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6章 电视机里的世界

第6章 电视机里的世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ps:月底了,求推荐票,求月票……

    正在研究电视机有些什么东西的左傅超不妨有这一招,被两个人一撞,整个人直接栽进了电视机里。

    至于千枝和花村作为始作俑者,自然也是和左傅超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起栽了进去。

    三人都进入电视之后,附近就恢复了平静,就仿佛他们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从高空中落下,左傅超第一个接触到了地面。

    他马上就地一滚,顺势消除掉这份作用力,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动作会如此熟练。

    “啊!”花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左傅超抬起头来,见状连忙闪到一旁。

    “扑通”一声,他可不是左傅超,在猝不及防之下直接摔了个大马趴。

    而且他还停在原地没有动。

    左傅超已经可以预料到他的悲剧了。

    又是“扑通”一声,千枝第三个从空中落下。

    “咦?”她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自己没有感觉到疼痛呢?

    “还不快点起来!”

    花村的声音传来。

    “啊,谢谢!”

    被左傅超拉了起来,千枝连忙表示了感谢。

    “喂!对我你就没有什么想说得吗?”看到这一幕的花村不满地说道。

    “活该!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们也不会这样”,千枝说着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一片迷雾,什么都看不清,忍不住开口问道,“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应该在是电视机里。”左傅超淡淡地说道。

    “骗人的吧!”

    听到左傅超的话千枝直接就急了,她转向左傅超叫道。“而且你别若无其事地说出这么了不得的话啊!”

    无法接受现实吗?毕竟只是高级中二啊!

    “不,摔得这么疼,不可能是做梦。”倒是花村还算是有点理智,他愁眉苦脸地说道,“屁股好像都裂成两半了。”

    左傅超虚着眼看向他:“本来就是两半吧?”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看到左傅超依旧这么冷静,千枝已经快疯了:

    “我们到底是从哪里进来得啊!附近都是雾。我找不到入口啊!”

    花村跑到千枝身旁紧张地说道:“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啊!”

    “别问我啊!我也不知道!讨厌,我要回去!现在、立刻、马上就要回去!让我回去!”

    此刻的千枝再也没有了之前看到左傅超表演“魔术”时的好奇心,只想赶快回到自己的家里,在花村向她询问意见的时候,这份紧张和不安终于到达了极点,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接着一个让人心安的声音从她耳旁传来:“保持冷静,不要慌。试着深呼吸。”

    此刻已经六神无主的她自然是别人说什么她就做什么,连忙按照这个说法做了几次深呼吸之后,她紧张的情绪才得到了缓解。

    略一侧身,看到按住自己肩膀的正是左傅超,千枝不由感激地说道,“谢谢你,左傅超。”

    “不用客气。”

    “咳咳”,正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两人。花村一脸无奈地望着他们,“虽然很抱歉。但是我想说得是,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想办法出去才对?”

    听到花村的话,千枝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和左傅超的动作有点**,两人几乎贴在一起,左傅超的双手还按在自己的肩膀上,发现这一点的她连忙后退几步拉开和左傅超的距离。

    左傅超依旧淡定。指着某个方向说道:“这种情况下不适宜分开,我们先朝那个方向走吧,我感觉那边气息有些不太一样。”

    花村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感觉出来得?”

    “直觉。”左傅超脚下一顿,转过头对他说道。

    “左怎么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着冷静?”跟在左傅超身后,花村对千枝说道。“他似乎一点都不担心。”

    千枝点头答应,心里却在想着左傅超刚才的举动,“这才是一个男子汉应该做得事情,处惊不变,来自中国的男人都是这样的吗?”

    两人一个絮絮叨叨说个不停,一个嘴上嗯嗯啊啊敷衍了事,直到左傅超停下脚步时才同时抬起头来。

    “这里是……”

    望着眼前的木质房屋,左傅超对身后的两人说道:

    “先进去看看吧。”

    事到如今,两人早已经没有了主意,一切全凭这个冷静的转校生安排。

    推开这扇木门走了进去,强烈的视觉冲击差点闪瞎三人的氪金狗眼。

    墙壁上到处都是颜色鲜艳的涂鸦,尽管看不出是什么内容,但颜色太过明显的对比让人看了就感觉到不舒服。

    如果说这还不算诡异的话,那么另一样事物就足以让他们恐慌了。

    房屋正中央的大梁上拴着一根布条,一端系在房梁上,另一端则是直接打了个死结,恰好形成了一个环状。

    “这……这是什么啊!”

    千枝倒退两步,喃喃说道。

    花村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惨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唯有左傅超面色如常,似乎并没有受到这些的影响。

    他靠近墙壁,仔细观赏着上面的涂鸦。

    “颜色鲜艳,大多数采用了亮色调的红、黄和蓝色,内容没有规律”,他就仿佛是对两人分析一般解说道,“心理学认为用这种方式来涂鸦的往往都是心理极端压抑的人,所以才想通过这种方式释放自己强烈的感情。”

    他说着又走到房屋中央,那根布条的正下方放着一把靠背椅,左傅超直接站了上去。

    千枝和花村两人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接着左傅超就做出一件让他们毛骨悚然的事情。

    他把自己的头伸进了这个布条打成的死结当中。

    “啊!”

    千枝大叫一声,花村则是颤抖着说道,“左……你、你在干什么?”

    “测试。”

    左傅超的头依旧在布条中。他转过头来冷静地分析道:

    “让我们假设这是一个死亡现场,这个死结的大小正好可以容纳一个正常人的头部。死者应该是个女性,身高在一米五至一米六之间,只有这个身高才她在能在踢翻这张凳子之后处于悬空状态。”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我的身高是一米八一。即便踢翻凳子离地面也不过十几公分,除了死志极坚的人之外,这个高度很容易让人生出强烈的求生**。”

    他说着跳回地面,“当然,也不能排除他杀之后再将人挂上去的嫌疑,如果是那样我的推理就要被推翻了。”

    他说着目光又朝墙壁上望去,那里有一张被撕扯掉头像的海报,看起来似乎是个歌手的。

    望着左傅超就好像没事人一样站在屋子中间侃侃而谈,花村终于忍不住了。

    “哇。啊!”他双手捂着下体大叫出声,一下子就吸引了左傅超和千枝的注意力。

    “怎么了?怎么了!”

    处于高度紧张的千枝马上大声问道。

    “我的膀胱已经快要爆炸了!”他一边说一边背过身子就去解裤带。

    千枝看到他的举动简单要发狂了,使足力气朝他吼道:“你难道打算在这里解决吗!”

    她转向左傅超,“左傅超,你快点阻止他啊!”

    左傅超一怔,“为什么?”

    “啊?”

    左傅超这一反问,千枝也愣住了,自己似乎真的没有理由让左傅超阻止花村啊。

    “被别人看着我根本尿不出来啊!”花村这时候又大声叫道。“要是我得了膀胱炎都是你们两个的错!”

    “都是炊饼的错?”

    不知道为什么,左傅超的心里突然出现这么一句话。

    “谁管你啊!我才不想看你的那东西呢!”

    千枝一脸恶心地拉开门走了出去。

    “我也不想。”

    左傅超又扫了墙壁上的海报一眼。跟在千枝身后走了出去。

    “那个……刚才的事情,谢谢你。”看到左傅超跟着自己走了出来,千枝连忙趁机对刚才的事情道谢。

    “不客气”,左傅超淡淡地说道,“你只是因为缺乏冷静,失去了分析问题的基本能力。”

    “真的是呢”。里中千枝点点头,随即好奇地望向左傅超,“其实我很奇怪,为什么你遇到这种事情就一点都不惊讶呢?刚才还能那么认真的分析这间屋子里的布置,你简直冷静的不像一个正常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里中千枝感觉到了不妥,连忙说道,“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关系”,左傅超摇头道,“因为我经历过比这更离奇的事情。”

    “什么事情?”

    听到里中千枝的话,左傅超一愣,对啊,为什么我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呢?自己也不过是个普通的高中学生而已。

    他回忆着自己的经历,这种非科学能解释的问题他的确是第一次遇到,自己这份冷静有点过分了吧?

    刚才对里中千枝说自己还经历过比这更离奇的,简直就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样,可仔细一想,自己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啊!

    “记不起来了。”

    “呃……”里中千枝明显不相信。

    但左傅超也没有解释的习惯,说起了另一件事情:

    “你刚才一个人跑出来一件缺乏考虑的事情,屋外情况不明,很危险,我不允许你在我面前受到伤害。”

    “谢……谢谢……”

    里中千枝的声音低的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看她的模样似乎是误会了什么?

    我只是不能容忍有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伤害和我同行的人,那将会损害我高大光辉的形象。(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