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二十章 在打与被打间徘徊

第二十章 在打与被打间徘徊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刘香”还没等沈锐反应过来苏遥已经走过去了沈锐连忙跟上。

    “你们是谁?”那正在拉扯刘香的黄毛见有人来忙放开手凶巴巴的问道。

    “我是她的同学她喝醉了我来接她回寝室。”那黄毛一放开手刘香就躲到了苏遥的身后。而苏遥呢见黄毛的样子很凶心里也有点害怕毕竟她也是一个乖乖女从小就没有和社会上这些人打过什么交道。她也一边回答一边就朝沈锐身边躲。

    如此情景沈锐只好出场了。

    “兄弟我们是…来接这个…女孩的。”别看沈锐平时欺负胡勇、郑毅等人很有一套遇到真正的混混他还是有点胆小好不容易才将这句话顺利的说完。

    “你?”黄毛见有男人出头从苏遥和刘香那里将视线转移了过来。“你算老几?刘香愿意和我在一起多玩一阵你凭什么来接她走?”

    沈锐从一看见黄毛就知道他不好惹。1999年的时候将自己头染色的人并不多而将自己的头全染成金黄色的男人一般来说除了混混还是混混。要不是苏遥在旁边估计这种情况下沈锐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同。现在苏遥就站在旁边正是我们沈锐争取表现的时候他怎么能怕一个黄毛呢?于是沈锐充满正义、落地有声、坚强有力的小声对那黄毛说:“大哥你看刘香他已经喝醉了还是让我们把她带回去吧。”

    黄毛见沈锐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一看就是没什么后台的人物说话越嚣张起来“小子你算什么东西给我滚一边去。”黄毛一边说一边就将手伸出去拉苏遥身后的刘香。

    见黄毛又来骚扰刘香忙躲开了。黄毛一把没抓住刘香反而将苏遥的衣服抓在了手中。苏遥连忙一闪只听“吱”的一身苏遥的毛衣被拉扯下来半边一条手臂和空气完全接触连内衣也露出来了好大一部分。

    “住手!”一声大喝沈锐终于毛了。

    黄毛犯了一个错误。一个很大的错误。他错误的估计了沈锐的心理承受能力。

    诚然沈锐是很胆小提刀砍人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做过。但是一个男人在保护自己女人时常常可以使出平时十倍以上的力量没学过这方面知识的黄毛为此付出了代价。

    黄毛被沈锐的大喝吓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沈锐的拳头已经到了。

    “啊!”黄毛吃了沈锐这满含愤怒的一拳应声倒地。不要怪沈锐这一拳的力量太大实在是黄毛太不懂事了。苏遥怎么说也是沈锐的梦中情人黄毛这么一扯内衣不知道被冲动迪吧的多少人看到了。这下沈锐能不狂吗?

    沈锐一拳二拳三四拳拳拳到肉打的黄毛是哭都哭不出来。

    打了一阵沈锐见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生怕黄毛还有同伙。他侥幸得手也不敢多耽搁又胡乱打了黄毛几拳跳起来拉上苏遥和刘香就跑。

    那黄毛请美女喝酒正爽快好不容易将刘香灌得半醉本来还以为今天晚上有节目。谁知无端端的被一顿好打他挣扎着爬起来追了出去见沈锐他们刚上一辆出租车追上去喊道:“小子你有本事别走老子不把你打的叫爹!”

    “不走?”沈锐心里暗笑我不走等你叫人啊。

    本来嘛他走也就走了。可是今天晚上沈锐多喝了几杯又在苏遥面前露了一小脸忍不住有点得意就多了一句嘴:“黄毛爷爷我不等你了有本事明天你到工商管理学院来找我。记住爷爷的名字叫沈锐!”

    第二天。

    烦恼的沈锐心不在焉的坐在工商管理学院的教室里听着课。

    昨天晚上为了先送苏遥和那个第一次见面的刘香回家出租车在重庆大学里绕了好大一个圈。为此沈锐付出了将近二十块的车费相当于学校食堂里他最喜欢的四盘回锅肉的价钱。

    这还不算什么毕竟为了心爱的女孩就算十盘回锅肉也是值得的。关键的问题是回去睡醒之后沈锐才想起他昨天在冲动迪吧里狠狠的教训了一个黄毛而且临走的时候还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沈锐啊沈锐你说你走就走了还多什么嘴呢?”整整一上午沈锐就在教室自己埋怨自己。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沈锐等老师刚一大赦箭一样的就冲了出去。他不笨估计那黄毛今天就会来工商管理学院守着抢先一步从后门先走才是上策。

    偏偏世界上的事情往往都是聪明人自作聪明。

    沈锐一个人在后门处张望了一分钟没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他鼓起勇气冲出后门拔腿就朝食堂方向跑。谁知刚跑两步沈锐现前面有五、六个人正站在前面象是在等着自己。中间的那个不是昨天的黄毛是谁?

    大事不妙!沈锐的反应很快马上止住了脚步。

    可是他快黄毛更快。只听一声口哨沈锐的前后左右突然出现了十来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渐渐的渐渐的朝他逼了过来……

    “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跑是跑不掉了沈锐马上明智的选择了求饶的方法。这一招他从小用到大所以皮肉之苦还基本上没怎么尝过。

    “有话好好说?”在沈锐求饶间黄毛已经走到了他面前。沈锐一看啊?这是昨天的黄毛吗?怎么不像呢?

    只见黄毛脸上红一块紫一块完全看不到什么好肉。沈锐心想:“昨天诗仙太白看来真的是喝得太多了出手没个轻重。可是报应来的也未免太快了吧。”

    “你不是很嚣张吗?要当我龙路的爷爷吗?怎么一天时间不到就装起孙子来啦?”黄毛一边说一边狠狠的踢了沈锐屁股一脚。

    “妈的好痛!”沈锐被这一脚踢得倒退了几步他心想:“昨天你一个人打不过我我不当爷爷当什么?今天你二十几个人在这里世道就变了。孙子当爷爷爷爷倒成孙子了。”

    那黄毛哦叫龙路的黄毛当然不知道沈锐心里正在阿Q他本来踢了这一脚气也消了不少可是突然脸上的伤又痛了起来。看见沈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手一挥“兄弟们给我上狠狠的打!”

    “救命啊!”看着十几个大汉窜到了自己身前沈锐绝望的喊道。不幸的是这里虽然是在重庆大学的范围内但治安情况也不见得比外面好多少。大学生们见到这种打架的情况一般都只是看看热闹。稍微有点正义感的看到十几个打一个也绝对不会帮忙最多就是跑回去报告老师。可是等老师都叫来估计沈锐早就报销了。

    沈锐徒劳的挥动了几下拳头可是很快的他就被几脚踹翻在地。关键时刻沈锐抱住了自己宝贵的头让身体的其他部分去抵挡那无穷无尽的攻击。

    很快的沈锐有点支持不住了他的身上有几处已经开始流血。在屁股又被踢了几下后沈锐悲哀的想:“难道我沈锐追妹妹的壮志未酬竟然要先栽在几个混混的手上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