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四十四章 封闭训练(三)

第四十四章 封闭训练(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有什么好笑的这盘你不过是侥幸!”沈锐看见唐莉捂着嘴巴的样子心里就来气。“我不服再来一回!”

    “还要来吗?”不知道这么的唐莉觉得沈锐气急败坏的样子很是好看她看了看表还不到1o点就算再来一盘也应该有时间给沈锐讲讲官子。“那好吧我们就再来一盘不过还赌吗?”

    “赌怎么不赌。这次我们赌叫1o声。”沈锐也豁出去了。反正脸面已经没有就看能不能翻本。

    “吴老你看那边的小亭里有人下棋。”这时小路上走来两个人。一个年轻人搀扶着一个须皆白的老者。

    “小牛啊我们一早就起来登山也有点累了。不如过去看看他们下棋吧。”那老者笑着说。

    “好吴老你慢点。”年轻人一边说着一边搀扶着老者朝沈锐他们走来。

    现在沈锐的全副精力都投身到了棋盘中。他知道自己的官子比唐莉实在差得太多最好是中盘就能结束战斗。虽然他知道唐莉的战斗能力不弱但怎么说也还是有点机会。沈锐从一开局就力争把局面下乱。

    沈锐的想法唐莉哪里还有不知道的。她还是延续了第一盘的走法你想和我对杀我偏不如你所愿宁可现在吃点小亏也要把棋局拖进官子。

    两人一个要战斗一个不和你战斗黑棋和白棋稀稀落落在棋盘上就是挨不到一起。

    “吴老你看这女孩怎么下棋的怎么黑棋一来她就远远退开了?看上去吃亏不少啊。”那被称作小牛的年轻人悄悄的对那老者说。

    “呵呵小牛这盘棋还在下”老者哈哈一笑“我们慢慢看吧。”

    老者的笑声惊动了正在下棋的沈锐和唐莉他们抬起头来现亭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两个人。

    “他们应该没听见我刚才学狗叫吧?”沈锐心里忐忑不安倒是唐莉有礼貌的冲老者笑了笑她见亭子里只有两个石凳忙站了起来“老爷爷你站累了吧来坐一会吧。”

    “不坐不坐”那老者笑着摇了摇头“人老了多站站有好处。”他注意到两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棋忙说:“你们别管我们继续下继续下。”

    也许是有陌生人在场唐莉没有再一味退让接下来的走法强硬了很多对于黑棋有些过分的招术也开始还击。这下当然就遂了沈锐的心意棋局马上混乱了起来。

    “吴老这女孩的棋风怎么突然硬朗了许多?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叫小牛的年轻人看了一会有点不解。

    也许是刚才自己的笑声打断了棋局这回老者的声音放低了许多“刚才这个女孩并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来。不过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沈锐和唐莉的棋局已经进入了刺刀见红的时刻。

    对于刚才黑棋的打入白棋并没有让它就地生根而是将黑棋放入了茫茫白阵。沈锐的黑棋如同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里面乱窜应付着白棋一招狠似一找的杀着。

    “黑棋怎么能这么下?”一旁的年轻人看沈锐的招法确实乱不得不成样子又在无关紧要的地方落了一颗子心里嘀咕道。他抬头看了看老者却是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吴老今天怎么了?我看这下黑棋的也就是个业余水平白棋虽然下得好点可也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地方凭吴老的境界这棋怎么入得了他的眼呢?”

    那年轻人还在想着棋盘上已经悄然起了变化。

    唐莉的白棋在追杀过程中逼得太凶没有提防沈锐凶狠的一断白棋也被分成了两块这样追杀变成了对杀局势复杂起来。

    “呵这黑棋的运气还真好。”年轻人看着唐莉刚才的那步棋摇了摇头。“这棋要是我来下就不会跳而是夹。这样黑棋没有出路自己又保持了联络。”他看了看唐莉很为她这一步错着可惜。

    不对!那年轻人又接着自己的下法往下走了几步突然现自己刚才认为是臭棋的那一颗黑子正放在双方将要争夺的要点上。“怎么会这样?”年轻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难道这个貌似普通的男孩中盘计算的能力竟过了自己这个职业选手?

    其实唐莉也是在最后将要落子的关头才看出沈锐埋伏的这招杀着。她临时变招将白棋的断点送给黑棋确实也是出于无奈。

    现在黑白双方开始围绕着长气和紧气各出奇谋的做着文章。

    “吴老还看吗?”那年轻人算了算白棋的气始终要少一口这盘棋看来该结束了。

    老者的神色有点古怪他并没有回答年轻人的话好象在想着什么。

    棋局还在继续进行着。唐莉又走了两步终于看清楚自己对杀差一气的结果。她沉思了一会不在紧气转而将棋下到了棋盘上的其他地方。

    “这块棋被吃怎么空也不够。白棋怎么还不认输?”那年轻人没有打扰老者的思考自己细细的数了一遍目白棋差得太多无论如何应该都追不回了。

    可是接下来生的事情让那年轻人目瞪口呆起来。

    吃掉白棋一块棋后执黑的沈锐突然变得不会下棋一样。对于白棋在官子中的一些无理手段黑棋不但没有给予有力的反击连防守也做得很差。先手大官子不去抢反倒去抢一些后手的小官子。

    “这是哪儿跟哪儿啊?”那年轻人看得一头雾水中盘的棋下得简直有职业水平怎么官子上比一般的爱好者还不如呢?

    没多久唐莉收完最后一个官子棋局结束。

    “我输了。”沈锐细细的数了两遍低下了头。

    这盘棋他中盘下得比上一盘要好谁知道最后比上一盘还多输了两目这么大的优势为什么总是不能将棋赢下来?要不是还有其他人在沈锐简直想大哭一场。

    “呵呵围棋值得追求一生一次的胜负何必太放在心上。”那许久没说话的老者突然开口。他拍了拍沈锐的肩膀“孩子其实你已经下得很好了如果再多加以练习将来一定能在围棋的世界里开拓出自己的天地。”

    “孩子?”沈锐愣了半天才确定那老者是在对自己说话。“我什么地方像个孩子?”沈锐愤愤不平正想站起来说几句就见那老者从自己身上解下了一块玉石“这块玉是我18岁时一位故人送给我的有清凉解暑平心静气之用我已经戴了六十多年。今日我俩有缘我就将它送给你。”那老者不等沈锐反应过来将那玉石往沈锐手里一放自顾自的就带着年轻人走远了。

    “这老头神经兮兮的。”沈锐见那老头走远将玉石往棋盘上一放“唐莉来你给我讲讲刚才的官子吧。”这倒不是因为沈锐想抓紧时间学棋而是他见唐莉没有提起打赌的事想快点混过去。

    唐莉并没有接沈锐的话而是紧锁着眉头努力想着什么。

    “对他就是吴清源。现代围棋不败的神话吴清源前辈。我今天终于当面见到他了。”唐莉突然高兴得又蹦又跳。

    “吴清源?”沈锐看着唐莉很是疑惑“吴清源是谁?”

    一里地外。

    “吴老今天你怎么把从不离身的玉石送给了一个不认识的小子?那可是你最宝贵的东西啊!”年轻人问道。

    “小牛你知道刚才看棋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老者道“刚才那男孩的几手棋让我想起了18岁时自己。”

    “刚才我有一种预感那男孩能将我的围棋生命延续下去。和这相比那块玉石又算得了什么呢?”

    #################

    推荐:绝地武士的传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