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13章 九年(上)

第13章 九年(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柳梦璃点了点头,随即走上前去仔细查看起来,细一察看顿时忍不住惊呼道:“这竟是极其罕见的‘同殇’之阵!”

    “‘同殇’?什么意思?”韩菱纱听得如堕五里雾中。

    “这种阵法非常特殊,就连施法之人自身都坠于梦中”,柳梦璃解释道,随即大惑不解地说道,“竟然做到了如此地步,究竟是为什么?”

    思考了片刻,柳梦璃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菱纱,此阵持有霸道咒力,惟有令施术之人露出一丝破绽,方有可能破解。”

    “你要我做什么?”韩菱纱冰雪聪明,马上就猜到了柳梦璃要她帮忙。

    柳梦璃点了点头,“待我神体分离,魂魄入此咒术之中,用言语相激施术之人。他若是心有动摇,法阵就会出现些许异状,到那时,你便立刻以兵刃毁去漂浮的咒珠。”

    说到这里的时候,柳梦璃不由想起了月前自己和左傅超一同进入欧阳明珠梦里的情形。

    左大哥,你知道吗,我已经找到了困住欧阳小姐的法阵,现在我就要毁去它,救出欧阳小姐!

    如果你在的话,也一定会支持我这么做吧?

    这一刻,尽管嘴上说着不要,但实际上柳梦璃还是被云天河勾起了对左傅超的思念之情。

    却听韩菱纱点了点头,“咒珠?就是这些圆球吧?好!我记下了。”

    柳梦璃也不多说,直接施展了她的独门绝技:

    “梦影雾花,尽是虚空,因心想念动,方化生幻境,令吾?往?梦?之?中!”

    念出口诀之后。柳梦璃便进入了法阵当中。

    “这就是神体分离吗?好厉害”,韩菱纱看到柳梦璃在念咒之后身体就一动不动站在原地,感觉到有些好奇。

    不过在想起柳梦璃的叮嘱之后又紧紧盯住了这个法阵,只等柳梦璃所说得异状出现,就马上毁掉这些咒珠。

    与此同时。

    “你,究竟何人?竟一再侵入此地?”

    厉江流看到柳梦璃之后厉声说道。同时目光朝她身后望去,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

    柳梦璃自然也认识厉江流,她上下打量了厉江流一眼,就确定了他就是施法之人:

    “法阵环绕的凶煞之力与你周身的气如出一辙,是你将欧阳小姐的魂识禁锢于梦中?”柳梦璃好言相劝,“你可知自己施为之术诡异凶险,稍有不慎便会将她的身体一并毁去?!”

    厉江流冷哼一声:“这不用你管!不答我所问,是否想尝一尝万蚁噬体之苦?”

    听到他的话后,柳梦璃又惊又怒。“万蚁噬体?欧阳老爷身故,是你所为?”

    厉江流看了她一眼:“看来你知道的似乎不少,哼!左……那个人呢?这次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柳梦璃正待回答,欧阳明珠突然出现:

    “相公!住手!”

    “明珠……”

    厉江流看了她一眼,心中一阵苦涩,心说我压根就没打算对她做什么,你又何必如此激动?

    欧阳明珠看了柳梦璃一眼,又看向厉江流。目光中露出一丝狐疑:“相公,你在做什么?是不是、是不是有事瞒我?”

    厉江流心中一惊。连忙说道:“明珠,怎么又在胡思乱想了?你近来身体不适,还是多歇息为好。”

    欧阳明珠看着他的双眼,坚定地摇了摇头:“不对!我们在这里住了这么久,除了这位姑娘和上次那位公子,从来都没有见过外人。就算是我们隐居山林。这未免也太不寻常了……”

    她的目光随即转向柳梦璃:“还有!她刚才说的欧阳老爷是谁?欧阳……是我爹爹对吗?”

    厉江流听到她的话后开始着急起来,欧阳明珠实在是太聪明了,明明意识都已经被梦境吞噬了,居然还能通过这些蛛丝马迹察觉到端倪。

    想到这里他连忙说道:“明珠听话,你先回去歇下——”

    先让明珠安静一下。既然那个人没有一同出现,就把这个女的赶走再说,厉江流心道。

    “我不去,相公,你告诉我,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你一直在骗我?”她说着转向了柳梦璃,“这位姑娘,你告诉我,相公是不是一直瞒着我,还有,上次陪你一起来得那位公子呢?”

    前边的话还好,可听到欧阳明珠的最后一句话后,柳梦璃就是一阵疑惑,怎么他们两人都这么关心左傅超?

    这个杀了欧阳老爷,把欧阳明珠困在梦境里的男人这样,就连欧阳明珠本人也是这样?

    就在这时,因为欧阳明珠的这句话,厉江流的心神终于出现了一个破绽。

    “就是现在!”

    牢记着柳梦璃叮嘱的韩菱纱突然看到法阵的咒珠开始了一阵强烈的震动,她马上就知道是时候动手了,直接拔出手中的武器月菱针跃上前去,对着咒珠就是狠狠两下。

    梦境之中的厉江流只感觉心头巨震,抬起头来望向柳梦璃,又惊又怒:“你——!指使何人毁我法阵!”

    而欧阳明珠也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相公!我——”

    话音未落,两人同时觉得眼前一花,等到再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隐香山。

    厉江流看到附近的景物,就知道法阵已经解开,他和欧阳明珠从梦境中脱离,忍不住便是一声怒喝:“可恨!”

    “梦璃,你没事吧?”韩菱纱看到柳梦璃恢复了正常,法阵中又突然出现了两个人,不由关心地问道。

    柳梦璃也是一阵唏嘘,先向韩菱纱点头示意自己没有事,随即忍不住感慨道,“好霸道的咒术,咒珠毁了,竟然也只是有损法阵。却并没有将其彻底毁去。”

    刚刚从梦境中脱离的欧阳明珠明显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看了看四周,这才说道:“这……这是哪里?相公呢?”

    厉江流一阵心痛:“明珠……”

    欧阳明珠听到他的声音,向他望去,露出了一个欣慰的微笑:“相公……”

    不过她马上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指着厉江流开口道:“不、不对!你不是……你的脸我见过……”

    厉江流无语。

    欧阳明珠:“你……你是想杀死爹爹的人!”

    厉江流见她如此。连忙劝道,“明珠,莫要惊惶——”

    欧阳明珠扶着额头,“我的头、头好痛……”

    柳梦璃见此情况,连忙说道:“欧阳小姐,你且定一定心神,过去九年你一直沉眠于梦境之中,如今初醒,神思难免混乱……”

    “沉眠于梦境?”欧阳明珠一愣。“我……在梦里见过你,你又是谁?”

    柳梦璃叹了一口气,“是钟伯托付我将你救醒的。”

    听到钟伯这两个字,欧阳明珠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钟伯?……他好吗?还有我娘,我娘怎么样了?”

    柳梦璃摇了摇头:“欧阳老爷过世,你又长眠不醒,令堂伤心过度。已经去了。”

    “娘……”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欧阳明珠顿时就面露悲切之色。“这九年之间,我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和杀父仇人在一起?”

    厉江流见状吓了一跳:“明珠,莫要乱了心神,你我如今皆是魂识之态,但你不明法术,切不可六神涣散。也不可步出法阵!”

    欧阳明珠看向他:“你、你是我杀父仇人!我为何要听你的?”

    她说着竟是作势欲走出法阵。

    厉江流见状顿时一声断喝:“明珠!你快仔细想一想,我真是你的杀父仇人吗?!”

    他这句话一说,不止是欧阳明珠,就是一旁的柳梦璃和韩菱纱也是一愣。

    韩菱纱悄悄对柳梦璃说道,“梦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梦璃面现疑惑之色,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还是先静观其变吧。”

    “你、你说什么?”听到厉江流这句话后,欧阳明珠明显有些疑惑,“你明明就是我的杀父仇人……”

    不等她说完厉江流就打断了她:“我杀你父亲是真,与你举案齐眉亦是真,对你情意若有半点虚假,但叫我受万蛊噬心而亡!”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事已至此,我也不必多说,只要你能想起和那个人有关的事情,就能明白一切!”

    “那个人?”

    “那个人?”

    欧阳明珠和柳梦璃同时一愣,欧阳明珠低下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而柳梦璃则是眉头微皱,“难道这件事情中还有其他人参与?怎么没有听钟伯说起?”

    欧阳明珠一言不发低头沉思,厉江流紧张地望着她,柳梦璃和韩菱纱则是面面相觑。

    本来以为能够很快回去,没想到却是遇上了这档子事情,韩菱纱有些无奈,生怕云天河和慕容紫英担心,她正要开口提醒,却突然见到欧阳明珠抬起了头。

    更让她惊讶的是,欧阳明珠的嘴角竟然渐渐出现了一个微笑。

    这个欧阳明珠不会是做了九年的梦后傻了吧?父亲和母亲都死了,她还笑得出来。

    “我爹,他没有死”,就仿佛是回答韩菱纱的想法一样,欧阳明珠突然开口道。

    “哈?”韩菱纱一头雾水,她不会是真的睡糊涂了吧?

    “不错!”不料厉江流居然一点头,承认了。

    什么情况?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娘应该也没有死,对吧?”

    欧阳明珠望向厉江流,继续问道。

    “不错,她还活得好好的。”

    喂喂,这越来越过分了啊,韩菱纱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你这个家伙,居然骗一个睡糊涂的人!”(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