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97章 生命的出路(十二)

第497章 生命的出路(十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关于恢复‘云梦泽’的考虑》,祁睿读着最新的通报上的内容,忍不住觉得老爹韦泽真心是个奇人。简报上写的清楚,云梦泽是长江中下游一系列大型湖泊以及水道的综合体,云梦泽逐渐萎缩固然有自然环境的变化,但是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千年不停的围湖造田让这个古老名词所指的庞大水系遭到了可怕的破坏。

    韦泽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一大碗水倒进一个水杯里面,小小的水杯自然会被迅速装满,并且大量外泄。一大碗水倒进一个大澡盆里面,对于水位影响非常有限。恢复云梦泽好处包括,再也不用担心长江洪水对长江中下游的危害。恢复湿地、湖泊、水道,本身就是自然环境的收益。

    坏处也有,长江流域以及淮河流域的很多水边的田地会消失。不过以民朝现在的国土以及粮食生产,这点消失的土地根本不是问题。还有个坏处是需要人工对各种河道进行疏通,这几乎是劳民伤财浪费公帑的行为,韦泽认为可以进行系统的策划,逐年完成。

    读完了简报,祁睿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老爹韦泽的行径,前一段,韦泽还讨论过黄河河道北移之后,是不是尝试恢复汉代到宋代的稳定黄河河道体系。汉代整顿黄河,除了黄河河道之外,还开挖了卞渠,然后那套河道体系稳定了大约1000年。而那一千年,正是中华文明非常繁荣的一千年。

    对于皇帝韦泽同志的意见,祁睿和民朝人民的反应差不多,既然皇帝同志有了意向,大家只用考虑到时候跟着干即可。质疑皇帝的决定,往往被证明是自取其辱。

    光复军拒绝特权,这种很有乡愿味道的理念让读简报也采取每人读一段的模式。各种口音轮番上阵后,就进入下一个环节。讨论具体工作。

    祁睿拿出了报告,“同志们,中央回复了我们。关于建设长城,很多同志认为劳民伤财,效率很低。倒不如把这些钱用在建设现代化的边境防御体系上。中央军委正式回复我们,建长城的目的是让民众增加对北美的认同。提起长城,大家就认为是我们亚洲部分的长城。现在北美有了长城,自然就让我们的民众生出自古以来的感觉……”

    北美军区的委员们听的瞠目结舌,他们当兵几十年,如此奇葩的解释真的是闻所未闻。对于军人而言,长城并不是简单的修建一条城墙,那是一套集通讯、交通、调兵、侦查在内的军事体系。以当下的军事技术,长城落伍了,完全不合时宜。

    看得出,军委很清楚长城的军事功效,因为军委根本就没考虑长城的军事意义。这种劳民伤财的目的竟然是要让中国人民产生错觉。没错,就是错觉。通过思维上的错觉,让人民觉得北美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这简直有种掩耳盗铃的意思。

    祁睿读完了军委给大家的回复,立刻有人问:“这是……谁的意见。”

    代表了北美军区委员心声的问题让祁睿心里面觉得有些羞愧,他把文件递给委员,委员们一个个的传看。最关键的签名位置上是韦泽的名字,于是大家都沉默下来。

    沉默啊沉默,终于有人开口,“我觉得都督这是千年大计,至少也是百年大计。就跟云梦泽和汉代黄河一样,想恢复到那时候,得几十年上百年。若是北美的两条长城修完,过几十年,大家也就觉得长城在北美也是非常久的事情。”

    面对这种几乎是强词夺理般的解释,连祁睿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若说韦泽的看法完全没有道理,祁睿认为也不是那样。祁睿发现自己以前还真的没有遇到过这样两难的问题,部队比较坚持非黑即白的态度,对这样难以明确判断的事情,感觉实在是不太对。

    眼瞅会议有些推动不下去的意思,祁睿脑子里头快速考虑,然后他灵光一闪就找出了答案。“我们军区看待这个问题,是从纯粹军事的角度看待的。我想大家都是这么一个看法吧?”祁睿问。

    军人们的确是从纯军事角度看这个问题,大家当然表示了认同的态度。

    得到了同志们的认同,祁睿心里面大大松了口气,他继续说道:“军委考虑这个问题,是从政治角度考虑的。大家是不是认同这个看法。”

    军人们直爽,但不意味着军人们就傻。祁睿把问题从根子上分析一下,同志们马上就明白过来。人民对长城的联想是不是政治问题不好讲,但是这种联想绝非军事领域的考虑。弄清楚问题的关键,得到了同志们的认同,祁睿政委继续说道:“咱们给军委发个电报,把咱们的想法告诉军委。既然咱们承担修建工作,时间上也不是特别紧急,询问清楚军委对长城在军事用途上考虑,咱们也好参与设计。若是军委弄清楚了我们的想法,不让咱们参与设计,那也挺好。”

    祁睿政委的话让同志们都有豁然开朗的感觉,很多事情一旦从根子上理顺,思路自然清晰,怎么选择自然就有了。

    解决了这么一个很麻烦的问题,祁睿立刻进入了新的问题。民朝在北美的布局已经基本完成,年轻移民们也都到位。内部问题不再是最急迫目标的时候,大家自然会考虑起外部的问题。而且加勒比海地区各国容易沦陷的土地都已经落入美国人手中,那些还能坚持的地区都是美国现在难以行动的地区。是否支持,如何支持,都是北美军区需要考虑的内容。

    北美现在有四个战区,南方战区是针对墨西哥,北方战区针对英国。除了这两个陆上战区之外,还有两个海上战区。大西洋战区的目的是应对有可能出现的来自北大西洋的进攻,加勒比海战区则是针对加勒比海地区的威胁。

    经过讨论,确定南部战区成为支援加勒比海各国的负责单位。战区司令李延年并没有因为接到了这么一个任务而无比兴奋,他甚至有种忧心忡忡的模样。祁睿笑道:“这是个很辛苦的工作,我们前去加勒比海各国的同志也有很大的风险。他们只要投入实战,就难免会有伤亡。这些我们大家都知道。”

    此时北美军区的指挥员都是有过战争经验的新锐,上战场会战死自然不会被人误解。以中美之间的仇恨,若是战斗失败落入美国人手里,大概只剩下一条死路。这些经历数年战争的军人们都知道,如此严苛的环境对于军队的发挥很不利,患得患失者的指挥非常容易失常。在这样严酷环境下还能保持镇定的军人,都是这些指挥员们绝对认同的人才。让他们去面对这样程度的危险,这些指挥员们可是真的不舍得。

    李延年苦着一张脸说道:“我倒不是担心仗不好打。好不好打,都得打。我现在只是担心,这种山区的运动战游击战一旦通过这次战争得到了全面发展,甚至发展成了体系。我们以后遇到的话就会非常头痛。这……这可是都督提出来的体系。”

    如果敌人的凶狠以及友军的无能让北美军区的军人们感到困难,李延年的话让大家陷入了无语的状态。对这帮年轻人来讲,在他们怀疑韦泽的军事造诣之时,大概也会相信太阳是三角形而不是圆形。光复军引以为傲的摩托化步兵乃至空军,在山区都失去了逞威风的能力。

    天时地利人和,山区的运动战游击战在地利与人和方面都占优势。在座的都是优秀的军人,都知道战争的残酷可怕,所以他们并没有狂妄的认为光复军可以在山地运动战游击战中大获全胜。

    就在这一片情绪低落的低气压里,祁睿开口了。“都督说过,我们的未来大概不会再开疆拓土。也就是说,我们基本没有可能到外国的土地上打仗。那么外国是否掌握了山地运动战游击战,对我们来说无足轻重。如果我等守卫的是和平,外国在他们国内怎么搞山地战,与我们何干?如果有国家敢进攻民朝的国土,我们掌握了山地运动战游击战,只会让侵略者们死路一条。这种战术的完备对我们只有帮助而没有坏处。”

    这次祁睿从一开始就明确自己的政治态度,国家的战与和是个政治问题。身为政委,祁睿必须要通过政治观点来解决大家的困惑。从效果上看,还不错。这帮在第一线出生入死,深知战争可怕的军人都没有擅开战端的热情。所以他们相信,若是光复军只是保卫民朝现有疆土的和平,外地的山地运动战游击战对光复军根本没有威胁。

    心里面不再害怕,事情自然就好办。在全军里面弄出几百人到海外的团队难度是有的,却远没到无法完成的地步。此事的难点大概在思想教育上,让民朝从开疆拓土的军队思路,极端时间里面转变成保家卫国,特别是支持外国人民保家卫国的思路,军区里面不是特别有信心。祁睿他们决定亲自审核,希望能够尽快建成这种代表未来光复军部队政治思想工作方向的队伍。

    工作方向决定之后,会议结束。大家各自开始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内开始忙碌,祁睿的工作更多是承担责任,所以在这种时候他看着清闲一点。祁睿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反思自己这大半年来的工作心得。最后的结论是,‘政治思想工作要抓紧’。

    政治是一种制度,一种方向。单讲政治就是空对空,自然不行。但是只讲每件事的得失,而不讲政治也完全不行。就如祁睿老爹韦泽所说,不能光埋头拉车,还得抬头看路。

    窗外雪花纷飞,不算太远的地方就看不清楚。在接近北极圈的地方参加过雪地行军以及生存训练的祁睿知道,想看透一切,找到正确的道路,除了眼力之外还要靠运气。和他老爹那种靠压倒性的力量找到一切正确道路的人,真的是少而又少。至少祁睿自己不认为自己是老爹那种人。但是就因为认识到了这点,祁睿发觉自己真的想靠自己的努力缩短和老爹韦泽之间的距离。

    想到这里,祁睿长叹口气。他回到座位上,拿出之前早就开始策划的‘加强北美党组织建设纲领’,埋头开始继续修改。今天的讨论让祁睿更加确信,政治问题绝非只有中央才会遇到,对于基层的同志,他们或许更需要能够明白是非的能力。而这种能力无疑雨政治认知成正比例关系。

    1893年4月,援助加勒比海各国的500名人员全部齐备。5月,在山地地区的训练结束。也是在5月,有关北美南北两条长城的修建纲要最终敲定。往来于亚洲与北美航道上的,是络绎不绝向北美运送人员的船只,以及从北美往回运送大宗商品的船只。

    如果在加勒比海旁港口努力工作的赛勒斯??史密斯工程师能看到民朝的船舶数量以及吨位的话,他全身的水份大概会变成眼馋的口水滚滚而出。此时的赛勒斯??史密斯工程师正穿着厚厚的防热服,带着墨镜,与其他工程师们一起进行大型金属部件的浇铸工作。想处理大型的金属部件,就需要大型的机械设备。那些大型设备没办法靠标准机械加工,只能先靠人工的办法来进行控制。这就需要大量富有经验的工程师与技师。

    即便距离比较远,从炼钢炉里面散发出来的热量让整个车间里面犹如地狱。各种金属部件的撞击声,粗大铁链的哗哗声,还有各种刺鼻的味道。酷热、巨响、难闻,整个车间犹如地狱。工程师、技师、工人,就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奋力工作。什么时候做什么工序自然是早就由工程师设计好,可是能否准确操作却是需要经验技术甚至还需要些运气的事情。

    几个小时过去,工人都换了三班,赛勒斯??史密斯工程师他们终于换成了工序。工程师也不知道喝下了多少水,当他扶着烫手的扶手走下工作台,准备走出厂房的时候,只是离开了扶手,他双腿一软就跪坐在地上。连使了好几次力气竟然无法站起。

    这种情况并不罕见,旁边的人有经验的扶起工程师,把他架出了厂房。工程师坚持了几个小时不倒,这才是让大家感到奇怪的。

    第二天,赛勒斯??史密斯工程师脚步虚浮的到了工地,巨大的金属铸件正在进行最后的处理,要不了多久,这家伙就会被送去工厂,成为车间的顶梁柱。身为曾经的工业强国,至少是顶尖的产量大国,美国人深知金属加工的重要性。车间里面采用轮班制,根本没有停歇的时候。

    另一位工程师卡内基值班,见到赛勒斯??史密斯工程师过来,他上来劝道:“史密斯,你还是回去休息吧。若是你累倒了,咱们可没有别人。”

    史密斯摇摇头,“我睡不着。最近的局势可不好。若是咱们的军工厂能够开始量产,这些问题才能解决。”

    如果1892年,加勒比海各国与南美各国都认为美国是风中残烛,谁都能上来踩一脚。到了1893年,加勒比海各国与南美各国都明白美国再烂,也不是这些国家可以随意欺负的。特别是美国在绝境中没有绝望,通过全面改变体制的办法从联邦制变成了单一制,从一盘散沙变成了拧成一股绳。对美国这个国家还有希望和信心的人们再次集结起来,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不久前的3月,美国一举歼灭了20多万南美以及加勒比海联军。自己遭受到了残酷的对待,美国也没有释放任何一个俘虏。南美国家人口本就不多,一家伙损失了20万青壮,特别是有战争经验的正规军。那些国家完全陷入了恐慌之中,然后一度互相敌对的南美国家破天荒的组成了一支联合舰队,杀入加勒比海试图歼灭美国的海军。

    南美国家的陆军装备并没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南美国家的海军就不同,他们海军的主力舰艇好歹是从欧洲进口的。而美国的海军在战争中遭到了万里之外前来的中国海军的横扫,一时间美国海军陷入了困境。幸好之前的美国中央政府做出了战略决断,把主要的人口从加勒比海岛屿上转移到了哥伦比亚与委内瑞拉。

    现在这两个国家差不多都落入美国手中,将近2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这一千万美国人根本不显拥挤。美国的唯一问题就是能在多久把工业水平恢复到有能力实施远征的程度。那不是针对北美大陆的反攻远征,而是针对南美强国巴西、阿根廷、智利的远征。

    美国中央政府并没有制定野心勃勃吞并整个南美的计划,他们期待的仅仅是通过战争逼迫巴西、阿根廷以及智利选择与美国停战,给美国以喘息的时间。

    赛勒斯??史密斯工程师也是能够听上层政策解释的那票人中的一个,工程师知道自己不可能在战场上为祖国效力,他只能在自己熟悉的工厂这个战场上为国家效力。朝阳升起之时,更多的人出现在厂房门口。他们都是昨天已经累死累活,今天可以按照规定休息的一票人。可大家都来了。

    卡内基工程师想说些什么,却什么都没说。他扭头走向厂房,在进了大门之后高喊一声:“兄弟们!开工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