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零六章 西南王(三)

第一零六章 西南王(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沈锐在浑浑噩噩度过了一天终于挨到了去比赛现场的日子。他特意选了一套刚买的西装穿上。虽然平时沈锐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但今天可能会遇见苏遥穿着方面可马虎不得。

    一早起来马晓春就觉得自己这个还没拜师的弟子有点古怪过去穿衣洗脸加刷牙不到五分钟就搞定可今天足足用了半个小时。这还不算两人刚一到西南王围棋赛的比赛现场他找了一个上厕所的借口一眨眼工夫人就不见了。

    “他今天搞什么鬼?”联想到昨天沈锐神不守舍的样子马晓春决定在会场到处走走说不定能看出个究竟。

    “苏遥!”沈锐在会场里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自己一直朝思暮想的人。那一袭白衣的背影不知道曾多少次在梦里出现。

    “沈锐是你啊!”苏遥转过身来现叫自己的人是沈锐一时也显得十分欢喜。她小跑两步走了过来“沈锐你也是来参加西南王围棋赛的吧?”

    “恩”思念了这么久的人一下子出现在身边沈锐一时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有点木衲的看着她。

    “这不是沈锐兄吗?想不到你也来凑这个热闹。”一听这个声音沈锐就知道出现的人是谁了定睛一看不是那个最近死缠着苏遥不放的袁锋是谁?

    苏遥和袁锋并排站在一起女的貌美如花白衣胜雪;男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从外表上来看真可称得上是一对璧人。可这只是一般世俗眼光的看法在沈锐的眼中苏遥固然是美不胜收但袁锋却长得丑不堪言。

    “哦袁兄也来了啊。”虽然心里十分厌恶但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沈锐礼貌的一颔“袁兄的棋力不俗这次来参加比赛一定能夺冠而去。”

    “沈兄过奖了。”袁锋嘴里谦虚但脸上还是浮现出一丝得色。他一直对重庆建设摩托队选了古力而没有邀请自己这一件事耿耿于怀这次参赛就是为了展现自己实力而来。等自己击败了众多好手拿到了西南王的称号那时候到要看看还要没有人称赞重庆队的主教练杨一慧眼识才。

    沈锐当然不知道袁锋心里的想法他见袁锋一听自己言不由衷的马屁就喜上眉梢也就不再理他转过头来对苏遥说:“苏遥你快毕业了吧?开始找工作了吗?”

    “这事我还正在考虑呢。”苏遥看了一眼旁边的袁锋“袁锋他想介绍我到他爸爸的房地产公司去上班。可是我考虑了很久还是觉得放不下心爱的围棋。”

    说到这里苏遥突然笑了起来“你还记得上次和你在一起的古力吗?我知道他是重庆建设摩托队的队员就试着给他打了个电话。结果他将我的事给围棋队的杨一领队一说杨领队就叫我先来参加西南王围棋赛先试试到时候看成绩再决定安排什么样的工作给我。”

    “那真是太好了。”刚听到袁锋要给苏遥介绍工作的时候沈锐心里就是一沉他知道袁大头没安什么好心苏遥真要进了他们袁家的企业那可就麻烦了。想不到最后居然是古力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解决了这一难题。沈锐想:好兄弟讲义气。等回到重庆我一定要好好请他喝一次。

    “沈锐谈什么这么高兴呢?”正当沈锐和苏遥两人聊得正热闹的时候马晓春突然出现在了他们身边。老马已经在会场里转了几圈好不容易才将沈锐抓住了。

    “马老师”见自己和苏遥谈话被马晓春抓到了现行沈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上完厕所碰见了两个自己的朋友就聊了聊。”

    “我明白我明白。”马晓春似笑非笑的看着沈锐。刚才他已经将苏遥看清楚了。这个女孩长得清雅淡丽和唐莉的火热动人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类型。两个女孩都很出众可以说是梅兰菊竹各逞胜场。

    马晓春暗想沈锐平时长得虽然其貌不扬想不到这些方面倒也有些高招居然能同时找到两个这么美丽的女孩。连带对他又高看了几分。

    苏遥见来的这个中年人看上去有点眼熟正想问问沈锐站在后面的袁锋已经走了上来“您是马晓春马老师吧我是重庆的袁锋。四年前我在杭州参加定段赛你还指导过我几招呢。”

    “哦你好你好。”马晓春惦记着比赛也不想再和这些晚辈多说下去了。他拉住沈锐的手“大赛快要开幕了我们大家还是先进去吧。”

    这届西南王大赛由四川春兰集团赞助开始前少不了集团负责人讲一点官面堂皇的话。沈锐在一旁听得昏昏欲睡“马老师上面那老头讲些什么呀怎么没完没了的。今天这棋到底还下不下了?”

    “不知道你这些天在想些什么?连比赛时间都没有看清楚。”马晓春看了看沈锐从怀里拿出了那张对阵表“看看吧你和李亮的比赛早上1o点才开始还有一个小时。你如果实在不想听就好好睡一会养养神。”他想沈锐昨天没精打采八成是为了刚才见到了那个女孩只希望他不要上去就下崩了才是。

    不管马晓春怎么担心他也不能代替沈锐去参赛。上午1o点沈锐和对手四川队的李亮五段准时的坐到了棋桌前。

    刚坐下李亮就开始打量对面的少年。关于沈锐的新闻他也看过一些。虽然报纸上说他是一年前才开始学棋李亮可是一点都不相信。学一年棋就能打败职业高手骗谁呢?李亮猜测沈锐应该某个一流高手的弟子起码已经学棋十年。可能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定段。这次出山为了吸引媒体的注意才故意把自己捏造成一个天才。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李亮对这一盘棋是加倍的小心。一般的业余选手容易对付一流高手的弟子那就不同了。说不定专门在老师的指导下他准备了什么独门绝技专门来对付自己。

    想到这里李亮好好的观察了一下沈锐希望下棋的时候能从他脸上开出什么破绽来。

    相对于李亮的谨慎沈锐就轻松多了。这倒不是他没有将李亮这个职业五段看在眼里而是刚才小睡了一会被马晓春叫醒后头还有点昏现在根本没有精神来考虑要怎么来对付李亮。他可不知道这时站在对局室里的马晓春也是后悔不已自己当时的本意只是想叫沈锐稍稍休息一下谁知道他居然真的就睡着了?

    随着一阵铃声比赛正式开始。

    这盘棋沈锐幸运的猜到了黑棋。不过开局后他一反常态的迟迟没有落子。不是沈锐故弄玄虚想通过拖延落子时间扰乱对手的心神而是他这才现因为昨天心里一直记挂着今天可能要和苏遥见面马晓春告诉他对付李亮办法的时候根本没有用心听现在一下子全都忘记了!

    沈锐迟迟没有落子不但对手李亮不耐烦连裁判也看不下去。担任这种比赛预赛阶段的裁判一般都是一些兼职的业余裁判他们最怕遇见的就是这种落子拖拉的选手。因为这就意味着执法一盘棋往往要付出担任两盘棋裁判的时间。等了半天那裁判终于忍不住朝沈锐努努了嘴。意思是说你该下了第一步棋就别再拖了。

    沈锐左想右想回忆不起来马晓春的话干脆把心一横。既然自己上一轮围乙联赛中可以战胜山东队的朱松力五段想来靠自己的棋力对付这个李亮也没有什么问题。想到这里沈锐的黑棋就落到了左上的星位上他想用自己最熟悉的三连星开局开局来称称对手的斤量。

    在研究室里的马晓春一见沈锐落子心里就暗叫了一声糟糕。昨天他专门给沈锐讲过李亮的棋风酷爱实地最擅长的就是先捞后洗。马晓春告诉沈锐如果今天猜到黑棋的话就用错小目开局先取实地逼迫对手围大模样。谁知就一天工夫沈锐把什么都全忘了。

    就在马晓春担心的一会工夫黑白双方落子如飞。黑棋三连星已然成型而白棋也分别占据了下边两个小目。

    面对这一开局李亮也是有点猜不透。他想沈锐既然是一流高手的弟子自己在国内棋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的老师一定对自己的酷爱实地的棋风很熟悉应该专门对沈锐讲了对付自己的方法。想不到沈锐一上来居然就如自己所愿摆出了要围大模样而让自己先取实地。亏得昨天还费了半天时间研究和以往不同的下法看来今天是全都用不上了。

    李亮略一思考先自己牢牢占据了一个无忧角。反正下自己擅长的总没错。这一招看似保守实际李亮有自己的小算盘。

    棋盘还大得很先将地盘捞在手里看看黑棋想怎样围空再谋定而后动不迟。

    ps:推荐《绝地武士的传人》一本稍微有点H的好书。连接在下。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