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42章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第42章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圣杯是构筑于柳洞寺所在円藏山地下的大规模魔法阵。此阵有着从冬木市的灵脉中汲取仪式必要的魔力,并且存储它的职责。”

    “那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卫宫士郎指着伊利亚问道。

    在伊利亚脱掉衣服的时候,卫宫士郎的目光就仿佛是被磁石一般紧紧吸引住了,然而想象中的限级制画面并没有出现,他甚至连伊利亚的那一瞬间都没有看到。

    然而,接下来伊利亚的变化就让他的心猛得一跳。

    “因为,她就是小圣杯啊!”只听间桐脏砚幽幽说道。

    根源,是所有魔术师的目的地,它被认为是存在于世界外侧的万物开始与终结,它记录这世上的一切,同时也作成这世上的一切的神之座。

    整个型月世界的世界观,其实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一个根源,两大抑制力,五位魔法使,死徒二十七祖。

    超哥现在所在的菲特今晚留下来世界是整个型月的一部分,自然也要遵循这个世界观。

    根源在冬木市的圣杯战争中把死去的六名色rvant的灵魂注入小圣杯,利用他们回归位于世界外侧的英灵之座的力量将世界穿孔,并以大圣杯中积累的庞大魔力来固定这个孔,从而制造出前往世界之外的门。

    这就是圣杯战争的真正目的,从系统层面来看,被“圣杯是愿望机”这种鱼饵钓过来的master们只不过是色rvant所需的凭依,在色rvant召唤阶段过去后他们就没有用了。

    可惜他们偏偏还不知道,或者是说即便知道要抵挡不住“能够实现任何愿望”这个诱惑。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伊利亚就直接消失在他们的面前,于此同时。传说中的圣杯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这……这就是圣杯……”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是小圣杯?!”

    卫宫士郎愤怒地提起了间桐慎二的领子朝着他怒吼道。

    “冷静,士郎。”一旁的亚瑟王制止了他。

    “抱歉,慎二……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

    当看到这个少女眼睁睁在自己面前消失的时候,不知为何,他的心中蓦然涌上了一股悲痛的感觉。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啊?那么。究竟你们是谁获得了胜利呢,是你吗,少年?”

    就在卫宫士郎悲痛莫名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他惊讶地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少女出现在他的面前,正巧笑嫣然地对他招手,而少女的模样,恰好就是刚刚才消失的伊利亚。

    “你怎么……”

    “冷静点士郎,那不过是圣杯幻化成了她的模样而已。”

    一旁的亚瑟王看到卫宫士郎的情绪有些不对连忙说道。

    “真可惜呢。虽然我能够实现任何愿望,但只有一个人才能获得这个机会!到底要由谁来许愿,你们想清楚了吗?放心吧,无论任何愿望我都能够实现!”

    “无论任何愿望?”左傅超向前迈出一步,开口问道。

    由圣杯幻化的伊利亚看了左傅超一眼,“是由这个大哥哥来许愿吗?你们难道真的愿意把这个机会让给他吗?”

    似乎是笃定其他人不会把这个机会让给左傅超一般,圣杯淡定地转向其他人,开口问道。

    左傅超很清楚。自从第三次圣杯战争之后,圣杯就发生了决定性的变质。。

    这件事情影响极大。虽然圣杯实现愿望这个功能没有改变,但是实现愿望的方式从此之后就开始向着恶的方向去解释,圣杯会在许愿者许下愿望之后有意识的引诱他们。

    这一点和化物语当中神原骏河祈愿的猿猴之手类似,虽然能够实现愿望,但是方式绝不是许愿者所希望的。更有甚者,就连许愿者也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圣杯所引诱,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心甘情愿成为圣杯或者说是的奴隶。

    不过此刻他并没有点破,而是转过头来望向身后的众人,“喂,这货在问你们呢!是不是要把许愿的机会让给我?”

    间桐樱第一个后退一步,“我听左傅超大哥的。”

    她身后的日der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虽然摇了摇头,但也后退一步,依旧站在她的身后。

    接着是远坂凛,她苦涩地笑了笑:“我早就失败了。”

    “这是求人的态度吗?”看到左傅超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巴泽特被他给气得笑了出来,“算了,谁让我欠你一个人情呢。”

    她说着摇了摇头也后退一步。

    至于间桐脏砚和间桐慎二明显是过来打酱油的,连圣杯战争都没有参加的他们连许愿资格都没有。

    看到只剩下了卫宫士郎和saber没有表态,圣杯不再像之前那样淡定,有些失望,但依旧问道:“看来你们也想许愿?那可不行哦,我只能接受一个愿望哦,呵呵。”

    “呵呵你妹啊呵呵”,还没有等她继续开口,左傅超就对着她吼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表面上是在说‘呵呵’,其实心里想得是‘我去尼玛勒戈壁’!”

    听到左傅超的这句话,伊利亚的笑容直接僵住了,半响之后她才摇了摇头,说道,“没有那种事情啦……”

    “闭嘴!你胸太小不要说话!”

    然而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左傅超给打断了。

    左傅超转向卫宫士郎和亚瑟王,大大咧咧地说道,“土狼,呆毛王,怎么着,你们打算要向这个破杯子许愿吗?”

    “破杯子……”

    听到左傅超对圣杯的称呼之后其他人已经无语了,巴泽特甚至已经有些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把圣杯让给这样一个人。

    不过既然话都已经说了,她也不再多想,静观其变。

    “那个……”卫宫士郎正打算把自己想要让saber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告诉左傅超,却听左傅超又说道:

    “土狼,听超哥一句劝,这个破杯子没用,无论你有什么愿望,超哥我来帮你实现。虽然说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但既然你叫我一声超哥,如果我连小弟都罩不住,那可有愧于我左傲天的名号啊!”

    “你什么时候又改名叫左傲天了……”

    远坂凛在听到他这句话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而在听到左傅超的话之后,卫宫士郎却是一阵恍惚。

    和左傅超相处时发生得一切依旧历历在目,从最开始的查水表,到威胁自己带着他一起去学校,再到莫名其妙就成为了这个人的表弟,最后到召唤出saber,加入到争夺圣杯的战争当中。

    似乎自己在不知不觉就真的把眼前这个男人当成表哥了呢,卫宫士郎自嘲地笑了笑。

    我在想什么呢,他也不过是个人类,也许他在多年之后会成为拯救人类的大英雄吧?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以英灵的身份参加上一次圣杯战争呢?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点似乎不难吧,总感觉搞不好自己也有可能做到啊……

    所以,自己怎么可能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就放弃了自己的愿望呢?

    无论什么愿望都能够替自己实现?

    哼,开什么玩笑,如果你真的有那么神通广大的话,还参加圣杯战争干什么?

    “没问题,超哥我相信你”,卫宫士郎诚恳地望着左傅超说道,随即转向身旁的亚瑟王,“saber,我相信超哥有办法能帮助到我们的。”

    卫宫士郎,你真是一个口嫌体正直的人啊!

    说出这句话之后,卫宫士郎就在心中狠狠责备起自己来。

    “不可能!他在骗你,他不可能实现你的愿望,说出你的愿望,无论什么愿望我都可以替你实现!”

    当看到最后一对master和色rvant也退出竞争之后,伊利亚终于失态了,她大声朝着卫宫士郎说道。

    “啧啧,这就已经忍不住了吗?你这个小婊砸”,左傅超双手抱臂站在原地,虚着眼看向她说道,“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精神病人!”

    你有立场说别人吗?

    远坂凛默默的在心中吐槽了一句,不过她也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传说的圣杯怎么会表现成这样?

    不过没关系,她相信这个男人很快就会揭示出答案。

    “你们呢?还有你们!你们都没有愿望了吗?快点说出你们的愿望吧,无论任何愿望我都可以替你们实现,是想要无穷的财富,还是世界之巅的权势,亦或是长生不老的躯体,说出来吧,我马上就可以替你们实现!”

    伊利亚疯狂的向众人大声叫道,这一次她的目标中甚至包括了原本没有资格许愿的远坂凛和间桐家族的一老一少。

    当听到长生不老的时候,间桐脏砚的眼珠转了转,不过在望向左傅超的背影时最终还是咽下了想说得话。

    左傅超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我说你就这么心急吗?没看到大家已经都选出我了吗?这是民主集中投票制,公平公正,童叟无欺啊!还是说……”(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