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极光骇客 > 第二回(52)骇客组织.天守再临

第二回(52)骇客组织.天守再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梁品伦问:‘刘明昂你好像很吃惊的样子?’

    明昂起身退了两步问:‘你来做什么?是决定来带走我的吗?’

    梁品伦把他那冷漠的眼神投射到明昂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后问:‘你已经准备好让我们带走了是吗?我们不想用强迫的手段。’

    明昂浅浅的笑了两声说:‘你不是说过把我带走是你们的任务吗?’

    毕示古上前一步说:‘别误会了!现在他的任务还是把你带回新加坡我不是了。’

    明昂对这个散着邪恶笑意的家伙也没什么好感便问:‘那你又是做什么?’

    毕示古邪笑几声说:‘我喜欢直话直说!组织给我的任务是从你手中拿走*光盘。’

    ‘光盘!?’明昂一时反应不过来但过一会儿后说:‘FELIma?’

    ‘你很聪明!’毕示古又邪笑了几声道:‘那就是我所要的东西。’

    此时终于想通的明昂笑了起来。约莫十秒明昂又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梁品伦见他笑了这么久便问:‘你现在在想什么?’

    明昂止住笑意表情严肃的说:‘第一次见到你们我就觉得奇怪!什么我妈妈、什么我的天份其实你们从头到尾所打的主意就是我母亲留下的那张光盘!’

    梁品伦举起手驳斥道:‘你误会了!事实上我们不是....’

    ‘少罗嗦!’明昂大骂说:‘你们想利用我对母亲的思念骗取我的光盘!’

    毕示古说:‘不是!事实上夺回光盘的任务是在那之后才有的。’

    ‘夺回?’明昂笑了笑后怒道:‘说得真好听!我妈妈的光盘何时变你们的了?竟然还大言不残的使用“夺回”这种修词?你们还真是不要脸啊!’

    毕示古说:‘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也可能你误会了什么但FELIma是属于我们组织的产物并不是你妈妈沈依晴一个人的东西。’

    ‘滚!’明昂愤怒的说:‘你们这两个满口谎言的家伙!’

    梁品伦说:‘你可以不相信但我们绝对没有说谎或欺骗的意思!那都是真的。’

    此时简德昌吃完午餐回到极光见到天守和刘明昂正在对谈大为吃惊。

    毕示古瞧了一眼说:‘啊那位“白老鼠”先生又来了。’

    简德昌走到明昂的身边说:‘哼你们两只“乌鸦”怎么又有兴趣来这里?’

    梁品伦说:‘滚开白老鼠你又一次挡住我的视线了真碍眼。’

    简德昌伸出右手挡在明昂胸前说:‘明昂绝对不可以相信他们的话!’

    明昂也坚定着自己的意识说:‘那当然我才不可能会被他们欺骗的!’

    梁品伦说:‘看样子小兄弟你是下定决心不会相信我们接下来所说的话了?’

    简德昌嘲笑着说:‘明明是搞多媒体的还穿什么黑色大衣活像个变态!’

    ‘这是公平啊!’梁品伦说:‘我们骇客组织天守是以“平等”为理念。在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种颜色不论用那种颜色做为衣服的颜色都会缺失一部分。’

    毕示古邪笑着跟着说:‘用紫色就看不见黄色;用绿色就看不见红色。’

    梁品伦接着说:‘所以这世界上唯一能够包容所有颜色不会造成颜色之间不平等的就只有黑色!我们对计算机也是一样对各类软硬件都是平等对待。’

    明昂笑道:‘那你怎么不用白色?那不是什么颜色都不沾吗?’

    梁品伦说:‘白色容易脏!’

    这答案一出明昂和简德昌差点没忍住要笑了出来表情颇为痛苦。

    毕示古邪笑几声道:‘没什么好笑的!白色是最自私的颜色只有自己能够组成自己沾染了任何颜色就倒戈向那个颜色根本是个没包容心又没主见的颜色。’

    梁品伦说:‘我看继续下去也没什么进展那么也不用再浪费时间了。’说完便和毕示古转身走向极光网咖的门口。自动门打开了梁品伦又回头说:‘把FELIma光盘准备好因为下一次我们再找上你时你就会带着光盘和我们走了。我们不想浪费时间更没兴趣比刘备拜访孔明还要多次。’

    明昂一听怒道:‘浑蛋!我绝对不会跟你们走的!’

    任逍遥站在楼上看着这一切说道:‘刘明昂看来是不会走了你说呢?’

    站在一旁的郭仑新说:‘也许是吧!看起来他是安全了比较危险的应该是蓝云飞吧!毕竟蓝云飞的心性比之更难掌握。’

    梁品伦走出极光网咖后说:‘通知组织现在情况到了必需使用乙计划!’

    毕示古邪笑几声道:‘把他妈妈也就是沈依晴的“留言”拿给他听是吗?’

    梁品伦说:‘我想只有这样他才会相信我们并跟我们走的。’

    天守的两个黑衣慢慢消失在街道上....................

    任逍遥招来简德昌郭仑新也在场三人讨论著天守的事。

    任逍遥说:‘我们都已经看到了明昂的表现应该比上次更坚定吧?’

    简德昌点头说:‘嗯这次他是相当明确的回绝了天守的邀请不过...’

    郭仑新问:‘你在担心什么?’

    简德昌说:‘我总觉得天守不会这样放弃而且他们似乎相当有把握的样子。’

    任逍遥冷笑了一声说:‘哼他们没有什么用的只要明昂坚决反对的话!’

    简德昌说:‘我知道了!我想刘明昂应该暂时不需要担心才是。’

    任逍遥说:‘现在我比较担心的是蓝云飞暗影七君恐怕不会放过他!’

    简德昌也说:‘是啊而且蓝云飞这半年来心性似乎越来越偏向黑暗了。’

    任逍遥转身向后看着窗外说:‘简德昌好好锁住蠢蠢欲动的家伙啊!知道吗?’

    简德昌明白了这意思便说:‘我懂了那么我就先告退了!’

    郭仑新也起身说:‘会长那我也先去楼下柜台看店了。’

    简德昌和郭仑新便离开了会长室。而在荣华几个老师正聚在一起密谋。在一间阴暗的小房间中只以暗暗的黄色灯泡为照明似乎深怕被人现。

    电子系主任王赣伦说:‘蓝云飞竟然升到了大三真是奇迹!不过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在这个学期将他赶走你们两位了解吗?’

    郝奇葩点头道:‘那是当然的!可惜蔡健吾走了不然就又多了一个力量!’

    黄龙威愤恨的说:‘我跟蓝云飞是“此仇不共戴天”的状态我绝对会干到底!’

    王赣伦说:‘其实你们想想他的成绩在最后送去学务处教务处都会被改肯定是他自己动的手脚或是学校高层动的手脚不然他早就该被当掉了。’

    黄龙威也点头道:‘没错一定有问题!可是我们这半年来什么也没查到。’

    此时王赣伦拿出一叠厚厚的数据说:‘你们看这是我最近从资源回收处找到的一些线索小心别被其他人看到了。从这份盖章纪录中可以看到各分数的调整似乎都是薛海通学务长所做的还有郑运权教务长也掩护他做这些事。’

    黄龙威和郝奇葩接过一看果然现这份纪录在他们的部分不太对竟。

    黄龙威问:‘为什么会这样?我想不通学校高层帮他们做什么?’

    郝奇葩也附和道:‘对啊对啊!为什么学校高层会这么做呢?’

    王赣伦笑了几声后说:‘因为.............我也不知道!’

    现场吹几了一阵冷风黄龙威和郝奇葩呆呆的看着王赣伦不知该做何反应。

    王赣伦接着又说:‘在我们电子系有受到这种特殊待遇的就只有周宇成和蓝云飞这两个。但我不死心又去翻阅了其他科系看看有没有类似状况结果又找到了游戏系的刘明昂也有类似的情形。最后我确定就是他们三个!’

    黄龙威说:‘先不管外系的光是周宇成和蓝云飞这样就很奇怪了吧?’

    王赣伦邪笑着说:‘看来你也了解了。所以我这次找你们来是计划这样的!’

    王赣伦把头凑过去黄龙威和郝奇葩听着听着不禁兴奋的拍手说道‘妙啊!’而王赣伦也邪笑着保证这计划能当掉蓝云飞三人便完成这协议。

    王赣伦邪笑着说:‘只要等待出现使他们双方决裂的事件就行了。’...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