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二十六章 胜利,但没有喜悦

第二十六章 胜利,但没有喜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彭先启一步本来应该毫无争议的棋反而引出了沈锐的笑。

    难道刚才彭先启的那步棋有什么破绽吗?

    对于彭先启的夹击沈锐向着白棋占据的左上角大飞了一步。很明显这是寻求眼位的一种下法。

    来犯之敌如果这么轻易就让它做活那彭先启就不是业余6段而是刀疤六了。白棋凶狠的一压不但将刚才大飞的黑子压到了二路上而且还在威胁着截断两个黑子的联系。

    没办法黑棋现在就是置身于茫茫白海中的小舟如果不能就地做出两个眼来就只能拼命往外逃。逃吧前路漫漫无尽头。沈锐沉重的举起了手一个黑子委屈的又跳了一下。

    看着沈锐无奈的表情彭先启本来还悬着的心终于慢慢放下。这种形势下就算不能将打入的黑子全部吃掉但只要吃掉黑棋的一个尾巴再加上开局时在右下角的优势这盘棋是怎么也输不出去了。白子追杀着黑子也跟着一跳。一方面威胁着黑棋大龙的生死一方面又在围着上方的空。

    在这种形势下逃跑是下围棋最痛苦的时候。

    如果说大龙对杀中被干掉那就象两人决斗里先被枪打中死亡来的又快又急根本让你感觉不到痛苦。那么现在这种被人边追杀边收空感觉就象是被慢刀子一下一下的割着自己的肉能清晰的知道死亡的临近而且还要忍受漫长的痛楚。

    断!黑子看来是忍受不下去了一个子愤然的将刚才跟着跳出的白子断掉。这是沈锐愤怒的宣言!

    断?看着黑子的这步棋彭先启先是惊讶然后微笑。愤怒的宣言?不是的沈锐在找台阶认输才是真的。刚才的断对白棋的影响微乎其微白棋一打吃刚才断的黑子只有退而白子接上后虽然留下一个断点但是如果黑子非要再断白棋可以长因为征子对白棋有利黑棋根本吃不掉白棋而刚才断上去的黑棋反而要被吃掉。既然沈锐想认输彭先启也就如他所愿的打吃了。

    不出所料后面黑棋的两步和彭先启想的一模一样。彭先启这时例行公式的将被打吃的白棋长出然后开始看着沈锐等待他认输然后安慰他一下和他交个朋友。

    沈锐居然象没看到征子对黑棋不利一样想也不想就打吃了一步。

    “怎么回事?”彭先启根本没有想到沈锐居然还有接着下的勇气要知道判断征子是否有利是学习围棋的一个最基本的知识。出于谨慎的原因彭先启又再次确认了一下征子。刚才自己的判断没有任何问题白棋的征子绝对有利。既然你还不肯认输就再让你看的明白一点。白棋继续长。

    没有任何犹豫黑棋继续打吃。

    ……………………………………………………………………………………………………

    (这里有必要向各位不是太了解围棋的书友介绍一下征子。这是围棋中一种杀棋的方式也可以说是最有趣最神奇的方式之一。参照上文的情况如果在征子前进的路上先遇到黑棋则白棋被杀死先遇到白棋则白棋将反过来对黑棋进行追杀大概意思就是这样。当然刀疤说得不是很清楚希望看过书的大大如果感兴趣可以尝试多去了解一下。)

    ……………………………………………………………………………………………………..

    没有任何想法白棋继续向既定的路线前进着。

    一步一步很快征子的队伍前进了半个棋盘。

    “这是活征啊!”终于旁边有个重大围棋协会的会员忍不住喊了出来。

    活征也就是说黑棋根本征吃不掉白棋反而等白棋先接触到前进路上的援军长出气来就可以对黑棋的队伍有选择的进行屠杀。

    完了随着活征这个词的出现除了郑毅刚才还对沈锐抱有丁点希望的几个人都过去看另外两盘棋。在他们心里这盘棋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吗?结束了。

    结束的时间如同大多数人所料在1o分钟以后。

    认输的一方出乎所有人预料是彭先启。

    在很多年以后彭先启这样对人讲述当时的情形:

    当时胜利离我只有5分钟的时间。

    但一秒种以后我知道这5分钟可能等于永远。

    那一步棋我根本不相信是一个初学者可以想出来。

    沈锐用了前面过15步棋为这步棋作出了铺垫。

    不只是用棋他甚至用上了自己的表情。

    所以直到今天我都觉得自己不只是在棋上远远比不上他在阴险方面差距更远。

    回到现场。

    当沈锐看到征子的队伍终于在彭先启的配合下绵延半个棋盘而来时他终于可以出手了。

    “紧气”!黑子居然不再管征子的队伍反过来紧右下角上一块白棋的气!

    看着沈锐这步黑子并没有如同自己预想般接着打吃而是对着右下的白棋出手彭先启先是一愣接着整张脸都苍白起来。

    对于黑子具有引征意味的紧气白棋是不能不管的。不管就意味着有两块白棋中有一块会被杀死。而不管那一块白棋被杀带来的灾难都将是毁灭性的。

    中间被征子的白棋被杀等于被黑棋在整个棋盘的中央修起了一道长城。黑棋可以随时出动对周围的地盘进行疯狂的抢劫。而如果右下的一块白棋被杀那最开始被围住的那块黑棋将活出右下的其他两块白棋就会跟着被杀黑棋的大空将会占据半边棋盘。

    要管而且两边都要兼顾。彭先启低头看着棋盘若有所思而又无奈的夹了一步引征。沈锐落子飞快。跟着边紧气边将白棋靠住。

    看见沈锐下出了这步棋彭先启爽快的认输。

    因为这时候他已经知道白棋中间的大部队和右下的大本营现在就算他再怎么努力也只保的住一个。而保住一个和一个都没保住结果都是一样的。

    赢啦!我终于赢啦!沈锐心里这个高兴想不到我也有今天可以在苏遥面前好好露露脸了!

    可是站在他身边的郑毅在短短半分钟时间见证了他老大从高兴到黯然的心情。

    沈锐站起身来正想向下棋中的苏遥走去时现下棋中的苏遥正在甜甜的对着低头思考的袁锋笑着而那笑容中蕴涵着的情意是沈锐从来没有见过的。

    “老大你怎么了!”郑毅慌张的叫道。他现一道鲜血正从沈锐的嘴角流下。

    对于郑毅的叫喊沈锐完全没有反应。这时的他正死死咬着自己嘴唇他的心里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你个花花公子居然敢和老子抢女人老子要阉了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