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498章 生命的出路(十三)

第498章 生命的出路(十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9月的北美秋高气爽,“我们是人民,我们是公民,我们不是臣民。在英格兰从来没有公民!”英格兰哥伦比亚省的省会里士满,酒店里面都能听到这样的政治宣传。

    劳合??乔治议员有时候也到酒馆里面喝酒,这样的说法他听了很多次。对于这样的说法,他并不在意。任何事情的改变都是缓慢的,社会的改变尤其如此。英国重新得到新英格兰地区已经两年。经过很多次的讨论,付出了包括殖民部部长塞西尔??罗得斯生命在内的很多代价,从来没有明文宪法的大英帝国行政体系做出了调整。整个大英帝国本土划分为八个行省,最重要的的是大不列颠岛的所有行政区都归于大不列颠省之下。

    不管唐宁街的政治家们到底是何等的心黑手狠,他们好歹代表了英国的精英阶层。例如在旧美国领土上的民意引导,英国方面根本没考虑让美国佬变成女王的臣民。只需要让让美国在南美的局面危急一些,在南边的美国佬就竭尽全力从原先的美国领土上往南边拉人。与此同时,英国本土源源不断的向北美送来英国穷人。

    身为自由党新星,劳合??乔治又提出了好几个议案。从《土地使用类型划分》到《土地申请管理暂行条例》,包括最新的《土地置换法》。自由党一整套土地分配模式得到了通过。那些矿山什么的可以以后再议,自由党首先努力抓住英国穷人的心。那些穷人可以在北美农业区申请到最少40公顷的土地。这些政策的蓝本来自中国,所以连农业合作社,农业技术交流机构都差不多一样。

    劳合??乔治议员从来没有能够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引领如此之多的法律,这样的成就并没让他感受到特别的快乐。有过之前强烈的经历之后,政治对这位议员更多的像是义务和责任。

    在习惯吃饭的小酒馆里面吃了饭,听了那些美国佬常见的发言。劳合??乔治议员走了出去,要不了太久,1894年的元旦,所有美国佬都要进行入籍宣誓。就如那些酒馆里面的家伙所说,宣誓结束之后,他们就在也不是公民,再也不是这些土地上的主人。大英帝国的土地法理上都归女皇所有,大英帝国的人民都是女皇的臣民。这就是大英帝国的规矩。已经有很多忠于美国的人走了,那些不肯屈膝的人若是肯主动离开,在劳合??乔治议员看来,那可就太好啦!

    大英帝国看待世界局势看得很清楚,民朝对世界的了解比起大英帝国只高不低。现任国家主席沈心在政治ju常委会议上做出了判断,“未来三年不可能出现针对民朝的大规模战争,我们把所有精力都放到内政上去。”

    尽管这话是大家的共识,尽管这话其实没人在乎,沈心却不得不说。身为国家主席,即便在开国领袖面前并没有主导权,沈心本人也在坚持他的工作。当然,在做了战略预期之后,沈心问了一句,“都督,您觉得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可以和平。”

    “我觉得想维持和平,需要生产力达到非常高的水平才行。至于有多高,好歹得有能力在本国建成一个科学体系。”韦泽对这个给了个答案。就他的观察,到了21世纪,能够维持和平固然有核武器的贡献,不过国家自身的水平才是关键。除了席卷全球的世界大战之外,主要工业国都维持了本国国内的和平,非工业国都出现各种各样的战争或者大规模冲突。

    “都督,你还是打铁须得自身硬的态度。”政治ju常委们对韦泽的话大有不以为然的意思。

    韦泽懒得对此说太多,以当下的国土禀赋以及生产力水平,民朝当然有这样傲娇的本钱。若是一味的把同志们看不到的局面给强行放到台面上讲,那就不是领先半步的天才,而是领先一步的疯子。

    韦泽不吭声,国家主席沈心就继续自己的职责。“有关恢复汉代黄河以及云梦泽的问题,牵扯的太大,我们现在只能在土地审批上进行调整,冻结未来两年里面有关这两块地区开发的项目。等到新的五年计划开始时候再酌情处理。”

    这话说完,总理说道:“我们已经调拨了人力和预算,对汉代黄河水系以及云梦泽水系进行考古以及调研。”

    韦泽只是默默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黄河南迁,与北宋灭亡时蒋公前世人为掘开黄河,导致黄河南迁有关,这还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人祸。云梦泽覆灭的很大理由则是长江以及整个流域水土保持问题,大量泥沙淤积,让湖泊逐渐消失。想解决这个问题,大概只有定期清淤。但是在19世纪末开始做这样的工程,的确有超出生产力的问题。

    不过韦泽大权在握,权力意味着对国家投资方向与投资内容的决定,就如韦泽现在只要敢说一句重新挖出旧黄河河道,国家就会不计成本去做。隋炀帝当年就因为开凿大运河而财政破产,最后覆灭。在民朝承受不了之前,韦泽的命令大概还是能推行下去滴。

    见韦泽都督不吭声,并没有非得立刻见到全面效果的意思。大家也没有对这些毫无概念的水利工程做什么强化,现在需要强力推动的工作很多,为首的就是企业改革问题。

    总理直接管这些事情,他不肯说话。沈心没办法,只能顶上说话,“现在的同志们情绪很大,这次的名单上企业很多。圣上,这可是要撤掉很多工厂,谁都不肯被别人给兼并。”

    “战争打了四年,在这些年里面,他们提供的产品到底有多少不合格率,他们的劳动生产率比别的企业低了那么多。到现在还有什么好说呢?”韦泽的声音很平淡。私营企业还能完全靠市场来决定。赚到钱就活,赚不到钱就死。国营企业没办法用这样的标准,生产与管理水平的高低就是决定他们命运的重要标准。

    没人就这个问题再说话,这不是无言的支持,而是无语。别的人不管这一块,总理心里面不爽,却不敢对韦泽提出反驳。恐惧与压力交相呼应的对战了一阵,总理汪海洋开口了,“圣上,虽然裁撤的企业不多,但是同志们的意见非常大。”

    见到总理汪海洋把话说出来,其他的常委们都暗自松了口气。能混到国有企业主管的都不是没背景的人,领导们可以不鸟这帮人,可领导们总是有不得不鸟的人。而国有企业的主官和这些人之间就未必没有关系。即便以前没有关系,在这个裁撤的时候,大家都会全力发动自己的人际关系来保住自己。

    韦泽从容的说道:“这就到了讲政治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要求召开各级党组织的会议,把这次裁撤的理由与办法向大家讲明。而且关于看待世界的世界观,我们也得在党内进行强化教育。时间到了,不管是不是成功,这一轮都已经结束。即便是某一项工作结束,也不等于人生结束。身为光复党的党员,必须有这样认识世界的观点。”

    总理对韦泽的话不是太感冒。党政军,韦泽现在还掌握在手中的是党和军的最高领导人,主席这个政府的最高领导职务已经让出来由沈心担任。在更早之前,总理的职务也就独立出来,已经换了好几任总理。所以提起解决问题的办法,韦泽不谈现实,而是从道理上来讲。这让执行具体工作的总理生出些不以为然的心情。

    言为心声,有了这心情,总理忍不住说道:“圣上,同志们要是这么说说就听话,那可就太好了。”

    这话一说完,韦泽还没吭声。沈心的表情就变了变。脸上那点变色与沈心心里面的情绪相比根本不算啥,光复党有淘汰机制,总理的话让沈心只是想把这个年轻一辈淘汰掉算了。若是不能更上党的步伐,淘汰掉对大家都好。身为总理,连手中的人事权都用不好,这总理已经是不合格的。至少是没担当没勇气没思路。

    韦泽脸上波澜不惊,他依旧平静的说道:“如果同志们有疑惑,那么我们中央的同志自己首先确定一下自己的三观吧。既然我们要对全党进行思想教育,我们自己也先开一些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会议。这些基本的党会制度建立了这么多年,也就是在战争时期的军事总结上有比较好的贯彻,在个人修养方面的作用其实不大。战争结束了,进入和平时期。工作虽然忙,却不是忙到没时间,就在这方面进行思想教育。”

    沈心一直在做军队的政委,政治思想工作是他的本职工作。听韦泽提出完善这个制度,他心里面喜忧参半。思想工作最难做,不是因为人类这种生物会欺骗别人,而是因为人类这种生物非常善于欺骗自己。思想工作做得好,能够让同志们思想得到解放甚至是升华,从此顿悟。做的不好,那就只会制造出更多的迷惑,还会制造出一票狐假虎威的家伙。那帮狐假虎威的家伙们只会让事情更糟糕。

    时间过得很快,十月开始就是三会工作。过去二十几年里面,韦泽都督都在三会里面唱主角。而这次三会就让国家主席依照他的权力来主持。韦泽都督竟然全身心投入到党务建设里面去了。见自己竟然真的接掌过这个大位,沈心不安中有兴奋,兴奋中有不安。

    主席是人大选出来的,就如韦泽都督的皇帝称号以及最高权力是人大授予的一样。总理本身是光复党中央委员会成员,由政治ju常委推选,政治局会议通过的政务官。也就是说,主席是总理的上司。此次五年计划的核心就是解决国营企业管理水平问题,具体执行自然得总理做报告。

    沈心找到了总理汪海洋,本以为汪海洋大概无比为难,没想到汪海洋竟然如释重负的说道:“工厂的问题解决了。”

    “解决了?”沈心有些不解。这次要裁撤的工厂都是兵工厂,裁撤的标准是他们在战争中的生产表现。广大官兵们作为使用者,武器装备攸关生死,这是公论。正因为如此,很多人不愿意被裁撤的关键就在于大家丢不起这个人。没想到汪海洋竟然如此轻松就给解决了。

    “解决了。”汪海洋看着非常高兴,“我最初担心这些人会跟武汉前几年一样,让工人堵政府大门的方式来表达意见。可是现在整个情况变了,北美开拓之后就业机会暴增,那些企业生产不佳,工人收入低。趁着这个机会,工人们换了工作。谁肯跟着厂里干部瞎混?”

    能够如此轻松解决看着困难的问题,汪海洋心里面自然高兴。可这话听在沈心耳朵里,他竟然生出一阵惆怅来。原本国营企业是大家都非常期待渴望去的地方,想进入国企可不容易。现在世道变了,无能国企的吸引力竟然衰落到闹事都闹不出来的地步。人民的务实程度实在是够狠。

    汪海洋继续轻松的说道:“沈主席,现在看我们这次三会不会那么难过。而且国企的问题这么好解决,我们正好可以继续向前,把标准提高一些。该合并的合并,该刷掉的刷掉。而且,下一个五年计划,是你负责领着制定。沈主席有什么重点么?”

    “重点?”沈心其实早就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但是他发觉自己当主席的日子短,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立刻抓住要害。所以想来想去,他想了一个方向,“要是我来制定,至少在教育上,除了彻底扫除文盲之外,还要把十一年制义务教育常态化。不要再用运动式的模式来推动教育。”

    “为何?”汪海洋完全没想到沈心第一个提出的方向竟然是教育。作为战争时期北美军区的政委,大家普遍认为沈心最优先和最擅长的是军事领域。

    沈心答道:“因为现在法律规定最低就业年龄是十六岁。大家上学的年龄一般都是五六岁。把这个教育制度规定好,十一年制义务教育结束之后,孩子们也都够了就业年龄。”

    汪海洋一时无语,沈心的理由基于法律,这在以前的政策制定上很罕见。法律一般是大家争论到几乎理屈词穷的时候才会真的拿出来的玩意,平常的时候个人的意志要凌驾法制之上。这种依法制定制度的思路让汪海洋生出一种新鲜感。

    带着这种新鲜感,汪海洋提醒道:“五年计划里面不仅是教育,工业、农业、国防、外交。这些都是五年计划里面的部分。”

    沈心因为汪海洋的话而有丝毫动摇,他平静的答道:“这些事情都不用着急。五年计划只是在五年里面的发展方向,很大一部分反倒是没有必要强行制定。这就跟打仗一样,第一次和敌人交手,没人知道会打出什么结果。因为国土变化太大,我们的很多预测大概我们自己都别信。”

    见沈心说话毫无破绽,思路也找不出问题,汪海洋只能选择不再谈论此事。

    不是由韦泽都督主持的会议,大家都非常不习惯,但是会议还是得开。政府会议就罢了,直到党会召开,韦泽才以党主席的身份出席了会议。这下,不少同志才对民朝的政治度有了真正的了解。政治分为‘政’和‘治’。虽然古代这个词汇与现在的意思不同,不过决定政策的是政党,治理则由公务员体系来完成。只要光复党没倒,决定一切的那个人就是光复党的党主席。

    当韦泽拿起话筒的时候,一众同志们都安静下来。在这片安静中,韦泽从容的说道:“同志们,现在我是党主席而不是国家主席,所以我要谈的是党的建设问题。政党是一个有着相同政治理念的组织,是一个需要有钢铁纪律的组织。大家都有这么久的工作经验,我想大家都很清楚,这种相同理念,这种钢铁纪律,完全靠强迫是不可能实现的。只有通过对政治理念的解释,讨论,宣传,才能让我们光复党的同志们理解这些理念。在消灭美国之前,我们其实没有时间和精力解决这个问题。因为那时候我们追求的是安全。我们中国当时并不具备安全的环境。现在不同了,我们已经获得了安全。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我身为党主席,工作重心就是在党内尽量完成政治共识。”

    在1893年,没几个人真正理解到韦泽这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进入新时代的人们其实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新时代被人们认识并且理解和反思,是需要时间的。

    还有不少人甚至把韦泽的话向韦泽要垂帘听政的角度想。即便是知道主席名称与权限,即便是知道民朝其实是一个非君主制的共和国。但是很多人还是不由自主的把最高权力与帝制做一个比较与联系。现在沈心当了主席,那么韦泽该身处何地?大概也只有太上皇一个职位能够与之相对应。

    不管同志们怎么想,韦泽并不想当阻挡历史的跳梁小丑。三会结束之后,从1894年开始,韦泽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党建上,少部分精力放在推进科技进步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