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1852铁血中华 > 第500章 双星(二)

第500章 双星(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塞浦路斯一年中有至少300天是阳光明媚的日子,韦坤很自然的连续三天都在晴朗的白天和晴朗的夜晚畅游于岛屿上。这是一个典型的民朝建设区,明确的规划,强力的执行。自从韦泽都督站上统治者的巅峰后,民朝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规划模式。

    科学的研究,经验的积累,统一的纪律。理论和执行标准对于任何一名公务体系内的人员都完全公开。所以民朝的公务员不好干,因为大家很难自作主张。所以民朝的公务员很好干,因为标准明确。以韦坤的经验,这个岛屿的未来已经在可预期的范围内。少量的种植用地,更少量的人口,塞浦路斯必将过上一段很不错的日子。

    对于王明山为什么要让自己在这里参观,韦坤百思不得其解。既然未来明确,而且对大家是个很好的未来。坐在阿依纳帕海边的一块石头上,韦坤很想弄清楚王明山到底想让韦坤从塞浦路斯中看到什么?

    金黄的沙滩,清澈到完全透明的海水。夕阳把云彩染成红色为主的颜色,而这些云彩与蔚蓝的天空与蔚蓝的大海交相映照,变成了更加绚丽的色彩。红、黄、澄、蓝、紫、白,种种色彩如梦如幻,混合成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绚丽和透明。以至于韦坤完全忘记了困扰自己的烦恼,不知不觉站起身来,整个人都被这美景吸引。

    美丽的丹麦公主有一双美丽的深蓝色眼睛,以及一头蓬松柔软的暗金色卷曲长发。在这色彩与造型的的傍晚海边,韦坤突然就想起了那位美人。喜悦、欢欣,光影的美景让韦坤心中突然生出把这一切纳入怀中的欲望。“原来这就是好色之徒。”他喃喃的说道。塞浦路斯被是希腊神话中爱神维纳斯的故乡。见过断臂的维纳斯像之后,再看到这绮丽的夕阳,韦坤突然觉得这传说应该是真实的。以爱为名的女神一定是在这样美丽天空中诞生的。

    在脑海中想着是不是把美丽的公主殿下从丹麦弄来一起欣赏这样的美景,韦坤突然觉得若有所思。一丝难以形容却真实存在的东西萦绕在他心中,非得用言辞来形容,那就是佛家喜欢说的‘诸色皆空’。

    韦坤绝不相信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日子会是永恒,历史早就证明了那样的极盛必然是衰落的开始。韦坤知道老爹韦泽对戏剧没啥兴趣,所以他唯一一次出于自己的愿望去看过的戏剧就是《桃花扇》。虽然名角并没有能让韦泽对戏剧产生兴趣,但是韦坤见老爹抄过《桃花扇》的戏词,‘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

    《桃花扇》这部剧作是写明朝覆灭之时的故事,而韦泽则是亲手摧毁满清的人。这样的词曲与韦泽的身份配合起来,让韦坤觉得实在是笑不出来。老爹韦泽决定放弃帝制,韦坤阻挡不了,而且也能某种程度的理解。

    因为韦泽的决定,韦家后人能够从帝制的兴亡中摆脱出来。但是一家悲剧的结束,能让国家不再重复兴亡交替的命运么?王明山明确的告诉韦坤,让民朝摆脱兴亡交替的命运,就是韦泽在人生最后不长日子里面努力的方向。一位六十岁的老人,没几天活头。在落幕的日子一天天逼近的时候,韦坤也不得不考虑这些沉重的事情。然后他发现,从内心深处而言,他是真的爱着他的老爹韦泽。只是真正的想象了一下老爹去世这件事,韦坤就觉得心脏收紧,几乎呼吸不能。所以他把这个令人恐惧的念头抛在一边,向住处走去。美丽的夜景在韦坤眼中依旧很美,却没办法让他产生欣赏的意思。

    回到塞浦路斯首府尼科西亚,韦坤去见了王明山。王明山直截了当的问道:“看出问题了么?”

    “没看出问题,只是看不清未来。”韦坤把自己反复思量后的结果讲了出来。

    “多久后的未来?三年?五年?十年?”王明山追问道。

    “最少也得三年。”韦坤答道。

    “唉!”王明山遗憾的叹口气,“韦坤,我记得你爹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说过,佛家说人生只在呼吸之间。一口气进去出不来,人就那世去了。所以你说看三年,还是最少三年。我觉得能看三天就不错了。你要是问我三天后具体是个啥样子,我不知道。”

    韦坤心里面不爽,他觉得王明山有点刁难的意思。不过这不爽片刻后就消散开来,老爹韦泽也说过类似的话,只是韦坤觉得那更多的是比喻而不是王明山这样的严格执行。“王书记,以您的能力,我认为三天的未来你能控制得了。”

    王明山用力摇头,韦坤的话让他想起不少以前糟糕的事情,所以他的反应很激烈,“不。我试过很多次,别说三天,三小时我都未必能控制得了。任何事情都是必然的,任何事情都有规律的,但是任何事情都没有一个确定的必然。我是三十五岁之后才真正认识到这点,我希望你能在三十岁前就认识到。”

    “可是我爹好像就不是这样。”韦坤疑惑的提出的反证。

    王明山翻了翻眼睛,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觉得你有你爹那么神,就按照你的想法干。”

    “王叔叔,您别生气。我错了,请您一定要指教我。”韦坤立刻就软化了态度。

    王明山本来就不是要和韦坤怄气,韦坤低头了,他就叹道:“你啊,要保持这样谦虚谨慎的态度。即便我说的不对,你也要虚心的听。三人行必有我师,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我看我爹总是正确,所以我觉得世间是有绝对正确的。”韦坤也没有纠缠在虚礼上。

    “你爹现在搞银行,大概是不如我。如果是给他时间调查,我大概是赢不了他。但是论执行,你爹现在不如我。但是我也绝不会认为我就比你爹对银行的认识水平深。所以,你爹总是正确,这是你的错觉。”王明山也把自己的全部想法拿出来讲。

    “为什么我爹的认识比你深?”韦坤觉得抓住了重点。

    王明山答道:“因为你爹是个干事情的人,他做事的方向和方法对。我对现有的银行体系很熟,不等于我就能想出如何让现有体系未来怎么发展。就如你爹打仗的时候,我以为你爹要用武力统一全球。但是你爹却没有这么考虑,他认为未来把世界联系起来的还是银行服务,还是金融服务。这一点就指出了未来几十年的方向,我们银行业的同志们都很认同这个方向,所以我们服他。”

    韦坤沉吟不语,他也听过类似的话,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听进了心里。王明山看韦坤不吭声,他继续解释道:“我们打北美,原本以为是步行、牲口拉,还有抢夺美国佬的铁路。这三种行军方式是我们在北美打仗的模式。想来美国佬也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制定的作战计划。但是现实中我们采用了摩托化步兵,美国佬根本没有应对的办法,所以才会被这么快打得落花流水。军队里面老家伙们服你爹,年轻小子也服你爹。因为你爹一句话不仅解决了现有问题,还指出了未来方向。只要是懂行的,都觉得跟着你爹有前途。”

    看韦坤眉头紧皱,有些理解不能的模样。王明山只能再选更低理解难度的说法,“你小子现在所做的一切,你爹都干过。你自己回头想想看,是你爹逼着你这么干的么?是你自己愿意选择这些被证明有用的办法。你对你爹怎么想,那个不重要。只要真的干起事情来,你自己跟着就走了!”

    “……可是,那些规律都是我爹想出来的……”韦坤提出了自己根本性的疑问。

    王明山一字一句的大声说道:“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这话如同洪钟大吕般让韦坤觉得恍然大悟,却还是觉得莫名的不服气。

    看着韦坤这熟悉的表情和反应,王明山仿佛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他叹口气说道:“靠想根本想不出规律来,规律已经存在,只是看谁能找到规律。这点上都督是天纵之才,我这些年终于想明白了。各个领域的凡人和天才一比,差距之大就跟人类和猴子一样。天才之间相比,也跟人类和猴子之间的差距一样大。韦坤,你爹在这方面是天才里面的天才,咱们不要和他比这个。”

    “若是没有这天份,岂能服众?”韦坤终于找到了可以说出自己心声的切入点,他坚信自己的老爹韦泽是靠他的天才得到了今天的地位,自从接到老爹韦泽那个合成氨的项目指导之后,韦坤就对科学之路感到了绝望。和天才们相比,凡人们除了仰望之外哪里还有别的选择。他弟弟韦离心甘情愿的跟在老爹韦泽背后,把天才老爹的想法当成一步步得到更高地位的阶梯,韦坤心里面其实很不以为然的。

    “不。正因为有这些天才,我们这些凡人才有机会看到这世界的美丽。如果不是和你爹合作,我就没机会知道世界竟然有这样的伟业,有这样让人觉得不虚此生的风景。而且没有我们这些凡人,天才也只是怀才不遇。你爹当年纵横万里,从广西一路杀到南京,从南京杀到北京,再从北京回来一路杀到广州。这几万里路,让你爹的赫赫威名传遍天下。那是因为在他背后有几万我这样的凡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你爹指出了我们该往哪里去,为什么要往那里去。我们则战胜了一切的敌人,战胜了一切的艰难困苦。如果没有我们凡人,你爹就算是一个能打十个,来一百个能干的敌人他也只有被抓被杀而已。韦坤,凡人和天才之间是互相需要,你爹说人民创造历史,这一句话就证明他是天才。而我们这些凡人要说的是,英雄推动历史。”这些都是王明山自己的真正感受,平日里他是从来不会对别人讲这些。说到最后,王明山情绪激动,眼眶都热了。

    韦坤感受到了王明山的情绪,这种真挚的情绪很容易感动人,但是言语就没有这样的感召力。理解言语的是理性,那是需要理解的基础存在的时候才能立刻明白的。而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动作就能让对方理解,这就是情绪的感动。

    “王叔叔,这些具体的事情可以以后再说。可我还是觉得天才比凡人强。”韦坤好歹也是韦泽教育出来的,他不喜欢不懂装懂。

    “天才比凡人强的地方在于,天才比凡人更加脚踏实地。韦坤,你爹说过,正常人类的本能反应都是能用处100分的力气,那就恨不得用处120分的力气。当然这世界上的确有天生的坏人,还有天生的各种渣渣,不过大多数人都是正常人。天才和凡人的不同就是,我们看一件事的时候因为缺乏能力,所以雾里看花看不清楚。天才是随便瞄一下,立刻就把事情看得清清楚楚。然后我们凡人是欲当脚踏实地的凡人而不能,只能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飘着,直到抓住什么之后,才算是有了点根基。而天才从一开始就能脚踏实地的普普通通的往前走走。等我们好不容易站到地面,开始艰苦前行的时候,人家早就走出去一段距离了。当我们感觉到疲惫走不下去,所以忍不住休息的时候,天才们还按照自己的步伐一步步往前走。不怕慢,就怕站。我们走一段站一段,天才是能够通过工作找到自己,找到适合自己的频率,于是两边就越拉越远。”

    这段话虽然冗长,韦坤倒是听明白了。他知道自己用在抬头找路的时间其实远超过低头走路的时间,如果不是老爹韦泽强行给韦坤规划了很长的道路,韦坤其实不觉得自己能有今天的成绩。仔细一想,韦坤觉得自己找到了以前困扰自己的问题所在。那就是想的太多,干的太少。

    “可是我一干就错。”韦坤好不容易说出了他的问题。

    王明山松了口气,皇帝的儿子不好当。韦坤的话对于普通出身的人反倒不是问题,因为普通出身的父母也比较普通,对错从来不是特别的大问题。每天都见到一个貌似永远正确的老爹,孩子们的心境很容易就变得不正常。所以王明山答道:“谁都是一干就错。问题在于怎么对待所谓的错误。正确是结果,错误也是结果。你要承认结果是真实存在的。不想得到所谓错误的结果,那就分析怎么错了。”

    “我每次都错,我都不敢再错下去了。”韦坤说这话的时候内心颇受煎熬,这种丢份的话对他来讲太难说出口了。若不是王明山把韦坤的心境引导到了一个层次,打死他都不肯承认这样的事情。

    “你永远不要用你的标准做世界的标准。判定你工作对错的不是你,而是制度里面规定的人。”王明山的声音再次变得沉重起来,他又是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判断你的工作是不是达到了要求。我们作为发布工作的人,这是我们的责任。你要做的只是通过沟通,确定工作范围,以及确定工作完成的进度。韦坤,你要对自己的判断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是否尽力了。你当时已经尽力,不等于你当时就能完成工作。更别说是你想想出来的工作的标准。韦坤,我前面说过,正常人有100分力气,就忍不住用120分的力气。你也是个正常人。”

    “嗯!”韦坤只觉得心里面突然轻松起来,但是片刻之后他马上就觉得不安,一阵不知所措之后,韦坤迟疑的问道:“我……我可以当个正常人么?”

    “你就是个正常人。”王明山再次认真的确定道。

    韦坤想说点什么,却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这么过了几分钟,韦坤突然站起身,“谢谢王叔叔,我出去一下。”也不管王明山是不是答应,韦坤直接冲出了门,不知去向。

    王明山叹了口气。身为韦泽的儿子,压力太大了。普通的娃娃们可不会有这样的内心固执,大家觉得能少干点才是最好的选择。然而韦泽的这两个愿意尝试继承老爹赫赫威名的儿子,都被这赫赫威名压得喘不过气来。

    叹口气,王明山想起自己的好友沈心。沈心对名利并不是特别热衷的人,可最近沈心给王明山写了封信,讲述了他当上了国家主席之后的感受。

    “……压力之大难以形容,以前是看人挑担不吃力,现在是自己挑担压断脊。明知道模仿都督是错误的选择,可是我就忍不住的想去模仿。明知道该有自己的步调,可就是忍不住想去踩都督的步调。只有每天晚上躺床上,才敢稍微去想一下自己到底多么无能……”

    沈心才多久就这模样了。韦泽的两个儿子从小就要经受这样的压力,……好可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