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49章 看来我们难免一战

第49章 看来我们难免一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你真的以为上次我输给你是因为实力不济?”

    当奚仲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归邪突然心中一跳,奚仲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上次并没有用全力?

    “可怜的家伙……”

    奚仲看向左傅超,“如果有信心的话不妨来试试吧!”

    “看来我们难免一战。”

    听到他的话后左傅超长叹了一口气,以手抚额摆出了一副无奈的模样。

    “你可以试试。”

    奚仲望着左傅超,摆出了一副挑衅的模样。

    “没办法,智商是硬伤啊……”左傅超继续保持着以手抚额的姿势,“我说得是我们,又没有说我,你们幻暝界的事情由我一个外人来插手可不好。”

    听到左傅超这么说,奚仲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真是不知死活,你以为现在除了你之外整个幻暝界还有谁能和我一战吗?”

    “不知死活的是你!”

    就在他刚刚说出这句话后,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接着便是一道紫光闪过。

    千钧一发之际,奚仲闪开了这突如其来得一次攻击。

    “好快的速度!原来这个家伙一直都在隐藏实力,看情况他的实力根本就是在我之上,就比族长全盛时略逊一筹。”

    看到奚仲的动作之后,归邪心中恍然大悟。

    但是……

    “怎么可能!”

    尽管闪过了这次攻击,奚仲的脸上却是第一次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来。

    他望着眼前一击不中迅速后退,此刻浮在半空的那个身影,再一次叫了出来:

    “怎么可能?”

    半空中的婵幽冷冷地盯着奚仲,“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就像你的叛变一样。所以——准备为你刚才所说得话付出代价吧!”

    话音刚落,婵幽就化作一道紫光,朝着奚仲冲了过去。

    “看来我们难免一战。”

    神乐千鹤、麻宫雅典娜、赛丽亚,这三个来自两个不同任务世界的少女此刻站在衔烛之龙对面,最中央的神乐眉头微皱,对着衔烛之龙说道。

    “哦。你觉得以你们三人的实力会是本尊的对手?”

    衔烛之龙听到神乐的话后好奇地问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没有办法答应你的要求,既然如此,只能一战了。”神乐望着它平静地说道。

    “有意思,你比刚才那个凡人更令我感兴趣”,衔烛之龙云淡风轻地说道,“尽管你们并不是此方世界的人,但是本尊能够感觉到你们已经同此方世界产生了联系。而那联系的节点就在你的身上!”

    神乐心中一动,烛龙指得是魔剑吗?

    “也罢,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和本尊其实也无多大关系,既然如此……”烛龙说着微微摇头,“就让本尊再和阎王开个玩笑好了!”

    它话音刚落,三人便已经消失在了烛龙的眼前。

    “有趣的凡人。”

    看着三人消失的地方,烛龙眯起眼睛说了一句,它突然抬起头望向空中。那里空无一人。

    “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给本尊滚下来!”

    “放肆!你竟敢这样和我说话?”

    听到衔烛之龙的话,一个声音从那个方向传来。只见一个全身白衣的少女出现在空中,她面如冰霜,正用一双眸子盯着衔烛之龙那庞大的身躯。

    “哼,那又如何?本尊可不受你的节制,本尊最看不起那藏头露尾,偷偷摸摸之人。便是说你又如何?”

    “烛龙,你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

    “怎么样,想打架吗?”衔烛之龙的声音中透露着无尽的寂寞,“若你本人到此,兴许还能和本尊一战。现在不过区区一具分身,也敢在本尊面前嚣张?”

    烛龙丝毫不给这个白衣少女面子,身上顿时出现了一股足以让天地都为之色变的气势。

    “哼,本座还有事情要办,今天的账本座记下了,到时候让你连本带利还给我!”

    “大言不惭,有胆量的话就尽管来试试看好了!”

    这一次白衣少女没有再和烛龙斗嘴,直接消失在了空中。

    在白衣少女消失之后,烛龙也闭上了双眼,整个大荒不周顿时变得一片漆黑。

    “慢慢慢慢——慢!你说、你说前世的恋人,难道莲宝就是静兰?是夏书生的恋人转世?”

    在鬼界当中,刚刚在转轮镜台被鬼卒壬癸救下的三人在听到他的话后不可思议地说道。

    “没错、没错!小姑娘你真聪明,一点就通!”壬癸连连点头,“我啊,就是放不开她,时常去看她,虽然她不做鬼时,也不记得我,正因为上回我见你们救了她,这一次才会帮你们!”

    韩菱纱恍然大悟,随即摇头叹气道,“她肯定很痛苦吧,夏书生也不再认得她了,为什么还要纠缠生生世世?”

    “不,这一世夏元辰那个小子可是认出了她!”

    “什么?”慕容紫英有些意外,“可是我们当时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

    “是的,就在你们打败了狐三之后他还不知道,可是你们似乎忘了一个人。”

    “忘了一个人?”

    韩菱纱和慕容紫英对望一眼,不明白他说得是什么意思。

    反倒是云天河马上叫了出来,“超哥,你说得是超哥!”

    “左傅超?”得云天河提醒,慕容紫英也想了起来,“你是说他给夏公子的那个……”

    “对了,那个锦囊!”

    “不错”,壬癸笑着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那位朋友是怎么知道的,但是他的确是把莲宝的真实身份告诉了夏元辰。”

    “他一定很高兴吧?”云天河好奇地问道。

    壬癸点了点头:“当他拆开锦囊的时候几乎要高兴的疯掉了,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妻子每一世都陪伴在自己身旁,现在他们已经回到即墨了,如果你们还能回去得话想必会见到他们吧。”

    “超哥……”听到这里云天河便一脸忧愁地说道,“也不知道超哥和梦璃怎么样了?还有那几个蜀山的弟子……”

    “对啊,说来奇怪,为什么我们都进来了她们还没有来?如果不是因为等了她们那么久的话,说不定就能听你爹把话说完了……我也能见到大伯了……”

    韩菱纱用抱怨的口吻说道。

    “她们应该也不是故意的……”

    “知道啦,人家只是想抱怨一下而已!”韩菱纱没好气地望向云天河,“不这样说一句我就会憋死了。”

    听到韩菱纱的话后,云天河好奇地问道:“那你会原谅她们吗?”

    韩菱纱已经对他无语了,他到底要在这件事情上纠缠多久啊?

    “如果她们能够现在就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原谅她们!”

    韩菱纱半开玩笑地说道。

    云天河摇了摇头:“那怎么可能……”

    “抱歉,我们不是故意的。”

    他话音未落,就看到神乐千鹤、雅典娜和赛丽亚三个人齐刷刷地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鬼呀——!”

    被突然出现的三人吓了一跳,韩菱纱连忙缩到了云天河身后。

    “什么鬼?”壬癸听到她的话后没好气地说道,“她们和你们一样都是活生生的人,真正的鬼在这里呢!”

    韩菱纱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对不起,搞错了。”

    “你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壬癸有气无力地说道。

    “不错,时不我待,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其他事情待会在说”,慕容紫英说着转向壬癸,“今日的恩情无以为报——”

    “不用不用~小事一桩,有什么可报的!不过嘛,你们要是方便,记得去了阳间多烧些纸钱给我!鬼差的俸禄也太少了,大家都是叫苦连天。”

    壬癸连连摆手说道。

    云天河:“纸钱?那是啥东西?”

    慕容紫英见状便说道,“有机会再说给你听,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等三人坐上船之后,神乐才把之前和衔烛之龙的对话说了一遍。

    “你说什么?它想要知道你们的来历?”慕容紫英皱着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大概那条龙觉得你们和我们不一样?呵呵……”

    又在傻笑,这种理由大概也只有你这个家伙才能想出来。

    韩菱纱看到云天河的模样心道,想到这里她的目光便转向旁的地方观察起来。

    神乐和雅典娜却是对望一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云天河还真没有说错。

    便在此时,却听韩菱纱突然一声惊呼,“你!你把头抬起来,让我看一看好吗?”

    “菱纱?”

    云天河和慕容紫英都是好奇地朝韩菱纱望去,却听她声音颤抖,正对着那个划船人说道。

    “你、你不敢吗?你到底是谁?”

    一阵沉默。

    韩菱纱和划船人都不说话;慕容紫英看出情况不对劲也没有开口;神乐她们早就知道剧情,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这一对亲人相认;至于云天河,他完全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更不会说话了。

    “唉,丫头,你还是这么精灵,真拿你没办法……”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好说得了,韩菱纱认出了这个划船人就是自己的大伯韩北旷,同时知道了韩氏一族短寿的真正原因,而慕容紫英也从韩北旷这里得知了自己父母的消息。(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