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38章 BOSS快跑,超哥来了!

第38章 BOSS快跑,超哥来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ps:感谢书友“魔神龙神”的打赏,你的支持就是我前进的动力~!

    说我因为心肌梗塞笑死的宫未央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莉安娜在隐匿方面的表现一向很强,这一点从超哥刚刚把她带出拳皇任务世界的时候就知道。∷

    毕竟她师承哈迪伦将军,主要精通的就是哈迪伦暗杀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也往往是由拉尔夫负责正面强攻,她则隐藏在暗处,等到时机成熟时突然出现,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严格意义上来讲,莉安娜原本就更像是一个刺客而不是格斗家,在fate世界中她能够成为ber色rker也是因为大蛇之血的原因——虽然在那个世界中她基本上没怎么用。

    毕竟超哥强的连自己都怕,她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出手。

    然而超哥万万没有想到,当失去了记忆的莉安娜完全把她自己隐藏起来的时候,就连他都没有发现。

    要知道超哥昨天可是一点都没有小瞧其他挑战者的意思,虽然他的表现自始至终看上去就是一个热血少年,然而他的警惕心就没有落下去过。

    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发现一直在暗中跟着他的毒岛冴子,也能够及时判断出她们把久慈川理世给带到了七里海岸。

    然而他的的确确是没有发现莉安娜。

    此刻莉安娜能对他说出昨天他们在天台聚会的事情,超哥顿时就明白了一切。

    “你想说什么?”

    其实这才是超哥最感兴趣的。

    一个不记得自己的莉安娜在发现这些之后并且把他拉到天台上来,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你是主角吗?”

    “哈?”

    超哥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是主角吗?她们是这样称呼你的。”

    莉安娜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原来如北。

    这么一说超哥就马上明白了,估计莉安娜在全程跟踪之后正好听到了灰原哀她们讨论自己的事情。

    “原来如北”,说出了自己内心想说得话后,超哥望向莉安娜。“你为什么要来找我,直接去问她们不好吗?”

    不得不说超哥很有作死精神,如果换成是其他人的话遇到莉安娜肯找自己绝对已经是乐得屁颠屁颠的了,哪里还会问这个问题?

    然而超哥就是超哥,当他问出这个问题后,莉安娜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你不会骗我。”

    “太给力了。你完美解答了我的疑惑!”

    看到了吗?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啊!虽然超哥自己都不知道莉安娜这份对他的信任是从哪里来得……

    “不错,我就是主角!”

    “挑战者是什么意思?”

    莉安娜又抛出了第二个问题。

    “这个问题就说来话长了,你确定要听?”

    “说。”

    “说是没问题,不过我今天还有其他事情,不如我们另外找个时间,坐下来泡一壶茶吃两个包子再慢慢谈怎么样?”

    听到左傅超的话后,莉安娜想了想,最终点头说道:

    “可以。”

    “那就这么定了,等时间定好我们再约。886!”

    随即超哥便离开了天台。

    等左傅超离开不久之后,莉安娜盯着天台的那扇铁门数十秒,最终也转身离开。

    “呼……吓死我了,刚才还以为被她发现了!”

    莉安娜离开一段时间之后,从铁门背后鬼鬼祟祟冒出来四个人,为首那个正是千枝。

    “都怪你阳介!说什么要跟踪傅超君,搞得我们像是做贼一样!”

    “怎么又怪我?当初里中你不也是同意了吗?”

    阳介一听就不干了,凭什么每次都怪到我头上啊!我又不是天生给你们背黑锅的。

    “少废话。那还不是因为你!明明他和莉安娜同学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你非要说他已经完成了什么‘攻陷莉安娜’的不可能任务。我只是因为好奇所以才勉强答应的,雪子你说是不是?”

    “是的。”

    “怎么连天城你也这样说?”阳介已经无语了,他看向身后的巽完二,“你这个家伙倒是说句话啊!”

    然而巽完二却是一脸愉♂悦的模样,他的胸膛贴着阳介的脊背,“这……这就是前辈你说过的双贴计划吧?”

    阳介:“……”

    千枝:“……”

    雪子:“……”

    三人面面相觑。最终同时开口叫道:“给我死远一点,你这个变态!”

    就在特别搜查队的成员正在为他们的队长到底和莉安娜有没有特殊关系而开始撕逼大战的时候,超哥也已经到了足立透约定的“老地方”。

    所谓老地方就是朱尼斯,之前左傅超在白天的时候经常能看到足立透待在这里,也是在这里他和足立透聊过好几次。把和他的社群【小丑】给提升到了当前无法再提升的阶段。

    所以超哥相信以足立透的智商应该很清楚老地方就是朱尼斯。

    “哟,卷毛你来得很早嘛!”

    当看到足立透已经和往常一样站在原地的时候,超哥很开心的和他打了个招呼。

    他是轻松了,但足立透就不一样了,他看着左傅超心中有种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的感觉。

    “左傅超。”

    到最后他只是叫出了超哥的名字。

    “喂喂,别这样,你这样子感觉反倒是我像最终波ss而不是你了。”

    看到足立透那欲言又止的模样,超哥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现在这个模样才是你的真面目?”

    足立透皱着眉头看向超哥。

    “可以这么说”,超哥“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然而这重要吗?如果你想看得话,我也可以变回那个你印象中的‘左傅超’,比如像这样。”

    超哥话音刚落。马上收起笑容,回复到了平时那种淡定自若的表情,同时冷静沉稳地开口说道:“卷毛,我们先找个地方要点吃得东西坐下聊聊吧。”

    “……”

    足立透看着瞬间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左傅超,心中不由升起一种荒谬绝伦的感觉,难道真像他所说得那样。他才是最终波ss,幕后黑手?

    当然不可能!

    那个外表脱线的足立透也不过是自己拿出来向众人展示的假象而已,有人格面具的可不是只有你一个而已!

    想到这里,足立透也就恢复了平时那副马大哈的模样,笑嘻嘻地跟上了左傅超,“好啊!”

    然而当两人都落座之后,超哥第一句话就让他不淡定了:

    “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what-a-**ing-day!

    足立透差点就把这句话给喊了出来。

    “你在说什么?”

    “足立透,你是个聪明人,我可以用‘聪明’的方式和你说话。像这些人就不可以。”

    超哥指了指在朱尼斯闲逛的那些人说道。

    足立透这下是真糊涂了,“‘聪明’?”

    “不错!”超哥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端起桌上的碳酸饮料呷了一口,“听说可乐会杀精。”

    “……”

    迷之沉默。

    “因为工作失误才被贬到了八十稻羽这种小地方,对你来说这完全不是你想要得生活吧?

    没有大城市的繁华,没有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醉生梦死。载歌载舞,于是你的内心就开始渐渐变得空虚起来。直到某一天你突然发现自己有了一种神奇的‘能力’,于是你的**就被彻底激发出来。”

    超哥的食指轻轻扣动着桌面,在足立透那不知道应该怎么用语言形容的表情中缓缓说道:

    “当你打算强推山野真由美和小西早纪的时候,本以为会屈服你淫威的她们却开始了激烈的反抗,于是你不小心就把山野真由美给丢进了电视。

    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更是驾轻就熟了,所以小西早纪也就遭到了你的毒手。我说得没错吧?”

    听超哥说到这里,足立透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平时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继续说。”他淡淡地说道。

    “没问题,有求必应”,超哥微微一笑,“在这两个人之后。你本来是打算要把这项工作继续下去得,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你改变了想法。”

    “生田目太郎。”

    足立透自己开口了。

    “没错,就是他!”左傅超摇着头叹气道,“这个家伙被你耍得团团转,接了他报警电话的人是你,而肯真正相信电视机里的世界的人也只有你。你仅仅只是通过一点小小的语言技巧,就诱导着他开始了所谓的‘救赎’行动。”

    “哈哈哈,不错,你说得不错!”到这里的时候足立透仿佛是终于释放出了内心的**,他拍着桌子大笑不已:

    “那个家伙还真的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了!

    一次又一次把那些人送进了电视机,还以为自己是在救他们,他却完全不知道正是自己这种愚蠢的行为才是导致他们死亡的直接原因!

    不过现在想想,真正救出那些人的应该就是你……以及你的伙伴吧?”

    “显而易见的事情”,超哥耸耸望,一摊双手说道,“昨天被你们抓走得那个死宅怎么样了?”

    听到超哥问起这个,足立透叹了一口气,“还在被关押着,但是堂岛先生似乎已经发出了他不是凶手。”

    “毕竟是我舅舅嘛!能看出这一点并不奇怪。”

    “我可没有看出来你有多么尊敬他。”

    “彼此彼此,呵呵。”

    两人同时笑了出来。

    “那么……你今天把我叫到这里,又说出这一切事情,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呢?”

    足立透笑着笑着就停了下来,语气也渐渐变得森冷起来:

    “莫非是想报警抓我?抑或是要让你的舅舅逮捕我?告诉他们是我在幕后操纵了一切,那些死去得人都是被她们自己的影子给杀死的?你以为他们会相信这种理由吗?”

    “不不不”,听到足立透的话后超哥连连摇头。“我早就说过了,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站在……我……这边?”

    足立透又重复了一次超哥的话。

    “不错,我是站在你这边的!”超哥同样重复了一遍。

    “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里的足立透再度大笑起来,他笑得甚至连眼泪都流了下来。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刚才可是把我描述成了一个杀人犯啊!杀人犯你知道吗?你居然说要和一个杀人犯站在一边,哈哈哈哈哈……”

    笑个屁啊笑!

    超哥没好气地望着他在心中想到,怎么反派都是这么一副鸟样。难道说他们都觉得这种目中无人哈哈大笑的样子很酷炫吗?

    再说了游戏中本来就有共犯结局,只不过在前几次攻略的时候超哥并没有尝试过,当时被封住了记忆的超哥每个周目都打通了真.结局,把伊邪那美做掉,抱得美人归。

    当然了,最后那句话才是主要目的,他今天也正是因为这而来得。

    “别笑了!笑笑笑,你还没完没了了,爽快点。到底干不干?”

    说完之后超哥忽然感觉到这句话好像有些不对劲。

    然而足立透并没有发现,听到超哥的话之后,他停止笑容看向超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哼,竖起耳朵听清楚吧,渣渣。”

    随即超哥就开始了他的即兴演讲。

    静静地听着他说完之后,足立透神色不定地看了他半晌,说出了一句话。

    “哥哥你回来啦!”

    当超哥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堂岛辽太郎依旧不在家,估计还在和那个尾行男较劲。想要再次确定这一系列事件的凶手并不是他。

    “嗯”,超哥摸了摸菜菜子的头,“回来了。”

    “那个大姐姐说今天晚上要下雨呢!”菜菜子很享受被超哥抚摸的感觉,高兴地说道。

    左傅超知道她说得就是天气预报的播报员。

    在这个任务世界中,天气预报是百分之百的准确,从来就没有一次误报过。毕竟是剧情需要。

    这要在现实生活中,气象台的员工估计都可以升职了。

    “嗯,要下雨啊……”

    他点了点头,随即看向窗外,今天晚上。对许多人来说注定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嗨!大家好,还记得我是谁吗?对!我就是为夏娜配音的演员小理世!今天呐,我将给大家带来一场无与伦比的演出,让大家看看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速度与激情!”

    午夜十二点,当久慈川理世的身影出现在电视,嗯,确切地说,应该是深夜电视上时,超哥翘着二郎腿,端着一杯水早早准备好了坐在沙发上。

    他兴致勃勃地看着久慈川理世大秀身材,特别是有意地突出胸部和臀部。

    “如果在我来那个时候的天朝,这部分内容早就被剪了吧?毕竟连大头娘娘都没有放过……”

    超哥随意吐槽了一句话,就接着看久慈川理世如同当年巽完二一般上演了一段小剧场,身穿泳装的久慈川理世的表演还算是不错,然而……超哥早就看穿了一切。

    什么,你问为什么?

    因为久慈川理世在之前的周目已经被他推过了啊,她的身材超哥可是清清楚楚的。

    哼,这个任务世界上只要是超哥看上的妹子,就没有一个能够逃出他的手心。

    不得不说,虽然现在的超哥已经恢复了记忆,但是和没有恢复记忆时相比,那个时候的他反倒更像是一个推土机,真正应了那句“只要是妹子我就推给你看”。

    而且每次剧情结束之后还没有被,这也只能用主角光环来形容了。

    抛撒了节操之后反倒开始有选择性的推妹,这究竟是时代的悲哀还是荣幸呢?

    深夜电视的内容刚一放完,超哥的电话就响了。

    是阳介。

    “喂喂!番长,你、你看到了吗?刚、刚刚才的真是小理世吗?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啊!”

    阳介语无伦次,看来是受了很大刺激。

    “嗯。我已经录下了,准备以后慢慢欣赏。”

    超哥开始抛撒节操。

    “干得漂亮!”阳介夸了一句之后才感觉不妥,“不对!我是想说,犯人不是已经被抓住了吗,为什么久慈川还会出现在深夜电视上啊!按照我们的推理,出现这种像是剧场一样的画面。不就代表她已经被抓到电视里去了吗?”

    “然而你却看到了令人赏心悦目的画面。”

    超哥继续抛撒节操。

    “咳咳,傅超你还真是……总之先这样吧,今天太迟了,明天我们就去确定一下久慈川是不是真的失踪了,如果是的话就和往常一样准备去电视机里救她吧!”

    “嗯,英雄救美的时候到了。”

    超哥还是在抛撒节操。

    刚刚挂掉阳介的电话,超哥的电话就又响了起来。

    这次是千枝。

    “傅超,刚才给你打电话一直都打不通,怎么回事?”

    “在和阳介通话。”

    “原来如此!我就知道是那个讨厌的家伙!”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阳介真是悲剧。

    在和千枝讨论了类似的话题之后,超哥挂断了电话。

    然而手机又响了。

    是雪子。

    “嘿,还真是够忙的。”

    “傅超君,刚才……你是在和千枝打电话吗?”

    雪子不愧冰雪聪明,马上就看穿了事情的本质。

    “不,是阳介。”

    对不起了阳介,为了我的后宫和谐,这个锅得你来背。当然,我估计你也不会介意的。

    “原来是他啊……”

    当听到超哥的话后。雪子长长舒了一口气,接下来就做出了和阳介、千枝大同小异的谈话。

    这一次挂断电话,超哥又等了几分钟,果然,巽完二很快打了过来。

    等挂断他的电话之后,超哥拿起手机。分别给三个人发送了一条相同的短信:

    “演出开始了。”

    第二天。

    “到底是怎么回事?!犯人不是已经被我们抓住了吗?为什么深夜电视上又会出现她?”

    午休时的天台,特别搜查队的成员正在激烈的讨论着。

    “明摆着的,那个被抓住的‘犯人’真的如同是他自己所说得那样,只是一个尾行狂,想要偷拍小理世而已。”

    听到千枝的话后。阳介叹了口气向她解释道。

    “可恶……原本还以为结束了……”

    千枝有些不甘地捏紧了拳头。

    就在这时她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两下,转过头来就看到超哥微笑着对她说道,“没关系,一切有我。”

    得到超哥的鼓励,千枝顿时就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嗯!只要有你在的话,总感觉什么都不怕!”

    这话我爱听!

    “好,就让我们在番长,哦不,是队长的带领下前去冒险吧!”

    被千枝瞪了一眼之后,巽完二果断改变了称呼。

    等到一行人离开之后,毒岛冴子的身影出现在了天台。

    “怎么回事,难道久慈川理世真的被抓到电视里了吗?”

    毒岛冴子昨晚并没有看深夜电视,她们四人分工明确,她以同学的身份待在左傅超一行人身旁,就近监视外带着看情况能不能从左傅超身旁拐走那两个妹子。

    当然现在看来这个目标是不可能实现了,特别是户外教学之后,千枝和雪子对于左傅超的态度改变越来越明显,她们两人和左傅超本人都没有意识到,她们自己正在逐步被左傅超在无意中攻略。

    逢坂大河负责去和久慈川理世打好关系,顺带也有保护她的意思。

    不过直到现在那边都没有传来消息,按理说久慈川理世不应该有事才对啊!可为什么听他们刚才的议论,久慈川理世似乎是已经被抓到了电视里了呢?这不合乎逻辑啊!

    “毒岛同学,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天台口传来。

    毒岛冴子惊讶地抬起头来,就看到特别搜查队的众人又回到了天台,以左傅超为首的一行人正在戒备地望着她。

    糟糕,刚才思考问题时过于专注,居然没有发现他们去而复返了。

    “你……刚才是不是偷听我们的话。”

    说话的人是千枝,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了平时对待毒岛冴子的热情,目光中却是多了不少冷意。

    “该死,居然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把人给抢劫走!那个叫做生太目的家伙,老娘不会放过你!”

    逢坂大河挥舞着手中的木刀,在室内大喊大叫地说道,全然没有一点淑女的形象。

    “是生田目”,她身旁的时崎狂三淡淡地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