的真面目之后,只觉得每个字的字缝里面都写满了‘吃人’二字。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在一众的即将爆发的沉默中率先说道:“我终于明白中国的光复党为何那么仇恨地主了!”

    这话并没有引发激烈的反响,年轻的革命党们只是用点头表示自己的看法。很多事情已经不用再讲,那么多精致复杂的借贷以及所有权关系,都是中国各地为了能够从土地所有权中分肥而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和这些中国人相比,俄国的那些采取农奴制的地主们简直是一群脑壳空空的白痴。倒是俄国废除农奴制的过程中露出了上层的屁股,在那个过程里面种种魑魅魍魉才有些向中国土地关系的味道。

    “必须摧毁土地私有制,实施土地国有制!”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没有再多说什么。民朝土地革命之后,土地只剩了生产资料这么一个属性。国家对土地的使用完全基于这个理论,不管是之前的交公粮或者是之后的统购统销,乃至于废除农业税。土地生产以及生产出来的作物的供应渠道都一套系统的制度。这套制度让所有的缓解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书里面的作者骄傲的评述,“这套制度绝非完美的制度,但是这套制度绝对是可以完全公开讨论,并且进行数据计算的制度”。

    反观俄国,这个国家的一切还笼罩在专制的阴云之下暗无天日。亚历山大??乌里扬诺夫觉得自己再次有了革命的信心,没有道理中国能解决的问题,在俄国却无法解决。

    就在他沉浸于自己想法的时候,‘教授’开口说道:“中国光复党始终坚持宣传,得到了人民的支持,所以取得了胜利。他们自己在书里面是这么说的,可我们俄国的人民好像对此根本不在乎。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