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二七章 三星梦(八)

第一二七章 三星梦(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老华想不到这次三星杯我们的成绩这样差。”陈祖德喝了一口茶神情黯淡的说。他本是没有想过要到韩国来不过在32进16王磊输给羽根光树后身为中国棋院院长的他就再也坐不住。一个飞机从北京到了尔。现在因为怕记者采访没有去比赛现场的研究室和华以刚两个人躲在了宾馆里看收费电视的直播。

    “院长这都怪我对困难估计不足没有带好队。”华以刚的脸色也不好。毕竟上一次三星杯中国虽然没有夺冠但好歹也有6个人进了八强想不到这次自己次单独带队成绩居然这样差。

    “怎么能怪你呢?是他们自己不争气。”陈祖德忙安慰道。华以刚离开围棋比赛的一线从事行政工作已经二十多年了。经验丰富是一个管理的好手。陈祖德还准备让他接班呢当然不能眼看着他的信心受到打击。

    “不过院长我看这次我们三星杯还是有点收获的。”华以刚觉得气氛压抑忙转换了一个话题。“这次老聂的徒弟苏羽和马小的徒弟沈锐都表现得非常好。我看今后1o年中国围棋的希望就要着落到他们身上了。”

    “是啊。”听华以刚这么一说陈祖德的思绪回到了四年前当时聂卫平和马晓春双双闯进了东洋证券杯的决赛一时在街头巷尾传为美谈。“要是苏羽和沈锐能在这次三星杯上重现他们各自老师当年的风采就好了。”

    华以刚在中国棋院做了快1o年的秘书长当然知道陈祖德提的往事。他轻轻的说:“院长我想这一天应该就快了。”

    中国围棋的两个巨头正在感叹的时候正在直播的电视下方突然插进了一条字幕:中国选手苏羽中盘战胜日本的羽根光树率先进入四强。

    “好样的!”陈祖德一拍大腿这下他悬了几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四强中有了一位中国棋手起码完成了最低的任务。这下不管是对国内广大的棋迷热心的媒体或者是体育总局的领导总算是有了个交代。

    “院长看来你这次来韩国真是提高士气啊。”看着这个消息华以刚不得不承认陈祖德的运气就是比自己好。他来后苏羽和沈锐就联袂进入了八强现在眼看四强又进了一位。

    “哈哈主要是苏羽自己挥得好。”陈祖德的脸上多云转晴他将茶杯放下站了起来。“老华我们也别在这里待着了。走去赛场看看苏羽顺便也给沈锐加加油。”既然苏羽赢了他也不用再怕记者的追问了。

    ####################

    沈锐的眉头皱了起来。宋泰坤不愧是在预选赛中淘汰了常昊的韩国新一代高手沈锐和他在中盘战斗了将近5o步依然没有占到任何上风。

    现在摆在黑棋面前的是两个选择右边有一块棋还没有完全处理好接一步是最保险的棋;下边有全盘最后一个大场先抢到只要右边大龙不死优势马上就会明显起来。

    “到底是接还是不接呢?”已经2o分钟过去了黑棋还是没有落子。

    中午封盘的时候马晓春将沈锐拉到了中国棋院的院长陈祖德和秘书长华以刚的桌子上共进午餐当时和陈祖德的对话现在突然出现在了沈锐的脑海里:

    “小沈啊现在我们中国围棋和韩国相比仅从实力上来说相差其实已经不大了。可是我们在世界大赛上的成绩总是差得太远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不知道。”

    “我们差的就是韩国棋手一贯的那种血性。”陈祖德说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既痛心又遗憾“我们的那些高段棋手一遇到世界大赛就总是患得患失;而韩国棋手则越是大赛越能挥出自己的水平。本来实力差不多但此消彼长之下输的总是我们。”

    当时说到这里的时候陈祖德用力拍了拍沈锐的肩膀“小沈我听马小说你才学棋一年不到。能取得现在的成绩已经是前无古人了。不过我希望你不论是现在或者是将来都不要背什么想赢怕输的包袱不管面对的是什么对手都要敢于放手一搏。防守虽然也有可能取得比赛的胜利但我更愿意看到你主动的进攻。”

    主动的进攻!想起陈祖德的这句话沈锐下定了决心黑棋放弃了将大龙彻底安定的诱人想法抢占了全盘最后一个大场。

    “院长你中午说的话起作用了。”看着黑棋在长考后终于落子华以刚对陈祖德说。

    “呵呵沈锐还真是敢出招啊。”陈祖德看着马晓春笑了笑“马小要是你徒弟今天因为这步棋输了你可千万不要怪我啊。”

    “不怪你怪谁?”马晓春对陈祖德说:“你今天中午那番话那么煽情连我听了都想上棋盘去大砍大杀一回何况沈锐这毛头小子。要是他杀崩了罪魁祸你是跑不掉的。”不过他话是这样说嘴角还是流露出了笑意。沈锐的对杀能力马晓春再了解不过了。想杀他的大龙又岂是那么简单的事?

    眼见沈锐不管大龙的生死抢去了最后的晚餐宋泰坤暗暗吃惊。就是在杀戮成风的韩国棋坛也很少有人敢于这么玩命。照他最初的想法黑棋应该先接回大龙把这个蛋糕留给自己。这样黑白的地盘应该是双方平分秋色而白棋因为中间比较厚无疑在收官的时候会好下一点。

    这个叫沈锐的小子要么就是对自己的极端有信心要么就是一个喜欢冒险的疯子。宋泰坤对黑棋的这一手下了结论。不过想到疯子这个词时他不知怎么的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不管怎么样棋还是要继续的。沈锐的这一步已经把宋泰坤逼上的了华山一条路他别无选择的挥起了屠刀目标当然只有一个黑棋右边的大龙。

    这一战双方都没有成算连一向落子如飞的沈锐也步步为营。下得很是小心。黑白双方在方寸之地上演绎了一场精彩的攻防战。

    “沈锐能过得了这一关吗?”马晓春盯着大屏幕上的棋盘想要在荆棘密布的地方为自己的徒弟寻觅出一条羊肠小道。而坐在他旁边的陈祖德也很是紧张毕竟如果沈锐能进入四强他和苏羽就将占据争夺三星杯的半壁江山夺冠希望大大增加。反之如果只有苏羽一个人突围虽然也算是完成了这次出征的最低目标但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群狼三星杯有很大的可能又会变成韩国人的囊中之物了。

    和旁观者的紧张的心情相比当局的沈锐反而异常的平静。自从白子将黑棋大龙和回家的路隔断之后沈锐心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做两个眼出来。只需要两个眼。

    随着黑白棋子相继的落下沈锐心里构思的棋局越来越清晰他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微笑来。

    微笑过后棋盘就变成了沈锐表演的舞台。黑棋主动让白棋提了两颗子之后竟然神奇的进入了右下的角地当然宋泰坤也不是等闲之辈黑大龙也被断成了两截需要打劫才能联络。

    “沈锐赢了。”马晓春长出了一口气。想不到看棋感觉比下棋还要累不过总算没有白累马晓春想。

    “赢了吗?”华以刚疑惑的看着大屏幕沈锐黑龙的半截还被白棋含在口里“我看黑棋的劫材不如白棋多这可是足足关系到12个黑子的死活啊。”

    “老华离开一线赛场久了我看你的棋力这几年真是退步了。”马晓春正要回话又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聂卫平将话接了过去“沈锐从最开始就没打算要这12颗黑子打这个劫不过是为了走个形式而已。”

    “走个形式?”华以刚觉得自己是越听越糊涂一进一出24目的大劫居然就是为了走个形式?

    “沈锐的劫材看上去是不够。不过要是他走到下边白棋是绝对不敢再应了。因为如果再应的话由此生出的黑棋劫材就将无穷无尽。”聂卫平遥指着棋盘“所以黑棋一走这一步白棋就只能选择消劫吃掉半条黑龙。”象是要映证这句话的正确性一样老聂话声刚落黑子果然出现到了他刚才说的位置上。

    “原来是这样。”华以刚恍然大悟这个转换虽然看上去黑棋吃了一点小亏但是因为刚才抢占大场的收获确实太大两相抵消黑棋还是便宜了。而另一方面转换下来棋盘上也再也没有足以让白棋扭转乾坤的空间了。

    “后生可畏啊!”看着白棋无奈的提掉了12颗黑子华以刚感叹道。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就敢于上演大弃子他难道真的是那个半年前还在参加大学生围棋联赛的沈锐吗?

    ps:11月起解禁度将全面加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