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六十九章 黄龙十九变(一)

第六十九章 黄龙十九变(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沈锐向老板请了一天假第二天起了个大早8点准时来到了寝室楼下。

    到地方一看人还真不少。不但七个兄弟一个不拉的全到了而且除了唐莉以外还多了几位女士。

    胡勇来了王飞雪郑毅带来了李筝敏而龙路竟然将冯珠也带上了。沈锐和蒋华心有灵犀的对视了一下忙上前一个一个的亲热打着招呼。

    时间已经不早一行人没有耽搁就出了。一个小时后他们就来到了南山的山脚下。

    望着眼前的这一片大山沈锐不禁想起上次和各位兄弟来游玩的情景。当时蒋华为了躲避冯珠正烦着心而自己也还是初识苏遥正想在围棋协会里面展示一下讨她欢心。如今人是物非冯珠早就和龙路走到了一起而自己也离开了围棋协会开始自己在外面闯荡天空。

    见沈锐一个人呆呆的望着南山呆唐莉关心的上前问道:“沈锐想什么呢?”

    当着唐莉的面沈锐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在想苏遥呢?他脑筋一转:“我看见南山上春天的景色如此美丽想起了以前学过的一些诗词不觉沉醉其中。”

    “诗词?”沈锐的这个回答是唐莉万万没有想到的。她呆呆的看着沈锐不会吧这个长期旷课的人居然还会想起一些诗词?既然有这个机会当然要让自己喜欢的人好好表现一下了唐莉拍着手说:“你想起了什么?能不能念给我们听听。”

    “啊!”沈锐想不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唐莉竟然当真了。念诗词?这真比叫沈锐围着南山跑十圈还要难受。不过当着这么多兄弟和美女的面沈锐可不想太过丢脸他摸了摸脑袋好不容易想出几句来:

    “竹外桃花三两枝

    春江水暖鸭先知。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

    念到这里沈锐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怎么写春天的诗枫林和霜叶都出来了?他正在纳闷站在一边的唐莉偷偷的扯了扯他的衣角他这才现其他人早就笑成了一片。

    “老大你太强了!”陆涛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朝沈锐竖起了大拇指。

    沈锐就是再傻现在也知道自己念错了。不过好歹他也是个老大怎么能随便认错呢?沈锐将脸一沉“好了好了时间不早了大家还是快点上山吧!”说着一马当先走在了前头。他边走边想早知道要把那诗念错还不如念自己初中游南山时写的一小诗:“春天到了南山真美。我们游你流连忘返。”说不定还能得到满堂喝彩呢。不过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只好下次有机会再念了。”沈锐自己安慰自己道。

    重庆虽然号称山城但海拔并不高境内的山脉普遍都不高。正所谓男女搭配爬山不累。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上次停下来喝茶的地方。

    “老大我们停下来喝口水再走吧。”陆涛和蒋华现在都是孤家寡人看着别人一男一女有说有笑爬起山来更是加倍的累。这是看见茶馆说什么也想要歇个脚。

    “老五老六这儿喝茶太贵了。我们还是一会到山上去找个地方再歇吧。”胡勇走上前来说道。上次的教训对他而言是深刻的要不是那个中明道人出来解围的话只怕几百块的茶钱自己是怎么也跑不掉的。

    听他们这么一讲沈锐一时也难以决定。这时茶馆里突然传来一阵喧闹。沈锐想了想说:“不如我和刘康进去先把价钱说好再决定喝不喝茶。”

    还没走进茶馆喧闹声越来越大了。沈锐和刘康加快脚步走了进去现一群人正围着一个老头拳打脚踢。

    “住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乃是学武之人的本份所在。刘康不等沈锐说话走过去一把将众人分开将那老者扶了起来。沈锐定睛一看被打的那老头不是中明道长是谁?

    “中明道长这是怎么回事。”沈锐忙将刘康和道人让到了背后对着那群人道:“你们为什么打人?”

    因为有少林弟子刘康在身后扎起沈锐的声音不自觉的就大了许多带着一种气势。再加上刚才刘康分开众人的时候显示出了人的力气所以这群人一时也不敢过于造次他们中间领头的人走出来说:“这两位小兄弟这老道骗了我们兄弟5oo块钱。我们找他要他又拿不出来你说该打不该打?”

    “骗钱?”沈锐看着那汉子有点不相信“你说他骗钱有什么证据?”

    “当然有。”那人从怀里拿出一本黄的小册子来“他上个星期就是用这东西将我们的钱骗走的。”

    沈锐狐疑的将那小册子拿过来一看第一感觉就是分外眼熟这东西不就是自己前不久还天天带在身边的呕血谱吗?

    见沈锐没有说话那人又道:“上次他说这东西是他的祖传之宝价值连城。说我和他有缘所以要送给我。但是找我要了5oo块钱说是要拿去给山区的孩子 读书。我一想这也是好事就将钱给了他。谁知拿了这东西下山找人一看什么呕血谱?就是他自己刚印的小册子!”

    不会吧?那汉子虽然说得合情合理但沈锐一时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学习这呕血谱确实大有进步怎么会是假的呢?

    沈锐转过头来问道:“中明道长他说的可是真话?”

    证据都在别人手里中明道人一时也不好抵赖他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见他承认沈锐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了刚的工资数了一半给那人“他的钱我帮他还了你们不要在为难他了好吗?”

    既然钱到手那还有什么不好的。那人招呼了一声一群人顿时走了个干干净净。

    其实平时沈锐远没有这么大方刚才不知那根筋搭错了线竟然帮中明道人将钱还了。一方面沈锐虽说平时看起来象个小混混但内心其实也还是比较善良。确实不忍心看到一个老人挨打。另一方面当时他通过学习呕血谱进步了许多饮水思源其中也是这个中明道人的功劳。

    “道长你坐。”沈锐拉了把椅子让中明道人坐下“现在你可以把真相告诉我了吧?”

    见沈锐知道了真相依然不念旧恶将自己救下中明道人虽说是一个老骗子依然很是感动。他当下一五一十的将真相告诉了沈锐。

    原来中明道人原来是这南山下的一个农民叫蒋中明。成天好吃懒做长期在茶馆里面厮混帮人跑跑腿混点吃喝。

    去年他在看别人下棋的时候听说了失传的呕血谱灵机一动就回去用几百块钱找了个小印刷厂印了一百多本。然后就化装成道人四处兜售。想不到今天被人堵在了这里。

    “这样啊。”听蒋中明说完沈锐还是有点不解“为什么书看上去很有年头而且里面的内容也很不错不象假的啊?”

    “书一印出来我就将它往地下埋了一个多月看上去当然很有年头了。”蒋中明得意的笑了笑“至于里面的内容我是拿一本叫“当湖十局”的书叫印刷厂照着印的。”

    “原来是这样。”沈锐恍然大悟难怪书里的棋局对杀激烈很有古风。

    既然知道了真相沈锐也不想多呆告辞一句就想走。这时蒋中明一把将他拉住“小兄弟我欠你的钱什么时候还给你?”

    “钱就不用还了。”沈锐笑笑说。倒不是他大方只是看蒋中明这样子除非叫他再去骗人不然拿什么还钱?

    “小兄弟今天真是多谢你了。”蒋中明并没有把手放开而是从怀中另外又拿出一本小册子里“这个东西就给你留给纪念。”

    “又来这一套?”这是沈锐心里升起的第一个念头。他接过那小册子一看感觉和上次他给自己的呕血谱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上面的名称换成了“黄龙十九变。”

    “蒋中明你还来骗我?”沈锐感觉有点窝火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许多。

    “不是这次这次真的不是。”见沈锐冒火蒋中明急得有点语无伦次“这本的确是真的。”他忙将这本书的来历个沈锐讲了一遍。

    原来蒋中明虽说很爱骗人但也讲个江湖意气所以身边的狐朋狗友着实不少。其中有个叫二哥头的中年人是个盗墓的老手。

    因为最近公安机关对盗墓查得很严所以二哥头经常都开不了张长期到蒋中明这儿来吃喝蒋中明也一直很是热情的接待他。

    有一天他们两人又多喝了几杯蒋中明说到自己还会下围棋。二哥头就说自己家里有一本棋谱是他早年挖一个大墓顺手拿回来的。第二天就把这书送到了蒋中明家里。可是蒋中明左看右看觉得这谱太深奥就是看不懂。

    “小兄弟我看你也是一个喜欢围棋的人所以将这棋谱转送给你。你比我年轻又有学问应该可以参悟得透。”蒋中明顿了顿“我虽说是一个骗子但还是知道好歹你放心刚才我说的话句句是真没有一句谎言。”说到这里他放开了手转过身去从茶馆后面的小路慢慢下山了。

    “刘康你觉得这老头说的话是真是假?”

    “我觉得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很真诚应该不会有假。”刘康说道。

    反正就算是假的应该也没有什么坏处沈锐略一思考将这“黄龙十九变”揣在了怀中慢慢的走出了茶馆。

    ###########

    ps:老规矩做个连接。小道王大大的〈红尘人间〉是刀疤一直追看的好书!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