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零五章 西南王(二)

第一零五章 西南王(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沈锐快给我滚起来!”才刚刚八点沈锐就被马晓春用“少林狮子吼”从睡梦中惊醒。他睁开惺忪的睡眼正要埋怨几句。可是映入眼帘的却是马晓春愤怒的表情。这下沈锐再也不敢怠慢了连忙进入洗手间一阵打理。

    其实马晓春这个人看上去古古怪怪脾气倒也不大。可是今天睡到凌晨6点多钟他就被沈锐如雷鼾声闹醒。本来想叫醒沈锐可是老马偏偏又自持风度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只好在床上滚来滚去滚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等到天色微微亮了哪里还容得了沈锐再继续睡下去?

    “马老师这么早我们去哪儿啊?”沈锐不知道其中的内情走到街上看太阳都还没出来心里忍不住暗骂马晓春不通情理。

    看见沈锐哈欠连天的样子马晓春的气早就消了一大半。“沈锐我问你我们这次到成都来做什么啊?”

    “不就是为了参加哪个什么“西南王围棋赛”才来的吗?”

    “所以在参加比赛之前我就先带你见见我的老师真正的西南王。”

    这种小的四合院成都市区现在已不多见了。推开红漆的大木门绕过照壁跨过四合院就进了堂屋。解放前一般大户人家待客都在这里。

    “马老师这西南王还挺有钱的啊。现在要在市区住这么一套院子没有几百万还真买不下来。”沈锐从一进院子就不停的聒噪。

    “沈锐你给我闭嘴!”马晓春低声呵斥。他心里可真够郁闷的为什么围棋天赋这么好的一个人满脑子都是钱呀房子呀之类市侩的东西呢?

    “晓春你小子又在吵谁啊?”随着一个洪亮的声音一个头苍白的老者走了进来。这老者看上去已经六十多岁了可是精神依然健旺得很。

    “老师。”平时在陌生人前比较高傲的马晓春见了这个老者马上必恭必敬的行了个礼。那老者也不在意拍了拍马晓春的肩膀示意他坐下“晓春啊你已经有好几年没到成都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

    “老师我新收了个叫沈锐的徒弟过来让你老看看。”马晓春一边说一边将沈锐拉了过来。

    徒弟我什么时候是你徒弟了?沈锐心里很是不满我又没对你行过拜师大礼干嘛见人就说我是你徒弟?不过马晓春整人的手段他知道当下规规矩矩的走过去行了个礼“晚辈沈锐见过西南王。”

    “呵呵呵呵”也许是很久没听过人这么称呼自己了那老者很是高兴。他笑着说“什么西南王不西南王的那都是些前尘往事。晓春这小子我看根骨不错人也聪明看来你这个弟子收对了。”

    “老师以后他就是你的徒孙了你老还要多管教管教才是。”马晓春忙笑着说。

    原来马晓春初学围棋的时候一次来成都参加少年围棋比赛被当时的西南王宋雪林看见。宋雪林见他资质甚好就留他在家里住了三个多月不但管吃管住而且悉心教授了一些围棋技艺。一直到马晓春的家人念子心切宋雪林才买好车票很不情愿的送马晓春出川。所以这两人虽没有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

    这老头看上去其貌不扬想不到居然教过马老师围棋?马晓春的厉害沈锐是知道的连带对这老头也佩服了起来。

    “晓春几十年前的一些事情还说他干什么。”宋雪林喝了一口茶“这次你千里迢迢从浙江来不会只是想告诉老头子我你收了个徒弟这么简单吧?”

    “老师我这次一来是想见见你二来是带这个徒弟来参加“西南王”围棋赛让他见见世面。”马晓春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参加西南王比赛?那好啊。我现在下棋是不成了要是再年轻个一二十年还真想也上去和你们一起比划比划呢。”一听到西南王三个字宋雪林的笑容就浮现了出来他马上就想起了自己当年驰骋赛场称霸西南的日子。

    “哦晓春这次你带沈锐来报了名没有?”过了一会老人才从回忆里走到现实中来。

    “还没有昨天晚上刚下飞机。”宋雪林陷入沉思的时候马晓春静静的坐在一旁没有打扰一直到老人问才开口说话。

    “晓春啊你怎么搞的这比赛后天就要开始了你现在还没有给沈锐报名?”宋雪林一边埋怨一边拿起了身边的电话。

    “小张吗?是我宋雪林。我有个徒孙这次来参赛还没有报名现在还来得及吗?时间过了也要给我老宋一个面子吧。好就这样。”

    放下电话宋雪林对着马晓春说:“晓春别在我这里耽搁了快带沈锐去报名吧。记住报名时间已经过了你就说是沈锐是我的徒孙就行。”

    见老师话马晓春只好站了起来“老师那我就先走了。等沈锐比赛完了我再来看你。”

    “记着一定要来啊。”宋雪林将两人送到了门口“晓春我们爷俩好久都没在一起喝酒了比赛完后你一定要过来陪我喝两杯。”

    一出老西南王家的小院子沈锐整个人就轻松了起来刚才一直坐着实在把他闷得慌。“马老师今天你不会是为了我报名的事情才来的吧。”

    “你小子想些什么?”马晓春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沈锐的脑袋“我来看自己的老师哪有想那么多?再说”马晓春又恢复了自己平常高傲的样子“凭我马晓春三个字只要是在中国围棋界又有谁不给几分面子?”

    你牛你牛。沈锐暗道。现在你是我老大随便怎么吹都行。

    马晓春当然不知道沈锐心中正在胡思乱想他边走边一本正经的说:“这次我带你来见我老师就是想让他看看你到底合不合适做我的弟子。既然你已经过了他这一关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这次比赛完后我就和你一起会重庆见过你父母。正式收你为徒。”

    正式收我为徒?一听这话沈锐差点马上昏到在大街上。对一般学棋者来说如果听到要被马晓春收为弟子那当然是喜讯。可是对沈锐而言这无疑是天大的噩耗。马晓春的手段他是领教过的一会历史书一会死活题。而那时他还不算是马晓春的正式弟子如果真成了正式弟子还不知道要被折磨成什么样?

    不过现在沈锐可不敢明说不干他只好暂时敷衍道:“马老师这事情还是等比赛完了再说吧。”

    “废话这是件大事当然不能草率了。”马晓春拖着沈锐就上了一辆出租车。

    说了宋雪林的名字顺利的报完名。马晓春和沈锐两人回到了宾馆房间拿出了对阵表好好研究了起来。

    这次西南王围棋大赛共分为八个组每个组16人左右淘汰赛方式第一名出线规模也算是不小了。沈锐被插到了H组里自然拿到的是H组的对阵表。

    “马老师你到是让我也看看啊。”沈锐见马晓春拿着笔在对阵表上勾勾划划不放手心里有点着急很想马上抢过来。

    “过来一起看吧你的运气看起来还真是不够好这c组也可以算得上是死亡之组了。”马晓春边说边将对阵表放到了茶几上。

    “这两人是谁啊?”沈锐看着名单上马晓春用红笔勾出的两个名字问道。

    “我就知道你不认识所以才用红笔勾出来。”马晓春指着对阵表说“这个李亮围甲四川娇子队的绝对主力职业五段。从对阵形势来看很可能是你第二轮比赛的对手。就算你能过得了他这关在最后确定出线名额的一战中还有段嵘七段在等着你。他是云南香格里拉队的元老在职业选手中也属于高手一级。”

    见沈锐听完有点呆马晓春又接着道:“在预选赛里就碰到了两个围甲主力级的职业选手你也真算衰到家了。”

    依他对沈锐的了解要是平时这激将的话一说沈锐保证已经跳起来八丈高信誓旦旦的开始表决心了。可是今天有点奇怪话都说了三分钟了沈锐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眼睛呆呆的看着对阵表几乎没动过位置。

    难道还有我没有划出来的高手吗?马晓春又凑了过去仔细瞧了一遍上面除了这两人以外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业余选手他可以确信自己没有看漏。

    “沈锐你到底是怎么了?”马晓春不耐烦起来又一次狠狠的拍了拍沈锐的脑袋。

    平时特别管用的这一拍居然没有能让沈锐立刻清醒过来。他的眼睛还是盯着对阵表。因为在那上面居中的地方赫然印着这样一个名字:苏遥。

    ps:强烈推荐:《醉卧美人膝》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箭簇满天金戈寒

    一将功成骨如山

    美人浅笑阴霾散

    修罗血战意阑珊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