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39章 这是什么超展开

第39章 这是什么超展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被左傅超牵着手离开,柳梦璃出奇的没有挣脱,而是任由他一直牵着。

    低着头走了好一段路,柳梦璃这才对左傅超说道:

    “左大哥,我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心里总是不舒服……”

    “不舒服吗?”

    左傅超摸着下巴思索道,“我倒是有许多种方法能让她舒服起来,问题是害怕把她给玩坏了……”

    “左大哥?”看到左傅超又陷入了沉思,柳梦璃不由感觉到有些奇怪,最近是怎么了,为什么左大哥总是时不时就陷入沉思呢?

    “梦璃啊,其实舒服这种感觉是分生理和心理两方面的。根据我的分析,因为你在来到陈州之后先后遇到了千金小姐卧床不起和正宫小三争亡夫这两件事情,让你的心态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紊乱,你的思维对事物的客观运行规律产生的能动作用让你在短时间内无法承受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其实你现在感觉到的不舒服只是心理上单方面的,这种情况其实很好解决,只要在精神上得到满足以后就会消失。”

    左傅超心道,“不知道妖族妹子会不会每个月也有那么几天不舒服……否则的话还要把这个考虑进去才行。”

    “你现在是不是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感觉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左傅超问道。

    “不,我已经明白了,谢谢你,左大哥。”柳梦璃微笑着说道。

    不是吧,明白了?连唯物辩证哲学你都能听明白我也是醉了。

    看到她的心情明显好了起来,左傅超除了在心中大叫这不科学之外也没什么好说得了,过程什么的并不重要,只要结果符合我们的预期希望就好了。

    等两人买完香回到城门的时候,左傅超就看到韩菱纱用一种仿佛要吃了他似的眼神望着自己。

    “什么情况?”左傅超不解地问道。

    “左!傅!超!你给我说清楚,到底谁是你的表妹?我什么时候有你这个表哥了?”

    她这句话一说出口,左傅超自然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他叹了一口气,“菱纱,你又调皮了……算了,不是就不是吧,你愿意叫我什么都无所谓了。不过你要记住,你已经长大了,这个脾气是得改改了,否则将来天河怎么受得了?”

    左傅超深情地说道,他的语气、动作、神态把一个宠溺自己子女的家长形象演绎地出神入化。

    除了柳梦璃之外,在场所有人甚至包括韩菱纱自己都开始怀疑左傅超不会真是和自己失散了多年的表哥吧?

    “等等……你说天河,这和那个傻瓜有什么关系?”

    韩菱纱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

    “菱纱啊,不要再装了,天河这孩子,虽然说反应慢了点,可终归是个好娃啊”,左傅超说着转向了云天河,“天河,告诉我,你喜欢菱纱吗?”

    “喜欢啊!”云天河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说道。

    “你看。”

    左傅超一摊手,望向了怀朔和璇玑。

    “哦——”

    两人顿时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

    “左傅超,你别乱说!”韩菱纱矢口否认,等看到怀朔和璇玑两人的目光之后更是结结巴巴地分辩道,“你……你们别听他瞎说!我我我,怎么可能喜欢这块木头!根本没有的事!”

    见到怀朔和璇玑都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她,韩菱纱急得连忙解释,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哪里知道云天河这时候又来添乱。

    “菱纱,原来你这么讨厌我,以前都不知道……”

    看到云天河一脸认真地说出这句话,韩菱纱险些就给跪了,“我几时说过讨厌你了?”

    “就在刚才啊!超哥问我有没有喜欢你,我说很喜欢你,为什么你会讨厌我?”

    “你……你这野人,这要我怎么说啊!”

    韩菱纱已经被云天河的逻辑打败了,心中此刻更是已经泪流满面,这到底是什么事啊!

    “不要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正所谓越描越黑……喜欢不喜欢,你自己心里有数。菱纱,你骗得了别人终究是骗不了自己,唉!”

    左傅超叹了一口气,随即转向怀朔和璇玑,“真是让两位见笑了。”

    “没事没事”,就连一直吵着要回门派的璇玑这次都笑眯眯的表示了谅解。

    最终这件事情自然是不了了之了。

    不过看怀朔和璇玑的表情显然是已经认定左傅超是韩菱纱的表哥,而云天河和韩菱纱肯定也是一对没跑了。

    “诸位,本派虽距陈州有万里之遥,但以御剑术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不过我和师妹只有两把剑——”

    “给。”

    他话还没有说完左傅超就把裂风递了过去。

    “……多谢”,怀朔接过剑后心想,这位左兄弟为人稳重,又重情义,加之心思细腻,倒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

    “咦,这剑造型十分特异!”

    正这样想着,看到裂风的怀朔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卡露亚的教导——裂风,是出自地下城与勇士世界的剑类武器,剑身细长就像西洋剑一般,在全是东方剑修的仙剑世界自然独树一帜。

    “师兄,这剑怪模怪样的,剑身长也罢了,却是如此之细,倒更像是打磨过的长枪,说不定铸它的人只是想哗众取宠。”

    妹子你信不信我改天拿一堆卡露亚系列装备来打脸?

    “这……倒也不能妄下定论,此剑灵力强大,绝非凡品……只不过,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似乎此剑原本不应该是这样,又好像此剑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师兄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算了,可惜我相剑之术所学不精,参不透此剑深浅,我们还是即刻启程吧。”

    听到怀朔对这把剑的评价之后,柳梦璃也看了左傅超一眼,左大哥所来之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却听怀朔继续说道,“青冥之中务必要心无杂念,不然便会从空中掉下。”

    柳梦璃连忙收敛心思,按怀朔所说得那样保持住心无杂念的状态。

    左傅超原本以为御剑的感觉会和坐飞机一样,谁知道等真的御剑,感觉却和骑自行车有一拼,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今天的风儿有些喧嚣……

    把一行四人留在了播仙镇后,璇玑笑嘻嘻地对四人说道,“接下来你们就要自己上山了,不要掉以轻心哦,否则到时候会哭鼻子的!”

    怀朔则是认真解释道,“山中设有不少险阻,乃是为考验求仙之人的毅力,诸位多加小心。”

    等两人离去之后,韩菱纱突然身子晃了晃,身旁的云天河连忙扶住了她,柳梦璃也关心地问道,“菱纱,你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之这几天经常头晕,总是觉得很累。”

    左傅超望着韩菱纱,目光又移向了云天河身上的望舒剑。

    自己似乎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啊!

    韩菱纱在第一次遇到云天河的时候无意间碰到了望舒剑,因为体质的原因就此成为了望舒剑的第二代宿主。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只要使用望舒剑,就会对韩菱纱的身体造成负担,眼下看来韩菱纱的身体已经有了撑不住的趋势。

    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

    无论是为了韩菱纱,柳梦璃,云天河还是左傅超自己,这件事情都是必须要解决。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先去打探打探上山的事情。”

    “不行!”

    “今天不上山了,我们先找那个叫‘客栈’的地方休息一下。”

    韩菱纱一句话说完,左傅超和云天河就同时开口,而且表达的还都是同一个意思。

    “你们……干什么”,韩菱纱看向两人,愣了愣说道,“没关系的,我头不晕了。”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天河你带她去休息,打探消息的事情我和梦璃去就行了。”

    云天河连连点头,就要去拉韩菱纱。

    “你不要擅自决定啊”,韩菱纱先朝左傅超说了一句,又向云天河说道,“喂,不是说过在外面都听我的吗?”

    云天河认真地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怀朔说那里很危险,所以你一定要去客栈休息,而且我除了听你的之外还要听超哥的。”

    “你!”

    “菱纱,就听左大哥和天河的吧,天河难得关心你一次……”

    柳梦璃这句话一说,韩菱纱脸就红了,她小声说道:“你、你这么关心我干嘛,就我一个人要休息,显得我很差劲似的。”

    “别这么说了,菱纱,我也很关心你啊。”

    最终在柳梦璃地劝说下韩菱纱还是答应和云天河先去客栈,不过她在临行前还是向柳梦璃说道,“不过梦璃你要答应我,把昨天晚上你是怎么让琴姬给她相公上香的事情告诉我。哼,让你不告诉我!”

    最后一句话自然是对左傅超说得。

    柳梦璃不禁莞尔一笑,点头答应了她。

    在云天河和韩菱纱离开之后,左傅超就带着柳梦璃问到了去仙山也就是昆仑琼华的路。顺便还带着柳梦璃完成了这里的两个委托任务,得到了手抓饭和奶茶以及沁雪白绫衫这件防具,防具他自然是送给了柳梦璃,毕竟这是女装。

    随后两人就回到了客栈,一打听得知这次韩菱纱要了四间客房,而她本人此刻已经歇下了,至于云天河,正在大吃大喝中。

    当左傅超打算关上房门的时候,却是意外地发现柳梦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他的床上,看情况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这算什么超展开啊!难道是要滚床单的节奏吗?”

    看到柳梦璃坚定地望着自己时,左傅超不由露出了左右为难的神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