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漏掉的一手

第一百一十六章 漏掉的一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贵州咳停队的丁伟感觉这几天烦心的事还真多。

    先是前不久因为围棋队前四轮的战绩不佳作为队员中公认的老大他和领队被咳停集团的老总叫过去狠狠的批评了一顿。

    其实贵州队的成绩还算是不错的了虽然前四轮只胜了两场但起码还是保持了不败。但集团董事会不这么想那些外行们认为成绩是钱堆出来的咳停集团既然投资了将近5oo万的资金那就应该四战四胜。

    丁伟年轻时候的脾气可不好不过那天还是老实的在老总办公室坐了十几分钟谁叫人家是工资的主呢?当然这口气他可是一直憋着的。

    另外一件事就是那次受批评回来后领队就一直在暗示自己以后的比赛可不能再失手了要是再输或者平董事会肯定会花钱去请更厉害的大牌来。到时候自己虽说不至于下岗但主将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贵州咳停实现的是主将双薪制要是被别人将位置抢了去丁伟的收入立马就会少掉一半。

    想到这里丁伟心情就紧张起来。无论如何下面的三轮一定要保持连胜。不过同时他又在安慰自己下面的对手除了浙江平湖队本赛季有点黑外其他的看起来都不太强只要过了这一关其他的都好说了。

    ###########

    “他就是那个连业余段位都没有就夺得了西南王称号的沈锐?”丁伟看着自己的对手有点惊讶。这个人看起来嬉皮笑脸的样子一点都没有高手风范。

    “你就是丁伟丁大哥?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今天能见到你真是很高兴。”沈锐夸张的将双手朝丁伟伸了过来。丁伟无奈之下只好让他捉住摇了摇。

    其实沈锐现在的心情并不象现在表面上那么好。昨天晚上他开完会回到寝室以后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不知道怎么的一闭上眼脑子里就会出现唐莉和毛盾手牵着手逛街的情景。好不容易凌晨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个囫囵觉可是今天走进赛场之前又见到了唐莉在和赶来采访的毛盾在一旁说着悄悄话。为了不让唐莉和毛毛等人看出来自己在吃醋沈锐对着每个人都笑故意显得对这场比赛胸有成竹的样子其实他的心思完全都没有放在棋上。

    铃声响起的时候唐莉才匆匆忙忙的结束了和毛盾的谈话从外面跑进来看着她的身影沈锐冷哼了一声“至于吗?这点时间都不放过?”

    他的声音不大但对面的丁伟还是听到了他现在正拿着一把棋子准备叫沈锐猜先听了这话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丁伟的窘态很快被沈锐看到。有了上次“打劫”被抓的经验沈锐马上知道是自己的话让丁伟误会了。他马上道歉道:“丁大哥我刚才不是在说你。我们还是马上开始猜先吧。”

    猜先结果沈锐执黑。

    “马老师我怎么觉得沈锐今天的棋有点不对劲啊。”看了没一会观战室里的苏祖万就按耐不住对马晓春说道

    “苏队你多心了我看沈锐还是比较正常的。”马晓春笑着回答道。其实他的心里也满是疑问今天丁伟下得并不好开局出现了起码两处问题手可是一向喜欢抓住对手失误不放的沈锐居然破天荒的没有下手。马晓春也有点疑惑了如果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美女倒还可以理解毕竟有苏遥的前科在哪里。可是丁伟绝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啊!

    其实现在棋桌上坐着的两位情况都好不到哪儿去。丁伟从开局起就一直想着这盘棋如果输了会怎样怎样总是静不下心来。而他又一是第一次和沈锐交手摸不清他的底细根本不敢掉以轻心。所以棋下得是缩手缩脚亦步亦趋。有很多眼见的好点都没有占到。

    而沈锐呢虽然没有丁伟那样严重的想赢怕输的心理问题但由于总是忍不住要去想唐莉和毛盾之间的事情连平时实力的七成也没挥出来。

    两相比较反而是丁伟的白棋暂时占了上风。

    两人整个上午就这样你下一步缓手我下一步损招错进错出之间居然谁也没有占着多大的便宜。到中午封盘的时候白棋虽然稍微有点优势但依然是细棋的局面。

    中午的时候马晓春授意苏祖万专门将沈锐拉到一旁谈了话无非是告诉他今天丁伟的状态不好一定要抓住机会等待他犯错的时候给予致命一击。

    沈锐一边“恩恩”的答应着一边不住的将眼色望窗外看。唐莉已经吃过饭了正在外面和毛盾单独交谈着。

    “苏队你说的沈锐听进去没有?”和队员们谈心的事一般都是苏祖万在领衔所以当他和沈锐一谈完马晓春就急切的问道。

    “没问题了。刚才我说话的时候沈锐听得挺认真的不住点头。我想他下午一定会有起色。”苏祖万面有得色他想指导技术方面你马晓春当然是第一不过思想工作嘛还要看我老苏的。

    果然下午比赛进行没多久沈锐的黑棋马上就有“起色”了。

    上午的时候双方争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右边。

    下午一开始沈锐就率先难将战火烧到了白棋占据的右下角。面对着沈锐咄咄逼人的攻势很明显也经过中午心理调节的丁伟没有再退让进行了凌厉的回击。双方在这里演出了很是精彩的攻防战。

    “不错不错”黑白双方这十几步连马晓春都看得赞不绝口。不管是哪一方都下出了局部的最强手紧紧纠缠在一起。看着棋马晓春想:看来老苏的谈话还真有点用沈锐现在和上午就象变了一个似的。只是不知道贵州队里是哪一位高手在为丁伟做心理辅导让他也恢复得这样快?

    不过马晓春的高兴并没有持续多久。他的爱徒---沈锐的状态今天就好象风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这十几手下完眼看这个局部即将简单定型局面双分的时候沈锐突然出现了错觉走出了不着调的一手。

    “怎么搞的?”马晓春心里暗骂了一句。黑棋自己的棋形都没有处理好居然不管不顾的扳头去攻击白棋。他想是不是今天中午苏祖万的思想工作做的太过头搞得沈锐亢奋起来了?

    丁伟虽然今天状态虽然不好但毕竟也是久经沙场的职业高手沈锐这一手过分的棋让他心里很不愉快甚至有点愤怒。这手棋完全是专业棋手在和业余棋手下让子棋时使用的招法想不到现在居然被一个业余棋手用到自己这个专业棋手身上了。

    这是不能饶恕的轻视!丁伟几乎没加思索就将黑棋断了下来为了捍卫专业棋手的荣誉丁伟向沈锐出了战斗的宣言不管你有什么手筋、手腕、手段都使出来吧!

    其实刚才黑棋这一步一落下沈锐就有点后悔。前面十几步下得太顺手让他产生了白棋在避免战斗的错觉。他的本意是想白棋退让一步后再来整理自己的棋形这样多少便宜一些。谁料到一出手将遭到了丁伟的迎头痛击。

    “下面该怎么办?是战斗还是退让?”沈锐陷入了长考。如果战斗自己的准备并不充分成功的可能性不到四成。而一旦将整个左下角都拖入战斗这盘棋将会很快分出胜负来。可是如果忍让就相当于白白送给白棋吃一颗子也不太不划算了。考虑了良久沈锐还是选择了退让在自己的地盘里补了一手棋。这步棋落下后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面对着棋盘就是鼓不起斗志来。

    对于黑棋送上的大礼丁伟当然不客气的吃住了。白棋本来微小的优势再加上黑棋这一手的失误胜利女神的微笑离他是越来越近了。

    “要振作了。”沈锐轻轻捶打着自己的头两眼紧盯着棋盘。刚才的失误让他意识到如果不尽快将那些胡思乱想赶走自己输掉这盘棋的结局将无可改变。

    好不容易将唐莉和毛盾赶出了脑海沈锐终于又再度出手。这一次他的目标转移到了中间的一小块白棋上。

    “马老师沈锐的棋现在怎么样了?”苏祖万忠实的履行着自己作为领队的职责在研究室的四台电视之间走来走去一刻也不肯停歇这时他又来到了正在直播沈锐这盘棋的屏幕前。

    “稍微有点苦。”虽然沈锐的形势不好但马晓春还是脸色不变淡淡的说。

    “现在就有点苦那不是希望不大了?”丁伟的厉害苏祖万也是知道的沈锐如果要想在他身上将胜利偷回来恐怕不是一件那么简单的事。

    “希望不大但也不是没有。”马晓春看着棋盘上黑棋开始强攻中间的那块白棋“胜负将取决于这场战役。”

    刚刚遭到自己的迎头痛击居然能不受影响的继续出手连丁伟也有点对沈锐的战斗**刮目相看起来。他刚才观察了一下棋盘白棋全盘就只有中间的那块孤棋需要处理如果自己能抢到先手处理一下白棋小胜的局面已成定局。从这一点上来看黑棋攻击的这一手不管时机还是落点都称得上是唯一的选择。

    “他虽然还没有定段但胜负的感觉已经是许多职业选手所比不上的了。”丁伟在心里默默的称赞道。

    面对着黑棋的攻击白棋并不慌张。丁伟并没有单纯的逃跑而是尽可能的想多占一点便宜他可不想让黑棋在攻击自己的过程捞到好处。

    世界上任何的事情都具有两面性便宜多一点安全就少一点。白棋为了多捞三目下了一步黑棋可应可不应的缓着联络的要点居然被黑棋抢占了。

    “苏队你知道丁伟为什么实力强劲但这十年来就是拿不动国内棋战的冠军吗?”看着黑棋抢到了要点马晓春笑着问苏祖万。

    “为什么?”苏祖万闹不太清楚马晓春的意思。

    “就是因为他下棋有时候太贪了。”马晓春边说边指着屏幕“白棋本来已经优势只要简单连回就可以了没必要再和黑棋纠缠。可是他偏偏想尽可能的多占点便宜结果将局面拖入最复杂的道路。”

    “马老师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沈锐这盘棋能拿下来?”听马晓春这么一说苏祖万面有喜色。

    “不好说。”看着屏幕马晓春摇了摇头“现在的局面太复杂我看不清楚。”他顿了一顿还是说了一句让苏祖万宽心的话“如果沈锐能抓住机会吃掉白棋一块这盘棋翻盘的机会就大了。”

    联络的要点被黑棋占到丁伟有点紧张起来。这时他心里多少有点后悔刚才还是应该老老实实的连回家。

    不过毕竟是职业高手他还是很快定下心来。周围的黑棋并不是很厚只要好好下凭自己的对杀能力跑出包围圈应该不是问题。

    “我能这么容易让你跑吗?”看着白棋在自己的包围下左冲右突沈锐的神经高度兴奋。刚才的局面本来已经是败势了想不到白棋居然自己卖个破绽这要是再抓不住可就太丢人了。

    沈锐和丁伟两人都将头埋得低低的棋盘上犬牙交错胜负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如果说现在还有谁比两位对局者还紧张那一定是马晓春。他的眼睛都快贴到了电视屏幕上。

    “黑棋扑白棋退黑棋挡白棋打吃黑棋反打。”马晓春嘴里念念有词虽然还不敢确定但这块白棋只能打劫活那是**不离十的了。看着白棋还迟迟没有落子马晓春又把目光投向了棋盘的其他地方他准备算算双方谁的劫材更多。

    “苏队、马老师我赢了!”正当马晓春还在研究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声突然传进了他的耳朵只见唐莉推开了对局室的门从里面跑了出来满脸都是掩盖不住的喜色。

    “太好了!”苏祖万看上去比唐莉还要高兴要不是研究室里还有很多其他人估计他一定会跳起来。众所周知这场对冲之战如果能赢相当于一进一出拉下了对手四分。

    “唐莉下得不错。”马晓春看上去远没有苏祖万那么激动多年来的职业生涯早就让他养成了心静如水的习惯。

    说完后他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电视屏幕上毕竟一共有四盘棋只赢一盘是不够的。

    “不会吧?”这一看屏幕马晓春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双喜临门。和唐莉说话的时候白棋已经落子。实力强劲的丁伟又犯下了他多年来的老毛病在这紧张的局势下居然出现了错觉走出了一步败招。这样一来白棋连打劫活的机会都没有了。

    “马老师怎么了?”一听到马晓春情不自禁的出声音苏祖万马上凑了过来“沈锐的棋要坏了吗?”

    “不是他坏而是对手坏了。”马晓春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他指着屏幕说:“丁伟走了一招漏着只要沈锐这么简单的一挖白棋的大龙就只有无疾而终了。”

    “对啊!”苏祖万的围棋底子也不弱马上就看到了这个“挖”的手段“那我们队这次至少可以和贵州打平了。”

    #############

    沈锐看着棋盘正等着丁伟落子突然觉背后有人走动。他下意识的转过头去一看只见唐莉正满脸喜色的离开座位朝门口走去。

    “看她的样子一定赢了吧。”输棋对唐莉的打击有多大沈锐是知道的这次他也为唐莉感到高兴。

    就当沈锐准备转过头来继续下棋的时候他现对局室的门被打开一个男人拿着相机正对着唐莉微笑居然又是那个《体坛周报》的记者毛盾!

    中午经过苏队辛苦的思想工作好不容易才平静的心又开始郁闷的剧烈跳动起来。沈锐很不高兴的回过了头现丁伟已经落下了子。

    “毛盾你小子看来真是要和我作对到底了。”沈锐心里暗骂鬼使神差中手里拿着的黑棋不假思索的落到了棋盘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