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24章 野战第二日

第24章 野战第二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ps:感谢书友“魔神龙神”的打赏,你的支持就是我前进的动力~!

    今天开始出差,今后三天的章节均已经设定为作者后台自动更新,有事请大家在群内或是书评区留言:)

    “我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听到阳介这句话后,左傅超下意识的就回答道。

    “哦,怎么说?”阳介一下子就来了兴趣,其他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左傅超的身上。

    看到这种情况,左傅超才想起来这里是任务世界而不是地球,在这里即便他说上一句“元芳你怎么看”大家也不会有太大反应的。

    左傅超想了想,便开口说道:“我的情况和阳介差不多,只记得我们好像是聊着聊着就睡着了,等到第二天起来得时候,就听到别人说你自挂东南枝了。”

    “我才不是自己把自己挂上去得!”阳介朝他大吼道。

    看到这种情况,雪子小声对身旁的千枝说道,“这种时候也就只有队长才敢调侃花村了。”

    “是啊是啊。”千枝心中也有同感。

    两人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左傅超说出了一句让她们胆战心惊的话:“不过昨天晚上我好像做了一个怪梦。”

    他说着就朝千枝和雪子看去。

    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两个少女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尴尬。

    毒岛冴子的目光也是迅速朝她们移去。

    她是在今天早上确认灰原哀身体无恙之后赶过来得,让她意外的是,她并没有听其他人说起左傅超和花村阳介搞基以及里中千枝和天城雪子百合的事情。

    相反,尽管其他人说得都很小声,但她依旧凭借着过人的听力得知了他们谈话的内容:

    “你听说了吗?今天早上花村被人挂了路灯啊!”

    “挂路灯,什么意思?”

    “就是被人挂在树上了!”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怎么大家都不知道?”

    “不是不知道。是不能说,不能说懂吗?就连花村自己也说了他没有事情,不希望把这件事情传开。你想想看,要是这件事情被诸冈那个家伙知道了会怎么样?”

    “我明白了!如果被老师们知道有这么严重的事情发生,下午的自由活动肯定会被取消,毕竟最近我们镇上发生了不少案件……不过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如果连这点时间都没有的确很可惜……那花村呢,他不要紧吗?”

    “他坚持不让我们告诉其他人,大家也就顺水推舟了。”

    毒岛冴子听完后觉得很奇怪,今天早上时崎狂三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昨晚再回去那一趟虽然并没有再折腾左傅超和花村阳介,但却好好“处理”了一下里中千枝和天城雪子。

    她所谓的“处理”用小脑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更何况她可没有说要把花村阳介挂到树上,比起这种方式来,肯定还是制作出一种两人在搞基的样子更符合她的习惯。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有些出乎人的意料。

    此刻听到左傅超这么说。她马上就来了兴趣。

    “我梦到了千枝和雪子被阴影给抓走了,我和阴影战斗,想要把她们给救回来……”

    听到左傅超的第一句话时,所有人的目光就齐刷刷地望向了千枝和雪子,居然毫不避讳的承认梦到了两个女生啊。

    这一瞬间,千枝和雪子就真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如芒在背,再加上两人直至现在还不明白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出齐一致的没有解释。

    这样一来就更增添了其他人的疑虑。一般来说应该不是这种反应吧?难不成还真像左傅超说得那样有蹊跷不成?

    “然后呢?”想到左傅超说千枝和雪子这两个妹子他都喜欢的事情,阳介连忙问道。顿时连自己的遭遇都忘记了。

    “然后?”只见左傅超望着千枝和雪子,用一种遗憾的口吻说道,“然后我救出了她们,可不知道为什么,等到我今天早上起来得时候却发现她们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噗!”

    听到左傅超的话后,巽完二忍不住直接笑了出来:

    “哈哈。前辈你也太搞笑了,那只不过是个梦啊,总不能你醒来时两位前辈都睡在你身旁吧哈哈哈……啊——!”

    在狠狠给了巽完二一个暗肘,看着他双手捂着肚子痛苦的弯下腰去,千枝这才勉强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是啊队长。那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不过我相信如果我真的被捉走得话,你一定会奋不顾身来救我的。”

    一旁的雪子连连点头,“我也相信。”

    “可是……那个梦很逼真……”左傅超仰起头,一脸怀念的模样,“在那之后大家在一起的时光真的很快乐啊!”

    你到底是想到了什么才会这么怀念啊!千枝和雪子听到这里果断同时下定决心,绝不能让左傅超再继续说下去了!

    想到做到一向是千枝的优良品质,只听她马上说道,“我们先不说这个,关于花村被挂到树上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会不会……和深夜电视有关?”

    一提起深夜电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了它上,至上从表面上看来是这样。

    “说起来,在电视里死亡的人都会被倒吊在这个世界里,花村你应该不会……”

    看到这种情况雪子果断决定要在火上再加一把油。

    “喂,天城,这种事情不要乱说啊!”

    果不其然,一听到雪子这么说,阳介马上就急了。

    雪子真是太机智了。

    看到这一幕的左傅超在心中想到,不愧是我的后宫。

    “这个。”

    便在这时,莉安娜突然把一件物品递给左傅超。

    “什么?”

    左傅超有些意外地接了过来扫了一眼。

    “那棵树上找到的。”

    即便被封住了记忆,莉安娜简洁的说话风格还是没有变。

    很好,莉安娜,你也足够机智。后宫智商集体上线啊。

    莉安娜递给左傅超的是一块树皮,上面清晰地写着七个大字:“周伯符到此一游。”

    左傅超向毒岛冴子望去,却见她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不过很快就被她隐藏起来同时微不可察地向左傅超点了点头。大概意思是不要把和周伯符有关的事情告诉其他人,不管是不是反正超哥就决定这么理解了。

    “这是什么意思?”

    从左傅超的手中接过那块树皮,阳介仔细端详了一番。“周伯符,听起来似乎像是一个人的名字,到此一游……该死,这件事情难道是这个名叫周伯符的人干得?”

    “难道是周伯符他们去而复返又干了这件事情?”

    毒岛冴子这时也忍不住像阳介一样想到。

    然而这件事情还真不是周伯符干得、

    真正干了这件事情的人此刻一脸淡定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和深夜电视无关。”

    “为什么?”巽完二问道。

    左傅超看了他一眼,“因为阳介没有被倒吊。”

    阳介、千枝、雪子:“……”

    巽完二却是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前辈你真是太机智了!”

    阳介、千枝、雪子:“……”

    在确定了这件事情和深夜电视无关之后——尽管个别人还是不能释怀,但总体而言气氛还是变得轻松起来。

    于是众人就说起了阳介曾经的暗恋对象小西早纪的弟弟,身为一年级生的小西尚纪被排斥的事情。

    “那个家伙啊?你们等等!”

    听众人问到和小西尚纪同级的完二时。他点了点头,直接就离开了。

    仅仅不到五分钟,他就提着小西尚纪来到了众人面前:

    “这个家伙被我叫来了,有什么话你们就问吧?”

    你这也太直接了吧喂!

    即便是毒岛冴子,对于巽完二的这种做法也是无语了,这货简直就是个直球啊,哪会有人像你这样直接啊!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小西尚纪一脸不爽地说道。

    “那个……小西同学”,千枝尝试着用一种委婉地说法表达出众人的意思。不料左傅超先声夺人,一鸣惊人:

    “听说你被班上的其他人给孤立了?”

    这个家伙的发型倒是和姐姐一脉相承。左傅超问完之后在心中想道。

    收回刚才的话,这个比那个更是个直球啊!

    除了巽完二和莉安娜以外的其他人用惊讶的目光望着左傅超,已经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了。

    然而左傅超这种方式却得到了奇效。

    “虽然很直接,但是这种直接的方式倒是出人意料的不让人讨厌啊……”

    让其他人吃惊的是,小西尚纪居然露出了笑容。

    既然如此,接下来得事情也就是顺理成章了。

    经过左傅超和小西尚纪的沟通众人得知。原来因为小西尚纪的姐姐过世,所以其他人都用一种看待弱者的怜悯目光对待他,这使他分外不适应。平时走在路上也能听到街坊邻居的议论声,这孩子真可怜,这孩子真可怜之类的话。

    其实他更想其他人以正常的方式对待他。然而却总是遭遇到相反的对待,平时在班里他想搞卫生都会有人抢着干。

    理由则是“小西你这么可怜……”

    于是小西尚纪就崩溃了,他开始故意不合群,故意胡搞瞎搞,然而即便如此,大家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每当他露出灿烂的笑脸时,大家却觉得这是不应该的,他就应该一脸悲戚,永远活在悲伤之中,否则就是忘记了姐姐。(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