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十八章 输出来的机会

第十八章 输出来的机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很多年以后当梁冰川已经成为了重庆大学的教授逢人吹嘘当年他赢过世界冠军沈锐就成了习惯:

    当时我以为我只要接上黑棋就胜定了。根本没有注意到白棋的手段。当我正要落子时我突然现沈锐笑了。

    那是一种很阴险、很邪恶的笑。对和现在沈锐在电视上笑的那种镜头不同。完全不同怎么形容呢?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好象狮子已经现了猎物马上就要下手一样。

    作为当时重庆大学围棋协会的会长你们想我的直觉是多么的敏锐?我的见识是多么的不凡?我马上收回了手好好研究起棋局来。

    十分钟啊就十分钟。我几乎将所有的变化想了个遍终于现了沈锐的阴谋。原来只要我一接上黑棋他就会接连在三个地方扑紧我的气当我全部接上后对杀中就会差一气了!

    后来呢?每当梁冰川说到这里时总会故意停顿一下或者喝口茶或者点根烟卖个关子。而也总会有人在这时来接个腔:“后来呢?”

    说句实话笔者根本没有想到现在正坐着和沈锐下棋的看上去很是斯文的梁冰川若干年后会变成这样一个喜欢吹牛的人。虽然他说的都是真事。

    梁冰川考虑了很久还是将白棋提掉了很显然他也看见了沈锐隐藏着的妙手。对于梁冰川的这一步提沈锐还是很钦佩的。作为他自己来说如果不是看了那中明道长卖给他的呕血谱是根本看出来黑棋的弱点的。而很明显梁冰川并没有看过呕血谱但对于黑棋的弱点居然也看出来了。

    “看来他确实是比我强啊!”沈锐也许永远不会知道是他的笑容出卖了自己。他接下来也只有走出白棋的最强招置黑棋的打吃不顾依然断了下去做出了这个关系两条大龙死活的天下大劫。

    只此一招黑棋提劫。

    这时棋盘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这里两条大龙对杀的一进一出大了。所以沈锐若想打劫就只要在本身找劫材。

    沈锐想了半天下出了刚才想出的妙手扑!

    可惜因为梁冰川刚才并没有接妙手只能成为劫材无法扭转乾坤。梁冰川对沈锐这手不得不应吃掉了沈锐送进来的白子。

    沈锐提劫黑棋冲。白棋应。黑棋也提劫......

    双方都赤红着眼睛拼命在棋盘上寻找着劫材。汗水从两人身上留下来又遵守万有引力落到了棋盘上出滴答声。

    “我输了!”沈锐黯然的看着梁冰川。他再也找不到劫材了。虽然他知道只要再坚持一手梁冰川也将要弹尽粮绝。但是他确实没有任何办法了沈锐不是齐天大圣他变不出一个劫材来。

    和沈锐样子比梁冰川并好不到哪儿去。他的脸色同样苍白着。十几个来回的劫争差不多耗完了全身的精力。

    “沈锐我想不到你围棋下的这么好!”梁冰川虽然胜了但从他脸上一点也看不出一点喜色来。他自己知道这次胜利与其说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如说是因为自己的运气。

    “好什么啊?还不是输了。”沈锐并不知道他对面的对手是一个围棋业余4段他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好转。

    “心情好点一盘棋而已。”作为围棋协会的会长梁冰川深深知道自己的责任让自己的会员保持住热情是最重要的。“要不?等会我请你吃饭。”梁冰川通过这盘棋开始对沈锐有了点兴趣。(注:该兴趣是有关围棋方面的与其他方面无关。受梁冰川委托特此声明。)这才情愿花钱向沈锐出了邀请。

    “切!”对于梁会长的邀请沈锐内心有自己的想法。虽然对于吃白食很有兴趣但多年谨慎的习惯依然让沈锐养成了天上不会掉馅饼的意识。

    “我今天晚上还有事情就不去了。”

    “哦这样啊。”梁冰川故作遗憾的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本来今天我要吃苏遥吃饭就想叫你一起去想不到你没有空那只有改天了。”外表老实的梁冰川居然还有这么一招看来能在重庆大学围棋协会爬上最高位置果然要有点东西才行。

    “什么?苏遥?”沈锐差点大声的叫出来。对于白食就算他还勉强可以抵御那么对于美女沈锐的免疫力瞬间就全部失效了。

    “梁会长我想起来今天晚上的事情改在明天了所以我还是有空去。”变脸变的够快的。

    “沈锐啊叫我冰川吧大家都是这样叫我的。”梁冰川露出早就知道你会这样的神色“那我们今天就一起去吧。”

    重庆大学校门口的菜根香餐馆里。梁冰川、沈锐和苏遥坐在了一张桌子旁。

    这时的梁冰川并不知道沈锐是为了苏遥才开始接触围棋的。之所以叫苏遥一起出来吃饭梁冰川有自己的理由。

    第一、苏遥是美女大美女。我想各位大大都不是什么伪君子两个男人一起吃饭有意思还是两个男人和一个美女一起吃饭有意思?这个可能并不需要我多说。

    第二、苏遥是重大围棋协会的副会长。如果梁冰川一个请沈锐吃饭那是私事。如果是围棋协会的会长和副会长一起请一个很有前途的围棋青年吃饭很明显那是整个围棋协会的公事。我无意将梁冰川塑造成一个内心纯洁无比的人所以能花公家的钱吃饭那是不花白不花不吃白不吃。

    只不过梁冰川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一做法给沈锐第一次单独接触苏遥提供了梦昧以求的机会。

    菜根香的菜是好菜色香味俱佳。

    三个人都是年轻人又有共同的爱好饭桌上的气氛很快就热烈起来。

    “沈锐今天我们第一次一起吃饭喝点酒吧!”一上饭桌梁冰川见气氛很好提了个建议。

    “喝酒?”沈锐一听梁冰川的话心里乐开了花。但是沈锐并不知道苏遥对于喝酒男人的看法处于谨慎的原因他偷偷看了一眼苏遥“我的酒量可不好你们一会可不要把我灌醉了啊!”

    “瞧你一听到酒就吓成这样。刚才下棋时候你的那种气势哪去了。”梁冰川故意挖苦沈锐“苏遥你说呢?”

    “那就喝点吧。”苏遥许是因为今天赢了棋看上去心情很好并没有拒绝。

    “老板来一瓶一斤装的诗仙太白。”梁冰川见没有人反对大声叫道。他回过头来呵呵一笑:“我想既然是喝酒干脆就喝白的你们没有意见吧?”

    有意见?傻子才有意见!沈锐想我巴不得你叫两瓶你们两个都喝醉了才好。当然这些话沈锐是不会说出来的他做出很害怕的样子说了句:“白的啊?“这是沈锐研究了很久一句话说了当没说既不表示赞同也不表示反对。

    苏遥本来以为是喝点啤酒就算了谁知到梁冰川居然叫的是白酒。不过当着沈锐的面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默默的同意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