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极光骇客 > 27姊姊情断

27姊姊情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陆雅唯讶异道:‘怎么可能……’

    简德昌一边阻止着攻击一边转头问道:‘怎么了雅唯生什么事?’

    陆雅唯指着萤幕说:‘上面……上面传来攻击者的讯息自称是辜雁容。’

    ‘什么!’简德昌也大为惊讶的说:‘确认一下我这边快要找到对方的实体Ip了等我处理完后我就去帮你。’

    陆雅唯回了个讯息问:‘你真是辜雁容?为什么会在那里?’

    辜雁容传讯道:‘因为你因为他因为缘份因为真命天子!离开了德昌后让我遇到了潘烈臣他才是真正了解我的人他对我实在太温柔了。我想要的那种感觉在德昌身上找不到但潘烈臣却给了我满满的幸福。’

    陆雅唯传讯道:‘冷静点你不要被骗了你只是因为一时的打击而想要找一个避风港罢了!你要看清楚看清楚潘烈臣的为人。’

    辜雁容传讯道:‘是啊我真的要看清楚我看的太清楚了!潘烈臣的好是德昌完全不能比的。’

    陆雅唯传讯道:‘在潘烈臣的身边有很多女人每一个都是被他骗来的他特别善于掌握女人的心理只有看清这一切的人才不会被骗。难道说你甘心成为他的其中之一?为他建立后宫?’

    辜雁容传讯道:‘是啊我知道他身边有很多女人我也甘愿做后宫至少他很包容兼容每一个女人。但是德昌呢?他有了你不要我把我甩在一旁对我不理不采这算什么?比垃圾灰尘还不如?’

    陆雅唯传讯道:‘我以前和潘烈臣共事过所以我深知他是一个很可怕的人你是我的好姊妹所以我绝不忍心看你沉沦下去。’

    辜雁容传讯道:‘我沉沦?恐怕是你看潘烈臣喜欢那么多人偏偏不喜欢你所以你怀恨在心故意背叛他跑到极光去吧?’

    陆雅唯传讯道:‘你在胡说什么?我是那一种人吗?’

    辜雁容传讯道:‘谁知道你是那种阴险的女人。抢走德昌排挤我你这又算什么好姊妹?有你这种姊妹真是三生不幸!’

    陆雅唯传讯道:‘那是德昌拜托我德昌说他从来没有爱过你是你一直一厢情愿的纠缠着他不放让他喘不过气所以拜托我演上那一出的。’

    辜雁容传讯道:‘那你呢?你敢说你不喜欢德昌吗?’

    看着这次的讯息陆雅唯呆滞了简单的一行字一个问题却让陆雅唯不知道要如何回答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这个题目的答案不只是向辜雁容回答也是对自己回答。

    郑旬昌正努力阻止着鲍伯的反击:‘可恶被他们现在追踪Ip现在他们也分了一个来攻击我。’

    鲍伯大笑着输入指令:‘太天真了以为有炎黄系统就是万能的吗?所谓的炎黄系统也只是一个工具一项项拆开来与其他单独工具并无两样还天真的以为有炎黄系统就不会被现封包有问题。’

    郑旬昌怒视着萤幕心想:‘可恶开什么玩笑我跟宇成可是同时期的现在他都爬到那么高的地位了我还能在这里打混吗!’

    郑旬昌眼前闪过一道亮光也许只是萤幕的跳动但他确实振作起来从记忆体中阻止了木马程式运作并接着操作齐十六道攻击分散在不同的跳板。利用基层通讯封包的漏洞郑旬昌一改天真的单次攻击改采连续变换的手法。

    鲍伯一面拦阻一面赞扬道:‘不错手法有了大进步只是这些漏洞的防护对我们而言再轻松不过了终究还是只有既定的模式吗?’

    另一方面庄胜哲也苦战哈雷与琳达的合作攻击琳达利用广告伺服器与网页伺服器间传递横幅广告的漏洞得以连线打算利用取得权限后删除所有广告的方式进行破坏;哈雷则采取殖入木马破坏的方式与庄胜哲角力但庄胜哲死守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让木马被执行的机会。

    哈雷看了一眼琳达邪笑着说:‘虽然对手有些本事不过似乎还没有察觉你的动作加快些攻进去吧!’

    正编辑着script的琳达回应道:‘别说的好像我能这么顺利都是你的恩惠我已经摸清楚他们的广告软体用的图片读取语法当然也包括删除的语法现在我正让火山系统运算破解中顺便利用这机会编写script。等等我一拿到权限就会马上把script丢进去执行当然那些资料也会删光的。喔不必要时我应该传一些特别的东西上去那曝光在客户页上头就有趣了!’

    两个女人的战争依旧持续着。

    辜雁容见陆雅唯久久无回应便传讯道:‘怎么了?不敢回答?不想回答?不知道怎么回答?还是你愧疚的答不出来呢?’

    陆雅唯传讯道:‘雁容我真的没有跟你抢的意思我也真的只是和简德昌作作戏而已你永远是我的好姊妹这样欺骗你我真的于心不忍所以我也不能够欺骗你因为我真的……真的爱上了他。’

    辜雁容不解道:‘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陆雅唯痛苦道:‘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也很痛苦你是我最好的姊妹所以我绝对不会答应德昌真的和他在一起。可是德昌一再拜托我至少合演一出戏我禁不起他一再的恳求只有答应他欺骗你。你知道吗?德昌说他面对你时非常痛苦不知道要怎么跟你说明怕你一再纠缠会误你青春所以我最后才答应他演戏欺骗你可是因为你始终是我的姊妹我也绝对不会抢你所爱的人最后我只有……只有这么做了我也不想看到德昌和你那么痛苦下去!’

    辜雁容大怒道:‘这算什么!这算什么!到底把我当成什么又把德昌当成什么我们难道都是你的玩物你一点错都没有。不过你不用痛苦我辜雁容今天在这里告诉你我们姊妹情自此刻斩断未来你我各走各的路再也不是什么好姊妹了!’

    萤幕的那一端陆雅唯痛苦的哭了出来简德昌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好装作没看到;萤幕的这一端辜雁容同样痛苦的哭了出来单在潘烈臣的怀抱中她感觉到温暖、温暖、还是温暖。

    潘烈臣抚着辜雁容的头说:‘去吧打倒她打倒那个抢走你所爱的人。对你而言这一仗不是为了商业软体联合会不是为了别人而打是为你自己出一口气是为了证明你存在的价值。雁容要知道你存在的价值不容许被其他人玩弄更何况是这样虚伪跟你姊姊情深却硬生抢走你所爱的人抢到手后还装着无辜与委屈连我也看不下去了去吧打倒她。’

    轻轻的在额头上一吻辜雁容原本激动的内心化为平静此刻她心中只剩下对陆雅唯直接而强烈的恨意!潘烈臣很得意的看着辜雁容的变化在他的调教之下似乎所有的女性潜在能力都能透过女人天生对感情的敏感而强化出来这或许是潘烈臣手下女性猛将众多的原因。

    ‘我一定要……打倒你!’辜雁容眼神中燃起熊熊烈火攻了过去。

    ‘为什么……!!’陆雅唯长喊一声抵抗着辜雁容的攻势:‘为什么我和你之间必需走到这样的地步呢?’

    辜雁容从mai1server的poRT潜入道:‘因为你的选择造就了今日我们的一切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陆雅唯仔细过滤着所有连线说:‘你要怪我我不会怨你但是我无法认同你为了这一点而跑到BsL去攻击我们。’

    辜雁容趁隙上传道:‘我就是要攻击你我就是要攻击德昌就算今天我不在这里我相信我也会想做同样的事潘烈臣只是帮助我完成罢了!对了这个好像是德昌用来和病人收邮件用的主机吧?’

    陆雅唯问道:‘你真的想破坏?’

    辜雁容殖入完成道:‘我要我要我现在充满着复仇的力量!’

    陆雅唯不屑道:‘我真是看错你了我真的想不到你会出卖自己给潘烈臣让她给你这些复仇的力量。’

    ‘你错了!’辜雁容又打起另一指令道:‘潘烈臣只是帮助我找出我自己潜在的力量这个力量是对你的恨对德昌的恨!人家说爱的越深恨的越深也许就是我现在这种感觉。’

    陆雅唯看见这句斗志全失的说:‘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真是我的错吗?’

    辜雁容更是恨道:‘从再遇到你的那次就是一个错误的开始为什么上天要让你与我们执行同一个任务呢?为什么要出现在诗诗药商呢?你不也是一直对你哥哥的事抱持着恨意吗?恨意不一直是你的动力吗?’

    陆雅唯在打完最后的讯息后双手离开了键盘:‘现在的我已经没有恨意了;正因如此我才明白你身陷在什么样的黑暗里。我好想拉你一把但你一直抗拒我也拉不动你了我死心了。’

    ‘灭绝吧!’辜雁容的恨意透过封包藉由网路传送进木马中摧毁了陆雅唯桌上的电脑也成为开战以来台北极光骇客第一个遭受破坏的主机。

    资讯战仍然持续着……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