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16章 注定孤独一生?

第16章 注定孤独一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ps:感冒还是没好,昨天晚上码字的时候码着码着居然睡着了……

    能够让不列颠传说中的王说出这句话,由此可见这次的圣杯战争带给了他多大的震撼。<<顶>><<点>>小说

    几句话的功夫,四人就已经回到了卫宫宅。

    当看saber和莉安娜一人抱着一个,一人背着一个的情形时,卫宫士郎不由惊呆了。

    从先前saber向他的叙述过程中,他已经得知了圣杯战争的惨烈,但没有想到仅仅只是出去了这么一小会儿,就已经有两个人受伤了,而且伤得都不轻。

    当从远坂凛的口中得到archer已经阵亡的消息时,卫宫士郎更是彻底呆住了。

    “士郎,这就是圣杯战争,如果你还没有觉悟的话,下一个死得很有可能就是你!”

    看到卫宫士郎目瞪口呆的模样,saber没有放过这个教训他的机会,向他厉声说道。

    左傅超做了一个梦,一个古怪的梦。

    他梦到了自己曾经去过的那些任务世界,梦到了他在轮回世界中纵横四方的事情,还梦到了他在来到轮回世界之前一些已经被他丢在记忆深处,几乎都要遗忘的事情。

    等到左傅超清醒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绿色的眸子。

    “莉安娜?”

    “是我。”

    莉安娜低头看向左傅超,当看到左傅超清醒时,双眼闪过一丝不易为人察觉的如释重负。

    “我没昏多久吧?”

    “三十分钟”,莉安娜看着头枕在自己膝盖上的左傅超,皱眉道,“你的状态似乎很不稳定。”

    “是啊”,左傅超坐了起来。“总感觉似乎是梦到了一些让不愉快的事情。”

    他看了看四周,“这还是在土狼家里吧?”

    “不错,我们、saber和远坂凛都留在他的家里,我们两人一间房,远坂凛一个人一间房,saber和他一间房。”

    莉安娜想了想。又说道,“原本远坂凛想要和我住在同一间房,但我没有同意。”

    “噗,哈哈哈哈!”

    听到莉安娜的话左傅超忍不住大笑起来,可怜的远坂凛妹子,超哥敢打赌此刻对方一定在她的房间里咒骂自己。

    “怎么了,难道我做得不对吗?”听到左傅超的笑声后,莉安娜不解地问道,“为了保护对象。选择和目标保持最近的距离,这是军事手册上写得。”

    “你也是这么做得”,左傅超接了一句,他站起身来,“好了,没什么不对的,你做得很好,接下来……”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响起了敲门声。

    “左傅超,你已经醒了吗?我有话要对你说。”

    远坂凛的声音。左傅超示意莉安娜开门,心中开始思考对方这个时候来自己干什么,总之不可能是约炮就对了。

    当看到开门的莉安娜时,远坂凛的心中还是有一种无语的感觉,这个叫做莉安娜的色rvant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之前因为左傅超受伤就把自己给丢到了地上不说,当自己提出想要和她在住在同一间房的时候。居然被她以要保护左傅超的理由给推辞了,就算是像她说得那样想要保护左傅超,可她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不过想到对方是色rvant,远坂凛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和她讲常识比较好。

    当远坂凛坐下之后,马上迫不及待地说道:“左傅超。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说吧”,看到远坂凛那凝重的目光后,左傅超的脸上也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几个月了?”

    “哈?”

    远坂凛的大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完全不明白左傅超是什么意思。

    “一般来说当女主角对男主角说这种话的时候不都是因为女主怀孕了吗?所以我才问你几个月了。”

    听到左傅超的解释之后,远坂凛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就越来越红,到最后干脆连耳根子都一起变得通红:

    “我今年才高中二年级,怎么可能怀孕——不对,关键根本就不在这里,我怎么可能会来对你说那种事情啊!”

    听到远坂凛有些恼羞成怒的话,左傅超淡定地说道,“我知道,可电视里都是这么演得。”

    “不要把电视和现实混为一谈啊!”

    “艺术来源于生活嘛。”

    “你这是哪门子的艺术啊!”

    在吐槽三连发之后,远坂凛终于发现楼已经歪到爪哇国去了,连忙把话题给拉了回来:“不对,我要说得根本不是这个……”

    “什么?难道你想说孩子不是我的?”左傅超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他又惊又怒地说道,“难道你背着我在外面找了别的男人?!”

    “当然没有!”远坂凛矢口否认,说完之后才醒悟过来她根本就不用对左傅超解释。

    “好好给我听人说话啊!不要再沉迷于你的电视剧了!我要说得是有关圣杯战争的事情啊喂!”

    “原来是这件事情啊,那你直接说不就得了,干嘛一开始要吞吞吐吐的,就好像怀了我的孩子一样。”

    如果这是漫画,此刻远坂凛的额头上一定会有青筋出现,而且身旁的注释里还会加上一个“怒”字,可惜这是小说,所以这些都没有了。

    远坂凛强忍住怒气,直接无视了左傅超的话,因为她发现如果继续由着他把话题带开,直到第二天早上她都别想把这件事情给说清楚。

    “你给我好好听着,archer在临死之前利用我和英灵之间的特殊沟通方式把有关ber色rker的一些信息告诉了我……”

    “哦?特殊的沟通方式,那是什么?”超哥一脸好奇地问道。

    远坂凛黑着脸无视了他继续说道:“……和我们战斗的那个色rvant并不是对方一开始召唤的英灵,那个小女孩一开始召唤的色rvant也是ber色rker,它的真实身份是希腊神话中宙斯之子大英雄赫拉克勒斯,也就是俗称的海格力斯。”

    远坂凛一边说一边看向左傅超,见他并没有意外的模样,心中不由微微有些失望,于是便继续说道:“archer告诉我,就是那个和我们战斗的色rvant告诉archer,他仅仅只用了一招就杀死了海格力斯,archer最后的遗言是——”

    远坂凛深吸了一口气,正打算开口。

    “远坂同志,记得替我交这个月的党费?”左傅超试探着问道。

    “当然不是!”

    远坂凛已经对左傅超彻底无语了,真的很难想象这个人就是saber口中取得了第四次圣杯战争胜利的人,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是败在这种人手上,她就觉得一阵无语。

    “他说这次的圣杯战争很不一般,要我们一定小心。”

    “和saber说得一样。”莉安娜插口道。

    “不错!”远坂凛神色一振,“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们,之前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我已经把这件事情告诉saber和卫宫同学了。”

    听完远坂凛的话后,左傅超点了点头,转向莉安娜,“你怎么看?关于这件远坂凛告诉我们社长告诉红a红a告诉远坂凛的事情。”

    莉安娜面无表情地说道:“没有关系,无论对方是谁,只要挡在我们面前,杀了就好。”

    “你们俩不是认真的吧……”

    听到外表如此美丽的一个少女说出这样的话远坂凛多多少少感觉到有些违合,然而左傅超在听到莉安娜的这句话后却是连连点头,“不错不错,我们是来刷分的,不是被来被分刷得,管他是社长还是大力哥,只要敢挡着我刷分,就算是神,我也杀给你看!”

    在远坂凛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左傅超又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不过话说回来,能够一招就秒了有十二试炼的b叔,倒是印证了之前的猜想,不是g社长就是c社长,当然也有可能是港漫社长,干脆下次见面的时候问问好了。”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saber和archer都说了,这次的圣杯战争不同以往,不要以为你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取得了胜利,就可以小看其他色rvant了!

    就现在ber色rker表现出得实力,就算是你的色rvant和saber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更不用说还有其他master和色rvant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左傅超那副把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模样远坂凛就心中就来气,这个人到底有没有重视自己的话啊!

    就在远坂凛正打算想办法引起左傅超的重视时,左傅超却突然开口了,倒是让远坂凛愣了一愣,“你来这里到底想要说什么?”

    “呃……”

    远坂凛想了想,抛出了这次来找左傅超的主要目的,“我希望你能和卫宫同学以及他的色rvant,saber结盟,共同对付其他master和色rvant,卫宫同学和saber那边你不用担心,我已经都安排好了,只要你答应就……”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