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九十九章 吻后的改变

第九十九章 吻后的改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沈锐你也在这儿啊?”唐莉明显也喝得不少整个小脸通红语气也和平时不太一样。

    “唐莉你怎么也在?”沈锐愣愣的看着她。他知道唐莉平时可是从来不在酒吧这种地方出现的自己和她认识了这么久也只是在成都看见她喝过一次酒不过那一次还是在饭馆里。

    “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唐莉对着沈锐嫣然一笑显出了和平常不同妩媚的一面。其实现在她心里只有比沈锐更加苦楚原以为沈锐进了平湖围棋队远离重庆就会慢慢忘记苏遥和自己亲近起来。可是已经半个多月了两人除了那次在小树林边单独说过的话屈指可数。

    表面看上去每天都高高兴兴可是又有谁知道自己内心的痛苦?今天下午将上午大优的棋输出去带给唐莉的失落反到让她将一切都放开了。所以晚上她就避开了毛毛和韩玉贞来到了这个酒吧。想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好好放松一下自己压抑得太久的心情。想不到在这里反而和沈锐不期而遇了。

    “你也是来喝酒的好啊。”沈锐看着唐莉这个女孩给他的感觉一直都很亲近。有她在一起陪自己喝酒那是再好不过了。他招手从服务员手上又拿过了一瓶啤酒递给了唐莉“来我们一起干!”

    凌晨三点要关门打烊的酒吧老板终于好说歹说才将沈锐和唐莉两人送出了酒吧大门。本来已经喝得烂醉的沈锐被冷风一吹反而有点清醒了。他看了看唐莉有看了看表“唐莉现在已经四点了我们如果就这样回棋队住的宾馆恐怕影响不好吧?”

    唐莉晃晃悠悠的从酒吧里面出来后就没有说过话不是因为她不想说而是这几个小时陪沈锐有一杯没一杯的喝早就让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了。这时她终于再也支持不住一下跌到在沈锐的怀抱中。

    “不会吧。”看着怀里的佳人沈锐暗暗叫苦。自己也喝得快不行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抱着个唐莉这才真叫棘手啊!沈锐摸摸怀里这才安心下来。俗话说钱是英雄胆。衣服的内揣里有他为这次来河北比赛专门准备的5ooo块钱(自从上次银行被抓后如果到外地沈锐总是喜欢将现金带在身上以防不测)应该足以应付这突然事件了。他当机立断招了一辆的士就往最近的宾馆开去了。

    在宾馆的柜台处开了一间房开房的小姐虽然狐疑的看着一旁酒醉的唐莉但还是没有询问。沈锐匆匆的将唐莉架进了房间将房门反锁这才松了口气。

    河北不是重庆沈锐心里很清楚。唐莉长得千娇百媚沈锐也知道。之所以只开一个房间倒不是因为他对唐莉起了非分之想要乘人之危将生米煮成熟饭。不是的就算沈锐曾经这样想过他也不敢。他也怕党纪国法还有我们勤劳勇敢的公安干警。沈锐只是有点担心唐莉的安全和自己谁一间房总比让她喝醉了自己睡一间房好。当然在他的内心也不是没有什么小九九一间房25o两间房5oo还用想吗?你说选5oo还是25o。

    沈锐将唐莉扶到了床上打开空调脱掉了她的外套给她盖上了被子。然后关上了灯自己也一头倒到旁边的床上睡过去了。

    整个这间客房又重新恢复了宁静。

    唐莉到是睡着了可是躺在另外一张床上的沈锐却翻来覆去无法成眠。刚才的冷风虽然让他从酒醉中清醒了许多但又让他越的兴奋。

    现在沈锐的脑海里不停的闪现着今天输棋的情景而除此之外出现的竟然是沈锐平时从来没有想过的画面:唐莉漂亮的脸蛋和婀娜的身材。

    一想到唐莉的身材沈锐觉得自己满腔的热血都沸腾了起来。刚才他帮唐莉脱去外套的时候就现唐莉仅仅穿了一件紧身毛衣。将她美好的身段都展现无余。

    这时候沈锐再也忍不住了他偷偷起了床摸进了厕所里面用冷水打湿毛巾洗了一把脸。他可不想在这里因为酒醉做出既伤害唐莉有伤害自己对苏遥感情的事情来。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出来的唐莉的声音:“我好口渴能给我一点水喝吗?”

    如果说开始沈锐还能抵挡住自己的心魔竭力不去想唐莉的话。那这美妙少女声音已经完全的将他的抵抗击退。

    “我只是端杯水给她喝不会有事的。”沈锐打开了灯自欺欺人的端了一杯水慢慢的走进了唐莉。

    眼下的唐莉酒醉依然还是没有醒。她接过沈锐递过的水一口气就喝了个干净。沈锐见她喝完将杯子接了过来正要离去。突然现刚才给唐莉盖好的被子已经被她蹬到了床边。灯光下有种酒醉后的红晕在唐莉的脸上呈现一时间显得那么美艳不可方物。

    从来没有接触过女孩的沈锐这下再也忍耐不住了他无法控制自己轻轻的轻轻的对着唐莉红红的嘴唇吻了下去……

    ###########

    “沈锐昨天是你把我送到宾馆里住的吧?”在回浙江的火车上唐莉借着沈锐上厕所的机会终于将一直躲着自己的他抓了个正着将沈锐堵在了火车车厢交接的过道上。

    “哦是啊。”沈锐低着头明显敷衍的说道“前天晚上你喝醉了我就近找了家宾馆让你住下了。”

    沈锐说完就想走可是唐莉并没有就这样罢休“就近的宾馆?那天我知道你也喝得不少肯定不会回我们队住的地方怎么我早上醒来在宾馆里没有看到你?”

    “我就住在你隔壁的房间第二天早上我来叫你的时候现你还没有起床我就先回去了。”沈锐的脸越说越红头也越来越低。从来对着唐莉他只有一种妹妹般的感觉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沈锐觉得自己好象对着的是另外一个女孩。

    “那是你扶我进宾馆房间的吗?”唐莉语气不变的问道可是如果这时沈锐抬起头来就会现和自己一样唐莉的脸上也飞起了两朵红云。

    “不是我哦不是我扶的。我扶你进房间后马上就走了。领队他们还在等着我呢我先过去了。”沈锐觉得自己再也无法从容回答唐莉的问话话一说完就匆匆的走了。

    火车车厢的交接处现在只剩下了唐莉一个人看着沈锐惊慌走远的背影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心里想着:要是我没有在沈锐亲了嘴唇后咳嗽那一声前天晚上我们之间到底还会生些什么呢?

    推荐:支持好书支持围棋支持《聋棋士》。爱棋的大大们你们责无旁贷!

    连接在下。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