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96章 生命的出路(十一)

第496章 生命的出路(十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试图暗杀一位部长和一位议员,在英国算是多大的事儿。仔细讲,其实也没多大。对于大人物来说,这大概能算是丑闻,而不是罪行。”塞西尔??罗得斯慢条斯理的对议员劳合??乔治说道。

    受伤的是部长塞西尔??罗得斯,劳合??乔治议员顶多是个受惊的程度,虽然再晚点的话他就要化作泰晤士河里面的水鬼,但是议员先生也不能说自己的情况就比部长更惨。针对部长的说法,议员情绪激动的质疑,“如果你这么讲的话,岂不是有人想杀谁就杀谁?”

    部长连连摆手,“那肯定不至于。我所要说的是,利用这次机会,利用这次敌人提供的把柄,做出对政治上最大利益的选择。那些人想杀我们,是因为他们真的对我们的政策不满,而且有那么一群人和他们的看法一样。如果能够在北美建立起新的英国,支持我们的人比例就会占优势。”

    劳合??乔治议员能理解部长的话,他皱眉想了好一阵,突然问道:“阁下,那些人恨我,是因为我的提案里面有关于土地分配。可是您好像对此从来不会发表意见。您的主张一定是夺取更多的殖民地。”

    这个问题让塞西尔??罗得斯苦笑起来,他不得不承认年轻议员的敏锐,“议员,有人对我下手,是因为有人认为我在逼迫女王迁都到北美。我这么一个小小的臣民让女王感到为难和痛苦,简直是罪不可恕。”

    劳合??乔治议员不太敢相信殖民部部长所说的是真的,但是这个说法自有其合理性。在英国别说逼迫女皇,就算是触怒女皇都是大罪。议员把思路理顺后再次问:“阁下的目的到底在何方?”

    “让加拿大联邦变成一众行省。”塞西尔??罗得斯爽快的答道。

    “有用么?”劳合??乔治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北美名义上变成一众行省的意义非常有限。

    塞西尔??罗得斯郑重说道:“重要的不是行省,重要的是一众议员。在这方面很多人觉得可以拖,但是拖下去总要解决。而且议员,只要通过加拿大变成一众行省,就请你联络你选区的选民,给他们非常优厚的条件,鼓励他们尽可能的前去北美开拓。我知道有不少议员有可能同意这么做。只要移民的人口够多,很多事情都可以改变。我们要做的就是引发这个过程,若是束手无策。一切都会停步不前。”

    部长的决定让议员感受到其中的力量,那是对国家有强烈信念的男人的力量。那力量中还蕴含了正义,让议员难以拒绝的正义。

    最后两人在遇袭的事情上做出了决定,只要对方答应他们的要求,这件事就揭过去。在之后的一个月里面,两人都大力推动,加上原本的力量,表决终于开始了。加拿大的代表们越过大西洋,抵达了英国。对于能够重新变成英国行省,加拿大上到总督,下到议员都是无比期待。别的且不说,加拿大议员的地位和身份永远比不上英国议员。

    自由党里面反对者不太多,虽然自由党比较支持殖民地自治,却愿意支持自家议员的观点。保守党里面反对者比较多,虽然保守党希望开疆拓土,但是他们却不愿意承担过大的支出。在这方面,自由党倒是愿意扩大中央政府在国家里面的重要决策权。

    投票过程非常激烈,议员们投票前都会习惯性的说几句。作为经验丰富的选举投票,精算者们大概能够确定投票结果。自由党与新星劳合??乔治素来不睦的议员虽然投了赞成票,但是他却走到劳合??乔治身边,低声说道:“即便我投票赞成,你也会至少输五票。”

    劳合??乔治没有吭声,他一个年轻议员的努力能走到现在,已经是非常不得了的事情。所以遭到同党人员的嫉妒再正常不过。而且那位所说的完全正确,经过这么久的政策攻防,所有议员的同意与否大家都知道。不管精算师怎么计算,议案想通过,都会差五到十票。而这次投票一旦失败,新星劳合??乔治就要付出代价,也就是说彻底失去自己的政治光辉。

    自由党里面的成员有人是坚决反对把加拿大变成行省,哪怕是党魁和党鞭们表态也不行。看着那些公鸡般高昂着头,傲然投下反对票,然后坐回位置上的同党议员,劳合??乔治本人嘴里低声嘟囔着什么。

    那些能与劳合??乔治竞争的自由党议员则带着各种幸灾乐祸的表情,投下了赞成票。因为心里面有数,他们举动轻松,甚至有些轻佻。在很大一部分时候,同一阵线的人甚至比敌人更不让自己人待见。劳合??乔治这种新星尤其如此。

    自由党投完票,就轮到保守党们上台投票。支持扩张的自然有,例如塞西尔??罗得斯和那些与他志同道合之辈。不同意的更多,很多保守党就是要支持本党的立场,决不允许自由党轻易获得引导权。

    投票还剩最后十几名议员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局面抵定。没人认为那些议员会支持自由党,更没人认为这些议员会去支持劳合??乔治这个毛头小子。但是投票结果已经令人讶异,原本五到十票的判断现实中只有三票差距,只要有三个人支持,提案就会通过。剩下的十几名议员里面头七个人投票都是反对,让自由党里面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最后的五个人是大佬,塞西尔??罗得斯和大佬的目光对视,两人锐利的视线做着意志上的对抗。大佬率先扭过头投票,“赞成!”

    这个结果让议会里面顷刻间沸腾了。谁都没想到这一票竟然是赞成。

    “反对!”“反对!”后面两人连续投票。

    然后议会大厅里面彻底陷入了死寂,局面变化到令人窒息的局面。

    “赞成!”第四名表达了立场。

    然后所有人都注视着最后一人,他将决定一切。英国人投票不墨迹,最后一位投下了自己的决定,“赞成!”

    没有呼喊,没有说话。那些投下支持票的议员觉得很不解,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其实不怎么赞成。不是因为他们不赞同加拿大的事情,而是他们觉得按照规矩,劳合??乔治并没与拿出足够的利益交换,他们仅仅是因为同党或者党鞭的要求或者不愿意当众反对,这才支持。

    反对者也没想到,最后这场翻盘的决定者竟然是几个大家都认为不会支持的人。

    就在这样的寂静中,议长敲响了锤子,‘咚!咚!咚!’

    “决议通过!”

    死寂的议会里面顷刻就充满了各种声音,欢喜和愤怒者有,而那些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也有。当然,加拿大总督和议员们则同时站起身,然后不管不顾的高唱起英国国歌《天佑女王》,在所有议员里面,只有他们才是最单纯快乐的一群。

    劳合??乔治议员呆呆的站起身,他心中最大的感受是‘我竟然赢了?’在最后的几人投票之时,议员其实已经绝望了。

    “恭喜!”“干得好!”周围有人对劳合??乔治说着什么,然而劳合??乔治完全是听而不闻。一位年轻议员决定国家过策的方案得到了通过,这对于议会来讲是几乎闻所未闻的大事。

    第二天,劳合??乔治立刻返回了自己的选区卡那封自治市,这座城市和英国城市差不多,大资产阶级在数次的经济危机中将所有适于农业的土地都买走,大型农场的建立让这座城市出现了很多穷困人口。小农经济没办法与大型农场对抗。

    “市民们!你们想拥有土地么?”劳合??乔治用这样的开场白向聚集起来的穷人们呼喊道。

    1893年3月,一支很大的船队运载了超过十万名英国人前往北美。这些英国人基本都是大不列颠岛上的低收入者,更直白的说,他们就是一群彻头彻尾的穷人。新加拿大现在已经变成了七个行省,最南端的行省向这些穷人提供了土地与农业工具。当然,还向这些穷人提供了投票权。

    劳合??乔治议员亲自领队,前来送行的还有殖民部部长塞西尔??罗得斯。部长用平淡的语气说道:“小心被那边的人刁难。如果这些人到了北美之后发现事情根本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大概这些人就会把你吊死。”

    这话与其说是威胁,还不如说是鼓励。议员笑道:“阁下,在他们吊死我之前,我会领着他们把那些当地的渣渣吊死。”

    “呵呵!”塞西尔??罗得斯笑了笑,却没有评价这个问题,“对了,议员,我发现你现在所经过的所有门,都会把门关上。能告诉我理由么?”

    劳合??乔治议员有些为之语塞,他没办法告诉部长,被人劫持的那次给他留下了太强烈的恐怖回忆。只要背后有没有关紧的门,他就会感觉到强烈的不安。那些袭击他的人就是从没有关紧的门里面冲进来的。

    思忖了一阵,劳合??乔治议员开口答道:“我这一生都在关我身后的门。你知道,这是必须做的事。当你关门时,也将过去的一切留在后面,不管是美好的成就,还是让人懊恼的失误,然后,你又可以重新开始。”

    殖民部部长的目光锐利,所以劳合??乔治议员觉得自己的心在嘭嘭跳动,他很怀疑自己的话根本没有被议员认同,或者议员已经看透了事情的原委。然而片刻之后,殖民部长和蔼的抬手拍了拍劳合??乔治议员的肩头,然后手掌停在年轻人的肩头上,“很好的回答!坚持住这个立场。议员。我为了今天的英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现在这个进程终于开始了。你愿意继续这个事业,让英国成为一个更伟大的国家么?”

    “当然!这也是我的愿望!”劳合??乔治议员大声答道。

    “那么,这就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事业了。我已经安排了一些朋友和你见面,这是他们的名单,等你回来之后就去见他们。”殖民部部长收回按在劳合??乔治议员肩头的手,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议员。

    收好了殖民部部长的馈赠,劳合??乔治议员跟随着一众人等登上了即将西去的轮船。舷梯收起,汽笛拉响。在离别人群尽力喊叫招手的时候,议员终于挤到船舷边,居高临下的看到殖民部部长塞西尔??罗得斯抬头看向他,然后摘下帽子对他挥动。

    就在议员也挥动帽子示意的时候,他就见到一个帽檐压得低低的人快速穿过人群,与塞西尔??罗得斯部长撞了个满怀,然后又如同滑溜的泥鳅般溜进了人群里面。而塞西尔??罗得斯部长的身形就一下子僵住了,过了那么不到十秒的时间,他慢慢的向前歪斜,整个人扑倒在地上。

    船只开到海上一天之后,劳合??乔治议员收到了殖民部部长塞西尔??罗得斯遇刺身亡的正式消息。议员随即失魂落魄的走回自己的船舱里面,紧紧的关上了舱门。‘试图暗杀一位部长和一位议员,在英国算是多大的事儿。仔细讲,其实也没多大。对于大人物来说,这大概能算是丑闻,而不是罪行’。部长半年前的话再次被议员清晰的想起,在部长说这话的时候,议员就已经认为这比较不靠谱。半年来他认为这只是部长随口这么一说而已。现在的事实证明部长阁下对于政治的残酷有着深刻的理解。

    是谁干的?议员很想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可他发觉以自己的能力,根本没办法弄清楚到底是干的。就如他不知道是谁要杀他,也不知道部长阁下是怎么得知这样的消息。那些大人物的事情就如黑暗水面下的世界,不管在水面之上怎么瞪大眼睛,都根本无法看透。

    就这样为了国家无声无息的死去么?劳合??乔治突然感觉到强烈的恐惧,那些人能够杀了部长,难道会放过议员不成?恐慌感越来越强烈,劳合??乔治几乎觉得喘不过起来,他缩在床上瑟瑟发抖,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末日会何时降临。

    经历过这么一个夜晚,当阳光从舷窗里面射入之后,议员终于觉得有了些虚幻的勇气。他下意识的整理一下衣服,才发现胸口的内口袋里面有硬梆梆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部长临行前的信。

    劳合??乔治议员突然生出一个念头,部长阁下认识很多强力人士,也许这些人能够最终查出事情的真相来。他连忙打开信封,里面的信纸上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字,看着不像是名单。议员在清晨的阳光下阅读起来。

    “乔治,如果我死了,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为了能够确定政策,我破坏了不少的规矩,做了很多被顶层的人物认为需要死一死的行动。至于是谁下的手,相信我,我自己都不知道。”

    原来……,劳合??乔治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尽管为大英帝国立下了巨大的功劳,至少是劳合??乔治认为的功劳,但是这半年来伦敦对殖民部部长的评价越来越低。其中最重要的理由就是他坏了规矩。

    “乔治,我必须很嫉妒的说,你不用担心你的安危。作为自由党的新星,除掉你就等于向整个自由党宣战。而我不过是保守党里面一个过气的人物,即便那个新时代是我努力推动的,但是这帮人会坚信我这样的人还是不要进入新时代的好。以你的聪明,我相信你很清楚要查出事情的真相意味着什么。所以忘记这些,继续向前走。对了,我在遗嘱里面已经把我所拥有的一切钱财都捐献给大英帝国。所以我想我的墓碑必然是很寒酸的,所以我摆脱你一件事。我的墓志铭请这样写,这个男人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无比热爱的大英帝国。”

    不知何时,热泪开始在劳合??乔治的脸上奔流。尽管知道塞西尔??罗得斯预见到了死亡,尽管知道塞西尔??罗得斯根本没有埋怨,尽管知道塞西尔??罗得斯更欢喜的是他毕生的事业终于开启了先端,但是劳合??乔治想说的只有一句话‘不公平’!

    如此热爱大英帝国的人,却因为大英帝国的规矩而被无声无息的牺牲掉了,幕后的凶手大概是永远无法为人知晓,大概行凶的凶手也是找不到的。这真的不公平!

    但是劳合??乔治很清楚,这就是事实。如果没有部长的援手,劳合??乔治自己此时也已经沉入泰晤士河里面不见踪影。想让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想让这样的牺牲不被浪费,唯一的选择大概只剩下一个,那就是推动英国的进步,让英国成为一个更好的国家。

    悲痛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这样的顿悟而有所疏解,在婆娑的泪水中,劳合??乔治跪倒在铺位旁,仿佛在塞西尔??罗得斯棺椁旁。他十指交叉握在一起,低下头哽咽着念道:

    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愿你的国降临,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如同行在天上。

    我们日用的饮食,

    今日赐给我们。

    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

    救我们脱离凶恶。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

    直到永远,阿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