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极光骇客 > 2大学死党的再会

2大学死党的再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简德昌指挥道:‘天玄你用那部伺服器安装Linux时只要装pHp和mysQL等部分即可其他别装节省空间也节省时间。雁容你可以立即把原本asp网页按照相同功能写成pHp吗?还有输出sQL资料表进mysQL。’

    辜雁容充满自信的说:‘没有问题只要参考旧asp这对我而言并非难事。’

    另一边宇成和云飞各自开始研究中了死神闇影木马与幽灵闇影木马的电脑。

    宇成利用主控台工具检查了一下后道:‘很明显的系统的登录档有修改迹象不过备份的登录档似乎也被动到了恢复原始登录是没有意义的动作。’

    云飞这边则用硬碟工具查看了一会儿后说:‘我可以在磁碟碎片中找到被删除掉的档案应该还有办法救不过不可能完全救回到底能救多少也是未知。’

    老板倪诗乐抚着额头倒坐一旁叹道:‘哎..为什么我会碰上这种倒楣事呢?网站好不容易才起步正要成长的时候竟然就出了这大问题。’

    简德昌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而且对方就是针对BsL而来的。’

    小莞则为老板抱不平道:‘我们老板是和老公离婚后一个人白手起家独自建立起诗诗药商的名气。我不懂...为什么那些骇客针对BsL却要影响到我们?’

    简德昌说:‘因为对方是不择手段而且擅于使用这种计策的家伙。他们很清楚要逼迫一个人就必需下重手对付他身旁的人。对BsL而言你们是重要的客户、收入来源、市占率的长条图所以破坏你们就相当于破坏BsL利基。’

    小莞不明白的问:‘为什么要对付BsL?他们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吗?’

    简德昌摇摇头说:‘不这和商业并没有关系而是一种理念上的激烈碰撞完全性的对立态度。不为钱财的自私手段才是更可怕的!’

    简德昌与诗诗药商的人谈了一段时间后宇成突然累的倒下休息。

    简德昌走过去对着地上类似尸体般的宇成踢了两脚并问:‘你怎么啦?’

    宇成用右手拨开并且烦闷的说:‘不行...不论如何我到找不出病毒的原因就像疯狂十一的时候一样找不到本体无从应对。’

    简德昌转过头对云飞问道:‘你那边的进展如何呢?’

    云飞答曰:‘勉强能救回一些档案其中不少是客户资料表不过订单救不回来就是了。’看起来不论是神出鬼没的幽灵或是拿着把大镰刀乱砍的死神都是闇影七君了不起的杰作也不是一时半刻间可以破解的。

    简德昌抚着下巴边思考边说:‘嗯..假设我们将硬碟全部FoRmaT重新上线的话可能还是会让闇影七君攻破再次伤害。与其如此我们不如暂时就用那部Linux为伺服器而这两部无法修复的伺服器也先搁置不管或许未来会有办法再将其依据原先状态恢复的。’

    此刻已然编写完网站的辜雁容利用1oca1host本地测试功能说:‘倪老板请您过来看看这个网站和你们之前的是否相同?’

    倪诗乐抱着一股期待的心情前去浏览辜雁容所改写的pHp网站惊讶的说:‘这..这简直是一模一样嘛!你太厉害了这么快就能写好啊!’

    辜雁容抿嘴微笑道:‘您过奖了!事实上我过去也受过专长训练其中一项便是将asp、pHp、Jsp三者间彼此互相改写因此这对我而言并不难。’

    简德昌此时决定道:‘那么我们现在就以恢复线上交易为第一优先!’

    ‘是!’宇成和云飞暂时结束原本的工作将调查与修复工作留待未来回到极光骇客再进行。云飞利用原本救出来的会员资料将之输入进辜雁容所规划的资料库资料表中并且合力进行线上交易测试确定没问题后便开放上线。

    ‘您好!对不起我是BsL派来的....’陆雅唯此时来到诗诗药商。

    ‘雅唯!?’辜雁容惊讶的看着陆雅唯并指着她似乎是熟识的人。

    ‘雁容...’陆雅唯也认出了辜雁容先是愣了一下后来才露出笑容。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辜雁容甚是高兴的抱上去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

    陆雅唯拍了拍辜雁容道:‘真的是好久不见了。自从大学毕业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络了。’

    陆雅唯与辜雁容两人本是大学时的死党不过后来因为一些因素而去了联系直到今天。虽然老朋友见面是很高兴的事然而两人的身份却显得有些尴尬。

    陆雅唯问道:‘雁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在这工作吗?’

    辜雁容浅笑了一声道:‘应该算是吧!我刚加入极光骇客这是我的第一个任务。’

    ‘极光骇客!?’一听见这四个字陆雅唯习惯性的在身边开起防火墙。

    简德昌表情有些严肃的回头问:‘你刚才说你是BsL来的..吗?’

    陆雅唯立即回复女强人该有的面孔道:‘没有错是上级指示我来的。’

    简德昌噗嗤的笑了声说:‘噗BsL还真是没效率这么慢才派你来。而且从第一个案件生到现在应该也好几小时了难道他们还没应变过来吗?或者是我们太小看你们了你们已经找到修复状况的方式了呢?’

    陆雅唯有些不解的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只是接获命令要来这里。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至少让我进行我的工作吧?别忘记..这些伺服器还是我们BsL所应该维护支援的。’

    简德昌又笑了声道:‘但是现在这位客户转向我们求助。很显然的你们BsL只是派人来安抚一下客户情绪不想落人口实或是失去客户对你们的心。’

    陆雅唯相当不满的回应道:‘我认为这是你对我们BsL的言语污辱。’

    简德昌此时指着后面两部伺服器道:‘那两部伺服器我们并不需要使用也没有什么更动。我相信如果你有相当的知识与技术你会明白我的意思。’

    陆雅唯二话不说启动了那两部伺服器准备先观察受灾情况然而这个答案和简德昌的决定相同-无解。陆雅唯不死心硬是用了一些方式然而死神闇影与幽灵闇影的存在使得状况无法顺利排除终究她还是死了心。

    雁容走过去对陆雅唯说:‘对不起他并不是有意针对你的。只是..你也看见了这种状况并非随便就能修复如果BsL并没有告知你状况那么你的确是被当成了安抚客户安定民心的工具罢了!’

    陆雅唯点头说:‘你说的没有错上级事先的确没告知我状况。’

    简德昌继续讥讽道:‘商业软体联合会这么大的组织在事后几个小时还是没有决策甚至找不到人就随便派人去应付应付客户未免太不尊重客户了吧?’

    辜雁容小推了一把简德昌并说:‘好了啦德昌不要再说了啦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啊?怎么一直好像针对着她呢?’

    宇成此时走过来说:‘简医生我们已经完整的处理订单流程了小莞也能很顺利的操作新的订单出货系统一切应该没有问题了。我想如果是用自由软体的话闇影七君应该不至于再攻击因为这可能符合他们想要的目的。’

    ‘自由软体!?’听见这四个字陆雅唯似乎想起些什么便问:‘你说自由软体?’

    宇成不太明白这问题于是点头说:‘是啊自由软体...怎么了吗?’

    陆雅唯又问:‘所谓的自由软体到底代表什么意思呢?’

    宇成便解释道:‘自由软体就是一种公众授权的软体开放版权、鼓励复制、允许自由的使用在各种用途不过并非全然相同有些自由软体的授权条约会修改一些东西。GnUGpL便是自由软体的一种也就是GpL大众公众授权。’

    陆雅唯不敢置信的说:‘这..这太离谱了吧?简直是放弃版权、放弃著作权把自己的心血散布给别人任意使用这实在是...我无法想像啊!’

    宇成却微笑着说:‘呵换个角度想这却是伟大的因为它的存在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结合了所有人的知识所有人的贡献完成的巨大梦想。因为网路而交流方便、因为开放而容易修改、因为自由而不受拘束这不是很好吗?’

    天玄此时也走过来举了个例子说:‘这就像是小说接龙一样嘛!集合众人的智慧创作出来的东西不一定要用狭隘的眼光去看这一切的存在。’

    陆雅唯内心自由的种子吸食了这些言语的养分快成长起来。虽然仍不是很清楚然而在陆雅唯的心里似乎见到了一个光明这个光明正照耀着她内心的黑暗部分那个因为憎恨盗版哥哥创作的黑暗部分。

    陆雅唯突然趴到地上哭泣起来道:‘GpL吗..原来这就是GpL吗?哥哥..我终于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我明明看见了你的程式中有着那三个字却没有想过去查出它是什么意思原来一直都是我在自做聪明自以为是的做无意义的憎恨。’

    辜雁容弯下腰去扶起她并关心道:‘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呢?’

    陆雅唯擦了擦眼泪道:‘我没事只是眼睛里塞了一粒大沙子挡住了视线。’

    然而死神闇影与幽灵闇影并未获得解决BsL已完全沦陷...待续

    (幕后画面!倪诗乐:‘眼睛里有沙子千万不可小看不小心感染后果可是很严重的。我们的xx眼药水对这很有效一瓶只要八十元试试看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