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零二章 扬名广州(一)

第一零二章 扬名广州(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既然已经让沈锐折服照常理说接下来马晓春应该趁热打铁好好让他练练基本功。可是出人意料的是接下来的两天马晓春连棋子都不让沈锐碰而是拿出了厚厚两本《中国围棋史话》让他读。不但要读而且还要他读熟。

    读吧谁叫他是老师呢?平时不怎么看书的沈锐在马晓春的威逼下只好在他的书房里面做了两天乖孩子。好在周末就是围乙联赛的第二场比赛沈锐的苦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马老师你看明天的比赛我们该怎样排阵?”平湖围棋队第二轮比赛又是客场对手是新中国成立最早的地方围棋队之一广州迈特队。到宾馆后虽然已经是晚上八点但苏祖万还是将所有人都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来。

    “老苏别光问我。先说说你的想法。”马晓春悠闲的坐在沙上点燃了香烟。他确实还没把这场比赛放在心上。广东队放在二十年前也许还能算一支强队现在嘛恐怕也只能靠以往的名气吓唬一下小孩子了。

    一向谨慎的苏祖万可没有马晓春那样自在。在他心里广州队虽然不是很强但多少还有一个老八段方天丰坐阵轻忽不得。派谁出马能保证战胜他呢?苏祖万看着马晓春犹豫了一下:用征询的口吻说道:“马老师我看韩玉贞上一场状态不错要不让她上第一台?”

    韩玉贞听到苏祖万点了自己的将兴奋得小脸通红。对上芮乃伟自己当然有点怕但听说这个方天丰已经是一个五十多的老头子了虽然挂着八段的名估计也厉害不到哪里去。这场比赛正是自己在中国扬名立万的好机会。

    马晓春看看苏祖万又看看韩玉贞笑了起来。这场比赛谁来对付方天丰他心里早就有了合适的人选。“老苏上次沈锐半目输给了芮乃伟信心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我想这次对付方天丰应该是个让他恢复信心的好机会。”

    “他?”苏祖万心里本来还想提议由上一轮中盘大胜对手的毛毛坐第一台的。可是想到毛毛只是个初段所以才推举的韩玉贞。谁知马晓春居然要派沈锐来当此重任。苏祖万正想出言反对不过想到离开浙江时周青告诉自己一切都由马晓春做主。他又活生生的将话咽了回去。

    苏祖万的想法马晓春又怎会不知道?他也没有多加解释而是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台次表交到了每个人手上。刚来到队里树立自己权威那是必须的。

    散会后马晓春将沈锐加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沈锐知道为什么我前两天不给你讲棋只让你看书而今天又让你坐第一台吗?”

    说实话现在沈锐的心里还多少有点害怕。上次坐第一台输得太丢人要是这次再失手看来就真的只有跳珠江的份了。

    也许是看出了沈锐的不安马晓春笑着说:“我之所以前两天不怎么给你讲棋是我觉得以你的实力对付一个日薄西山的老八段已经绰绰有余用不着再训练了。现在你唯一需要的只是一种赛场上的平静。这两天我让你看《中国围棋史话》就是希望你从中国围棋历史名人的事迹中吸取到那种淡然自若的下棋态度。”

    “淡然自若的下棋态度?”沈锐脑海里灵光一现想起了昨天刚看过的“顾师言三十三手镇神头”那次顾师言如果输棋可是要被砍头的。和古人相比自己的这点压力又算得了什么?想到这里沈锐突然有种说不出的轻松“马老师你就放心吧。我不敢保证能赢但至少会下出自己的水平。”

    ############

    方天丰八段悠闲的看着自己的对手那个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叫沈锐的年轻人。虽然在比赛开始前两天领队就提醒过自己这个沈锐听说很不好对付上场比赛只以半目小负给了芮乃伟不过方天丰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下了这么多年围棋方天丰知道年轻人的棋有冲劲擅长对杀但往往基础不牢没有后劲。

    芮乃伟的棋风喜欢对杀不要说半目胜就是输了也不奇怪。而自己只要放松心态在布局时就步步为营只要进了官子阶段方天丰不相信凭自己多年练就的基本功会将棋输了出去。

    而眼前棋局的进行正如他所期待的进行着。自己的黑棋固然行棋小心而对方的白棋看起来也没有一般年轻人的冲劲走得不温不火。

    “这样当然最好。”方天丰看看中午封盘的时间快到拿起工作人员专门为他准备的普洱茶喝了一口。自己本来还准备如果白棋前半盘来势汹汹就放点甜头给他谁知道上午都快过去了沈锐居然没有动静。难道他今天也想和自己泡官子不成。想到这里方天丰笑了笑官子那可是他年轻时候克敌制胜的法宝。

    “马老师你看沈锐这盘形势怎样?”广东的条件就是好四盘对局在研究室里都有转播。老苏于是一刻不歇的在四个电视之间走来走去当然最让他不放心的还是沈锐这盘。

    和苏祖万不同马晓春从开局后就没有动过一直牢牢的把持着观看沈锐和方天丰对局的最佳位置。“老苏不要慌。我看沈锐这盘形势不错很有希望拿下。”

    苏祖万将棋盘上的目数好好点了一遍“他们两人现在形势差不多。我觉得方天丰的黑棋看起来说不定还要稍好一些马老师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

    马晓春一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老苏你就放宽心等着好消息吧。”

    苏祖万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转过身朝其他地方的电视走去。不过他嘴里还是小声嘀咕了两句:“好消息?谁不知道方天丰是七八十年代和西南王宋雪林齐名的高手。最厉害的就是官子。这盘棋如果一直这样平稳的下去我看沈锐拿什么和别人斗?”

    中午吃饭的时候平湖队的所有队员的坐在了一张桌子上。苏祖万见沈锐脸色平静和其他人有说有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沈锐上午的对局你觉得自己的局势如何?”

    “很不错赢是没问题的。”沈锐从碗里夹了一块回锅肉有滋有味的嚼了起来“苏队你放心这次我不会象上盘那样失误了。”

    正在吃饭的马晓春听到沈锐的回答很是赞赏的对他笑了笑。这个动作比苏祖万看到心里也是一宽:“难道马老师和沈锐早就定下了计策对付方天丰自己真是平白担心了?”

    下午一点半比赛继续进行。

    方天丰吃饭的时候还在想平湖围棋队的教练午饭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好好教训一下对面这个叫沈锐的年轻人让他下午强攻黑棋不要将胜负拖入官子。因为只有年纪稍微老一点的棋手基本上都知道老方的官子厉害不会让手下的队员这么冒险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下午一开始白棋就奋不顾身的投入到了黑空中。

    “早就知道你会来了。”白棋突然的疯狂并没有让方天丰吃惊。从上午一开局他就一直在提防对方的突然力所以黑棋本身的联络可以说得上是固若金汤。黑棋老实的将自己的地盘护住而白棋见没有什么机会草草走了几步又脱先将战火燃向了相隔小半个棋盘的另一个地方。

    “现在的年轻人啊下棋怎么打一枪换个地方?”沈锐这一脱先将包袱丢给了对方。方天丰看着白棋刚才打入的几个子伤起了脑筋。杀棋吧这几颗棋好象一下又杀不死;不杀吧看着总觉得怪可惜的。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跟着白棋应因为这几颗白棋看上去有点象是个陷阱要是自己强行杀棋说不定就上当了。

    黑棋跟着白棋来到了另一个地方。方天丰想反正我全盘皆厚那几颗白棋你总要处理等你处理的时候我再决定怎么走不迟。

    黑棋果然是厚实。沈锐在新的地方又连下了几手依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唯一的“收获”就是让白棋在黑棋隐隐的包围中又多了一块孤棋。如果说下午刚开始的时候黑方只是略微有点优势胜负还不明朗的话。那么现在白棋只要稍有疏忽两块孤棋任意死掉一块的话这盘棋也就over了。

    “马老师这棋怎么下成这样了呢?”苏祖万的脸色苍白现在四盘棋中有三盘形势都不大妙特别是沈锐这一盘他一直以为马晓春早有奇谋拿下不成问题。谁知道午饭之后沈锐不知道犯了什么邪简直可以说是乱走一气不到两个小时形势就面目全非了。

    “老苏你不要急我想沈锐有自己的想法。”马晓春拉着苏祖万坐下“我们先看看再说。”

    其实马晓春的心里也开始紧张起来。虽说自己对沈锐有信心但刚才白棋的十几步棋连他也没有弄明白沈锐的想法。这次是马晓春第一次带队出战如果输了不要说对周青不好交代传出去连圈里人都要看笑话。幸好因为他刚来教练的名单还没送到棋协应该还不会有记者知道。

    看着沈锐开始进入长考方天丰轻松了下来。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盘棋拿下来是没有问题了。白棋的两块孤棋虽说看上去还有点活气但真要黑棋的包围圈中做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况且在方天丰心中根本没有想过非要杀死这两块棋中的一块他只要借机追杀一阵将自己左上角的空围起来就是。方天丰算了算只要自己的左上的空能围起来就算这两块白棋都能活黑棋也已经是简明胜势了。

    正在方天丰打着得意算盘的时候沈锐出手了。白棋点角!

    “这样下?”方天丰有点意外。白方再有两块孤棋的时候居然一块也不处理直接点进了自己的角空。黑棋到处都很厚难道他不怕另外两块棋无疾而终吗?

    方天丰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将白棋扳住无论如何也不能先让白棋就这样在自己的角地里活出一块来。

    显然刚才长考的时候沈锐早已想好了接下来的走法。白棋落子如飞二落小尖继续贯彻做活角地的想法。

    “马老师沈锐是不是傻了?刚才有两块孤棋还不够现在居然又扯出第三块?”观看电视的苏祖万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重新从座位上站起来。这时候黑棋在边上二路跳了一手这步棋正好落在两块白棋的中间既威胁了白棋的角地又威胁了刚才沈锐的第一块孤棋确实是一步妙手。

    “看来沈锐的三块白棋是必死其一了。”马晓春叹了一口气可是嘴角却流露出让人难以察觉的笑意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步黑棋刚下落下方天丰就觉得有点不妥。果然白棋并没有单纯的选择补棋而是向下立了一手转而威胁白棋的另一块本来固若金汤的地盘。

    见沈锐又将皮球踢了回来方天丰陷入了长考。刚才的那步本来是妙着但却因为沈锐的意外反抗落了后手。现在黑棋需要马上补棋这一补虽说地盘多了七、八目但也给黑棋一个喘息的机会。

    果然见黑棋补棋白棋立刻又在角里活动开来。黑棋被迫应了两步白棋在左上角已经隐隐约约有了活出一块的迹象。

    这样的情况让方天丰很不愉快一向平稳的他此时终于第一次动了杀心。

    ps:推荐一本好书《逃兵之王》。连接在下。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