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三零章 三星梦一场(一)

第一三零章 三星梦一场(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ps:兄弟们有票投新书啊!没票也帮我收藏一下啊!最后有连接。

    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

    “你是谁?”

    “我是你的师父黄龙士啊?”

    “我的师父?那我又是谁?”

    “你是我的徒弟沈金兑啊。”

    “我是沈金兑?那沈锐又是谁?”

    “徒弟啊其实名字只是一个符号而已我穿越几百年的时空来找你你不会是只想在这个问题上和我纠缠不休吧。”黄龙士说。

    “哦对不起。”沈锐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起来。“师父你来找我干什么?”

    “找你干什么?当然是教你下棋了。”黄龙士将手一指两人面前出现了石桌石凳和一套棋具“要不是你太笨我怕我的黄龙十九变失传你以为我愿意赶这几百年的路啊?”

    “教我黄龙十九变?”虽然是在梦中沈锐依然裂开大嘴笑了“那太好了!师父你今天是不是要将十九变中剩下的八变全教给我?”

    “你倒是想得不错全教给你?”黄龙士在石凳下坐了下来“今天算你运气不错被那个刀疤脸打昏我的脑电波才能找到机会进入你的脑海等会你醒过来我就该离开了。时间抓紧点我看我能不能将黄龙第十二变“无中生有”给你讲完。”

    “那你快讲啊。”沈锐迫不及待的也坐了下来……

    ###########################

    在马晓春的注视下沈锐终于隐约记起了梦境里生的事情。不过他当然不会对人说出来做个梦而已有什么好说的?

    “马老师今天是我不对。不应该出去和人打架。”他诚恳的道了歉。

    见沈锐主动认错再加上刚才吴清源已经对他说过沈锐是为救他徒弟才受的伤马晓春心里的气也就消了。

    “沈锐啊其实打架倒没什么你师父我也有过年轻的时候。让我生气的是既然你决定打架就一定要打赢。你看现在被别人打得住了院明天还怎么比赛?”

    “马老师你放心。明天的比赛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沈锐头虽然还有点昏但还是装出很有把握的说道。他心里早就打好了小算盘反正李昌镐是围棋世界里大家公认的第一人自己输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运气好侥幸能赢那可真是麻雀变凤凰一下就飞到天上去了。摆明了稳赚不赔的生意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不用担心沈锐告诉自己。不过当第二天他真的在棋桌前面对着这所有同时代棋手的噩梦---李昌镐的时候小心肝还是忍不住砰砰跳了起来。

    当见面之前沈锐心中的李昌镐仅仅是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纵然有着石佛的外号也不过只是指他性格内向不苟言笑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真正在棋桌前成为他对手的时候沈锐才知道自己原来的想法是错的多么离谱。

    他坐在棋盘前真的就象是一个佛不是象一座山让人觉得无法撼动和逾越。

    今天我会有胜利的机会吗?从来不知道胆怯为何物的沈锐接触围棋后第一次有了对手是不可战胜的感觉。

    不过这个感觉在沈锐心中也是一闪即逝因为冥冥之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对他说:沈锐李昌镐不是佛更不是山。他也是一个普通人。既然都是人他就绝对有机会战胜他。

    那就来吧!随着比赛铃声的响起沈锐慢慢的松开了刚才猜先后因为紧张而捏紧的拳头。

    第十一届三星杯半决赛韩国李昌镐执黑迎战中国沈锐。

    黑棋星小目开局堂堂正正。沈锐也下出了自己最喜欢的二连星。这吸引万千人注目的对局就此拉开了序幕。

    “马小老实说你现在紧不紧张?”聂卫平摇着他那把不知道用了多久的扇子又磨蹭到了马晓春身边。

    “紧张?老聂你开玩笑吧?”马晓春被迫将注意力从大屏幕上转了过来“面对李昌镐我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况且上面坐着的又不是我我紧张个什么?”

    “马小你瞒不过我的。”聂卫平将扇子收好坐了下来“李昌镐可是你命中的克星你这几天是不是做梦都在想沈锐能赢帮你这个老师将面子找回来?”

    “我是谁我是马晓春!”马晓春平时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面子当下脸就沉了下来“我的仇会让别人去报?看着吧下次如果有机会再和李昌镐交手我不杀得他满盘乱飞我就不信马!”

    “好好你厉害你牛。”聂卫平很大度的笑了笑“我们还是先看棋吧。”

    也许是比较忌惮李昌镐的官子功力这盘棋布局没走几步沈锐就放着大场不占祭出了先捞实地的招数打入了黑棋的右上角捞走了角地。希望能就此打乱李昌镐的部署将主动权掌握到自己手中。

    不过李昌镐毕竟是李昌镐他厉害的不仅仅是官子而已。沈锐的意图早就被他看得清清楚楚黑棋也来了个依样画葫芦将白棋的左上角也捞了个精光。

    这个局面看上去双方不相上下谁也没占到多大的便宜。不过因为黑棋先手多下一步棋的缘故右边的配置看上去比白棋更加合理整盘的形势已经略微占优了。

    “莉莉你是不生病了?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啊。”毛毛奇怪的看着唐莉。

    “没有啊可能是我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吧。”唐莉盯着电脑她已经快半个月都没有看见沈锐了他这是第一次出国不知道在异国他乡过得还习惯吗?这次比赛面对的是公认的世界第一人他还能不能将自己的水平完全挥出来呢?

    “毛毛你看现在沈锐的形势是不是已经差很多了?”看着黑棋又动手捞走了白棋的左下角后唐莉终于忍不住问道。

    “没有啊现在虽然黑棋调子不错但白棋也完全可战啊。”毛毛看了看电脑里的直播转过头来对唐莉说:“莉莉你的棋比我下得还要好一点不会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吧。”她笑了笑接着说:“我明白了沈锐是你的心上人你呀这是关心则乱。”

    “谁说他是我的心上人啊只不过我们都是一个队里的我当然希望他能赢了。”唐莉红着脸开始寻找同盟军:“韩姐姐你说是不是?”

    “当然不是了。”韩玉贞的立场很坚定:“李昌镐可是我的偶像我无条件的支持他。”

    当场外双方的支持者开始各自表明鲜明立场的时候棋盘上黑棋和白棋已经开始战成一团了。

    黑棋捞走了白棋的两个角后白棋在左边外围的势力大增李昌镐长考了二十分钟在沈锐还没来得及将空完全围住的时候终于打入。

    “欺人太甚。”沈锐将牙齿死死咬住看着落到白空中的这颗黑子。前面将近五十多手棋李昌镐不但将自己先捞实空的想法彻底击碎甚至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利用黑棋先行的便利将白棋的角地打劫一空逼着沈锐围起了自己并不擅长的大模样。现在眼看大模样快要成形他又开始了收刮。

    “你是世界第一人我难道就是吃素的吗?”白棋将黑棋紧紧贴住就算吃不死你也不能让你好过。

    黄龙前十变里基本上讲的都是对杀中的具体招数。沈锐记得滚瓜烂熟所以对杀中一般很少吃亏多多少少都能从对手那里捞点便宜。不过这次李昌镐明显是有备而来黑棋避开了白棋的杀招一个转头并没有深深打入边空而是顺着白棋的追杀在中间靠左的地方围起空来。

    “想要就地做活?”沈锐看着李昌镐的下法有点吃惊。他刚才完全是朝着防守边空的方向落子的想不到黑棋现在居然风头一变凌空做起眼来。“这样他划算吗?”开局不依靠角和边做活是很多高手都不愿意下的棋李昌镐这几步也算是突破常规了。不过现在不是评判黑棋这样走是否好的时候沈锐的白棋也只能跟着黑棋将他全部包裹起来。

    “呵呵李昌镐想到居然就地做活了不起啊了不起。”聂卫平又将扇子重新拿了出来表面上看他是在称赞李昌镐其实话语中也透出了一丝担忧。毕竟沈锐也是代表中国棋院来参赛的他难道会希望李昌镐能赢?

    “你的徒弟苏羽现在正在大战刘昌赫你跑到这里来凑什么热闹。”马晓春一把抢过聂卫平的扇子摇了起来虽然才6月间他的额头已经见汗了。

    这盘棋已经快要进入李昌镐的步调了。马晓春看着屏幕等待着白棋落子。沈锐你可千万要挺住啊。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