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九十六章 纹枰魔女(三)

第九十六章 纹枰魔女(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芮乃伟落下白子的时候沈锐注视着棋盘并没有抬头。

    但是他眼睛的余光有意无意的看着芮乃伟拿着棋子的右手一直到白棋和棋盘撞击在一起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才将自己的目光收了回来。

    落下了白子的芮乃伟松了一口气虽然这盘棋的对手是一个连职业选手都不是的无名小卒但她从开局起就没有轻松过。直到现在她才可以确定这棋算是赢下来了。

    芮乃伟抬起了头看了看时间离上午比赛结束还有一个多小时时间自己总算是不辱使命顺利完成了领队交下来的任务。她将眼光从墙上的挂钟上又移到了沈锐身上静静的等待着对手认输。

    出乎芮乃伟的意料沈锐并没有马上投子而是将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紧盯着棋盘。“难道这种情况下你还奢望在我手里翻盘吗?”芮乃伟不解的想她借着个机会又好好将棋盘上黑白双方的目数点了一遍。白棋现有的地盘再算上黑棋被吃掉的这一串棋子领先已经在3o目以上了。芮乃伟自信这样的优势不要说对面坐着的是沈锐就算天上地下所有的围棋高手聚在一起都无法将自己击败。

    芮乃伟想的没错如果真有这样的优势确实没有任何人能够击败她。不过可惜的是这优势并不属于她。

    沈锐看着棋盘心里却一直都在想和这盘棋无关的东西。从刚开始见到苏遥接触围棋开始包括大学生联赛和袁锋打架、网上遇到古力、被柔风快枪淘汰这一幕一幕象放电影一样从他的眼前划过。在半年左右的时间自己从一个不懂围棋的少年到如今可以坐到棋盘前和举世闻名的纹枰魔女厮杀靠的是天赋、运气、努力还是另外一些说不清的东西?

    沈锐使劲的甩了甩头努力的将这些东西暂时屏弃在脑海之外现在最重要的是将自己早就想好的是手段使出来赢下这盘生命中第一场职业比赛。

    见沈锐冥思苦想了半天终于摇头芮乃伟已经做好了赢棋的准备。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摇头之后的沈锐并没有认输而是拿起一枚黑子放到了棋盘上。

    芮乃伟万分狐疑的将头凑上去一看脑袋里立刻“轰”的一声巨响。黑棋并没有朝外冲而是在最下面的一路边上下出了一步立!

    怎么可能?这是一分钟之后才清醒过来的芮乃伟第一个反应。自己下了这么多年围棋绝对不可能看不到黑棋这个一路立打劫寻求联络的手段。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将目光投向了黑棋落子的地方。

    现在一旁悠闲的人换成了沈锐通过刚才的时间他将自己的情绪已经完全的调整了过来。战胜一个职业九段固然可喜但围棋的奥妙自己掌握的还远远不够。看着芮乃伟的窘态沈锐回忆起了这盘棋的进程。自己完全是冒着巨大的危险一步一步的将芮乃伟引进了这个圈套。其实黑棋早就有了度过的手段可是为了让白棋相信这仍是一块孤棋沈锐连走了两步貌似出逃的单关而没有去抢占在眼见的大场。那时如果白棋能够识破黑棋的计策脱先而出整盘棋的形势绝对是白棋有利。

    这时沈锐又想起了两个韩国棋手来。柔风快枪和快刀李。没有他们自己恐怕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领悟到“亢龙有悔”和“神龙摆尾”的真义当然也不能在现在用出来对付眼前这个听说很可怕的“纹枰魔女”。一股微笑渐渐的从他的嘴角边溢了出来。

    东边日出西边雨十里不同天。虽然只隔了一张桌子但芮乃伟的心中现在剩下的却只是后悔。

    她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多方寻求沈锐的资料而是轻信了领队关于平湖围棋队派沈锐出场只是“田忌赛马”的策略;她后悔为什么从一开始就跟着黑棋的步调一心一意的想在中盘结束战斗而将局面拖进了乱战;她最后悔的是为什么自己就不能静下心来好好的计算一下现黑棋这一招一路立而将局面闹到了现在这样不能收拾的地步?芮乃伟看着这一条刚才被自己的白棋追杀而现在取得联络后马上就将掉过头来追杀自己白棋的黑龙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寒意。她猛然明白了刚才黑龙之所以做出向外四处逃窜寻求联络的样子其实都只是为了引自己的白棋上钩。对方恐怕早就将自己的心理摸透了:作为一个女子中最强的高手一个职业九段绝对不会相信一个业余棋手敢用骗招来欺骗自己。

    可是现在自己确确实实的受骗了。芮乃伟叹了一口气将头靠到了椅子上。二十多年职业生涯中从未有过的挫折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上。

    芮乃伟不是没有输过。作为一个围棋职业选手来说胜负是一生都要面对的事。但是不管以前输得有多么惨从来没有象这次一样让人觉得那么不甘而又无力。

    当芮乃伟挣扎着从椅子上坐直身体想要投子认输的时候上午对局结束的铃声响起了。

    ##################

    “乃伟你今天怎么了?”当芮乃伟拒绝了平煤集团围棋队其他人一起用餐的邀请正一个人孤单的坐在角落里食不知味的吃着午饭时她的爱人江铸久意外的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铸久你怎么来了?”芮乃伟很是吃惊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这次从韩国到中国来参加围乙联赛江铸久几次三番说要相陪都被她拒绝就是不想他在身边分心想不到江铸久还是来了。

    “乃伟这么多年了这是第一次你独自一个人离开我参加比赛我又怎么放心得下?所以你前脚刚从韩国走我后脚就订了机票过来。”

    “那……今天上午的比赛过程你都看到了?”芮乃伟问道。她明白平煤围棋队的领队是断断不会来关心自己这盘棋的。因为对手是那么一个不知名的小辈在其他人心中这盘棋的胜利还在开赛前就已经属于平煤队了。而自己的丈夫则不同不管自己的对手是谁他都会在一旁默默的观看。

    “我都看到了。”江铸久的语气没有任何改变只是慢慢的在芮乃伟身边坐了下来。

    ps:祝各位大大元宵节快乐!今天起点社区的评书论书专栏很热闹。n个大神级的人物为了和“H”有关的事情捏得不可开交。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去。刀疤爱看热闹先看去了。呵呵。(主要是接下来我也要写点和感情有关的事情先去看看风声再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