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极光骇客 > 第四十八回(98)大司马大人的自白

第四十八回(98)大司马大人的自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右御使何智言撇过头去不愿看着大司马大人。他独自一个人走到角落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那是一个和好朋友、好兄弟分道扬镳的日子。一切都只因为大司马大人的那个决定改变了“极光四圣”四个人的命运以及埋下日后成为对立与敌意的种子。

    在新加坡极光的左将军同样也离开了镜头前萤幕上也没有再见到他的身影似乎这一切离别都是在大司马的决定之中展开的每个人都没有办法改变他们的命运以及他们的信念甚至是他们的选择。

    大司马大人用着一中低沉、哀伤的语气说道:‘那个时候我不懂得自由与分享的真正意义误信了一个外国人那时他还只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的名字叫做卡特.艾拉帕斯。’

    ‘卡特?’众人一听到这个名字直觉的想起msoG那位叫卡特的家伙。

    大司马点头说:‘他就是之前msoG大中华总部的卡特就是他埋下了我们日后彼此背离的种子。我并不认识他一直到现在我也不认识但当时的我却对他所说的话深信不疑。那是个资讯封闭的年代外国的骇客前来与我们交流算是不得了的事因此那场号称“欧美骇客学术交流演讲会谈”我也去参加了我对他们的技术演说是非常期待的。’

    大司马休息一下继续说:‘当时msoG正处于向海外拓展势力的初始时期他们连推广都还谈不上只是到处以学术交流的名义在说明国外对智慧财产与版权观念是如何建立才开始强盛的并且强烈的要求我们遵守版权观念。基于他们强硬的态度而我们又是一群渴望知识与技术的团体所以我接受了他们的理念。不坏这一切都不坏版权本来就有存在的正当性只是...我们并不知道他们背后的阴谋。’

    宇成有点好奇的想着:‘背后的阴谋?以卡特那种人来说的确很可能做些什么阴谋之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大司马说:‘那些人其实把我们带向了一个利益与利益交换的固定机制也就是用所谓的知识换取身份、技术换取报酬这是现下许多打着正版口号的人所认定的信念。然而我们完全不知道所谓的“骇客”应该是自由与分享主义者就这么相信了卡特的演说也以此做为我们生活的依靠。说穿了虽然我们认为我们是骇客但那种沉沦的金钱与技术交易是连正规工程师的格调都不足的。我们是空有知识与技术却没有一个好学历的廉价劳工罢了他们所谓的学术交流也不过是让我们帮他们工作换取现金以及帮他们推广商业版权观念也正因为这样使得他们日后正式进入国内推广时迅获得认同。’

    云飞冷笑了一声道:‘哼这不是很矛盾吗?有了知识与技术却不懂得正确的使用它的方式反而成为别人利用的工具。到底是知识与技术掌握信念还是信念驱使帮助你得到知识与技术?’

    大司马看着萤幕上的云飞说:‘你所想的并没有错我走错了那一步我走向了相反的道路。骇客应该要坚持自己的信念走自己的道路走自由与分享的道路走资讯安全的道路。骇客是孤独的但是许多孤独的人在一起时你就不会感觉到孤独;若这些人在一起时还能互相交流帮助那孤独就不存在。所谓的自由与分享也正是把你拥有的技术自由化授权分享给别人使用而你也可以自由的使用别人分享的知识与技术。这是一种人与人之间很重要的交流没有人吃亏也没有人自私只有这样才能团结集中所有人的知识与技术然后再创造更新的知识与技术给全人类带来进步的科技。’

    云飞又是冷笑一声道:‘不过...你说你选择了相反的道路也就是金钱交易、利益交换那又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大司马大人说:‘自由不再自由、分享无从分享每个人的知识被当成商品贩卖每个人的技术被看作消费服务知识与技术的主人不是你自己而是背后出钱的大财主们。这些人用金钱交换了知识与技术然后再利用这些知识与技术拢断来赚钱可悲的是他们往往根本不知道那个知识与技术的用法甚至连它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只知道对着墙上的专利用**的声音狂笑一边笑还一边数着这次的知识与技术为他赚了多少钱。’

    大司马大人喝口水继续道:‘极光四圣中的前天锋与后神卫终于在这种既算是死板又可说变态的环境中改变了他们的思想。被羞辱、被耻笑、被骂浪费粮食我们并不是正规的员工却要做更多的事。所谓兴趣与工作的差别应该是主动与被迫的差别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们一点也感觉不到有趣的部分一点也没有交流分享的感觉只是一直被打压与辱骂还有要我们遵守版权观念。有一次前天锋与后神卫研究修改了一份软体使之功能更完整并交给客户但没有告知他们就被骂“多事”“下次改版要再捞”那些人不断用言语羞辱嘲笑着他们于是在他们两个心中产生了不同的阴影而且带来不同的改变。其中一件决定性的事件就是在连上网际网路后不久一个新闻群组中的争执开始。’

    宇成小声问着云飞说:‘新闻群组就是现在和BBs连线板交换讯息的对吧?’

    云飞点头说:‘可以说是但并不完全是这样。newsGroup的本质也是讨论专门用作连线交换资讯所用。因为连线交换的关系讨论不局限在某一个站内而是与网路上所有的网友交换彼此的意见分享彼此的知识与技术。BBs只是应用它交换newsGroup才是主角。’

    大司马说:‘在新闻群组之中我们终于和真正的骇客们开始交流。自由与分享的观念被输入的同时给我们相当大的震撼感。然而那些msoG与支持商业版权观点的人也跑上新闻群组回覆我们的留言当中尽是嘲笑与讽刺的言语认为所谓的自由与分享是白痴在做的事情认为版权的保护是绝对必要的事也认为自由版权的存在会是他们的绊脚石。试想如果自由版权真的普及了那么电脑软体将不再是他们高度获利的来源反而会变成做白工的垃圾。’

    此时香港极光的一个人疑问道:‘为什么会变成做白工的垃圾?我还不太了解理论上应该不至于这样子吧?’

    大司马回答道:‘这就像一个企业花大钞雇用十一个专业球员来踢足球但对手却是人数无限多而且每个人的长天份都不同的队伍就算十一个人再怎么强企业投资的钱再怎么多结果都不及那无限多人的队伍。即使这个无限多人的队伍中有些只是躺在草地上、有些只是坐在旁边看、有些纯粹只想分享胜利的果实但有心致力于踢球的人还是很多而且他们也不吝啬让其他人一起分享胜利此时就成了一个旁大团结的队伍。每个人只要贡献他们一点点的力量就可以创造一个伟大的胜利这就是自由版权的可贵。’

    香港极光的问者说:‘我知道了!同样的一颗球让十一个人踢每个人可能都踢到球的一部分而漏了某些部分;如果把这颗球让所有的人来踢就可以踢到球的每一面就不会再漏了任何一个射门的角度。所谓的软体也是让所有人一起参与就可以集合大家的力量创造出伟大的作品。’

    大司马点头道:‘不错不错就是这个样子。然而前天锋与后神卫两个人受到了商业版权主意者的羞辱所造成的阴影在他们心中扩散开来终于在新闻群组上的争吵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当时的我无法理解他们为何会反对与争吵因为我还不够理解自由与分享的真正意义所以我并没有站在他们那边。前天锋终于走到了他的极端他开始对自由狂热他认为要改变这种大者恒大与拢断的问题就必需要让软体全面自由化于是决定离开极光骇客要走自己的路。从此之后他化身成为一个复仇者誓言要改变这个世界的观念用自由与分享消灭掉那些只会用版权来捞钱拢断的软体商。’

    大司马喘口气继续道:‘另一方面我也不断的慰留他表示一切可以好好谈但他不愿再和我谈。之后我遇到了我从前的伙伴“无惧”他顺应着新兴的骇客观点开始研究“极光八部”的各种型态。有一天他和我谈起前天锋的事他告诉我我错了并详细的解释道自由与分享的真正意义。原来无惧在研究的途中遇上了前天锋并且关心道他的状态但那时已经太晚了。我从无惧的口中听见了他的心声以及他开始寻找与他理念相同的伙伴的事我知道我很难再挽回他来但前天锋这个位置只要我还是大司马一天我就绝对不会让别人取代他。’

    左将军听见这一段很不爽的跑过来说:‘大司马大人您大可不必自责!事实上我们都很清楚他是为了复仇而离开我们的不是吗?我知道他是您最爱的徒弟他的天份也是最高的但是他为了复仇思想已经极端化!他的离开其实根本不关您的事而是他自己的问题。’

    大司马举起手说:‘不我实在无法推委。如果我多关心他多留意他试着去理解他的话或许就不会变成这种下场了。而且在那之后离开的后神卫也一样如果我也多关心他的话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了我..我..’大司马哭泣了每当他想起这两段往事他总是如此。

    右御使何智言从墙角走回镜头前说:‘大司马大人让我来替您说下去吧!’

    大司马大人一边拭着眼泪一边点头同意左将军大人则没什么反应。

    何智言说:‘后神卫离开我们极光四圣同样是被黑暗的阴影所影响。在他心中虽然有着对商业版权的厌恶但他也同时思考起反面的问题并且不断推翻自己的结论也就是“多重人格内心辩论”。由于我们还沉浸在前天锋的离去我当时也一样埋在一起学习成长的好朋友离去的哀伤中我们开始沉默。我们停止了往常的对谈每个人都不想与其他人说话这也使他的封闭感越来越重因为没有人能够解答他越来越的疑问。终于他内心激战的人格渐渐整合成两派并且成为对立的两边互相较劲。在他的心中建立起绝对公平的观念“平等”的存在才是唯一的道路。他不偏向任何一边也对这个争执的世界感到失望暗自离开了极光骇客寻找他的骇客之道。’

    大司马擦完眼泪后说:‘接下去的让我来说吧我一定要说完他。后神卫是极光四圣里我觉得最有怜悯之心的人然而在激烈的多重人格辩论之后那种怜悯之心消失了。在离开我们极光之后他也开始寻找志同道合的人走向他所认定的骇客之道。虽然他对这个世界同样感到失望但他并没有采取报复的手段反而是冷静的躲藏在网路的角落中观察这个世界的变化。’

    大司马喝口水后说:‘虽然我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他到底观察到了什么但是我终于在他们两人出走后沉痛的决定了极光骇客未来要走的方向:“我们热爱电脑的一切技术我们热爱电脑的所有知识我们崇尚自由与分享也尊重版权观念我们要继续推广资讯安全的重要性”。我想要看见每个会员自内心对电脑的喜爱那种感觉是最棒的是“博爱”的精神。’

    邱虎突然跳出来问道:‘那么您口中的前天锋与后神卫到底是谁呢?’

    大司马抬起头看了一下天花板...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