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一二章 西南王(九)

第一一二章 西南王(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古力终于出手了!

    相对于马晓春的忐忑沈锐反倒是放下了心来。他和古力交手了这么多次有那一次没被他攻击过?被攻击总比古力下些一反常态的棋好沈锐想那样自己才真的是摸不着头脑了。

    面对黑棋的攻击白棋并没有去守自己的边而是也从边上跳起。在古力凌厉的攻击面前被动的防守永远只能让自己处于下风。这可是沈锐最开始用血和泪换回来的教训。接下来黑棋自然而然的立了下去将刚才挂角的那一手白棋隔断。

    “现在年轻人的胆子确实不小。”聂卫平看着棋盘琢磨起来面对黑棋的攻击自己恐怕也会老老实实的边空守住吧想不到沈锐居然果断的就将白棋刚才挂角的一子弃掉了。真是想不到。这时他也暂时忘记了和马晓春打的赌开始猜测双方接下来的走法。

    果然白棋没有再理会被隔断的那颗白子而是紧靠着黑棋又下了一步希望借助那颗白棋的余味将左上围成大空而古力干脆在右上角补了一手棋彻底了断了白棋在右上角的希望。

    “古力今天有点太过于谨慎了。”黑棋的这一步补是一步巩固自己势力的好棋本身的目数也极大。可是聂卫平还是摇了摇头。在他心里布局中的每一步棋都应该为全局所服务而一城一池的得失远不是现在应该计较的。

    果然黑棋的这步补让白棋抢个先手在右边落下了一子整个左边的白空宛然就要成型。

    其实这步白棋一落下古力就开始有点后悔了。他本来希望自己补了一手后白棋将继续在左上围空那么自己就可以抢先在左下的白空中动手。想不到沈锐将左上的棋下了一半转过身就往下边去了。如此一来黑棋不敢立刻跳在上边的白空中去捣乱那样虽然能活出一块也会让白棋的中腹更加厚实;而下边白棋有了两颗子之后黑棋要马上去也有点得不偿失。

    思考了良久古力下出了有点过分的一招在天元下面落了一手。这手棋看上去平平无奇可的确是侵削白棋大空和依靠三连星扩展自己势力的要点。

    “好小子和我来这一招。”沈锐看了古力一眼。这种棋古力可是最喜欢下只要对手稍一退让黑棋占便宜的目的就可以达到了。不过沈锐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当即也在靠近黑棋的反方向位置落了一步。你想我围空我偏不围就是要在你的势力范围里也来这么一下我不吃你你难道就能将我吃掉了吗?

    接下来双方象互相较劲一样落子飞快中间两条大龙都各自成型。

    棋长一尺无眼自活。不过话虽这样说但在对方势力范围内玩大龙多少还是有点风险。找不到回家的方向总归要实实在在的做出两个眼来才行。

    终于沈锐坚持不下去了他没有再继续和古力将这个比谁的大龙更长的游戏玩下去而是朝右边中间的星位上的那颗黑子上一靠谋求做眼。

    “呵呵兄弟你的气势还是不够啊。”迫使沈锐放弃了这场意气之争古力显得很得意。他笑嘻嘻的看了看沈锐。

    “看什么看?”沈锐恶狠狠的回敬了古力一眼“老子是忍不住想先做活又怎么样?你现在别得意等我有了两个眼再来好好收拾你。”

    这时中午休战的时间到。沈锐的大龙能不顺利的做活只有下午才能见分晓了。

    ###########

    这顿饭古力和沈锐都吃得不是很轻松。马晓春和聂卫平为了防止对方给各自的徒弟支招吃饭的时候破天荒的坐到了一张桌子上。聂马是中国围棋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外界传言又一向不和两人这次能坐到一张桌子上吃饭也可以算得上是中国体坛的一大新闻了。再加上这次参加决赛的又是他们各自的徒弟四人坐在一张桌子上正好可以照一张全家福。

    很多在赛场外休息等待比赛结束的摄影记者听到这个休息后又都偷偷摸摸的溜了进来。在他们周围或远或近的按动着快门。

    马晓春和聂卫平久经沙场吃饭时这小小的闪光灯当然奈何不了他们。可是古力和沈锐都还是刚出道的毛孩子哪里经过这种阵仗两人都匆匆拨了几口饭就跑回了对局室。

    “妈的我眼睛都要晃花了。”古力埋怨道。

    “你比我好刚才有一个摄影记者对着我不停的照我现在眼里都还是些星星。”沈锐揉了揉眼睛“老古今天上午你的棋还真是奇怪是不是专门想出来对付我的?”

    “嘿嘿那是我师傅教的。想不到你小子还真够聪明居然没有上当。”古力贼笑道。“不过你逃得过初一也逃不过十五等会我就把你的大龙杀了拿来下酒。”

    “杀我的大龙?”沈锐夸张的大声说“那我该怎么办呢?”他一边说一边趴在棋桌上做痛哭流涕状“古大侠你饶了我吧我好怕怕。”

    两人好久没有在一起单独说话了互相取笑着不觉很快又到了互相厮杀的时间。

    ##############

    黑棋的这步断委实太狠了。沈锐的白龙一下就成了两段将尾巴留在了黑棋的边空中。当然白棋也不是全无所得抱吃住两颗黑棋也安然成活了。

    “几个月不见这小子果然长进了不少。”古力皱紧了眉头。虽然中午还在嘻嘻哈哈但只要在棋盘上他就立刻变成了六亲不认的冷面人。不过刚才在攻击白龙的过程中他虽然竭尽全力并没有留手但还是只吃住了白棋的一条尾巴抵消自己也被吃住的两颗棋一进一出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收获。

    因为刚才的攻击没收到意想中成效现在的形势对黑棋来说稍微难下了点。白棋的大龙已经完全安定而黑棋的大龙还在半空中吊着。虽说活棋不难但总归是给白棋留下了一个攻击的机会。

    古力看着了看形势白龙的尾巴还留有点余味好象需要补一手棋。不过现在的情况他也顾不了这许多了脱先在左下角挂了一手。这步棋一举两得既打破了左边白棋三连星的模样又遥遥接应着中间的黑龙实在是一招妙手。

    “糟糕!”黑棋的这手棋一落下外面的聂卫平急得当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那手棋固然是全盘的要点可现在还没到可以脱先的时候啊!

    一旁的马晓春则喜上眉梢沈锐你可千万要将黑棋看漏的这步棋抓住啊!

    “漏洞?”沈锐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棋盘。按理说这里面有棋古力应该看到才是怎么他居然敢去脱先了呢?难道这是个圈套?沈锐看着右边迟迟没有落子。

    当现沈锐的眼光没有跟着自己落到棋盘的左下角而是依然注视着白龙被截断的尾巴时古力的心跳节奏就加快了。不过他还是抱有一丝希望希望沈锐没有现黑棋边空中的破绽。可是随着那只拿着白棋的手坚定而缓慢的落下古力知道自己终于要为刚才的脱先付出代价了。

    以下都是必然的下法。白棋挡黑棋立下白棋再立黑棋挡住角空白棋吃掉黑两子双方形成打劫。

    这个劫初看对黑棋有利因为是黑棋的缓两气劫白棋应该无法打赢。可是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这个劫对黑棋来说太过重要如果打输了整个根据地都会被连根拔起这盘棋也就结束了;而输了这个劫对白棋来说却没什么要紧本来就是一条死龙尾巴送出去又有什么关系呢?

    “古力看来要陷入苦战了。”虽然双方暂时都没有开始打劫可是聂卫平知道因为黑棋的这一重大失误沈锐的白棋已经是胜势。因为背着这么沉重的一个包袱在以后的战斗中黑棋注定放不开手脚处处都会遭到白棋的欺负。

    不过接下来的棋却和老聂的想法不太一样。古力不愧是古力虽然在右边埋着一个一旦引爆将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的地雷可他依然将棋走得非常强硬。

    人可以被打死但不能被吓死。古力默念着这一句话。

    沈锐刚才之所以没有开劫就是想让黑棋一直背着这一负担。现在见古力的招法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心中也不仅暗暗佩服起来。“幸好刚才他走了一个漏招不然我想赢恐怕还真的不容易。”

    现在的沈锐是再也不会犯前不久对芮乃伟的那个错误了。面对古力的强硬他同样没有因为占有优势而手软。白棋和黑棋依然针锋相对的缠斗着。

    眼看这棋盘上的空地越来越少坐在观战室里的马晓春自言自语了一句:“该是到拉响地雷的时候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