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零九章 西南王(六)

第一零九章 西南王(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两天沈锐也不知是喜还是忧。

    自从上一轮比赛结束去车站送走苏遥以后他就被马晓春关在屋里整整准备了半个晚上的飞刀想在决定小组出线的关键战役中用在同样也是三战三胜的段嵘七段身上。

    谁知比赛当天早上沈锐一个人在赛场里傻傻等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看到段嵘的身影被判不战而胜。事后才知道段嵘因为家里有点事情不得已放弃了小组出线的机会连夜飞回昆明去了。

    没有下小组最后一轮就进入了本届西南王的八强沈锐本来应该高兴才是。可是紧接着组委会关于比赛日程变动的一纸通知又让他郁闷起来。通知上讲因为本届西南王比赛小组赛冷门迭报产生了很多棋坛新星已经引起了国内各大媒体的高度关注。现在有很多记者队伍正从四面八方朝成都赶来。为了更好的宣传围棋扩大围棋在广大群众中的影响。组委会临时决定将原定为一天一轮的小组出线后的淘汰赛改为两天一场。而且在八进四开赛之前将举行一次大规模的记者招待会。到时候所有进入八强的选手都要在主席台入坐回答记者的提问。

    看到这个通知沈锐叹了口气。这次围乙联赛的休战期只有两周如果自己能侥幸打入决赛恐怕就没有什么时间再回重庆了。

    “沈锐你叹什么气啊?”一旁的马晓春正拿着一张报纸看得津津有味听见沈锐叹气转过头来问道。

    “马老师这次组委会随意改变赛程我怕时间和联赛有冲突。”

    “时间有冲突?不会的。”马晓春放下手中的报纸伸出手指给沈锐算了起来。“今天是星期四后天淘汰赛就开始了。就算你能闯进决赛也能在下周五结束所有比赛。周六一天时间难道还不够我们赶回浙江去?”

    “你这样算时间当然够了。”沈锐小声嘀咕了一句可是我和苏遥的约会又不知道要被拖到什么时候了。

    ###########

    红旗招展锣鼓齐鸣。

    长虹集团的负责人开始并没有想到这届西南王大赛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所以开幕式并不隆重。不过亡羊补牢未为晚也所以这次正赛八强的抽签仪式除了自而来的媒体外长虹集团还邀请了成都电视台来进行现场直播比开幕式看上去规模可要大多了。

    自从半个小时前坐在主席台上开始沈锐就有点浑身不自在。

    刚才落坐的时候沈锐现自己的好朋友古力也是八强中的一位位置和自己只隔了一个人。他本来想在大会上找机会和古力好好聊聊无奈台下几千双眼睛盯着随便如沈锐也只好老实的坐着。

    好不容易熬过了长虹集团领导的例行讲话抽出了八强的对阵形势。让沈锐感到高兴的是自己和古力没有分到相同的半区这就意味着除非是两人双双杀了决赛不然这次就没有碰面的机会了。不是沈锐怕古力去浙江前他们两人的胜负已经是五五开了。沈锐只是不想过早的和好朋友厮杀。虽说两人都是围棋上面讨生活对战在将来是绝对不避免但如果真的马上就要在正式比赛中决出胜负沈锐还是感觉有点怪怪的。

    大会的最后一个程序是记者提问。这下刚才还是暗想运气不错的沈锐才算领教到了这些无冕之王的厉害。

    因为沈锐是唯一一个闯入八强的业余棋手再加上又是挟围乙三连胜而来所以大多数记者都将矛头指向了他。而记者们问的问题更是五花八门从沈锐的成长历程到学棋经过从业余爱好到有没有心仪的女孩总之是想到什么问什么。虽然来之前马晓春专门传授了沈锐几招回答记者提问的技巧但沈锐还是回答得汗流浃背。

    “沈锐我是《体坛周报》的毛盾。请问你这次来参加西南王比赛的八强有没有信心夺冠而去。”自从毛盾从一些内部人士的嘴里知道了沈锐就是半年前在网上活跃的天下无敌后对他的一举一动是倍加关注。这次有机会当面提问当然不能放过了。

    “毛盾?”沈锐看着提问的这个记者自己并不认识怎么他的名字听上去很熟悉?沈锐草草的用场面话将这个问题敷衍了过去心里就开始回忆起来。

    去年在成都参加全国大学生围棋联赛因为在银行取钱被抓的事情对沈锐来说印象很深刻。所以现在一回忆马上就想起了。当时在《成都晚报》上报道自己被抓并点评说自己有可能精神有问题的人正是一个叫毛盾的记者。不知道此毛盾是否是彼毛盾?沈锐看着台下那个记者的脸心中打定主意等仪式一结束非要去找他问问清楚不可。

    “毛盾你等一等。”毛盾走出了会场正准备打车回家将今天仪式上的采访录音整理成稿突然被尾随而来的沈锐叫住了。

    “沈锐?”见叫住自己的人就是最近围棋界冉冉升起的新星毛盾真是又惊又喜。自己和他素不相识他叫住我干什么?难道有什么独家消息要透露?

    “毛记者你好。”沈锐堆起笑脸走到了毛盾身边。“你还走得真快我差点就把你跟丢了。”

    “呵呵不知道沈兄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沈锐现在还没有段位毛盾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只好用了兄字虽然看上去自己起码要比沈锐大了5岁。

    “哦是这样的。”沈锐为了探听出事情的真相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词。“我在浙江有个朋友认识一个叫毛盾的记者听说是在《成都晚报》做事。这次我到成都来这位朋友叫我带了点东西要送给他。不知道毛记者认不认识这个和你和同名同姓的同行。”

    “《成都晚报》的毛盾就是我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毛盾恍然大悟。“不知道你的那位朋友叫什么名字?他叫你带了什么东西呀?”

    “我那朋友也叫沈锐”沈锐一听大喜没找错人就是他。早就捏紧的拳头挥了出去“他叫我带给你一拳头!”

    其实不是沈锐记仇只是毛盾那篇报道给他带来的影响实在太大。

    如果不是这篇报道那天早上沈锐的脾气就不会那么大;如果脾气不那么大他就不会和袁锋打架;如果不和袁锋打架他就不会被重庆大学劝退;如果不被学校劝退和苏遥朝夕相处说不定早就是一对了。

    沈锐越想越气拳头雨点般的朝毛盾身上落边打边大声说:“我叫你丫乱写!”

    毛盾没想到沈锐说变脸就变脸对他的突然出手一点防备都没有很快身上就吃了两拳。不过他到底是记者出身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个懒驴打滚脱离了沈锐的攻击范围。

    毛盾一边将衣服上的灰拍掉一边指着沈锐说:“你小子怎么说动手就动手?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毕竟是在赛场外不远沈锐也不想将事情闹得太大。他见毛盾躲开也没有追赶而是站在原地说:“你记得去年你还在《成都晚报》上班的时候写过的一篇大学生闹市抢银行的报道吗?”

    “大学生闹市抢银行?”毛盾回忆了一下确实有这么回事。“我是写过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乱打人?”

    “丫的乱报道还敢嘴硬。”一听到毛盾承认沈锐的火气又冒了上来“我就是那篇报道里那个神经病学生。我今天又犯病了非好好修理你一顿不可。”沈锐一边说一边又追了过去。

    原来是苦主找上门了毛盾想。眼看着沈锐又捏起了拳头毛盾撒腿就跑此人正在暴怒中没法和他解释还是走为上策。

    当下两人一前一后就在会场外的广场上玩起了猫捉耗子。

    “哎呀实在是跑不动了。”沈锐盯着前面离他不到十米的毛盾。这厮不愧是干记者这一行的背一个大包都比空手的自己要跑得快。

    “沈锐你别追了。听我给你解释。”虽说没有让沈锐追上但毛盾也累得够戗。他停下来警惕的看着沈锐边喘气边说道。

    “你有什么要说的就说。”沈锐同样也紧盯着毛盾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他溜了。

    “沈锐我承认那篇写你抢银行的文章确实没有经过什么深入的调查。”毛盾说“不过我当时在《成都晚报》混也不容易。主编规定每个人每天至少要交三篇报道。你说那有那么多新闻等着我采访?所以有时候难免道听途说滥竽充数了。”

    “你没有新闻就可以拿我开涮?”沈锐觉得自己的体力又恢复了一些他站起了身子准备只要一言不合就重复刚才的游戏。

    “沈锐事情已经出了你就算揍我一顿也于事无补。不如我们好好谈谈看可不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补偿你。”天下所有的争执无非都是为个利字。毛盾充分有理由相信自己可以说服沈锐。

    “补偿怎么补偿?”听毛盾这么一说沈锐也有点动心了。

    “这样吧如果这次你能拿到西南王比赛的冠军我就说服《体坛周报》的主编给你来个整整一版的个人专访。你就成了全国闻名的人物了。”毛盾边说边将一直拿着的采访包放在地上。他就不相信这样优厚的条件还打动不了沈锐。

    “你说的是真的?”一听是这个条件沈锐两眼开始放光。他虽然不怎么读报但《体坛周报》在全国的影响力那还是知道的。要是能在上面有个整版的专访在来上一张自己英俊帅气的照片那还不知道有多少美女的来信会雪花般飞来呢。

    听见沈锐的语气毛盾知道今天是不会再挨打了。他一边小心的走近沈锐一边说:“当然是真的了。只要这次比赛你能赢这点把握我还是有的。”

    “好毛盾那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沈锐哈哈大笑一把搂住了毛盾的肩膀“看上去你应该比我大以后我就叫你毛哥了。”他看了看表“毛哥今天我们一见如故现在也快到中午了。你说当大哥的是不是应该请兄弟吃顿饭呢?”

    ###############

    马晓春现在是急得头都大了。

    沈锐这小子不知道又在搞什么名堂一散会人就不见了。偏偏他的传呼机又被自己没收想联系也联系不上。马晓春看看周围的人群知道现在出去找多半也是白费工夫万般无奈之下在会场上随便找了个座位守株待兔起来。

    “马小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干什么?”马晓春坐了一会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这声音太熟了熟得根本不用思考就知道是谁。马晓春笑着转过头去“老聂想不到你也到成都来凑这个热闹了。”

    站在马晓春面前的正是中国围棋界鼎鼎有名的棋圣聂卫平。他这次是专门为自己的弟子古力加油助威而来。

    “人老了不出来走动走动怎么行。”聂卫平边说边在马晓春身边坐了下来他和马晓春虽然在棋枰上是多年的冤家对头但私交其实一直都不错就是两人性子都很犟每次见面都要互相顶顶牛而已。

    “马小我听人说你最近新收了个弟子特别厉害?”聂卫平一坐下来就把话题扯到了沈锐身上。

    “你也知道了?”一听此话马晓春有点得意资质这么好的徒弟这次被我抢到了你就干瞪着眼红吧。不过做人还是谦虚点好所以他回答道:“其实这个沈锐也就是一般。”

    “原来也就是一般啊。”一听马晓春的话聂卫平故作失望的摇了摇头“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为你高兴呢原来是空欢喜一场。”

    聂卫平的话让马晓春胡子都快要气吹了。刚才客气的话想不到居然被老聂用来讽刺自己。一向心高气傲的他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气当下回击道:“老聂这个沈锐虽然一般但我看比你的那些弟子恐怕还是要强上那么一点。”

    “比我的弟子强?”聂卫平看着马晓春哈哈大笑“马小你在开玩笑。我别的弟子都不说就这个年纪最小的古力恐怕都要比你的沈锐高出那么一点点吧。”

    “老聂你说可没有用。他们两人谁高谁低恐怕要这次比赛结束后才知道。”马晓春岂肯在嘴巴上落了下风当下针锋相对。

    “你不信?要不我们打个赌?”

    “赌就赌我们赌什么?”

    另推荐朋友的一本新书《打*飞*机》(这个名字是我帮他取的不错吧。)讲述二战时候打小日本的故事有空的大大可以去看看。他今天凌晨被人陷害扣了一些票大大们如果有空余的请投点给他好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