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极光骇客 > 第二十九章 骇客的心

第二十九章 骇客的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范建仁推了一下眼镜小声对宇成说:「看来是我赢了!」

    宇成问:「为什么?」

    范建仁哼笑著说:「哼哼哼因为我的回答几乎都是符合题目想要的。」

    宇成质问:「真是奇怪你怎么会知道符合呢?」

    范建仁又推了下眼镜说:「我参加过其他的面试而且很多次了。有的是选明星的试镜有的是国家人才培育计划还有一些打工的面试所以我对面试很有经验。像刚刚他所问的题目其实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本来还很担心你也玩这一招不过没想到看你回答还真的是什么都没想那我当然是没有问题了。」

    宇成假装佩服的说:「哇你真行没想到你连面试经验都这么丰富。」

    范建仁说:「还好啦没有什么。对了我刚刚说道试镜其实我本来想要当明星的因为我长得很优嘛。如果不是计算机这么强可能就真的去当明星了。」

    宇成说:「原来是这样啊你本来要当明星真看不出来。」

    此时罗会长手上拿著两张特级证照给两人两人急忙翻到背面看宇成大吃一惊!宇成手上的证照背面并没有加注H字样范建仁则看见H字样。

    范建仁笑著说:「真是不好意思看来果然是我赢了。」

    宇成只说:「没关系这对我已经足够了...真的。」

    可待范建仁一翻到正面来看却现名字不是他原来两人拿错张了。

    罗永恒说:「真是不好意思错了年纪大了连你们两个人都搞错了。」

    范建仁问:「罗会长你是把名字搞错了还是把注记搞错了?为什么不是我?」

    罗永恒说:「你想知道为什么?好我告诉你。从一开始你进来的严肃神情与你说话的方式还有你说这是平常就这样和你后面所说你乐于助人和亲切人缘好完全不符合。即便是那么你也是虚伪的装著假面具在帮人我讨厌虚伪的人。」

    范建仁愤怒的拍沙说:「你不能因为这样就不给我骇客证啊!」

    罗永恒说:「冷静点小弟弟我们当然不会只凭这点就断你的头。我们还有在考试期间纪录你们操作状况和心性等等的人给我们你们的数据好做判断。」

    此时罗永恒背后走出一群人是考试期间的各种检查员评分员等等的原来他们平时除了做评分检查外还要负责纪录每个人的状况。

    「啊!是你们!」宇成指著其中两个人说:「是你们两个在中间级时评我的分数还有检查我的作品!原来啊那时候你们是在...真是的!」

    检查员笑道:「就算是这样我本来不打算评你有足够的能力!但我没有想到你真的可以在这次考试中来到这个位置我对你改观了!」说完之后又看著范建仁说:「虽然是有点私人恩怨我妹妹跟我说了你的名字和对她做的事我也的确有『特别』注意著你。但你放心我给你的评价也是很客观的。」

    范建仁羞红著脸不敢正视过一会儿又问:「就算如此那你们对我的回答还有那里觉得不符合骇客呢?」

    罗永恒说:「我问道你们会不会作弊你说你不会。不会作弊不代表清高不代表品德高尚。作弊只是拿到分数的一种方式就好像计算机的硬盘容量不够找不到数据时可以透过外部装置如光盘片软盘甚至网路输入数据。你不作弊就是头脑不俱备灵活性不懂得走另一条路到达终点你会死在半路的。」

    范建仁强烈驳斥的说:「可是作弊本来就是不对的啊!」

    罗永恒说:「正是因为你的这种想法让我们否定你的。作弊是一种方法无关什么道德行为。要成为职业骇客本来就会有许多非法的行为如果你认为法律或传统道德就一定是对的那么你就没有成为骇客的能力。骇客不同于工程师他们需要很多创意很多不同于常规的操作方法来达成目标。懂得作弊的人是有创意的是头脑灵活的而且不会被道德法律所束缚住的所以你不及格。」

    范建仁再怒道:「你这样认定作弊是对的你去跟学校讲啊!看他们听不听!」

    罗永恒叹了口气说:「看来你不知道重点在那里。重点不在于犯罪或违规那只是主观价值观的认定并不是衡量的重点。重点是创意所有入侵行为大部分建立在创意的不同。你能想到越多的系统潜在漏洞越多穿过防火墙的方式越多避开用户现的设计成功的机会就越大!而身为骇客连作弊这种简单的事都做不到或不去做你又要怎么从弊中堵弊?要防堵作弊就必需先知道作弊的方式防堵犯罪也是一样的道理防堵入侵当然是建立在知道怎么入侵之上。」

    范建仁怒道:「那么你的意思是说像他一样全回答犯法的行为就是骇客?像是你问到购买音乐专辑的问题难道那是正确的观念吗?这样不等于在说明骇客是在助长盗版的歪风?」

    罗永恒说:「这又是你的败点。在购买专辑的问题上你直觉的认定只有三百多块钱的专辑才是合法的而其他两种是非法盗版我这么说没有错吧?」

    范建仁激动的说:「那当然因为cD专辑本来就是三百多块的才合法5o元的是盗版下载的就更不用说了那是绝对的错误。」

    罗永恒摇摇头说:「你错的离谱。版权的价值不在于它卖多少钱而是它的授权方式。我想在你的观念中只有卖得很贵的叫正版而不懂所谓的shareL授权都不懂。你的刻板印象让你如同被政府洗脑一般认为三百多块才叫正版忽略了非商业行为的公众授权。骇客是崇尚自由与分享的你不懂得自由与分享的意义我想你还是比较适合当商业性工程师吧。」

    范建仁又问:「自由与分享?难道我把专辑拿去网路上分享是对的?」

    罗永恒摇摇头说:「你为何一直坚持著自我的主观价值观?你为何不去了解这世界上还有许多不一样的东西?你不了解这一切正确性是建筑在这样样的版权观念之上。自由与分享是指一开始就以公众授权或免费授权等方式散布的东西我从未说过那三张专辑是商业版权的产物何来犯法?」

    范建仁心有不甘的说:「你这根本就是要人挑你语病!」

    罗永恒说:「就算是吧!但你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可见你根本对骇客一无所知你只拥有技术和与技术相关的知识却没有更上一层的知识认知这一切不要单纯以为这简单的面试不重要这可是『心』的测验!正因为骇客不是技术高强就叫骇客所以骇客才要存在的价值。只懂得墨守成规的工程师或只懂得破坏入侵的cracker都不算真正的骇客!」

    范建仁最后问:「那么骇客专门入侵难道也不对吗?为什么你说那不算?」

    罗永恒说:「笑话这个问题宇成已经回答过了你去问他吧他比你懂得多了。」

    宇成看著卡片问罗永恒:「那么拿到这张证照后我能做什么呢?」

    罗永恒说:「通常这只是一张废纸卡片。你的能力并不局限于此你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要走这张卡片只是你的。你可以加入团体组织或是开始研究你想要研究的东西甚至回去过你以前的生活都随便你。想做什么就去做。」

    宇成心想:「这是我的吗?嗯我要追求知识与技术的极限我要追上云飞我要像爸爸一样强我要...我好像有好多的目标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始。好就这样吧从现在开始先忘记这一切重新开始!」宇成带著微笑看著这张好不容易得来的骇客属性特级证。

    范建仁又问:「我可以放弃这张卡片吗?我想再重考一次特级。」说完渐渐流下泪摘下眼镜后哭泣说著:「我不想输给那些人我不想就这样啊!」

    罗永恒说:「你可以放弃但你必需重最低层级开始重考否则就接受它吧!在过去许多届考试每一届都会有像你一样的人我知道这很残忍也很痛苦但这就是我们的规定!而且这张卡片也不代表你的一切并不是要当一个骇客就一定要我们认定的你也可以走你自己认定的骇客之道啊!就像这世界的对错只是多数人的价值观认定你不一定要认同啊!」

    范建仁只是一直哭泣宇成看著他也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安慰或者挥同学爱?但那可能只是对他的二度伤害。但宇成想起过范建仁的行为又不免觉得自己似乎是为班上同学出了一口气的英雄行为。

    廖颖君小声和旁边的人说:「宇成这孩子真了不起第一次来考就拿到骇客证。」

    马智风惊讶的说:「不会吧?他第一次来考?」

    叶吹魂说:「是啊而且他的数据上写他不过是半年前才开始玩计算机的。」

    罗永恒说:「什么?半年?这家伙的前途真是无可限量啊....」

    廖颖君若有所思的说:「是啊....就像他爸爸....」

    罗永恒对两人说:「好了你们回去吧。今年的测验结束了都结束罗!」

    宇成对范建仁说:「你刚刚说你本来要当明星对吧?恭喜你罗大明星。对了不用帮我签名因为我不想要。」只见范建仁用那黯然的眼神回答这一切。

    而在外等候的云飞碰到了明昂...待续

    (幕后画面!拨头的范建仁:「算了也许是上天要我当明星的!」宇成暗笑:「是谐星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