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40章 寻仙路上的日常

第40章 寻仙路上的日常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当一个妹子坐在你床上并且表露出不会离开的态度时,你会怎么做?

    推?还是不推?

    推了,就是**。

    不推,**不如。

    推还是不推,要做**还是**不如?这是一个问题,想到这里,左傅超不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左大哥,我有话想对你说。”

    哼,要来了吗?

    “嗯,我听着呢,你说吧。”

    决定了——来吧,从正面上我!

    柳梦璃用一双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凝望着左傅超,徐徐开口问道:“左大哥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是在什么时候吧?”

    哎?这是要先来回忆杀吗?

    左傅超听到后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时间:九天前;

    地点:寿阳城柳府;

    人物:柳梦璃、左傅超;

    起因:因为柳梦璃需要一个伴读书童,所以左傅超以应聘者的身份接受柳梦璃考察并与之见面;

    经过:柳梦璃在见到左傅超之后委婉地拒绝了他,说明其实自己并不需要书童,并且愿意付出一笔经费作为赔偿。然而左傅超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她,表示他当书童是假,调查女萝岩妖怪伤人事件是真,并且指出了柳梦璃身上的疑点,怀疑她就是这件事情的幕后凶手;

    结果:双方经过亲切而友好的会谈,最终达成共识,左傅超以书童的身份留在柳府,柳梦璃则要陪同左傅超查清女萝岩一事,借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评价:主题明确,中心突出,感情真挚,语言流畅。”

    他说完之后犹嫌不够地加了一句,“回忆结束,你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左大哥,你真是……”

    听完左傅超的话之后,柳梦璃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然而在笑过之后她的表情又渐渐变得严肃起来,看得左傅超心中一阵疑惑。

    我说妹子,你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左大哥,我记得以前曾经问过你一次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柳梦璃终于开口了,“你当时的回答是你没有告诉我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很高兴,因为你并没有骗我。

    这一路上,你未卜先知,料敌先机,总能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刚才寻找仙山问路的时候你甚至知道哪些人需要帮助,他们会给我们什么谢礼……”说到这里的时候,柳梦璃如青葱般的指尖轻轻抚过沁雪白绫衫,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但有两次却是例外。”

    当柳梦璃说到这里的时候,左傅超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搬过一把凳子直接坐在了柳梦璃对面,用一只手托起下巴望着她开始仔细倾听起来。

    “……第一次是女萝岩。当时我被那群古怪的人偷袭,虽然你处惊不变,应对及时,事后还让怀朔和璇玑‘帮忙’,最终在淮南王陵解决了这件事情。但我还是能感觉到,这些人的出现并不在你的预料之中,或者说,这些人出现的时间和地点不在你的预料之中。”

    左傅超没有发表评论,而是继续保持着这个姿势,兴致盎然地望着柳梦璃,只听她继续说道,“第二次是在千佛塔,我们遇到了那些来帮助我们的江湖义士和秦家雇佣的人。

    虽然你让我用‘诡计之雾’帮助琴姬姑娘完成了她的心愿,但是你的表现却和在女萝岩的那次非常相似,虽然处惊不变,应对合理,然而你所有的布置都是临时的,少了平日里的未卜先知和神机妙算。

    最重要的一点是,虽然你平时也常常会说出一些我们听不懂的‘龙空黑话’,可如果你事后和我们解释的话我还是能明白。然而你和他们之间的有些对话给我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在我听来那完全是一些生涩难懂,毫无意义的符号。”

    柳梦璃顿了一了顿,又说道,“我还问过菱纱和天河,他们两人也和我一样,听到的完全是这些……但奇怪的是,你们双方给人的感觉却是始终在正常交流,甚至是在讨论很关键的事情,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我去,梦璃妹子你不是穿越过来得吧,听到柳梦璃的这句话,左傅超差点直接开口道。

    “这是显然的,因为我们挑战者之间的对话在你们剧情/人物听到的时候会被系统给屏蔽替换掉。”左傅超压下了想要吐槽的欲望,伸出右手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就像我刚才说得那句话一样,对吧?”

    “对!”

    柳梦璃双眼一亮,因为左傅超前一句话包括了系统和挑战者等关键字,所以很自然的又被系统给屏蔽了,传到柳梦璃耳中就变成了意义不明的符号。

    但是后半句话她就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显然左傅超的前半句话是有意为之。

    “左大哥,上次你没有骗我,那么现在我再问一次,可以告诉我你到底隐瞒了哪些事情吗?”

    柳梦璃离左傅超近在咫尺,精致的五官看上去格外养眼,她吐气如兰、言辞恳切,又是这样软语相求,左傅超终于忍不住心中一阵荡漾,恍惚中便不自觉地开口道:

    “不可以。”

    “……”柳梦璃似乎并不惊讶,追问道,“为什么?”

    “倒不是不能说”,左傅超耸耸肩,“不过就算我说了你也听不懂,所以你只要知道我是从一个和你们完全不同的地方来得就行了。”

    这是左傅超第一次明确地指出了自己地来历,虽然受限于系统影响无法说出轮回世界这样的关键字,但是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柳梦璃听到这里也明白了左傅超的意思,不过她的见识注定了她无法考虑到更高的层次,只是单纯地认为左傅超身后的龙空山能量实在太过强大,已经到了可以遮蔽天机的地步。

    “左大哥是为我好,如果我非要他说出来,反倒对他不利。”

    左傅超哪里知道他自己随口说出的龙空山已经被梦璃妹子一顿脑补后直接神化到了这种地步。

    不过话说回来,他曾经也想到过剧情/人物有可能会自行推断出轮回世界的事情,尤其是剧情主角。

    毕竟能够成为主角的人都是天纵之才,尤其是那些不以武力见长而以智商取胜的主角,这种可能性会更大。

    但是左傅超却没有想到柳梦璃能够推断出这件事情,或者说是能在这种时候就推断出这件事情,果然是因为太关注自己所以发现了细节吗?

    “好了,梦璃你还有什么要问得吗?”

    “没有了,谢谢你,左大哥。”

    看到柳梦璃欲言又止的模样,左傅超奇道,“怎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虽然我也清楚和左大哥第一次见面是在九天之前,但现在细细想来,我们似乎在更早之前就见过面……因为我在看到你时似乎总有一种亲切感……”

    “可能是因为你太喜欢我了吧。”

    “左大哥你……”柳梦璃猛得一下子站起身来望向左傅超,但见到左傅超毫不退避地回望着自己之后,最终还是低下头离开了左傅超的房间,“我、我先回去了,左大哥你也要好好休息。”

    “似曾相识么……”等到柳梦璃离开之后,瞟了一眼又上升了三点的好感度,左傅超用一只手来回摸着下巴思考起来。

    过了片刻,他就拿出纸笔,开始在上面涂涂写写起来,眉头时而紧锁,时而舒展,口中更是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看来比我想得还要复杂啊,不过这才更有趣,不是吗?”

    过了大半天,左傅超终于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对着面前的空气说道。

    第二天早上。

    “天呐!天河你那黑眼圈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好蠢哦!”

    一见到云天河韩菱纱就惊讶的大叫起来。

    听到韩菱纱的话,云天河小声嘀咕道,“还不是因为你……”

    昨天晚上韩菱纱一直都在说梦话,于是紧挨着她房间的云天河一夜都没有睡好。

    “你说什么?”韩菱纱没有听清。

    云天河摇摇头,“没什么,不说了。”

    韩菱纱有些奇怪,觉得云天河的表现有些反常,难道是水土不服?

    “换你不舒服了?要不你再休息一下?”

    “不用不用,我们快点上山打怪吧!”云天河连忙摇手。

    “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只想着玩……”韩菱纱露出无奈的表情,悄悄地凑到左傅超身旁,“傅超,和你商量个事情呗。”

    “什么事情?”

    看到韩菱纱的模样左傅超暗自好笑,她这副模样简直就把有求于人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那个‘诡计之雾’,是叫这个名字吧?就是你给梦璃让她帮忙完成琴姬姐姐心愿的东西,可以给我一点吗?”

    自从向柳梦璃问清楚了这件事情之后,韩菱纱就对她说得诡计之雾产生了深厚的兴趣,生怕左傅超不答应,她连忙说道,“别误会,我可对你的东西没有兴趣,只是想看看那个东西和我的烟雨夺魂哪个更厉害。”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左傅超微微一笑说道,“烟雨夺魂只能对你自己使用,通过烟雾造成视觉上的模糊,随后使用者本人利用身法迅速离开,它的成功率和使用者有关,使用者实力越高,效果自然就越好;

    诡计之雾却可以同时对复数个人使用,它的效果是固定的,只和道具本身有关,并不会因为使用者的不同造成差异。

    总体来讲,这两种方式分别适用于不同的条件,并没有什么高下之分。你明白了吗?”

    “你……”

    韩菱纱被左傅超的一番话说得目瞪口呆,直到云天河叫她时才反应过来,“菱纱,快走啦,超哥和梦璃已经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