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四十三章 封闭训练(二)

第四十三章 封闭训练(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对手擅长厮杀?”沈锐看着棋盘想了想拈起一个棋子“啪”一下就拍到了棋盘上。“那有什么好想的挂角啊。”

    苏遥看着沈锐下出的这手棋笑着摇了摇头。“沈锐挂角这步棋本身是没错的。但是刚才我已经告诉你了对手擅长厮杀。你如果挂角他肯定不会小飞或是尖一步守角而是选择夹攻。”苏遥接着把棋摆下去“三路或四路的夹攻。”

    “这样棋局就会进入他擅长的局面对你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苏遥又把后面摆的几颗棋子拿了下来在黑棋的二连星中间放了一颗形成三连星。

    “这种时候最稳妥的方法就是自己走自己的因为对手喜欢厮杀他肯定会来攻击你。在自己子力多的地方作战不管怎样都不会吃亏。”

    “苏遥你讲得很好。”沈锐突然冒出了一句“可是我有不同的想法。”

    “不同的想法?”

    “是的。”沈锐拿起一颗黑子在手里把玩着“我觉得对手既然擅长厮杀那么我们就应该在他最擅长的地方打败他这样的胜利才是真正的胜利。”

    他接着又将黑棋放到了刚才挂角的地方。“现在不管他是三路夹攻也好四路夹攻也罢黑棋都没有怕的的道理白棋也不一定便宜。”

    接着沈锐又将黑棋摆成了三连星“这样下看上去确实稳妥但是也给了对方一个我怕和你厮杀的信号接下来对方的气势就会越来越盛反而给了他一个水平挥的机会。”

    说到这里沈锐停了下来“苏遥我说的对吗?”

    “这……”听了沈锐的一席话苏遥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她原来学棋的时候老师怎么教自己就怎么下从来没有去想过老师说的究竟对不对。现在听沈锐这么一说苏遥自己倒迷糊了。刚才自己说的是原来老师讲过的应该没有错。可是沈锐说的听上去也很有道理。

    看着沈锐苏遥突然觉得虽然现在看上去自己的棋力要比沈锐高但是对围棋的理解恐怕沈锐还要胜过自己吧。

    “沈锐你的想法也没错。”终于苏遥接受了沈锐的看法。“总而言之布局的时候一定要灵活不要拘泥于定式的走法每一手都要根据棋盘上的形势和对手的不同来决定。而且布局一定要有自己的思想”说道这里苏遥顿了顿微笑着看着沈锐“这点看来你已经掌握得很好了。”

    望着苏遥的微笑一种幸福的感觉弥漫了沈锐全身。“如果我每天都能得到她这么一个微笑那人生该多么完美。”

    整整一个下午沈锐就这样温暖的度过了。

    一夜无话。

    “现在请这次春兰杯的得主世界上最年轻的九段二十岁的沈锐上台领奖!”中国棋院的院长陈祖德在台上宣布道。

    沈锐整了整西装从座位上站起来走上台去。四周开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这次我之所以能上台领取这个奖项和棋院领导们的关心是分不开的。”沈锐站起台上红光满面侃侃而谈。“除此之外我还要感谢我的家人和我的妻子苏遥没有他们的支持我走不到这个奖杯跟前。”说到这里沈锐拿起了春兰杯朝台下苏遥坐着的方向使劲的挥舞了两下。

    “另外在这里我还要感谢这次赛事的主办方--春兰集团是他们搭起了这个让我表演的舞台。”说到这里沈锐从怀里拿出了事先早已准备好的纸条念了起来:“春兰集团始建于1985年前身是国营213厂专门生产汽车零配件。199o年厂领导们响应小*平同志改革开放的号召锐意进取开拓创新……”

    “沈锐该起床了。”沈锐正念得起劲突然被梁冰川叫醒。

    “原来是在做梦。”沈锐睁开眼睛砸巴了两下嘴又回味了一下刚才梦里的风光。这才从床上跳起来。

    “你磨蹭个什么人家唐莉都在外面等你半天了。”梁冰川凶狠的说“快把衣服穿好准备训练!”

    “可是我还没吃早饭呢?”沈锐一边穿衣服一边委屈的说。

    “今天你起来晚了早饭时间已过。留着肚子中午吃吧。”梁冰川拉着沈锐就往外走。沈锐边扣皮带边叫:“等等我还没穿袜子。”

    外面的大厅里唐莉穿着大衣已经等了好久。

    “唐莉屋子里有空调你穿这么多干嘛。”沈锐好不容易才挣脱梁冰川的魔爪笑着说。

    “沈锐梁会长刚才说今天早上他出去跑步的时候现别墅前的小路边有一个小亭里面有石桌和石凳他叫我今天早上去那里给你下棋。所以我就多穿了一点。”

    “不会吧?”沈锐转头看着梁冰川“现在外面的温度都到零下了。”

    “有什么好怕的。”梁冰川看着沈锐很严肃的说“作为一个棋手要学会在任何环境下都能从容的下棋。不要说现在外面还不是很冷就算是在北极你也得出去下!”

    感觉到梁冰川今天的口气很硬沈锐也没有再争辩下去他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薄毛衣悄悄的移动着脚步想溜回房去多拿几件衣服。

    “还想到哪儿去?”沈锐的这些小动作哪里逃得过梁冰川的目光如炬?他一把将沈锐拉住“快走和唐莉到外面下棋去。”

    “冰川到外面去下棋没什么你总要让我多穿点衣服啊。”沈锐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让你穿暖和了还达得到锻炼你的目的吗?”梁冰川不由分说架着沈锐就朝外面走。唐莉忙将棋盘和棋子都提在手里跟着走了出去。

    随着“砰”的一声别墅的大门关上了。沈锐和唐莉被丢在了外面。门里传来了梁冰川的声音:“记住不到12点不要回来我是不会开门的。”

    沈锐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将梁冰川的亲戚都问候了一遍最后还是只有无奈的对唐莉说:“走吧我们下棋去。”

    其实应该说梁冰川为他们选的这个下棋的地方不错。

    小亭建在一个悬崖边上正对着左右两边山的交汇口。时有凉风吹来带来阵阵花香。确实是夏天消暑的绝佳去处。可是很明显沈锐有点不适应这个好地方刚在石凳上坐下他就重重的喷嚏了一下。

    “沈锐你不要紧吧。”唐莉见沈锐受凉很是心疼。她递了一张纸巾给沈锐“要不你把我的大衣披上吧。”

    沈锐虽说平时有点爱占小便宜但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立场还是很坚定的。他断然拒绝了唐莉的好意“我没什么这里的温度我还感到有点热呢。”

    见沈锐拒绝唐莉也不好意思再坚持下去她将棋盘铺开拿出棋子。“那么我们现在开始下棋吧。”

    因为唐莉负责的是指导沈锐的官子所以从一开局就对沈锐的攻击采取了规避的态度。沈锐从开局到中盘一直占据着主动感觉很是舒服。下到收官时已经有1o目左右的优势了。

    “唐莉你今天怎么了人不舒服吗?怎么给我感觉软绵绵的。这盘棋你该认输了吧。”沈锐见棋盘上的空间已经不多暂时忘记了寒冷得意的说道。

    “棋还没下完呢。”唐莉看着沈锐突然起了作弄他的念头。“要不我们打个赌这盘要是谁输了谁就学三声狗叫怎么样?”

    “学狗叫?”沈锐看了看棋盘觉得这棋怎么也不会输出去“赌就赌谁怕谁啊!”

    接下来的官子中沈锐终于领教到了职业棋手的真功夫。

    只见唐莉的白棋。左一下右一下满棋盘的乱窜。虽然看上去她的每一步棋所得都不是太大偏偏还都是一些黑棋不得不应的地方。沈锐就象被牵着鼻子一样一步一步的跟着唐莉疲于奔命。好不容易等沈锐拿回了先手这才现棋盘上大的官子基本上都被唐莉走完剩下的都是一些一目、两目的小东西了。

    “怎么样?”点完目后唐莉笑着问沈锐。

    看着棋盘沈锐真想一头撞上去。中盘时这么大的优势到最后居然就这样不多不少的输了半目。“算你厉害!”沈锐恨恨的说。

    “光说我厉害可不行。”唐莉得寸进尺的说“男子汉大丈夫可要履行自己的诺言。”

    “叫就叫我愿赌服输。”沈锐看看四下无人把心一横当即“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没料到他这一叫倒引出两个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