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11章 少年,你还记得那年关帝庙外的软妹子吗

第11章 少年,你还记得那年关帝庙外的软妹子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ps:感谢书友“御龙vs残杀”的打赏,你的支持就是我进步的动力~!

    听到他的这句话,左傅超和厉江流望向他,不同的是厉江流的目光是诧异,左傅超则是怜悯。

    “不作死就不会死,你为什么不明白?”左傅超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一指穷钓对厉江流说道:“做掉他!”

    “你不会有病吗?”听到左傅超居然让厉江流对付自己,穷钓用一副看白痴的目光看向了他,自己是厉江流的雇主,这个不知从哪里跑出来得家伙居然让他杀了自己的雇主?

    超哥耸耸肩,直接丢出了大杀器,他转身向厉江流问道:

    “少年,你还记得那年关帝庙外的软妹子吗?”

    听到左傅超的这句话,厉江流耳旁如同响了一个霹雳,他紧紧盯着左傅超,“你……你说什么?你知道她在哪里!?”

    话一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由于太过激动,连声音都变得沙哑起来。

    “当然”,左傅超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转向穷钓,“小盆宇,你难道没有告诉他,你让他杀得那个土豪还有一个女儿吗?”

    穷钓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渐渐来临,听到左傅超的话不解地问道:“你是说那个老家伙的女儿欧阳明珠?哼,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残忍,只要杀了老家伙一个人就够了……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个欧阳明珠的确是个美人啊,只要等到老家伙一死,我略施小计把她弄到手也不成问题啊,哇哈哈哈哈哈!”

    正在狂笑的他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连忙转过头来。就见厉江流正用一种仿佛要吃掉自己般的眼神望着他。

    “厉兄,怎、怎么了?”

    穷钓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面对左傅超他之所以一直这么淡定都是因为厉江流站在他这一边。此刻看到厉江流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一下子就慌了。

    “是她吗?”

    厉江流突然转向左傅超。目光中闪烁中嗜血的光芒。

    左傅超点了点头,“所以我说了,这真是悲剧啊!”

    “我不信!”厉江流断喝一声。

    看到厉江流的模样左傅超呵呵一笑,“早就知道你这种中二青年不肯接受现实,还好我早有准备。”

    接着厉江流和穷钓就惊讶地看着左傅超不知从什么地方取出了纸和笔,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开始作图。

    不到一分钟,一幅栩栩如生的欧阳明珠个人肖像素描就出现在纸上。

    “这不是欧阳明珠吗?你、你画她干什么?”

    左傅超的素描水平可不是盖的,尽管没有见过铅笔。但是用它画出来得这个人穷钓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厉江流在看到这幅画之后更是如遭雷击,直接蹬蹬蹬连续后退几步,直接撞翻了一把椅子。

    “厉兄,你怎么了?”

    穷钓连忙问道,心里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就是欧阳明珠?”

    厉江流抬起头来,目光中闪烁着一丝疯狂。

    “没、没错,怎么了?”

    真是迟钝啊,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左傅超看了依旧处于懵懂状态的穷钓一眼,当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混蛋!”

    得到了穷钓的肯定答复之后,厉江流当即大吼一声。直接一巴掌向着穷钓拍了过去。

    穷钓哪里能够想到前一刻还受雇于自己的厉江流说翻脸就翻脸,当然就算是他知道这一巴掌照样也闪不过去,毕竟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

    “你……为、为什么?!”

    穷钓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中了厉江流的含恨一掌之后,露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直接咽气了事。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左傅超看着死不瞑目的穷钓,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忧伤。

    做完这件事情之后厉江流看了左傅超一眼,随即拿起桌上那张素描,二话不说直接就跳出了窗外。

    “有好好的大门不走非要走窗户,也不知道这些古人是怎么想得……”

    左傅超吐槽了一句,随即慢悠悠地迈着步子走出了房门。

    刚才厉江流的一声怒吼已经把武府其他人给吸引来了,左傅超却是视而不见。望着厉江流离开得那个方向摇了摇头。

    “真没礼貌,在拿我的东西之前居然也不知道先征求我的同意再动手。”他说着一个加速。瞬间就不见了人影。

    “鬼啊!”

    看到好端端一个人就这样在自己面前消失,武府的人顿时惊叫一声。作鸟兽状四散而去。

    没有理会乱成一团的武府,左傅超在离开之后就不慌不忙地跟上了厉江流。果然不出他所料,小厉同学还是不死心,离开武府之后直奔欧阳府上一探究竟,想要看看欧阳明珠到底是不是那个救过他的人。

    “总是不肯面对现实……”左傅超一边跟着他一边感慨,“不过看这货这么激动的模样应该是没办法了,下毒的时候也不知道留一手。难道说没有人教过他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吗?”

    左傅超就这样一直目送着厉江流潜行到欧阳无情的房中看到正在照顾自己父亲的欧阳明珠,然后一脸沮丧、垂头丧气、万念俱灰地走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厉江流疯狂地在城郊的树林里狂奔,“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偏偏是她,为什么?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啊啊!”

    因为整个仙剑系列的编剧都喜欢玩悲剧啊。

    左傅超在心底默默地说道。

    过了好半天,厉江流才平静下来。

    看着慢慢向自己走来的左傅超,他猛地抬起头来: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和明珠的事情?为什么你不早点来阻止我?!”

    听到他的话后左傅超心说一句卧槽然后就直接开骂:

    “你这货脸皮够厚的啊,人家连你都不认识,你这边就直接叫上‘明珠’了?而且你说什么?你居然怪我不早点告诉你?你这就是拉不出【哔】怪地心没引力啊!”

    “你说什么?”厉江流先是一愣,随即摇了摇头:“算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即便我现在收蛊,她的父亲也救不活了,毒蛊已经完全吸尽了他的精气……”

    说到这里,厉江流长叹了一口气,“我已经想清楚了,我这就收回毒蛊,至少不会让他的父亲死得那么惨……之后就向她去认罪,要杀要剐随她便,我绝不会皱一皱眉头!”

    说到这里的时候厉江流看向左傅超,向他丢出一样东西。

    “不管怎么说,你能把这件事情告诉我,总好过在明珠的父亲以那副模样死去后我才知道,这件东西就送给你吧,以后我也用不到了!”

    左傅超接过他丢过来得东西一瞅,眼前顿时一亮,也就不客气的直接收下。

    “你走吧。”

    厉江流朝左傅超挥了挥下,向他下达了逐客令。

    过了片刻,他突然若有所察地抬起头来,却看到左傅超正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你怎么还不走?”厉江流厉声问道,“我不想问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件事情,也不想问你告诉我这些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南疆人恩怨分明,不像你们中原人!刚才给你的那样东西足以让报答你了!快走!”

    “是吗?”左傅超摸着下巴看着这个中二青年,“如果说我有办法救活她爹呢?”

    “你说什么?!”

    左傅超话音刚落,厉江流就直接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你说你有办法救明珠的爹?”他先是脸上一喜,随即又摇了摇头,“不可能的,我自己降的蛊我清楚,如果说是在二十天之前尚有可能,现在已经绝无可能!”

    左傅超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废话!老子早就知道你这货靠不住。”

    “你真的有办法?”厉江流依旧不肯相信,他看左傅超的目光充满了怀疑。

    “爱信信,不信滚!”

    看到他这副模样左傅超就来气,转身就走。

    “等等!”

    厉江流连忙追了上来,“求求你,一定要救她的父亲!”

    攻受转换的速度还真tm快,左傅超在心里吐槽了一句,随即说道,“救人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只要你能救他,就算是让我死都没问题!”

    厉江流斩钉截铁地说道。

    左傅超啪的一声打了响指,“就这么定了!”

    超哥深邃的目光望向远方,“历史的车轮开始转动了。”

    当晚,陈州大户欧阳家家主欧阳无情暴毙,死因不明。

    几日后,欧阳无情独女欧阳明珠离奇昏迷,无法唤醒。

    半年后,欧阳明珠之母因病逝世。

    一年后,陈州秦家独子秦逸之妻留书与家,不辞而别。

    又数年,秦逸娶小妾姜氏,未过数月,卒,牌位置于千佛寺。姜氏心诚,每夜必上千佛寺祭拜。

    秦逸之妻离家四年后归陈州,得知秦逸死讯后欲上千佛塔祭拜亡夫,为秦家所阻。因立誓不再动武,遂以琴姬为化名,开始四处寻人求助。

    九年后。

    位于东北方靠海的边上有一座小城,名为即墨。

    此刻便有五个人正在即墨附近的隐香山匆匆行走着。(未完待续)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