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三十三章 厕所事件后遗症

第三十三章 厕所事件后遗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接下来的棋局两人都下的很快。

    唐莉吸取了刚才的教训每步棋都下得很小心。没有什么机会占便宜的沈锐自己基本功不扎实的缺陷慢慢的暴露了出来在一些细节的处理上吃了不少小亏眼看要进入收官阶段唐莉终于奠定起了盘面十目的优势。

    “怎么搞的?”沈锐拍了拍自己的头。自己并没有犯什么大的错误不知不觉间优势就没有了?他看了看棋盘现在先手在自己手里但是左上角还多少有点看不清需要补一手棋才能净活。补吗?沈锐思考良久终于置左上角的生死不理去抢占一个后手1o目左右的官子。

    沈锐的举动激怒了唐莉。

    左上角的白棋有漏洞唐莉其实一早就注意到了。现在见沈锐居然不补去抢官子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黑棋当即一个小飞飞入白角。

    来了。虽然黑棋的攻击在预料之中但沈锐还是觉得有点心烦。白棋只有从里面将黑棋挡住。

    唐莉得理不饶人黑子并没有马上连回而是又从里面夹了一下挡下来的那颗白子。做劫。

    这个劫只有打下去了。沈锐苦笑着摇摇头。他朝白棋反打了一下终于将左上角做成了劫活。

    唐莉没有任何犹豫马上提劫。唐莉想刚才虽然因为沈锐抢了最后一个大官子但只要自己能在这次打劫中占点便宜依然是稳胜的局面。

    唐莉提劫后轮到沈锐走棋。他苦着一张脸满棋盘的寻觅劫材。沈锐知道这个劫对黑棋来说并没有什么要紧就算没打赢只要随便在其他地方捞点就行。而自己的白棋可承受不起劫败的后果不但要打赢劫还不能让黑棋占便宜。

    “我的劫材怎么这么少?”沈锐找了半天才落下了白子。

    “你的劫够吗?”这下唐莉确实没有什么好顾虑的。她喜孜孜的看着棋盘自己的劫材比沈锐不知道要多出多少。“这盘棋看来自己是赢定了。”

    再接下来的几手中沈锐绞尽脑汁拼命找劫。唐莉一边笑一边看着沈锐的额头开始冒汗。

    不知道走了多少损招这个劫沈锐终于打赢。不过当他回过头来一点目通过刚才的找劫自己输的反而更多了。

    “我输了!”沈锐很不甘心的向唐莉认输。这时的他可再没有打望的心情。其实唐莉的心里何尝不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最开始沈锐几乎把她逼得喘不过气来要不是自己中盘的时候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应对得当只怕要赢下这盘棋来还真不容易。

    唐莉背负的压力要比沈锐大得多。她是第一次来围棋协会而且是大家众望所归的职业一段盛名之下要是第一盘棋就输唐莉以后根本没有脸面来了。

    “万幸终于没输。”这时的她心情一片大好看着沈锐懊丧的表情觉得有点不忍出言安慰:“沈锐你也不要太难过你刚学输给我也是正常的。”

    唐莉的这句话本来纯粹是好意她的意思是说自己学棋十年才入段而沈锐现在才学棋不到半年就有了和自己差不多的水平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围棋领域的天才了。可是沈锐这种大老粗怎么能够理解唐妹妹如此复杂的表示方法?他以为唐莉是赢了棋还来挖苦他恨恨的看了唐莉一眼没有和其他人打招呼就走了。

    老实说我们的主角沈锐并不是一个气量狭小小肚鸡肠的人。要是换到平时就算是对漂亮妹妹真的挖苦也一定会一笑了之。可是今天因为苏遥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态度沈锐的心情很不好所以才会有这么失礼的表现。

    不过对于沈锐这种神经粗大的人来说气这东西来的快去的也快当沈锐快走到寝室的时候生气的感觉已经快没有了不过这时的他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来:今天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向苏遥解释昨天厕所的事情呢?

    这么办?沈锐又想起了苏遥今天的脸色来八成……..不九成是因为这件事。一定要去向苏遥解释清楚。沈锐想到这里又转过头去向回走。

    恋爱中的人总是想前想后。(同理可证相思病的患者也一样。)当沈锐快走回到围棋协会时他又将脚步慢了下来。

    “该怎么给苏遥说这件事呢?”沈锐找了个石凳坐在上面开始冥思苦想。

    “她要是根本不理我怎么办?”

    “她要是理了我但不相信怎么办?”

    “她要是相信了还是不理我怎么办?”

    可怜的沈锐被脑海里十万个怎么办折磨的快要疯掉了他要是真的疯了那刀疤我该怎么办?

    当然刀疤的这个担心很明显是多余的很快沈锐就看到他面前走过一个可以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的人来。

    “刘香!”沈锐站了起来。

    “哦是你啊!”刘香一看是沈锐脸上明显出现了不自然的表情不过很快的她的脸色就淡漠起来。“有什么事吗?”

    “是……是这样……”沈锐支支吾吾的不好意思开口不过他一想在刘香这里问清楚总好过自己到苏遥那儿去撞墙。“刘香昨天你在图书馆那儿看见我了吧?”

    “恩看见了。”还是那种淡淡的神情。

    “那……那你回去怎么给苏遥说的?”沈锐的声音越来越小。

    “说什么?”

    “就……就……就是我和一个女孩从男厕所里面出来那件事。”沈锐厚起脸皮终于把这句话说完了。

    不知怎么的本来看上去还很平静了刘香一听到这句话马上激动起来“沈锐我想不到这件事你还真好意思讲出来。”刘香大声的对明显不知所措的沈锐说道。

    “你你听我……”沈锐还没来的及解释话又被刘香打断了。

    “刚认识你的时候我见你为了帮我解围得罪了龙路还以为你是个坦坦荡荡敢作敢当的人。谁知道你暗地里强迫一个女孩去男厕所里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也算个男人!”

    沈锐一听事情在刘香眼里居然成了这样彻底慌了。“刘香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要再解释了。”刘香的声音越的大起来“我刚看见你们从男厕所里出来的时候就现那女孩不对劲一直在哭。所以我就没有和你打招呼也没有走远而是躲在远处悄悄的看。我听见你不知道想对那女孩做什么那女孩拼命摇头你居然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后来还是那女孩答应了你你才将她放开的。你说如果不是你用什么事情要挟别人还会是什么?”

    天啦!沈锐听完刘香的话真是欲哭无泪“刘香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沈锐见刘香说完就想走忙伸出手去把她拉住“你昨天回去没有这样对苏遥说吧。”

    刘香将沈锐的手狠狠甩开“你放心我还不是那么喜欢说别人闲话的人。”她看了沈锐一眼“不过你这种人最好还是离我们苏遥远点。”说完再没给沈锐任何说话的机会留下一个美丽的背影气匆匆的走远了。

    完蛋了!沈锐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他眼含泪水仰天长叹:“老天啊老天难道我上个厕所也错了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