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极光骇客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沉重的空气

第一百二十六章 沉重的空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邮件上写著:「虽然这是一封重要的讯息但请用我们之前约定的规则想办法写程式解开来读取。如果无法解出来就按照既定约定去他会告诉你们的。」

    云飞转头问宇成:「我们有和明昂约定什么吗?」

    宇成想了想后说:「嗯...我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他』又是指谁?」

    云飞说:「算了就把它解出来我们就知道了。」

    天玄起身说:「先等一等云飞这样下去我完全无法确定我会不会。这样吧!这次这个加密档你告诉我解密的方式除非我亲自做一遍不然我无法确定!」

    云飞点头说:「好吧我把那规则告诉你。」(似乎忘记这是重要的讯息...?)

    云飞打开数据夹并找到该规则说明文件档说:「我们定义了四种字码加密方式还有四种组合运用加密方式的规则利用加密档每段第一个byte做为定义假如值是84代表1oooo1oo就是用第一种加密方式与第二种组合规则。」

    天玄从U1traEdit中看到第一段第一个字元值为28oo便说:「这代表oo1o1ooo第三种加密和第一种组合规则没有错吧?第二个oo应该不用管它吧?」

    云飞点头说:「对oo是补成双位元!现在我把公式给你!在这种加密方式中字码的四个十六进位档第一个加1、第二个加3、第三个加2、第四个加4以B746来讲就会变成B+1=c、7+3=a、4+2=6、6+2=8所以还原字码的时候便是把那些码都相减回去就可以了。如果碰到o-1的话就代表F倒退回去就对了。」

    天玄点头开始拼命的做花了许久时间终于解出全部的字了。

    云飞说:「好再来是规则!在这一种组合规则里每段也就是八个字为一组15对调28对调36对调47对调。所以现在按照这个规则每八个字为一组重新将它排列出来就还原回原本的档案了。」

    天玄挽起袖子说:「没问题这可比刚才那个要简单多了看我的!」

    天玄把短短的一百多个字的讯息排列完成而云飞和宇成看了却大吃一惊!

    宇成荒道:「糟了!和庄胜哲大哥约好要去的现在已经这么晚了!」

    云飞赶紧准备要用的东西说:「明昂因为有事所以比较晚到总不能比他还晚吧?要是比明昂晚那可糗大了到时被他笑我们不懂得解码才花那么多时间!」

    ..................................

    在台北极光里任逍遥对路心怡说:「这是我们在巴塞隆纳和马赛的盟友传过来的数据可以请你翻译一下吗?你加入极光的数据里写对西班牙文和法文ok。」

    路心怡说:「没有问题我很快会翻译好的。对了会长这个是日本的自由骇客仙道勇作先生传过来的报告已经翻译完成了西伯利亚和msoG的部分都有。」

    任逍遥看了看说:「好谢谢你先出去吧。」

    路心怡出去后正好见到刘明昂便低著头害羞问:「你..最近还是很忙吗?」

    明昂说:「如果你是想约我出去很抱歉我对女人没兴趣玩完就丢了。」

    路心怡说:「就算你只是玩我我也不在乎。」

    明昂冷眼说道:「但是我在乎因为我连玩的兴趣都没有你了解吗?」

    路心怡痴痴的望著明昂离开而明昂也走到庄胜哲的研究室里去。在研究室里宇成和云飞才刚飞车赶到与郑旬昌都和庄胜哲会话著有关信息战的事。

    明昂推开门便问:「各位现在高丽骇客和日本msoG怎么样了?」

    宇成说:「msoG不知道是渐渐疲累还是分裂了攻击若有似无。」

    庄胜哲说:「我从会长那里有听到消息似乎有越来越多的骇客与msoG作对。」

    云飞看著郑旬昌问:「你怎么到现在才知道我们作战的事?」

    郑旬昌重重拍桌怒道:「这我才要生气呢!为什么一开始作战你们都不告诉我?」

    庄胜哲笑说:「那时候你要期中考大家见你那么用功就没说了嘛。」

    郑旬昌气呼呼的说:「用功用功整天用功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庄胜哲忽然转头说:「如果你真这么讨厌念书我劝你还是及时行乐比较好。」

    郑旬昌说:「我也想啊!但是我妈妈老是念念念不停我也想出去玩想要交女朋友想要做自己要做的事但是她老是不准说什么以后赚大钱自然会有时间和金钱去玩自然会有女人找上门。可恶难道爱情是用钱换来的吗?」

    宇成想了想说:「听你这么一说似乎我们的长辈观念的确很奇怪。」

    云飞则说:「哼不关我的事女人和爱情对我而言根本不重要。」

    明昂也说:「没错浪费时间在女人和爱情上真是和浪费生命没两样。」

    庄胜哲叹了口气说:「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们我亲身经验的事好了。」

    郑旬昌惊喜说:「师父你终于要说出你过去的事了吗?」

    庄胜哲说:「说起来这要从我上高中时开始说起了。国中要考高中我妈妈就整天要我补习、念书结果我完全没跟同学出去玩过连毕业旅行都没去当然我也没什么朋友。上了高中后好不容易轻松了想要开始玩社团、交个女朋友什么的但我妈在开学典礼完就帮我找好补习班又买了一堆教材。他希望我考电机方面的科系那时电子产业的蓬勃展我妈已经感觉到了。」

    郑旬昌问:「那么你选择了书呆子之路还是放浪子之路?」

    庄胜哲说:「路不是我能选的都是我妈决定的当时我根本不敢违背我母亲。高中三年看班上同学快乐的出去玩联谊、社团、青春我则每天和书本谈感情研究书中的数学公式青春就是书我最大的好朋友大概就是书本吧!」

    郑旬昌说:「原来你跟我一样嘛!那你考大学的时候又怎么样呢?」

    庄胜哲说:「想当然尔这种恶魔地狱式死亡读书训练也是有用的以我的成绩可以挑上许多好学校了但是我偏偏想要自我解放到你的学校:集人大学。众所周知集人大学是美女如云商科系比工科系多的一间天堂学校是吧?」

    郑旬昌不好意思的说:「哈哈这到是真的来念集人的男生多有醉翁之意。」

    庄胜哲接著说:「但是就在选填志愿的时候我妈妈和我吵了一架我想要填集人但她偏偏要我去选一所和尚大学的电机系我们争论不休最后还是被她的意见挤下了我的志愿。她的说法也是:只要有钱还怕没有女孩子吗?」

    郑旬昌猛点头说:「对呀真是太过份了我实在不懂钱和女孩子有什么关系?」

    庄胜哲说:「无奈的进入和尚大学后我又继续追寻念书之路妈妈依然整天逼我念书念书他不准我离家外住而且一进大学就找了研究所补习班把我送进去里面。我四年的大学生活里只有空堂是自由的时间。」

    宇成问:「所以一直到你研究所毕业都是这样子的生活吗?」

    庄胜哲说:「没有错毕业后我就去当兵当完兵之后就进入竹科里面工作了。在竹科里也有不少人家里的观念是跟我母亲一样的:只要有钱还怕没有女人吗?不过我妈也没有错现在的确一堆女人排队站在那里等我们挑。」

    郑旬昌颤抖激动的说:「不要...不要...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不要!!!」

    庄胜哲又说:「不过我妈讲的也不是完全正确。到了工作后我已经没有多馀的时间和体力去玩、去做自己想要的事了然而我妈却对自己出了个科技新贵的儿子感到好骄傲每天出去晃一圈除了羡慕的眼神外还有一堆媳妇想进门。」

    云飞突然愤怒道:「哼我了解那些父母想要利用孩子的能力建立自己的名望!」

    宇成故做惊吓样的说:「云飞你怎么突然插进这句话吓我一跳!」

    云飞立刻冷静下来说:「不、没什么我只是痛恨这种利用孩子的父母!」

    郑旬昌也点头说:「我也是我父母一知道我会修计算机就一堆三姑六婆找我修!」

    云飞说:「然后当你修好了你父母一定是摆出一付『了不起吧!』的姿态吧?」

    郑旬昌完全认同:「对呀、对呀!每次修好后她都很得意的样子好像利用我建立她在主妇亲戚前的名声一样凭什么我要帮她那堆不认识的亲友修计算机?」

    云飞说:「大人从孩子小时候起就在比谁的孩子乖、谁的孩子聪明到长大后还在比谁的孩子行、谁的孩子赚的钱多看到他们恶心的脸就想一拳打扁!」

    宇成冒冷汗说:「喂这太离谱了吧?还扁父母?会不会过份了一点?」

    庄胜哲说:「我觉得很正常当你被父母拿来利用成为建立名声和面子的工具时受不了而爆是很正常的情绪泄。我很后悔当时不敢反抗我母亲我到今天依然一个女朋友也没交我也不想交了看到那群女人眼中闪烁的$就想吐!」

    明昂脸色凝重的说:「你们没有失去过父母所以才说得出这种话。不过也许你们有你们的想法我也不能说你们是一群混蛋吧!我的幸福...早已消逝。」

    庄胜哲说:「幸福岂是单一的价值?失去了自由也不存有完整的幸福了。」

    突然间这个房间里的空气似乎更沉重了...............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