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45章 从今起咱也算有单位的人了

第45章 从今起咱也算有单位的人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喂,你那副沮丧的表情算是怎么回事啊!

    韩菱纱看到左傅超的模样心想。

    “可以倒是可以,原本的规矩就是应该一关一关的闯……不过我还是真没有想到有人会在可以跳关的情况下去闯关的。”

    左傅超顿时双目发亮:“哦,这么说我可以去色关了?”

    这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韩菱纱忍不住又在心中吐槽道。

    “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酒仙翁好心地问道。

    “仙翁别管他,他要去就让他去好了,哼哼,提前祝愿你闯不过去,**!”韩菱纱气呼呼地说道。

    柳梦璃却没有阻止左傅超,她露出了担心的表情:“左大哥,我陪你去。”

    酒仙翁多看了柳梦璃一眼,心想:“这女娃儿心肠倒好,用情也深,这小娃儿有福了。”

    “别,你还是看好那对吧,他们两个人我不太放心,你们尽快闯关,可以的话把气关也跳了吧。”

    谁要你放心了啊!韩菱纱恨不得直接吼出来,而且你以为我们是谁啊?跳了一关不够居然还要我们跳两关?

    然而接下来,左傅超就说出了一句让她无比鄙夷,甚至是不敢置信的话来:

    “再说我要闯得是色关,有些事情你在场我不方便做。”

    这混蛋真的是人类吗?

    这一刻,韩菱纱是真正的目瞪口呆了,她一言不发,用仿佛看死人一样的目光望着左傅超,因为她已经实在找不到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如果韩菱纱是挑战者的话,她肯定会说此刻我的感觉就仿佛心头有一百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可惜她不是,所以场面在这一瞬间保持了诡异的沉默。

    柳梦璃也是一呆,似乎没有想到左傅超会这么说,然而下一刻她却是点了点头,微笑着对左傅超说道,“知道了,左大哥,我会看好他们的。”

    不是吧?这样也行!

    被左傅超打击过的心还没有缓过劲来,韩菱纱又遭到了来自柳梦璃的第二轮打击。

    “梦璃,你没听到吗?那个家伙居然当着你的面说要去闯色关,还说出了那样的话,你居然答应了?”韩菱纱拉着柳梦璃的手说道,“我真后悔之前为什么要给你们两个创造机会了,快点和我们一起把这个家伙敲晕一起带走吧!”

    看到柳梦璃摇头,韩菱纱就急了,“好梦璃……”

    她还待再劝,柳梦璃却是微笑着打断了她,“好了菱纱,你知道左大哥不是那种人的,他做什么事情都自有他的道理,我们还是按照他说得尽快闯关吧。”

    “梦璃你……好吧,自从那什么之后你每次都向着他。”

    柳梦璃外柔内刚的性格韩菱纱还是清楚的,见她既然说出了这句话,那就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她叹了一口气后看向被遗忘在一旁的云天河,“走啦!还在看什么!”

    “左大哥,你自己小心。”临行之前柳梦璃依旧不忘叮嘱左傅超一句这才离开。

    “小娃儿,就连老夫都有些羡慕你了,这个女娃儿对你用情之深……想当年老夫……唉,一言难尽,总之,你可不要辜负她啊!”

    左傅超估计是酒仙翁刚才肯定来了一出回忆杀,不过那和他没关系,他也不想了解这位的往事,“这一点不用你说,那可是我的妹子!”

    “你有这样的心便好,老夫这便送你去色关。”

    酒仙翁说完之后,一道白光闪过,左傅超就消失在了原地。

    “这个娃儿……看不透啊看不透,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还是畅饮美酒,睡他个天昏地暗!”

    琼华派,琼华宫。

    “啊,居然真地回来了!”

    当发现自己身处何地之后,云天河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不错,比我想象的还要快上许多。”

    夙瑶的赞赏之声同时响起。

    “啊?那是因为——”听到夙瑶的话后云天河就要说出实情,还好韩菱纱早有准备,一见不妙马上打断了他,“因为我们都很认真努力地闯关!”

    心中却想自己以后还是少跟这个野人一起,老实地像个大笨蛋,不,他本来就是大笨蛋。

    另一方面,韩菱纱也颇为感慨,没想到真的被左傅超说中了,居然让他们又跳过了气关。

    说来也是可笑,那个财神哪有一点神仙的样子,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奸商的气息。

    因为在一开始被他剥削,韩菱纱气不过又想到了左傅超之前开玩笑的话,她灵机一动就想到了这个办法,通过多拿宝石的方法威胁财神让他们连最后一关也跳了。

    没想到这个办法还真的成功了。

    当然,这也和他们自身实力过硬有关,否则的话连财神都打不过还谈什么条件,不过那乾坤一掷洒起银子来真不是一般的肉痛啊……

    “咦,你们怎么少了一个人?”

    听到韩菱纱的话,夙瑶原本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发现他们去得时候是四个人,回来得时候却是变成了三个,那个眼神让自己感觉到不舒服的少年并没有跟着一起回来。

    “哦,你说傅超啊,他应该马上就会出来,掌门稍等一下就好。”

    听到韩菱纱这么说,夙瑶微微皱眉,倒也没有多问,阖上双目似是陷入了沉思。

    看到夙瑶没有追问,韩菱纱暗暗松了一口气,她朝柳梦璃望去,见到后者向她伸出了大拇指,不由暗自得意。

    又过了片刻,夙瑶睁开双眼,“云天河,你身上佩剑可否让我一观?”

    云天河一愣,随即点点头,“哦?好。”

    夙瑶接过望舒剑仔细打量一番,强压住心头的激动,故作淡定地问道,“此剑……你从何处得来?”

    云天河心中纳闷怎么是个人就要问一样的问题,就把这把剑来历向夙瑶说了一遍。

    接下来夙瑶又问了几个关于这把剑的问题,云天河也都一一作答,最终夙瑶吩咐他此剑不凡须得小心收好,关于这把剑的话题才算是告一段落。

    “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了,你们的那位朋友想必是被困在其中无法回来了”,夙瑶说着看了韩菱纱一眼,在她开口之前便说道,“你不必多说,我有言在先,若是在其中困得久了,我自会将他召回,但入门之事也不必再提了。”

    “可是……”

    “若再多言,你们也不必入门了!”

    听到夙瑶祭出了大杀器,三人不由都是一呆。

    这掌门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夙瑶最看重的就是韩菱纱和云天河,两人一者是望舒剑的宿体,一者是望舒剑名义上的主人,只要他们两人能加入琼华,其他的人她才不会在意。

    在她想来,虽然现在的琼华已经不复上代辉煌,然而在昆仑八派中实力依旧首屈一指,拜入琼华乃是普通人几辈子都难以修来的福气。

    正好那个少年让自己感觉到有些不舒服,正好借此事将他拒之门外,同时还可以竖立自己这个掌门在三人面前的威严,可谓一举两得。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那名相貌柔美,气质隐隐更要胜出自己一筹的紫衣少女在听到自己这话之后,略一沉吟,居然开口说道:

    “若是左大哥不能入门,我便也立即随他下山。”

    她话音刚落,云天河当即声援,“超哥和梦璃都不玩,那我也不玩了。”他说完还用期望的眼光望向韩菱纱。

    韩菱纱无语,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终究说道,“若真是如此,那我也下山。”

    虽然她一心为了自己的族人追求长生之道,但是如果那是以抛弃友情为代价,她做不到。

    “放肆!你们……你们这是在威胁我吗?”

    听到三个小辈居然在自己面前这样说,夙瑶当即来了火气。

    “不敢,掌门能够为我们四人破例,梦璃已是感激不尽,但梦璃早已答应左大哥,要追随他到天涯海角,若是左大哥不能入门,梦璃留在这里便也没有了意义。”

    “我也一样,如果超哥和梦璃走了,只有我和菱纱一点都不好玩,你说对吧,菱纱?”

    你就知道玩!韩菱纱瞪了他一眼,这才说道,“梦璃说得不错,掌门,求你再等一段时间,我相信傅超他一定能回来得。”

    “也罢,看在你四人之间的这份情谊上,我便再多等他片刻。”在确定了云天河身上的确是望舒剑之后,夙瑶最终还是决定暂时退让,毕竟成仙得道对她的**太大。

    韩菱纱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心中开始祈祷左傅超能够赶快返回,仔细想想,貌似从认识左傅超开始,他还真没有让三人失望过。

    千万不要在关键时刻让人失望啊!韩菱纱忍不住捏紧了双手。

    “痛……”

    韩菱纱这才惊觉原来自己捏得是云天河的手,连忙尴尬地松手。

    就在夙瑶等得不耐烦准备再一次开口时,众人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不是左傅超是谁?

    “喂喂,这不是还没完吗?怎么就送我出来了!”

    左傅超这货一出场就大声叫道。

    “想得美!色关的女娃子被你迷得神魂颠倒,非你不嫁;财神被你骗得身无分文,就差把衣服输给你了;气关的那几个家伙都被你气得人事不省,要是再让你待下去恐怕连老夫的酒葫芦都要保不住了!

    我不管琼华现在的掌门是谁,回去告诉他就说是我说得,你已经通过试炼了,以后再也不要回来!”

    左傅超的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他抬头环视了周围一圈,迎着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吹了一声口哨,“哟,看这情况我现在也算是有单位的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