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极光骇客 > 第一百零三章 命运的预言

第一百零三章 命运的预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宇成将所有Ip扫进炎黄系统之中利用漏洞将炎黄系统产生的子攻击程式流入对方的计算机中并执行然后使他们彼此交互攻击自己。

    宇成心想:「炎黄系统的运算能力太强了如果应用在级计算机之上一定比现在还要恐怖难怪西伯利亚那边会想要使用炎黄系统的运算效能榨乾硬件。」

    此时极光骇客的总攻击长:左将军大人利用广播消息公告:「韩国的高丽骇克加入攻击我们的行列了而msoG的第一波攻击已经差不多了他们应该会停止攻击整备而改由高丽骇客进行攻击我们要抢下高丽骇客的中枢系统。」

    云飞说:「宇成谢谢你了现在我要去反制高丽骇客的行动了。」

    简德昌在线上说:「高丽骇客刚刚攻击我们台北极光的系统不过已经守住了。」

    胡文说:「我们北京也守住了。」

    江唯说:「上海在第一时间反制回去了。」

    司徒民说:「香港目前没有遭受攻击的迹象正全力协助西伯利亚中。」

    而宇成则是兴奋的想著:「好强的系统好强的炎黄真是太完美了!」

    而在上海江唯则大骂邱虎说:「笨蛋你怎么把炎黄放出去了?」

    邱虎说:「可是可是炎黄系统真的很强啊?为什么不能放出去给大家用?」

    江唯说:「炎黄系统现在还只是Beta版而已!」

    邱虎说:「可是虽然只是Beta版但效能远在其他程式之上啊!」

    江唯说:「不是这个意思现在的炎黄系统太恐怖了!」

    邱虎微冒冷汗问:「恐怖?那里恐怖了?」

    江唯说:「炎黄系统如果在不够力的硬件上榨乾效能又或者操作者的心境没有修练到一定成熟度就会像走火入魔一样把这系统越用越大。经验不足的人不会注意到硬件正被炎黄系统给吞噬到最后整部计算机会因为越极限而烧掉。」

    邱虎吓出一身汗的问:「烧...烧掉!有这么严重?」

    江唯说:「没错当初我开炎黄系统的确是以随时都满载运算效能为目标开始研究各种cpU的纯量架构以及管线爆等等然后试著写出了最佳化的效能运算但是我却控制不住它吞噬硬件的威力我完全压不住啊!」

    邱虎问:「那么每一次的改版都做了些什么呢?」

    江唯说:「我尝试却抑制不了所以加入越来越多的功能取代原本的级攻击。」

    邱虎问:「那要是...打开了级攻击的功能呢?」

    江唯说:「级攻击会很快的扫描所有可用的poRT然后挥越极限的运算调变各种封包使过滤防火墙完全没个过滤准头然而在最终将切细的封包组合起来时却又是完整的攻击木马木马会再开通一个poRT与操作者联机。当操作者联机成功后就可以利用来下指令。但是要调变出完全不同但最终组合出来却一样的封包需要相当程度的运算几乎不可能在个人计算机上实现。」

    韩磊突然说:「江唯、邱虎、韩国人又攻过来了。」

    江唯说:「可恶死韩国人竟然死缠不休不得以只好再用炎黄了。」

    邱虎问:「有没有可能并联系统做并行运算呢?」

    江唯突然乍现闪光说:「对啊!这到是一个好方法不过还得要从头研才行。不过没关系我已经拜托台湾极光设计一项『秘密武器』了!」

    江唯冒著风险再次启动炎黄系统......................

    隔天宇成和云飞照往常去学校上课已经接近期中考了大家心情都紧张起来。

    谢长生问:「喂你们会不会这一题啊?好78一定会出这一题的。」

    李近元疯般的说:「啊!不要跟我提好78我痛恨他!我真想杀了他!」

    宇成问:「你们一直在说的好78到底是谁啊?」

    李近元说:「当然就是那个教我们信号处理的老师啊他不是一直说自己很有天份所以名字叫郝奇葩吗?他疯狂般恶整我们啊!你们前两个星期没来上课所以不知道我们都教他好机x、好78、ㄏㄐㄅ.....之类的。」

    天玄也说:「是啊是啊听说他想要尬下地狱大魔王的位子。」

    宇成说:「不会吧?才刚结束地狱大魔王的恐怖又要陷入他的恶整中!」

    云飞说:「那都跟我没有关系我才不管他是56还是78。」

    天玄说:「他是又56又78你也感觉的出来他上课很无聊吧?」

    宇成问:「那会不会34呢?」

    天玄说:「啊?34?不要再说了真的会让学生想死不然就是把他杀死。」

    云飞问:「不会还有12吧?」

    天玄说:「不是12是这样下去我们迟早被21。」

    此时导师许世宾出来叫云飞说:「云飞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云飞走过去问:「什么事?」

    许世宾说:「为什么你不愿意用功?为什么你不努力?」

    云飞说:「教得太无聊我也不想学也没必要学。」

    许世宾说:「可是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成绩?毕业问题?甚至被退学?」

    云飞说:「无所谓对我而言都不重要我说过我只想要学我想要的东西。」

    许世宾摇摇头说:「那是不可能的!学校教育就是不管你喜不喜欢都得学。」

    云飞反问:「那选修又是怎么一回事?喜欢的课选不到又怎么解释?」

    许世宾说:「那没办法啊!我们不可能只开你们喜欢的课也要有别的课啊!」

    云飞说:「事实就是如此某些课、某些老师特别受欢迎不是吗?」

    许世宾说:「但是你不能因此就说那些冷门课无用啊!」

    云飞说:「然而你要强迫学生去选他们不想要上的课?降低学习效率?」

    许世宾说:「这....」许世宾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他。

    云飞继续说:「事实上强迫学生去选择接受他不喜欢上的课到不如好好开他有兴趣的课来的成功不是吗?就以电子系来说明明他有数位逻辑的天份与兴趣你却硬要他痛苦的上类比处理的进阶课程这不是害了他吗?」

    许世宾说:「好像...你这么说...也有道理。」

    云飞握紧拳头说:「所以对我而言我根本不在乎学校想要怎么搞我要用我自己的规则去做用自己的方法什么校规法律我通通不在乎。」

    许世宾问:「那么你对考试完全没有一点惧怕或未知的感觉吗?」

    云飞说:「没有完全不会。」

    许世宾沉默一会儿说:「蓝云飞同学或许你很快就会被退学了你一点也不在乎不关心自己的学业也许『你已经失去做为一个学生的本能了』!!!」

    云飞说:「或许吧也许我真的失去做为一个学生的本能了但对我而言不重要。」

    许世宾破口大骂问:「那你到底有什么才是重要的?你这样不关心这个不在乎那个每个都不重要你到底在学校的目标是什么?为什么要进来这里?你连一个学生面对考试应该有的恐惧与害怕都没有你做学生还有什么意义?」

    云飞突然想到宇成于是说:「或许这一切都是命运决定我要到这里来的。」

    许世宾问:「命运?什么命运?」

    云飞看著天花板说:「我也不清楚命运从来不会让人清楚的知道。」

    许世宾说:「算了我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学生但我想要放弃你了。」

    云飞走出门口转头回去说:「那么我走了谢谢你选择放弃!」

    许世宾看著云飞离去的背影.......................

    庄胜哲突然打电话给宇成说:「不好了msoG动第二波攻势了你如果放学后就快点回到家里去这次是日本的msoG主攻的你说你有炎黄系统对吧?」

    宇成会怎么做...........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