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二四章 三星梦(五)

第一二四章 三星梦(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中国队此次出征三星杯的领队华以刚这两天来真可以说得上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中国队这次在三星杯预选赛里新星层出不穷次参赛的古灵益、陈耀烨等少年都冲到预选赛最后一轮特别是昨天和自己谈过话的沈锐虽然还是业余选手居然也能连过三关;忧的是几个早已成名的棋手太也不争气特别是被国人寄以厚望的常昊居然在第二轮就被韩国的一个二段棋手宋泰坤挑下马来。想到今天就是预选赛最后一轮中国参赛的64名棋手如今只剩下了四名华以刚的心还是悬着的“但愿他们今天能全胜而归为本赛多保留几个名额。”

    沈锐不是中国代表团的团长所以他也不用操华以刚那么多的心。面对着自己出线进入三星杯本赛的最后一个强敌---韩国的赵汉乘八段沈锐想:“今天是最后一轮了只有进了正赛才有对局费拿。前几天吃排骨的花费能不能找回来就要看这最后一搏。”

    赵汉乘默默的注视着自己的对手这个还没有任何围棋段位的年轻人。对于和沈锐的这次交手他可没有象大桥脱文那般轻视反而隐隐有些期待。这个业余棋手战胜自己心目中的偶像曹熏铉老师的消息几天前他已经在李昌镐那里听说了能战胜曹老师的人难道还会是等闲之辈吗?所以外界认为他将毫无争议晋级本赛的预测赵汉乘一点都没放在心上。他已经作好准备要好好和沈锐真刀真枪的来上一盘了。

    铃声响起赵汉乘坐直了身体在棋具中拿出了几颗白子让沈锐猜先。而随着铃声刚才还懒散坐着的沈锐马上象换一个人一样他神情严肃的在棋盘上放下了一颗棋子。

    比赛即将正式开始了。

    ##############

    “韩姐姐这个赵汉乘在你们韩国算不算高手啊?”今天正好围乙没有比赛平湖队的三个美女都聚到了韩玉贞房里打开了她的电脑看着这次三星杯的直播。

    “当然是高手。”韩玉贞顺手从唐莉手里抢过了她的零食一边吃一边说道。“他入段不到八年已经拿过两次全国冠军了。”

    “那真是太好了沈锐这次出不了线等他回来看我怎么羞他。”话是这样说唐莉脸上一点喜色都看不到反而尽是担忧。

    毛毛看着唐莉的脸“莉莉你不是在说反话吧我怎么看你的眉头都皱起来了?是不是为沈锐担心的?”

    “别胡说我为他担心个什么劲呢?他又不是我什么人。”唐莉尽量控制着没让自己的脸红起来。

    “好好不说就不说。”毛毛和韩玉贞相对一笑围棋队就这么几个人唐莉对沈锐的感情就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只是可怜我哥哥啊平白的帮人做了一次道具。”

    “毛毛别说了比赛都开始五分钟了。”唐莉从身边拿起一包饼干丢了过去“快堵住你的嘴好好看棋吧。”

    “看就看。”毛毛将眼睛转到了电脑屏幕上不过不到半分钟她又叫了起来:“有没有搞错居然是沈锐执白?”

    沈锐执白很正常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之所以毛毛会叫出声来是因为现在棋盘上的形势太过令人奇怪了。按理说赵汉乘是韩国的一流高手面对着沈锐这种业余棋手而且又是执黑应该采取进攻的态势才对。可是现在棋盘上主动的跳起战火的居然是白棋。

    “谁说白棋就不能先进攻了今天我就是要采取主动。”没有猜到黑棋让沈锐很不爽昨天晚上他就想好了要在一开局就用疯狂的进攻将对手击垮选到白棋多多少少对执行这一计划有点防碍。不过沈锐的脾气有点犟不喜欢随意改变自己的决定所以第三步没有按照常理去占棋盘上最后一个角直接就将枪口瞄准了左上的黑棋。

    “有意思。”赵汉乘看着白棋这略带挑战的一手不怒反喜。第三手就挂角本来是韩国力战型棋手最喜欢下的棋想不到居然被沈锐在自己身上用了出来。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职业棋手他这里当然不会跟着沈锐的脚步下黑棋不理白棋的挑衅自顾自的占了棋盘右下的最后一个空角。

    象气合一样黑棋刚一落下白棋又挂了过来。这步棋的意思更明显你不是不想和我纠缠吗?我偏要跟着你你往哪里走我就往哪里下。

    不过赵汉乘怎么可能为这样的行为所动他又脱离战场跑到左边分投了一子。看似在躲避分明是在回击:棋盘这么大你爱跟着就跟着吧。

    “看来他是想跟我打游击战了。”沈锐瞄了一眼对手经过十几年来在棋盘上的磨练赵汉乘看上去比年龄相差不大的沈锐要老成了许多。

    老成管用吗?沈锐在心里冷笑了一下白棋没有再跟着黑棋满世界乱跑而是又在左上肩冲了一步。这下原来的黑角上已经一左一右有了两颗白子就看赵汉乘应是不应了。

    韩国棋手都比较酷爱实地赵汉乘也不例外。眼见黑角马上要变成白棋的领地他当然不会再斗气。黑棋贴了一步牢牢的将自己的地盘护住。接下来在这一角部双方都没有下出什么怪招老老实实的将定式走完形成了黑取实地白取外势的局面。

    “莉莉你家沈锐这样走是不是亏了?”刚才唐莉给的那一包饼干已经吃完毛毛的嘴巴又空了出来。

    “死丫头你乱说什么?”唐莉瞪着毛毛“我是我他是他别把我俩扯到一块。”

    “还不承认?”毛毛边说边躲到了韩玉贞身后“不是为了他你干嘛拒绝我哥啊!”

    “看我不咯吱你!”唐莉对毛毛的风言***再也忍不住了马上扑了过去。两人顿时混战成一团。

    “你们别闹!”眼看着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房间立马被唐莉和毛毛弄得乱七八糟韩玉贞再也看不下去了“不想看棋就回自己房间去睡觉。”

    她这句话一说出口两位调皮的美女立刻安静了下来。韩玉贞这才又把话题转回到棋盘上“其实毛毛刚才说得倒也没错刚才这定式白棋是稍微有点吃亏。”

    “我看挺好的怎么吃亏了最多也是个两分。”唐莉坐了下来依然帮着沈锐说话。

    “莉莉就是不能看沈锐吃亏这定式一下白棋虽然看上去有了外势但中间黑棋先下了一子展起来总归有点阻碍。而黑棋的地盘可是捞得实实在在的。”毛毛明显的站在了韩玉贞一边。

    “你们两个看着吧沈锐这样下绝对有他的深意。”唐莉嘴巴上不肯认输但心里也嘀咕起来:“沈锐你真的是故意下成这样的吗?”

    当然是故意的了。刚才的定式一下完沈锐抢先在左上动起手来而且故意露出了一个破绽制造了一个看上去黑轻白重的劫出来。

    看着这个劫赵汉乘稍微还是有点犹豫。在这盘棋还没开始时因为听说沈锐的中盘厉害他早已制定好了稳扎稳打最后磨官子的策略。不过刚才在左上角的战斗让他产生了一种白棋不过如此的想法而这个劫现在看上去更象是对手因为基本功不牢而送上的一个小礼物。

    “打还是接?”这个念头在赵汉乘脑海里转了几转黑棋还是打吃了上去有便宜不占是傻瓜如果真的能现在就取得优势为什么非要等到收官子呢?

    “这世界上经得起诱惑的人还真不多啊。”沈锐轻叹了一句也顺势反打一下。现在这个开始看上去不起眼的小劫终于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变得大了起来。

    接下来黑棋和白棋反复了几手沈锐终于将子落到了蓄谋已久的左上黑角里。

    “这劫不能再应了。”白棋一落子赵汉乘就后悔起来。他根本没有想到沈锐会将劫越造越大搞到自己欲罢不能的地步。如果现在将打入黑角的白子吃住下一步黑棋将没有劫材可寻。权衡厉害黑棋终于将劫消了。

    这劫看上去是黑棋打赢了其实真正得利的反而是白棋。

    利用刚才打入的一子沈锐疯狂的对黑角展开了反攻倒算。刚才还显得空荡荡的黑角只能委屈的后手做活而白棋在攻击黑角的同时将左上又做成了一块厚壁这下刚才还显得不好展的厚势顿时左右逢源起来。

    “呵呵怎么样我说沈锐刚才的定式有深意吧。”唐莉兴高采烈的对毛毛说道“亏你还是职业选手呢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我就不信刚才你就看出来了还不是蒙的。”毛毛不服气的看了一眼唐莉。两人又要开始小孩子脾气。

    “好了你们两人就不要再吵了”韩玉贞指着电脑说:“赵汉乘不会看着白棋将势力展起来的接下来就该打入了。他的治孤能力在我们国内可是很有名气的这下要看沈锐怎么应付了。”

    ps:《弈春秋》《劫尽棋亡》两本新书正在起点冲榜大大们有票就去投点吧。你们的举手之劳就是对他们辛苦写书最好的奖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