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15章 从今天起带队下副本

第15章 从今天起带队下副本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醒了!醒了!左先生醒过来了,快去叫老爷和夫人!”

    “啊,小姐你来了!”

    柳梦璃脚下步伐加快,“左大哥怎么样了?”

    口中这样问着,柳梦璃三两步就走到了床前,正好和睁开双眼的左傅超四目相对。

    “哟!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

    听到左傅超的话,所有围在左傅超床前的丫头纷纷低头抿嘴轻笑,然后离开房间,只留下了左傅超和柳梦璃。

    在左傅超昏迷的这段时间里柳梦璃的表现他们都看到了,十九年来小姐从来没有为一个人这样着急奔走过,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个和小姐年龄相当的异性?

    原本她们就是喜欢胡思乱想的年龄,此刻早已经在脑补出了种种展开。

    柳梦璃没有说话,她伸出右手,一团白光从她的手上离开,然后罩在左傅超身上。片刻之后,她微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看来左大哥已经没事了,那我就放心了。”

    左傅超坐起身来,挥了挥胳膊,感受着自己的状态,“我睡了很久吗?”

    “三天”,柳梦璃徐徐陈述着,“那天我们刚刚回到这里不久,我就突然听到了天河的菱纱的声音,等从屋里出来就看到你已经昏过去了。

    这两天我爹请了许多医生前来为你诊断,但都束手无策,我们本来的打算是今天如果你还没醒就带你去陈州。”

    “陈州?那边有名医?”左傅超心思一转,马上反应过来,“是去找怀朔和璇玑?”

    “是的,菱纱说那两位的师门一定有办法解决你这种情况。”

    左傅超从床上站起身来,心说这你们就错了,我是被权限狗关了小黑屋,你找谁都没用。

    “还有其他事情吗?”

    柳梦璃看着左傅超,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口说道,“昨晚我们在女萝岩遇到过的那几个人闯入了柳府。”

    “昨晚吗?”左傅超来回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那些人的实力如何?”

    柳梦璃摇了摇头,“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还好天河把他父亲留下的剑射了出去,惊走了那些人。”

    听起来似乎是开挂了……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了吧,嗯,和主角搞好了关系还是有用的。

    让我想想,接下来应该干什么呢?

    有仇不报非君子,像自己这样一身正气,侠骨柔肠,剑胆琴心的人,怎么可能放过那种卑鄙无耻,阴险下流,心思龌龊的肮脏小人呢?

    检查了一下新的主线任务,左傅超顿时做出决定——从今天起就带着三个主角下副本吧?

    “左大哥。”

    “怎么了?”

    正在思索的左傅超被柳梦璃打断了思绪,抬头望向她。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哈?”左傅超听到她的这句话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从第一次和你见面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你似乎……很不同”,柳梦璃斟酌着语句说道,“你身上有一种神秘感,你似乎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虽然这可以用你那个古老神秘的门派来解释,但……”

    柳梦璃望着左傅超,坚定地说道:“尽管我自己都说不出是为什么,但我就是能感觉到,你和那些人虽然是敌人,但反倒却像同一类人,相反,你和我还有天河、菱纱却是另一类人。”

    不得不说身为主角的柳梦璃感知能力极强,尽管和左傅超接触不过短短一周,但是已经从挑战者之间的战斗中看出了端倪。

    她说完这句话后就目不转睛地望着左傅超,想听听他到底会怎么回答。

    如果左傅超拒不承认的话,以柳梦璃的性格会选择相信。

    然而一旦日后察觉事情并非如此,她势必会大大失望,和左傅超的好感度跌到底不说,甚至还有可能变成负值,因为她最讨厌的就是欺骗。

    如果左傅超承认的话,那不就相当于把自己推到了主角的对立面吗?

    “那不是自然的吗?”面对这种两难的选择,左傅超理所当然地说道:“我没告诉你的事情多着呢,那又怎么样?”

    “左大哥,你……”柳梦璃没想到左傅超居然会这么回答,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不要卖萌,那招对我无效。”

    看到柳梦璃微张小口,一副惊讶的模样,这让左傅超不由感慨黑长直卖起萌来得杀伤力果然颇大,小学生看了根本把持不住啊。还好自己是个正人君子,意志力坚定,不会受到这种诱(河蟹)惑。

    “你以为我是谁?不要把我和那群战斗力只有五智商只有⑨的渣渣相提并论,那是对我的污辱!”左傅超义正言辞地说道,“我不但和你们不是一类人,和他们不是一类人,我和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不是一类人!我,可是要成为后(河蟹)宫王的男人!”

    “噗”的一声,柳梦璃终于被左傅超的中二言论给逗笑了。

    与此同时,左傅超也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柳梦璃对你的好感度大幅提升,目前已经到达60点。”

    “喂!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她喜欢的就是中二吗?还是说被权限狗关了三天小黑屋后的隐藏福利?我这还没有开始正式攻略呢!”

    当从萝莉控大叔那里知道所谓的“真相”之后,左傅超就已经重新修改了自己之前的路线,柳梦璃,他是要定了!

    “超哥,超哥!”

    就在这种时候,门外响起了云天河的声音。

    “野人来了!”左傅超对柳梦璃说道。

    柳梦璃听到左傅超的云天河的评论,微笑不语。

    “超哥,你醒来了真是太好了!”

    “超哥,昨天晚上有人来偷袭你!”

    “超哥,我用了梦璃送我的弓打跑了他们!”

    “超哥,你什么时候带我再一起玩,我还没有玩够呢?就是上次砰砰砰的那个东西!”

    左傅超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这货……神烦啊!”

    柳梦璃和一旁的韩菱纱看到他这模样,不由一起笑了出来,到了最后,云天河也呵呵地摸着头傻笑起来,唯有左傅超一脸蛋疼地望着三人,“我突然感觉这队伍不好带……”

    翌日。

    寿阳城柳府门口。

    柳梦璃的父母正在为左傅超一行人送行。

    女萝岩的事情解决,左傅超也完好无损的清醒过来,剧情的强大推动力又开始展现作用,柳梦璃听到云天河和韩菱纱的打算后当即表示要组队同行,并向左傅超发出了正式邀请。

    左傅超自然不会拒绝,这也是他的主线任务,于是四人便从此踏上了寻仙之路。

    “璃儿、璃儿~快来看,爹都给你准备妥当了!”

    “爹?这是……?”

    “哈哈!这是爹特地为你挑的宝马加香车!车上已铺了毯子,放好点心,你们不是要去陈州?璃儿你就在里面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醒来就到了。”

    左傅超对身旁的云天河教育道,“看到了吧,现在明白我为什么对你说白富美是我们应该追求的目标了吧。”

    柳梦璃:“……”

    韩菱纱先是瞪了左傅超一眼,用眼神指责他不要教坏天河,这才一脸无奈地对柳世封说道:“我说……县令大人,这马车看起来是不错,可要乘着它走官道,不知何年何月才到得了陈州啊……”

    柳世封一听韩菱纱这么,大吃一惊,“什么?你们不要车?”他立刻转头对身后的裴剑说道:“裴剑!你快去牵三匹马来,这车先不要了!”

    “是。”裴剑答应一声,转头就要离开。

    “等等,备胎剑”,左傅超叫住了裴剑。

    对于这个称呼裴剑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果然是个抖M吗,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是很老实呢……

    “你这是小看我啊柳波波,有我在还要这些身外之物干什么!至于点心……”左傅超怒刷存在感后作出指示,“点心就带在路上吃吧。”

    “明明刚才还说不要身外之物的……”韩菱纱听到左傅超的话后低声嘀咕道。

    却见云天河一脸兴奋的模样:“好啊、好啊!点心是好东西!”

    韩菱纱强忍住了吐槽的欲望,全当没听见。

    听左傅超这么说,柳梦璃也是微微点头,柳世封只能叹了一口气,“好吧,爹都依你,璃儿高兴就好。”

    倒是一旁的阮慈看得开:“唉,我早劝过老爷别又一时动念,看吧。”

    柳梦璃摇头道,“娘,不妨事的,我知道爹也是为我好,只是这些年来你们已经操心太多,女儿不能再事事都依赖你们。”

    柳世封一脸激动:“璃儿,你尽管、尽管依赖爹!”

    卧槽,再这样发展下去有鬼父的倾向啊喂!先问过本大爷我再说!

    好在阮慈很有节操,见此情况连忙劝道:“老爷,我们就少说两句吧,这样讲下去,可要耽搁他们的时间了。”

    柳梦璃则是继续叮咛:“爹,还有一事须记得,我留下的香足够今年进贡了,何况禄珠、禄蓉也手艺渐好,制香之事不必担心,只不过半年之内不可再采摘离香草,无论如何采摘过度都是有害而无益……”

    柳世封哽噎道:“璃儿你放心,爹已经让人贴出告示,裴剑自会管好此事。”

    这边一家上演真情离别,另一边备胎剑突然走上前对左傅超说道:“左先生。”

    他双手抱拳向左傅超郑重行了一礼道:“裴剑斗胆说一句,我家小姐从未出过远门,请好好照顾她。”

    这句话原来是他对云天河说得,现在剧情发生了改变,对象就变成了四人当中实力最强的左傅超,嗯,至少在柳府的人眼中看来是这样。

    哟,没想到你还很有做备胎的自觉啊,居然能够在临行之前说出这种话来,好吧,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我便答应你好了。

    “放心吧备胎剑,别忘了我可是有着狂霸酷炫叼炸天称号的男人。”

    “……”

    韩菱纱实在受不了了,他们已经在这里耽误了很长的时间,她还要急着赶去陈州,连忙说道:

    “县令大人放宽心吧。就算别的不行,江湖规矩我可是懂不少,梦璃跟着我不会有事的。”她说着看了左傅超一眼,“……况且还有这个家伙,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这方面他还是靠得住的。”

    “爹、娘、裴大哥,保重……”柳梦璃遥遥向三人挥手,终是离开了。

    柳世封叹了口气,“唉,女儿养这么大,最后还是别人的,希望左先生能照顾好她……我原本以为她和天河有意,可没想到天河终是和那韩姑娘……”

    阮慈微笑道:“老爷,我看那左先生虽然有时说话行事与常人大异,但那也正是他特别之处。璃儿那孩子虽然外表看似柔弱,实则极有主见,既然她选择跟着左先生,老爷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她顿了顿又道:“……何况裴剑也算你的半子,女儿虽走,儿子总还在吧!”

    听到阮慈这番话,柳世封顿时高兴起来:“没错没错,看我老糊涂的!”他朝身旁的裴剑说道:“来来来,今天你就陪我多喝两杯,我们来个不醉不归!”

    裴剑:“是,老爷。”

    柳世封有些无奈:“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太一本正经又太闷,不是说私底下不用喊我‘老爷’嘛。”

    备胎剑望着柳梦璃远去的方向,心中默默地为她送上祝福。

    小姐……你多保重……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