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二十四章 难猜的下一步

第二十四章 难猜的下一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沈锐猜到了黑棋。

    一般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选择黑棋总比白棋好。虽然说作为先走的一方在终局后要比对手多出三又四分之三子才能算赢但和一种先行的感觉比起来三又四分之三子又算的了什么呢?

    沈锐就是这种论调的持有者。

    猜到了黑棋沈锐很高兴。

    这几天在寝室里抱着苏遥的带来的书看沈锐觉得自己对布局的了解加深了许多所以今天一坐到这棋盘上登时有了一种黑子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

    虽然他通过苏遥的介绍知道自己对面是一个业余6段实力比上次击败自己的梁冰川还有足足高出2段但沈锐知道围棋世界里面从来都没有什么段位高的就一定厉害的说法。他最近还听说重庆就有一个只有职业二段的小孩叫古力的甚至可以经常击败一些职业九段。

    “有机会一定要找到古力见识见识。”沈锐想到这里嘴角开始笑起来“今天先把对面的这个业余6段砍掉然后就可以向苏遥表白了。

    对于沈锐心里的这些想法彭先启当然不会知道。他只是觉得对面的这个男孩有点奇怪一上来不下棋反而呆呆的坐在那里傻笑。

    “重大围棋协会看来真没什么人才!”彭先启摇了摇头。这么多年的围棋生涯使他坚信一点:如果想要将围棋下好一定要有一种人的毅力和非凡的耐心。而对面的一位显然这两者都不太具备。“算了今天还是快点结束这场比赛吧。”

    沈锐一个人可能傻笑了5分种这才回过神来。他抬起头来现裁判、旁边的观众和对面的彭先启都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开始慌张起来。匆匆的就拿起一颗黑子下到棋盘右上角的星位上。

    “呵初学者难道都比较喜欢星位吗?”彭先启虽说已经等了沈锐5分钟但依然保持着一种矜持的姿态优雅的拿起一颗白子放到了左下角的小目。

    “啪”沈锐想也不想一个子放到了左上角的星位上。

    “二连星?好久没看见过了。”彭先启记得这种开局还是自己刚学围棋的时候流行起来的。当时基本上学棋的小孩凡持黑就是二连星、三连星那时候的围棋还停留在讲究大局观、美感的观念上。

    想起当年的学棋的日子彭先启的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笑容跟着在右下角的星位上放了一颗白子。

    “对面那小白脸笑什么?”沈锐见彭先启莫名其妙的对着自己笑起来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可不知道因为苏遥给自己的围棋书是她自己从小就看的所以一些观念和下法都已经有点很现在不太一样了。彭先启就是从他的棋上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难道他现了我的什么漏洞?”沈锐看了看棋盘黑白加起来才4个棋子要说有漏洞满盘都是洞。

    “一定是他看了我两手棋觉得我的棋很差很好对付才笑的!”沈锐透过现象看本质透过笑容看心理他终于明白了。“小子让你看看我的厉害吧!”黑棋在右下角的白子的星位下走出一个托。

    “托?”对于黑棋的这手托彭先启确实没有心理准备。

    一般来说黑棋接下来走三连星的居多因为这样一来黑棋就可以贯彻自己大模样战斗的意图以前的两个星位上的子力也可以得到最充分的挥。

    就算是黑棋担心白棋跟着也下成“中国流”想要来在角部做文章。那么一般的也是在两边挂绝对不会来托的。

    对于沈锐第三手的怪招彭先启有点不知所措接下来我该怎么走?

    有点事情先要在这里说明一点。这里不是说沈锐的棋力比彭先启强所以下出来的棋让彭先启看不懂。不是这么回事。

    按照常理来说这手托肯定没有挂角来的好。如果正常的走下去黑子是要吃亏。但是呢这手托从这种情况下来看又是一步好手。

    对于围棋各种布局的了解定式的演变彭先启比沈锐不知道要强出多少。如果只是一招平常的挂彭先启至少可以拿出1o种以上的下法应对而且几乎不会用去多少时间思考因为那些方法他都下过。但是现在沈锐的这一手托使他不得不从第六手就开始计算棋盘上的变化起来。

    见彭先启开始思考沈锐有点得意。“不就是个业余6段吗?有什么了不起?小爷我随便一手就叫你想半天。”

    大概过了5分钟白子在三.三处扳了一步。

    “下扳。”彭先启这手有点针锋相对的意思让沈锐觉得很不舒服。本来他的想法是彭先启会退一步将外势得到而自己的黑子就可以朝里面再走一步先将角活下来。不过沈锐很明显是低估了彭先启。人家可是业余6段会按照你的想法来走棋?

    对于彭先启的这手扳沈锐也不敢随手应开始计算起来虽然说他还没有业余段位但是在对杀中所显露出来的本领是很多高段位的业余选手所比不上的。沈锐对着这个角部考虑了大概1o分钟黑子还是是选择了退却。

    “退好棋。”见沈锐的黑子并没有选择马上将白子断掉和自己对杀而是退了一步彭先启心里也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对于角里面的变化彭先启刚才已经计算过了一次黑子如果贸然的断进来白子可以利用弃子战术将整个外面包的严严实实真的这样的转换的话黑棋的先行之利就将彻底断送甚至从盘面上来说都还要差一点了。而现在的这种选择虽然黑棋从表面上看来是退缩了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吃亏因为归根到底这里开始还是白棋的地盘。

    “能悬崖勒马不象个没有业余段位的人啊。”彭先启想了想将两颗白子接上了。看着棋盘右下角的三颗白子彭先启想这种棋形自己有好多年没有下出来过了吧?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坚实而厚但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年上千盘对局都没有这么下过呢?看来自己下棋确实太过于依赖定式了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连续三次参加定段赛都不能成为职业棋手的原因吧?

    沈锐如果知道自己布局随手的一步棋居然能引出对面的业余6段这么多的感慨肯定会得意的笑起来。但是现在他可想不了这么多彭先启坚实的这一手接看上去是在防御其实是一种更厉害的进攻。这一手接将白棋自身的弱点都补掉了而黑棋如果还要继续进攻就将承受白棋厉害的反击。

    “下一步怎么走呢?”沈锐又陷入了沉思中。

    这时候沈锐想起这两天看书中现的那句苏遥作的笔记“围棋是两个人一颗子一颗子轮流来下的谁也不能连着下两颗子。所以开始不要想着去杀死对方而只要不将棋走到对方希望你走到的位置就行了。

    “那彭先启希望我下一步怎么走?不希望我下一步怎么走呢?”

    沈锐突然觉得自己好象懂了点什么抬起头来注视着彭先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