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19章 间桐樱的从者

第19章 间桐樱的从者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我叫你姐姐,不对吗?”间桐樱朝她眨眨眼,“虽然我从小被送到了间桐家,但是……一切都是时臣的错,和姐姐又没有有关系,姐姐永远是我的姐姐!”

    “樱!”

    听到这里远坂凛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间桐樱开始抱头痛哭起来,她从来没有想过,姐妹相认这件事情居然会这么容易就实现,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2][3][w][x]}

    “好一出姐妹相认的狗血剧啊!”

    一旁的左傅超却在大煞风景地说着,他习惯性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推了推眼镜,自言自语道:“哼,虽然我不知道在系统的安排下我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到底做了什么,但是间桐樱还是处女这么明显的提示我要是还看不出来那也未免太小看我了吧喂喂!”

    就在这时,莉安娜也把卫宫士郎和saber叫了出来,当看到远坂凛和间桐樱两个妹子在抱头痛哭时,卫宫士郎直接愣住了。

    “原来你们是姐妹啊!”

    等到开始吃早饭的时候,卫宫士郎才恍然大悟。

    “不错”,远坂凛点了点头,一个劲地给间桐樱夹菜。

    “再来一碗”,亚瑟王则是又把一个空碗递给了卫宫士郎,不过回归男性之后吃货这个属性就不萌了。

    “……总感觉圣杯战争已经开始被我玩坏了啊。”看着眼前这貌似和谐又有着违合感的一幕,超哥颇为感觉地说道。

    就在几人吃饭的时候,又有一个人来到了卫宫宅。

    不错,这次就是卫宫士郎的监护人,藤村大河来到了卫宫宅例行蹭饭。

    当看到卫宫士郎的家里突然就多出这么多人的时候她大吃一惊,不过当发现自己拼尽全力也不是莉安娜的对手之后只能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我说啊……虽然你自称是士郎的表哥。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切嗣说起过你呢?”藤村大河一边吃饭一边问道。

    “这种低龄弱化地问题我拒绝回答。”

    “你!”

    藤村大河一拍桌子刚要站起来,一把匕首已经架到了她脖子上,莉安娜冷冷地望着她,“你最好能够保持安静。”

    感觉到莉安娜身上那股如有实质的杀气,藤村大河乖乖坐了下来。

    “很好,接下来我要宣布一件事情。”

    看到这种和谐的一幕。超哥觉得很不错,他咳嗽一声推了推眼睛说道:“关于这次圣杯战争的事情……”

    “超、超哥!”

    听到左傅超居然就当着间桐樱和藤村大河的面说出了圣杯战争这四个字,卫宫士郎一下子就急了。

    “慌什么?!”左傅超斜了他一眼,“这件事迟早要让她知道,这是对你的监护人负责,也是对你自己负责!懂?”

    卫宫士郎苦笑着望向左傅超,对于自己这个“表哥”,他现在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

    从第一次和他见面到现在,他始终就没有看清过他的真正想法。在今天早上和亚瑟王学习剑术的时候他也曾经问过,左傅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亚瑟王当时的回答是这样的:

    “他的思考方式和行为习惯和正常人完全不同,他是一个疯子,也是一个天才,如果让我选择,以个人而言我更愿意他是敌人,因为这有更大的挑战性;以团队而言我更愿意他是战友。因为可以让我拥有更大的胜算。”

    现在卫宫士郎已经知道了saber的真实身份就是不列颠传说中的亚瑟王,既然他都给左傅超给出了这么高的评价。那么他的实力的确是无需置疑的,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他的行事看上去虽然荒诞,但是每每都有自己的目的性。

    “你说得圣杯战争是什么意思?”

    藤村大河在看到左傅超和卫宫士郎的反应之后顿时就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

    “简单来说就是十年之前土狼的切嗣爸爸做过的那件事情,不要用那种无辜的表情望着我,你怎么说也是fatezero的隐藏女主角,你应该知道我说得是什么。”

    听到左傅超的这段话。卫宫士郎愣住了,虽然不太明白他说得那个隐藏女主角,但听他话里的意思,藤姐居然也知道圣杯战争的事情?

    他惊讶地望向藤村大河,果然。在听到左傅超的话后,她脸上初时的惊讶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奈。

    “看来你的确是士郎的表哥,居然连这种事情都知道。”

    很好,这种逻辑,我喜欢。

    藤村大河说着就看向了卫宫士郎,“虽然我不赞同切嗣地做法,但是……”

    她深吸一口气,看向坐在卫宫士郎身旁的亚瑟王,又收回目光望向卫宫士郎,问道:“士郎,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吗?”

    听到藤村大河的话,想到自己知道圣杯战争真相后的那段纠结的心情,以及自己最终做出得决定,他重重点了点头:

    “不错,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既然是你自己的决定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是有一点要记住,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都希望你能够记住,人,才是最重要的,人如果都没有了,再谈什么希望、未来都是空的。”

    “我记住了,藤姐。”

    看藤村大河难得以这种郑重的方式说出了这种长辈对于晚辈才能说出得话,卫宫士郎也点了点头,认真地回答道。

    下一刻,藤村大河又恢复到了平时大大咧咧的模样,“樱,再来一碗!”

    卫宫士郎:“……”

    等到她吃完饭离开之后,向众人挥了挥手说道,“放心吧,士郎,学校那边我会替你请假的,你就安心打仗吧!”

    “还好,她没有说出‘等打完这场仗,你就回老家结婚’这样的话,这种级别的死亡flag,即便是以我的本领恐怕都逆转不了了。”

    藤村大河离开之后,卫宫士郎望向左傅超,“那个……超哥,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办?”

    对于左傅超这个表哥的身份,卫宫士郎倒是越来越习惯了,你看,叫起超哥时就像是他的小弟一样。

    “当然是按照任务的要求先干掉一个色rvant再说。”

    “任务?”

    “任务?”

    卫宫士郎和亚瑟王一起望向左傅超,不明白他说得任务是什么意思。

    如果换作其他挑战者,这种时候肯定不会直接这么说,更大的可能性是他们利用种种布局,设计使得卫宫士郎和亚瑟王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杀死一个色rvant,从而完成这个主线任务二,毕竟这两件事情并不冲突。

    可超哥则不会,他认为那么做有损于他高大光辉的形象——虽然在其他人看来他的形象并没有那么伟光正。

    他转向间桐樱,“小樱,你的色rvant带了吗?”

    “什么,樱也参加了圣杯战争?”

    这一次则换成了卫宫士郎和远坂凛两人齐声问道。

    “你们是白痴吗?”超哥不屑地望着他们,“都说了小凛和小樱是亲姐妹了,而且海带头一看就没有魔术天赋,你以为当初时臣把小樱过继给间桐家是为了什么?”

    “这种事情……为什么你会知道?”

    远坂凛望着左傅超,目光炯炯地问道。

    “你的反应也太迟钝了吧?你没听saber说我参加过上次的圣杯战争吗?”超哥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

    “可是……”

    卫宫士郎还待再问却被左傅超毫不客气地打断了:

    “可是什么啊可是!少废话,一边待着去,小樱,你的色rvant是日der吗?召出来看看。”

    从之前间桐樱对自己的态度上,左傅超就已经估计出了她多半不会拒绝自己的这个要求。

    实际上是这么回事,在听言峰绮礼和亚瑟王说起自己参加过第四次圣杯战争并且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之后,超哥就已经在自己的大脑中进行了一次模拟,模拟的内容就是假设自己以间桐雁夜的色rvant,ber色rker的身份去参加第四次圣杯战争,那样的话自己都会做什么事情。

    超哥很清楚,以他的性格这种事情无论重复多少次,他的选择都不会改变。原因很简单,他从不否定自己。

    既然无论做多少次自己的选择方式都一样那就简单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在第四次圣杯战争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事情,那就当自己玩了一次galgame好了,经过不同分支剧情选择不同的结果就好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采取这种在远坂凛和卫宫士郎看起来对于间桐樱完全不科学的态度。

    果然,在听到左傅超的话后,间桐樱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接着就直接召唤出了她的色rvant。

    和间桐樱一样的紫色长发,俏丽到几乎不逊于在场任何一名女性的面孔,只是双眼却像dnf中的阿修罗一样戴着眼罩,但这也无损于她美丽的形象。

    在她一出现的瞬间,在场的三个master就直观地看到了她的属性,当然,拥有大师级鉴定术的左傅超看到的更多,不过对于日der的属性他原本就知道,所以用不用倒也没有什么区别。(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