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94章 生命的出路(九)

第494章 生命的出路(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条河要是没有比细菌或者藻类更大的生物会是什么样,地球的自然景观是死海。地球的人类景观中著名的就是流经伦敦的英国母亲河‘泰晤士河’。

    嘴里堵着一个‘鞭笞馆’的球型口衔,眼睛被一个皮质眼罩绑住。皮眼耳鼻舌,人体的五感中,劳合??乔治议员还能正常运行的只剩下皮肤、耳朵和鼻子三种。鼻子闻到的味道令议员汗毛直竖。大量的城市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泰晤士河内,沿岸又堆积了大量垃圾污物,使泰晤士河河成为伦敦的一条排污明沟。夏季臭气熏天,致使沿河的国外大厦、伦敦钟楼等不得不紧闭门窗。各种更不愿意靠近,敢靠近的也都死于非命。此时正是7月,那浓郁的味道在伦敦市区相当范围内内都闻到。鼻子里的浓郁化学生物发酵的混合型浓味以及耳朵清晰的听到潺潺流水声,劳合??乔治确定自己被拖到了泰晤士河河畔。

    “唔……!唔……!”劳合??乔治议员想进行某种程度的交流。但是球形的橡胶口衔让他只能发出些含糊的声音。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大概已经进入了夜里。随着大笨钟的连着敲响九声,劳合??乔治觉得自己的心沉到了谷底。绑架议员已经是重罪,把议员在这样的时间里面带到泰晤士河旁边,绑架者还不说话。其中蕴含的危险性已经到了极度危险的部分。劳合??乔治议员本人是政治新星却不是掌握关键职务的实权派,所以抢掠或者逼迫他答应什么都没意义。从绑架开始到现在持续了几小时的沉默也证明对方大概是知道这些,而对方到现在也没有释放他的意思,那就意味着很多东西。

    就在议员想着很多的时候,绑架者开口了,那口音一听就是伯明翰的味道:“劳合??乔治!”

    “唔……!”议员想说话,却只能发出毫无意义的声音。

    “劳合??乔治!你是个共产党份子,你支持邪恶的土改!你有着邪恶的煽动力!为了英国,我们要处决你!”绑架者的声音里面有着强烈的情绪,还有按捺不住的责任感。

    “唔……!唔……!!唔……!!!”劳合??乔治议员竭尽全力想发出些什么声音,但是他却只能依照物理规则发出些单调的。但是劳合??乔治议员还是努力嘶吼着。

    议员先生在引用格拉古兄弟中的哥哥提比略??格拉古的发言时,也曾经想过格拉古兄弟的结局。格拉古兄弟中的哥哥提比略??格拉古和他的300支持者被大贵族大地主代表当街杀死,尸体都被扔进河里。格拉古兄弟中的弟弟盖约??格拉古有被杀,3000追随者同样被屠杀殆尽。

    盖约??格拉古并没有敢自比格拉古兄弟,这不仅是英格兰人对罗马人的自卑,格拉古兄弟两人出身显赫,他们的老爹当过罗马共和国的检察官以及两任执政官,母亲家是罗马共和国的名门西庇阿家族。这个家族的当家战胜了威名赫赫的名将汉尼拔。劳合??乔治本人不过是一个小学校长的儿子,一个牧师的外甥。

    如果有什么相同的,大概就是格拉古兄弟和劳合??乔治都希望能够维持普通民众拥有少量土地。按照中华民朝的说法,人民有资格拥有土地这种生产资料罢了。可这种几乎是微不足道的政治观点,却引发了杀身之祸,劳合??乔治在读罗马史的时候不能理解。

    “唔……!唔……!!唔……!!!”劳合??乔治议员还尝试无用的为自己发声。罗马已经过去了2000年,所有的历史只能从古旧的罗马史中去领略。然而同一时代的中华民朝,他们的皇帝是土地国有制的坚定支持者与实施着,这位残酷的皇帝杀了百万计的地主以及地主的家族,血洗了满清时代的中国上层。如此无情的杀戮给欧洲各国上层留下了恐怖的印象。可劳合??乔治此时突然觉得豁然开朗,如果那位残酷的皇帝没有实施无情杀戮的话,大概他也会和此时的劳合??乔治议员一样,被敌对者杀死吧。

    就在此时,呯呯呯的枪声在很近的地方响起。劳合??乔治议员只觉得从尾椎有股热力顺着脊椎直冲脑门,此时的他差不多要屎尿齐流。议员绝望的想,‘我要死了!’

    但是激烈的感觉只有来自声音的刺激,他的肉体只是感到恐惧与绝望,却没有痛感。片刻之后,劳合??乔治议员感觉自己被拉起,接着眼罩被摘下,接着口衔被取出。“您是劳合??乔治议员么?”拽着他的几个人中领头者问道。

    “是……”劳合??乔治不解的答道。

    “太好了!我们终于救下您了。”为首的那位欢喜的说道。没等劳合??乔治完全缓过神来,那些救星就架着议员上了河堤,在河堤旁的石子路上听着一辆汽车,后车门一开,他们就把议员推进了车内。在经过这番天地颠倒般的境遇之后,劳合??乔治议员看到汽车后座上靠坐着一个人,他用一块手帕捂住了胸口。那坚毅而惨白的脸庞让劳合??乔治忍不住脱口而出,“塞西尔??罗得斯先生!”

    “开车!”塞西尔??罗得斯声音很微弱。司机听到命令,立刻驱动没有熄火的汽车前进。

    “阁下,您受伤了?”劳合??乔治关切的询问着自己不同党的盟友。

    “能把你救下,太好了。”大英帝国殖民部部长塞西尔??罗得斯喘息着说道。

    “是谁?是谁敢这么做?”劳合??乔治用不可思议的声音问道。私刑处决一位议员就属于大罪,而暗杀一位部长,更是骇人听闻的暴行。大英帝国的确有过很多次的内部斗争,例如红白玫瑰的战争中,英格兰的贵族们几乎死光。不过针对民选的权力者实施这样的暴行,也算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咳咳!”塞西尔??罗得斯咳了几声,才费尽力气说道:“议员,你要是觉得我救了你,那就不要再追究此事。有很多保守派对于任何社会主义的东西都恨之入骨。他们觉得你我都是代表了社会主义制度,想除掉我们再正常不过。咳咳!”

    劳合??乔治议员呆住了,思索了好几瞬,他才开口问道:“阁下,您怎么也变成了社会主义者?整个欧洲都认为您是殖民主义者。”

    “咳咳!呵呵!”塞西尔??罗得斯声音含糊,也不知道他是咳嗽的时候在发笑,或者发笑的时候引发了咳嗽,稍微恢复了一下,塞西尔??罗得斯才苦笑着说道:“我希望女皇陛下能够早日抵达美洲,确立以美国为本土的新大英帝国。很多人认为我对女皇不敬,觉得除掉我这样的僭越之徒,就可以让英国安定。要不是我的护卫给力,而且我觉得他们不会单独的发动袭击,大概您也就长眠泰晤士河了。”

    话不复杂,但是里面蕴含的信息让劳合??乔治议员觉得原本就是黑色的天空更黑暗了几分。基于政治理念的冲突的确很激烈,劳合??乔治议员当然知道现实的世界。不过激烈到了如此纯粹的杀戮,也的确超出了劳合??乔治议员的认识程度。

    “……您不准备报复么?”劳合??乔治思忖好久才开口问。

    “……咳咳!报复?为了什么?”塞西尔??罗得斯苦笑着说道。

    “您就任由别人威胁您的生命,然后视若无睹么?”劳合??乔治有些搞不懂面前的这位男子的态度。在英国上层,都认为塞西尔??罗得斯是一位充满了男子气概的强者。一般来讲,强者决不允许别人挑战他。

    大英帝国的殖民部部长塞西尔??罗得斯冷静的说道:“议员,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英帝国能够永续,为了大英帝国能够始终维持强国的地位。从这个角度来讲,我需要的是与那些袭击者们尽快达成和解,把双方的意念都引向让大英帝国继续强大的方向上去。如果我和他们来一次同归于尽的斗争,对英国有什么好处?”

    劳合??乔治议员完全不能理解这位殖民部长的想法,当自己的生命遭到侵害的时候,不全力反击,让施暴者付出代价,反倒是想接着这个机会与施暴者达成某种妥协。难道在殖民部部长的心里只有国家而没有个人么?

    议员当然听说过塞西尔??罗得斯的演讲,在演讲中,这位矿产大亨发自内心的说道:世界几乎已经被瓜分完毕,余下的部分正在被瓜分、征服和殖民化之中。可惜我们不能到达夜间在我们头顶上闪烁的星星那里!如果可能,我就要并吞那些星星:我经常想到这件事。我看到它们这样亮却又这样远,只觉得心中难受!

    议员知道塞西尔??罗得斯立下过遗嘱,遗嘱中把自己的一切都捐献给大英帝国。

    如此一位满心只有大英帝国的男人,让劳合??乔治感觉到了困惑。

    当汽车停在中国道观附近的中国医院,然后一众急救医生把两人放到车上,送进医院的时候,劳合??乔治医院各家困惑起来。他万万没想到殖民部长对中国医院的信赖竟然完全超过了英国医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