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一七章 石名静心

第一一七章 石名静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他还是没有出门?”吃饭的时候马晓春向苏祖万问道。

    “没有这几天我注意了一下他房间里的灯光一直都亮着。”苏祖万脸上的表情有点复杂“真不知道沈锐要把自己关到什么时候?”

    “让他一个人静静也好。”马晓春放下了自己的碗“要是真能吸取这次的教训上周的失败对他这一生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

    “但愿吧。”

    距离平湖围棋上周输给贵州咳停队已经五天了沈锐还是把自己关在寝室里。那么简单的制胜机会估计连普通的围棋爱好者都能看出来可自己偏偏就放过了他还有什么脸出去见人?

    这几天的独处让他有时间将自己的思绪好好的整理了一遍。从最开始认识苏遥到现在自己是不是一直都把围棋作为一种工具?一种泡妞的工具一种赚钱的工具?

    沈锐越想越觉得自己可耻和围棋接触的一年多以来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一古老的运动围棋应该是追求绝对不是工具。

    也许不管是苏遥还是唐莉自己都应该放一放了沈锐想。

    “唐莉你过来一下。”马晓春将刚刚吃过饭的唐莉叫了过来。

    “马老师你叫我?”上一轮虽然自己赢了棋但因为沈锐、毛毛和韩玉贞挥得不好还是导致棋队以3:1失利唐莉这几天也显得有点无精打采的。

    “唐莉我听老苏说这几天都是你在给沈锐送饭?”马晓春问道。

    “是啊他就是不肯出寝室我也没办法。这几天的饭我都是给他放到走廊上的。”唐莉说道。“马老师是要我把他叫出来吗?”

    “不用不用。”马晓春连连摆手“还有两天才有比赛让他一个人呆着也好。我找你是有另外的事情。”他边说边拿起了一本棋谱递给了唐莉“晚上你再给沈锐送饭去的时候将这本棋谱和饭菜放在一起就行了。”

    已经快十二点沈锐才放下了手中的棋子。这几天以来他又将黄龙十九变中的前十变温习了一次又重新练习了布局和官子。

    伸了一个懒腰沈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消失已久的笑容。经过这五天的封闭他感觉自己的棋力比参加西南王比赛时又上了一个台阶只是不知道马晓春还会不会给自己上场的机会。

    觉得有点困的他正想将棋盘收拾好睡觉突然现了下午和饭菜一起送过来的那本棋谱。沈锐好奇的将棋谱拿了起来刚才因为练习官子没有时间现在正好可以翻翻看。

    这本棋谱很明显是一本手抄本沈锐打开一看页写了几个大字“曹熏铉最近三年精彩对局一览。”

    曹熏铉?见了这个熟悉的名字沈锐心里咯哒了一下。虽然没有见过面但关于他的事迹在围棋界可是人尽皆知。当年重创颠峰时期的聂卫平夺得届应氏杯。在8o年代几乎只凭一人之力支起了整个韩国围棋。最令人佩服的是他还为世界围棋教导出了一个举世公认的第一人---李昌镐。所以不管从那一方面来看这都是一个站起围棋金字塔塔尖上的人。

    “谁会给我一本曹熏铉的棋谱呢?”沈锐皱着眉头考虑起来。渐渐的笑容从他脸上展开了。下一轮香港新世界队将来杭州做客而该队的主将正是这位围棋界的大人物---曹熏铉。沈锐猛然意识到给他棋谱的人一定是马晓春也就是说这本棋谱传递了一个信号只要自己好好努力两天后还是有机会上场的。

    想到这里沈锐觉得睡意一瞬间跑了个无影无踪他马上打开棋谱看了起来。

    曹熏铉从小在日本学棋但是他的风格和一般的日本棋手不同时而春风化雨行棋如同小河细流在你不注意之间慢慢渗透;时而风戈铁马似长江奔腾在大砍大杀中取人级。充满了一种说不出但又让人沉醉的味道。

    沈锐看着棋谱突然有了一种正在和曹熏铉对局的感觉。

    不知不觉三个小时过去夜已经深了。

    沈锐正将谱打到今年年初三星杯上老曹执黑对阵小猪罗洗河的那盘对局。

    开局黑棋因为出现了误算导致八颗棋筋被吃看情况应该只剩认输的份了。不过曹熏铉不同于普通人除了高的棋艺他更为人称道的还是那不屈的斗志。

    黑棋在中盘战斗快要结束的时候突然选择了弃掉一个大角寻求转换。打谱到这里沈锐简直要惊呆了。将近二十个棋子为了更大的利益说弃就弃那该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多么精确的计算能力啊。

    这时沈锐猛然想到了自己一直都没能参悟透的黄龙第十一变这一变跟前十变大不相同并没有详细的棋局讲解而是只写了四个字:可弃皆弃。

    可弃皆弃沈锐感叹了一句终于明白了。这四个字看似是在讲棋盘上的弃子战术其实也是在说人生的一种态度。这个世界上足以诱惑人的事情太多美色、金钱、权势……可是如果决心要在围棋的世界里成为真正的一流高手那就只有专心练棋其他都可弃皆弃了。

    想通了这个道理沈锐闭上了眼睛。现在他的脑海里只有棋盘上的黑白厮杀其他的在棋艺大成之前是不会再去想了。

    就在沈锐如同入定一样坐在棋桌前思索的时候他一直戴在颈上的那块小石头突然开始出了一道微微的淡黄色光芒。

    #####################

    吴清源送给沈锐这块小石头恐怕现在的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清楚它的来历了。就让我们顺历史的长河而上再去几百年前的清朝一次吧…...

    峨眉山舍身崖上。

    “添风你这棋看来又要输了。”黄龙士哈哈大笑他和万年寺的添风和尚相交多年互相之间很是随便。

    “是啊是啊。”添风和尚用左手挠了挠自己的光头很是懊恼的回答。一点都没有在大雄宝殿上庄严的样子。

    黄龙士和添风和尚相交已经快有二十年了这次他就是专程到峨眉来看老友顺便对弈几盘。

    数了数棋盘黄龙士现自己赢了三路很是满意的收起棋子来他边收边说:“添风如何?还要不要再来一盘?”

    “不来了不来了。”添风和尚连连摇头“今天日出时分就被你叫到了这金顶上来下棋。这五个时辰滴水未进我是不下了。”

    “好好不下就不下。”黄龙士将棋具拿上“那我们就先下山吧。”

    “龙士啊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讲?”下山的途中添风和尚突然对正在欣赏峨眉美景的黄龙士说道。

    “我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有什么话你尽管说。”沉浸在景色中的黄龙士并没有怎么在意。

    “龙士我们一起下棋已经快二十年了吧。”添风和尚说道“以前每隔一段时间你来找我下棋我都能感觉到你在棋力方面的进步可是最近两年我现你的棋不进反退了。”

    “是啊我也感觉到了。”听添风和尚谈到围棋方面的问题黄龙士将心思马上从风景上收了回来“最近两年我下棋的时候有点心绪不宁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龙士你的棋杀伐之气太重心绪有点不宁也是正常的。”添风和尚叹道他虽然围棋不如黄龙士但精研佛法多年是以马上看出了问题所在。

    “原来是这样。”听添风怎么一说黄龙士面有忧色。“添风那我的棋艺要想再更上一层楼岂不是很难了?”

    “这我也说不清楚。”添风和尚停下脚步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小石头递给了黄龙士“龙士这块“静心石”或许能对你提高棋艺有所帮助你就收下吧。”

    “静心石?”黄龙士有点疑惑的接过了这小石头“添风这石头和围棋有什么关系。”

    “这可不是普通的石头。”见黄龙士问起添风和尚索性在路旁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了下来“它来自九天之上。”

    “我听我师傅说在他刚进万年寺的时候有一天天降大雨雷声滚滚突然有一个火球从天上而来落于金顶之上。第二天清晨当时万年寺的方丈含虚大师叫几个徒弟前去查看。他们就在金顶之上现了一块黑色的大石头于是几人合力一起抱了回来。

    “黑色的大石头?”黄龙士奇道“那和这小石头又有什么关系?”

    “龙士你也太过心急了。”添风和尚笑道。“含虚大师见这黑色石头和平时所见大不一样觉得其中定有古怪就叫徒弟用铁锤将石头砸开想看个究竟谁知道一砸之下现这块石头居然是空心的。”

    “空心的?”黄龙士忍不住出声来不过为了避免打乱添风和尚的思路他马上又将嘴闭上了。

    “是啊我师傅刚给我说的时候我也不信。”添风继续说道“那黑色石头不但是空心的而且中间还有两根石柱支撑而石柱的交汇处就放着现在你拿着这块静心石。”

    “想不到这小石头还如此大有来历。”黄龙士将它放在手心里仔细观察了起来。

    添风和尚没有理他的打叉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含虚大师觉得这小石头来历非常就将它留在了身边。谁知道在当天夜里他就突然领悟到了三十多年来一直苦苦思索的佛学难题。”

    “有过了几年在含虚大师圆寂前他将我师傅叫到了身边将这石头传了给他。告知说这石头虽小却有宁神静气使心智归一的妙用叫他妥为保管。后来我师傅又将他交给了我。”

    “那这么说来这石头岂不是十分珍贵我不能要。”听添风说完黄龙士忙把静心石递了回来。

    “龙士你怎么还是看不透呢?石头虽好但也要有缘才能有用啊。”添风将黄龙士的手推了回去“这个石头在我身边已经十年了可它的妙用还是一点都没有显现出来想是于我无缘。如果它能让你的棋艺很上一步扬我国粹岂不好过在我身边空山寂寞宝石蒙尘?”

    于是几番推让之下黄龙士就将这石头收下了。几年之后他棋力突然大进扬威中华声名远播日本。中年后更是写出了黄龙十九变这鬼神莫测的棋谱。

    至于以上这些成就中有没有这静心石所起的作用那就不得为外人所知了。

    ##############

    当沈锐被敲门声惊醒的时候才现自己居然就这样在棋桌前坐了一夜。

    会是谁呢?沈锐想这几天来找他的人并不少可是都被他以心情不好不想说话为由拒之门外了。不过经过几天来的静思再加上参透了“可弃皆弃”的道理现在的沈锐心中一片空明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可以去面对的。

    “唐莉是你啊。”沈锐打开了门现站在门外的正是害自己输棋的“罪魁祸”。

    “想不到今天你居然开门了。”看着沈锐唐莉现虽然只有短短五天没见但眼前的他好象有了一种脱胎换骨的改变整个人看上去清爽而自然。

    “马老师叫我来告诉你今天晚上在会议室开召开迎战香港队的战前准备会你一定要参加。”唐莉说道。

    “知道了。“沈锐回答。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在上一次比赛中胡思乱想的女孩沈锐突然有了一种坦然面对的感觉:能和她一起在平湖围棋队下棋就已经是老天不错的安排了。至于以后其他的事情现在真的没有必要再花脑筋去想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