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另类进化 > 第54章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第54章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程灵素原本的确是打算像佟冬说得那样只检查出来症状就走,然而当她开始检查的时候,却越看越是惊心。

    原来他们每人的伤势都各不相同,而且伤法甚为奇特。

    她原本以为之前那个双手被割,左手接在右臂上,右臂接在左臂上的人和被逼着吞了活水蛭的病情已经足够奇怪了,然而再看其他人的伤情竟然丝毫不比他们差。

    有人肝脏被内力震伤,但医治肝伤的“行间”、“中封”、“阴包”、“五里”诸要穴却都被人用尖刀戳烂,显然下手之人也是精通医理,要叫人无从着手医治。

    有一人全身青肿,说是被蜈蚣、蝎子、黄蜂等二十余种毒虫同时蛰伤,这概率未免也太小了。

    至于之前那个不断咳血的齐云鹏则是两块肺叶上被钉上两枚长长的铁钉,还有那个大光头,程灵素原本以为他是天生如此,结果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被人涂了烈性毒药,头发齐根烂掉,毒性未祛。

    如果他不是双手被铁链锁住的话,奇痒难当之下早就抓得露出头骨了。

    “这几人的伤势显然都是有人故意为之,这个‘金花的主人’究竟是谁,他这样做又有何目的?”

    看着程灵素沉默不语的模样,佟冬的脸上露出一个蓝精灵般人畜无害的微笑。

    计划通。

    他在心中说道。

    只要你是医生,就不信你看到这种怪病之后能够忍住。

    就像是赌徒看到一副好牌就忍不住跃跃欲试想亲自上手试试,棋迷看到残局就忍不住想要去破解一样,对于医生特别是像胡青牛、程灵素这样的神医来说,治病也是有瘾头的,只要是遇上这种类型的奇病怪毒,肯定会出手。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佟冬这才抓住机会接下任务,把这群人引到这里。其实完成任务救下他们只是顺带的。真正的原因是要趁着这段时间增加和程灵素的接触。

    攻略,其实很简单,只要投其所好就可以了。

    虽然不知道程灵素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要急着回去,然而这和他却连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为了蓝精灵这个绰号,他也要在这里开启攻略程灵素的第一步!

    至于程灵素关心的事情?关我事!

    然而无论是蓝精灵,哦不对。然而无论是佟冬还是程灵素,他们都没有想到,被他们牵挂着的左傅超,早已经不在程灵素挂念的院子里了。

    “嗯,就繁华程度上来看,还算是马马虎虎对得起京城这两个字了。不过就是满街的辫子头让看了觉得蛋疼。”

    原本历史上的满清治下,所有男人都要剃发留辫,然而此刻的满清毕竟并没有统一整个天朝,再京城身为满清都城,来自其他王朝的人也不少。

    所以像左傅超这种没有留辫子的人虽然少,但也并不是没有,但只看这一点也就能说明他并不是满清治下的人了。

    左傅超原本就对辫子很不爽。但如果没有人主动来惹他的话他倒也不至于去管别人。

    然而正如他自己所说得那样,他这个人最讨厌麻烦,也不想惹麻烦,但是麻烦却总是喜欢来找他。

    “这位兄台。”

    就在左傅超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之际,突然有人在他耳旁说了一句。

    “叫我?”

    左傅超转过头来看向他。

    “正是!”

    说话的是一个气宇轩昂的男子,看到他的时候超哥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倒不是说超哥是弯男,是因为他没有辫子。

    “这位兄台也是从其他地方来得?”

    那男子看到左傅超地打扮后开口问道。

    他指得“外边”。自然就是出了满清地盘的地方。

    看到左傅超点头,他看向左傅超的目光明显就亲切起来,“那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想知道就先说你自己的名字。”

    听到左傅超的话后,这人虽然心中有些惊讶为什么左傅超会这么说,但还是对他说道:

    “在下张无忌。”

    哎哟我去,我就知道凭着自己的人品出去随便转一圈都能碰上任务,果不其然。倚天屠龙记的主角这不出来了吗?

    “原来是老张啊,我叫左傅超,你叫我超哥就可以了。”

    可怜的张无忌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左傅超才好,哪有这样的人啊。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自来熟算什么?老张?我看起来很老吗?我今年才二十岁好不好?还有我为什么要叫你超哥啊!

    然而他性格向来宽厚,虽然已经是天下第一大教的教主,但是既然对方这么说了,他感觉自己叫上一声倒也无妨,毕竟能在这里碰到一个并非是满清的人也算是缘分。

    “不知道超哥是从哪里来得?”

    “你猜,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莫非是大宋?”

    左傅超摇了摇头。

    “大理?”

    左傅超又摇了摇头。

    “难道是契丹?”

    问到这里的时候张无忌明显带上了警惕的目光,而且不着痕迹和左傅超拉开了距离。

    左傅超还是摇了摇头。

    张无忌就纳闷了,“难道你是从西夏或是吐蕃来得?”

    看到这种情况张无忌是真的想不通了,他把自己能够想到的王朝几乎是全部都报了一遍,可左傅超却一直否认,难道说……

    “难道你是金国人?可金国和满清实际上都是女真人,如果来到这里你应该扎辫子才对啊!”

    左傅超依旧摇了摇头。

    这下张无忌终于忍不住了,“超哥,你总不可能告诉我你是满清人吧?”

    如果是满清人还不扎辫子,那就真是有大勇气的人了,这个原因之后再说。

    结果左傅超就说出了一句让张无忌绝倒的话: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猜,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这下张无忌总算是明白了,不过他已经不知道应该对他说什么好了,如果我猜对了还用得着你来告诉我吗?

    “你一定在想,如果你猜对了就不用我告诉你了吧?”

    听到超哥就是像未卜先知一样地说出了他心中的想法,张无忌傻傻地点了点头。

    “你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左傅超突然慷慨激昂地说道,“如果我不告诉你,你怎么知道你猜对还是猜错?”

    咦,他说得貌似也有些道理啊。

    张无忌听到超哥这句话之后顿时忍不住生出了这个想法,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更是忍不住直接说出口来:

    “那你直接告诉我不就好了吗?”

    左傅超耸耸肩,一脸遗憾地说道,“那多没意思?你不觉得自己猜出来得话会更有成就感吗?”

    “我不需要成就感,你直接告诉我就可以了!”

    张无忌无语,他现在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主动和左傅超搭话了,这个人的精神好像有些不正常啊!

    “真没劲,好吧。”

    左傅超说着就清了清嗓子,在张无忌和路边人惊讶的目光中大声说道:“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保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我!就!是——

    传说中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帅气鬼见愁,人送绰号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横眉冷对千夫指,我自横刀向天笑!

    兼职查水表,副业送快递,社区送温暖,超级无敌纯爷们,变态铁血真汉子——左傅超!记住!我的特长是创造奇迹,兴趣是拯救世界,就是这样,喵!”

    张无忌目瞪口呆地听左傅超说完了这样一长串他根本听不懂的话后,彻底认清了自己面前这个外形气质均是上佳的男人真面目。

    我问你是哪里来得,又没有问你是谁,你说这些没用得干什么?而且你说得这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啊!

    “原来是这样,那个……我有事就先走了……”

    张无忌默默说了这么一句,正打算转身离开,不料这时突然从一旁窜出来了几个官差模样打扮的人拦住了他:

    “站住!”

    “干什么?”

    对于他们张无忌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了,再加上刚才颇为郁闷,所以语气就冲了一些。

    哪知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那个个子高一点的官差直接一招手,顿时呼啦一下围上来了不少人。

    看到这群官兵围住了自己,张无忌顿时就无语了,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出来逛个街还会遇到这种事情?

    想到这里他不由看了身后的左傅超一眼,却见人家一点都不着急,双手抱臂悠哉游哉地望着自己,简直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典范。

    “我们是负责维持京城秩序的宋恩和吴祥,现在我要求你出示路引,证明身份!”

    “凭什么?”

    张无忌听到他的话相当不满,为什么大街上这么多人你不去查别人,偏偏来查我?

    “就凭你没有留辫子!我大清朝的规矩——留头不留辫,留辫不留头,只要你是我大清子民,就必须要剃发!”

    张无忌反驳道,“可我不是你满清的子民!”

    “所以我们才更要你出示路引,证明身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