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29章 这样才有意思

第29章 这样才有意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言峰绮礼觉得自己和吉尔伽美什才能算得上是一对好基友,至于lancer这个一腔热血,为了正义而战的英灵嘛……该利用的时候利用,该抛弃的时候抛弃就好了。*

    “lancer,你去帮ber色rker打败caster吧,这也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

    想到这里,言峰绮礼的眉头舒展开来,对他说道。

    lancer得到了言峰绮礼的首肯,兴奋地点了点头,提着自己的长枪就朝着卢卡尔和茧墨绘梨花冲了上去。

    “滚开!”

    出人意料的是,茧黑绘梨花并没有动手,反倒是卢卡尔怒喝一声,一记凯撒帝王波朝着lancer打了过去。

    “ber色rker,我是来帮你的!”

    lancer枪法精湛,手上的长枪挽起一个枪花就挡开了凯撒帝王波。他以为ber色rker是误会他要去帮caster所以才向他动手的,毕竟对方是ber色rker,没有理智也不是不能理解,只要把话说清楚就好。

    想到这里他便再度挺枪朝茧墨绘梨花刺去。

    谁知道在lancer说出这句话并向两人奔去之后,卢卡尔甚至不顾茧墨绘梨花朝他射出得一记魔法炮,直接转向lancer,一个超必杀技天国之门直接把他给搬走了:

    “我说过从来不和别人联手!”

    在卢卡尔大叫着把lancer搬走的时候,茧墨绘梨花毫不犹豫地给了他背后一记魔法炮。

    这是卢卡尔在战斗中第一次被结结实实打中。

    lancer站在原地,只觉得无所适从,难道说ber色rker的自尊心已经强到了这种程度,宁可被敌人打伤,也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帮助吗?身为三骑士之一的lancer也能理解他的这种想法。可是他心里却是非常难受。

    “耶,权限狗的愤怒啊!”

    看到这一幕的左傅超在一旁起哄道。

    卫宫士郎不解地问道,“ber色rker不是和我们一伙的吗,怎么超哥你好像看到他被打了之后还很高兴的样子呢?”

    左傅超还没有回答,远坂凛就抢着说道,“不。ber色rker不一定和我们是盟友。”

    “哎?为什么,不是那个监督者说得吗,我们应该集体讨伐caster,我记得远坂你不是还说过他是你的监护人吗?”

    远坂凛心情颇为烦躁地摇了摇头,“和这个没关系,就算他是我的监护人,我也不能相信他说得每句话。”

    说到这里她目光复杂地看向言峰绮礼,片刻之后收回目光低声说道,“虽然言峰绮礼用圣杯战争监察者的身份召集了所有的色rvant。并要求我们来到这里一起讨伐caster,但是有个很重要的问题他一直都没有提到……”

    远坂凛说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那就是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告诉我们,caster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值得我们所有人放下正在进行的圣杯战争去讨伐她。”

    “对啊”,听远坂凛这么一说卫宫士郎也反应过来,他脑子也不笨,马上顺着远坂凛的思路继续思考下去。

    “听远坂的意思。似乎言峰绮礼也不能完全信任,而且在这次讨伐结束之后。这里很有可能爆发第二**战。如果是那样的话,ber色rker还真不是我们的盟友,他和archer在战斗结束之后反倒有可能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没想到超哥居然想得这么远……”

    卫宫士郎用钦佩的目光望着左傅超,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表哥”高深莫测了。

    远坂凛此时倒也改变了对左傅超之前有勇无谋的判断,不过这也不能全怪她,在听说左傅超在上一次圣杯战争中是以ber色rker的身份参战。难免会受到影响。

    因为ber色rker给人的印象就是没有理智,动不动狂性大发,只知道破坏和杀戮。但是在亲眼看到这次圣杯战争的两个ber色rker之后她的这种想法就产生了改观。

    当然,其实她知道的信息还是不全,如果被她看到莉安娜暴走时的样子和社长凶暴的一面恐怕她就不会这么想了。

    不过。总之因为这些原因,在之前听到左傅超的话远坂凛才会对卫宫士郎解释那么多。

    不过话说回来,这些都是她在刚才想到的,至于左傅超,他是不是这么想得她还真不知道。好在卫宫士郎这个好同学马上就主动替她问出了这个问题:

    “超哥,你也是这么想得吗?”

    这一刻,除了提问得卫宫士郎之外,莉安娜、远坂凛、亚瑟王、间桐樱、日der都把目光投向了左傅超,在不知不觉间,左傅超已经成为了他们中的决策者。

    然而这个决策者接下来得举动却让他们大跌眼镜。

    “不,我只是觉得这样才有意思。”

    “什么,你……”远坂凛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左傅超直接朝着莉安娜招呼了一声,“莉安娜,走着,我们也去和他们玩玩!”

    说完这句话,左傅超就直接朝着卢卡尔、茧墨绘梨花和lancer的方向奔去,最让其他人感觉到不能理解的是,他攻击的目标赫然就是之前被社长一记搬运给击退的lancer!

    “他到底在干什么?”

    远坂凛惊讶莫名,这种时候左傅超无论是攻击caster还是ber色rker她都能够为他的行动想到解释,也能够根据他的动作为他们这个联盟接下来行动做出相应的反应。

    可是左傅超偏偏就选择了一个让她看不懂的动作,攻击lancer是什么意思,总不能是因为那天晚上lancer逃跑了所以想趁着这个时候找回场子吧?

    然后就听左傅超大义凛然的对lancer说道:

    “枪兵,上次让你跑了,这次你休想再跑!”

    “有没有搞错,居然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

    此刻远坂凛的心中简直如同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你怎么能用这个理由?

    你怎么敢用这个理由?

    你怎么能居然真的就用这个作为你现在和lancer开战的理由?

    lancer也愣住了,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左傅超在这种时候居然会用这种借口来作为对自己发动的理由。

    不错,在他想来这种理由纯粹就是借口,正常人哪里会在这种情况下用这种理由发动进攻啊!

    然而他却不知道,左傅超还真就是这么想得,没办法,精神病人就是这么任性。

    lancer向自己身后的言峰绮礼望去,想听他怎么说。

    只不过言峰绮礼还没有开口,那只金皮卡已经忍不住了:

    “他要和你打那就打吧!难道还怕他不成?如果你不敢动手的话就闪开,让本王来教训他!”

    吉尔伽美什和lancer的master都是言峰绮礼,但这一点其他人并不知道,还以为这两人的master都没有到场,听到吉尔伽美什对于lancer这可以称得上是无礼的话,都看向lancer,想知道他会怎么应对。

    在看到言峰绮礼并没有具体的表示之后,lancer就已经知道吉尔伽美什的意思就是他自己master的意思了,一咬牙就朝着左傅超冲了过去。

    “好,这才像个男人,来,我们这就战个痛!”

    左傅超加上莉安娜和lancer战成一团,社长则是继续和茧墨绘梨花纠缠,不过此刻因为刚才的攻击茧墨绘梨花已经渐渐占到了上风。

    lancer明显不是左傅超和莉安娜的对手,他也无心和两人战斗,而言峰绮礼也没有让他运用宝具的意思。

    看到这种情况,左傅超只觉得索然无味,他也不打算赶尽杀绝,于是就又一次改变了目标。

    “社长我来帮你了!”

    在其他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超哥大喝一声就丢下lancer,朝着茧黑绘梨花的方向奔去,“权限狗给我受死!”

    莉安娜自然是夫唱妇随,看到超哥改变了目标马上也跟着他向茧墨绘梨花奔去,只留下lancer独自站在风中,做一个安静而忧郁的美男子。

    lancer站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左傅超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难道没有看到ber色rker是没有理智的吗,刚才自己想去帮他都被他那样对待,他怎么还要去帮他?

    还有他的色rvant也是的,你的master这么任性,你也就跟着一起胡闹吗?你到底还想不想实现愿望了?

    “我不用你帮!”

    果不其然,在看到左傅超和莉安娜撇下lancer朝自己这个方向跑过来打算帮自己对付茧墨绘梨花的时候,社长立即大喝一声,随手打出两道烈风波分别朝着左傅超和莉安娜袭来。(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