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三三章 苏羽流对官子无双

第一三三章 苏羽流对官子无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ps:今天和相恋5年多的女朋友分手了解禁第三卷最后一章也算是巧合吧。

    心里痛哭了好几次真想被一道闪电打回异时空去......

    大家有空说点鼓励我的话吧让我早日振作起来。

    早上七点决赛的现场静悄悄。

    看着空荡荡的赛场中摆放着的棋桌一向认为自己坚强的沈锐突然觉得有股液体快要从眼眶中流出。昨天下午的那一幕又在他脑海里回放:李昌镐的官子就好比一把锋利的小刀把白棋好不容易通过打劫得来的优势一点一点的从棋盘上削下来。到终盘的时候不多不少赢了半目。

    那是怎样的半目啊?围棋世界里最小的胜负差距带给沈锐的却是从未有过的最大痛苦。

    不过作为一个男人就应该从失败中爬出来去迎接胜利这一点沈锐知道。所以今天他早早起床避开了马晓春来到这里就是想看看自己到底要比李昌镐差多远差在哪里。

    早上九点第十一届三星杯世界围棋锦标赛决赛正式开始。

    决赛的双方一个是以无双官子半目击退了业余棋手沈锐的石佛李昌镐另一个则是中盘战胜了韩国四大天王之一刘昌赫的苏羽。

    沈锐原来倒是从古力口中听说过苏羽这个名字知道那是被称为鬼才的青年一代旗手是老聂的掌上明珠。不过为什么苏羽这个人会被称为旗手沈锐就有些不得而知了:苏羽是九三年入段但是自从他入段之后就很少露面这一年来除了这次三星杯以外几乎没有参加过正式的国际比赛。比赛成绩也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

    这种人竟然也会被古力称为对抗李昌镐的桥头堡被唐莉无比敬仰的尊称为大哥被曹薰铉称为新一代旗手一路从网络上靠实力杀上来的沈锐多少有点不服!

    不过能够击败刘昌赫进入决赛应该也会有不错的实力吧。只是看看苏羽三星杯前面比赛的那些棋谱沈锐又不得不摇头叹气:就凭这种水平想要击败石佛那简直就是开玩笑这个苏羽能够进入决赛完全都是运气!

    “仅仅是运气么?”马晓春到来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把沈锐从那正对着大屏幕的座席上踢开然后怡然自得的自己坐上去。不知道他是不是看穿了沈锐的心思沉默了一会而之后扭过头对沈锐便问了这么一句话。

    站在旁边的沈锐放下了手上的棋谱神情有些犹豫:“我并没有这样认为。”

    “别装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是了解的。”马晓春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一早偷偷摸摸过来就是想看看自己和李昌镐真正的差距。不过苏羽也不是你能小看了的人起码现在的你还比不上他。不过这不怨你毕竟你是从这一年才开始学棋也没去过棋院自然不知道苏羽的真正实力。”

    “真正实力?”难道说前面的比赛中苏羽并没有挥真正的实力么?沈锐皱着眉毛看着一早从工作人员手中要来的半决赛棋谱低声说“可是前面的比赛他都是赢得有惊有险。比如刘昌赫这一盘如果不是这里刘昌赫的误算苏羽应该已经被挡在决赛之外了。”

    “误算?”马晓春却讥笑着看着沈锐摆了摆手说“对付并非全盛时期的刘昌赫苏羽还没必要把什么东西都表现出来。你看吧这一盘才是那小子在这次比赛里面真正挥的一局。”

    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说这话的人多了沈锐也难免开始有些怀疑:不会说这个叫苏羽的真的保存了实力么?

    可也不像啊。沈锐低下头看着刘昌赫对苏羽的那盘棋:这盘棋前面是局面两分可是在中盘的时候刘昌赫抓住了苏羽战斗中的一个失误通过一个巧妙的点获得了明显优势。如果让沈锐面对这种局面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有留手肯定会施展出全身本事来试图翻盘。

    “实际上苏羽知道刘昌赫肯定会犯这个错误。”马晓春指着棋谱上刘昌赫那最后的错误低声密密的说“苏羽是知道他会犯这个错误的。他早就看到了。”

    什么意思?沈锐有些不大明白:“什么叫做早就看到了?”

    “就是说苏羽在失误之后就看到了刘昌赫在这里会犯的错误所以他并不拼命只是等待着对手的失误。”

    沈锐愣住了:“您的意思是他在整整26手之前就算清楚了这里的东西?”

    “答对。”马晓春看了看门外拍了拍沈锐的肩膀“有时间的话多研究一下吧。行了他们来了别说话了。”

    沈锐扭过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李昌镐。

    那张平平无奇的脸在沈锐的眼里却是那么的奇妙:谁能想得到这么一个身材不高其貌不扬的人却是世界围棋界最大的噩梦呢。

    “李昌镐的最强处并不是官子。”马晓春不让沈锐说话自己却低声的说。

    “啊?”李昌镐号称官子无双但现在马晓春却说他最强的并不是官子这让沈锐很好奇“您的意思是?”

    “你在和他的上一盘棋中没有看到么?”马晓春却也不惊讶细细的解释“其实官子这个东西所有的七段以上都能够算清楚。但李昌镐的强处在于他是在官子之前就收好了官子。”马晓春轻轻的叹了口气“也就是说在他放弃那个劫之前他就算清了后面所有的变化。”

    嗯!?沈锐回想着上一盘和李昌镐的对局心中那模糊的感觉慢慢的清晰了起来:难怪那个时候李昌镐考虑那么长的时间选择了弃劫原来他早就看清了半目胜的结果!

    在官子之前就收好了官子!沈锐悚然而惊:这么说起来昨天的优势完全是空中楼阁!自己废尽心思制造出的劫争在李昌镐凡的官子面前原来是那么不堪一击。

    这时候正在思考的沈锐的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拍。他愣了一下扭过头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

    “请让我过一下。”那个身影很客气但是这话语却总有些有气无力。

    苏羽!沈锐知道自己挡住了路连忙移开几步让他过去。

    不过他的脸色不大好啊。沈锐低声问马晓春:“他脸上怎么看上去那么苍白呢?不休息好就来参加比赛真是……”

    “他不是没休息好。”马晓春轻轻的摇摇头“他身体不好。之所以他一直没有参加比赛也完全是身体原因。你不要小看他如果你真的和他在棋盘上交手的话千万别被他的样子骗了。”

    “好了现在请双方棋手猜先。”裁判长看到比赛的双方已经落坐咳嗽一声说。

    霎那间对局室便安静了下来沈锐也下意识的放缓了呼吸静静地看着。

    “第一手李昌镐落在了右上小目。”电视转播的讲解现场被沈锐打出局的赵汉乘站在摄像机前拿着棋子落在大棋盘上“李昌镐很少第一手落小目一盘情况下他都是先落星。”

    苏羽在一片闪光灯照耀过后拈出棋子轻轻的拍在左下角星然后便把手抱在胸前静静地看着棋盘。

    李昌镐的第三手落在右下角三五位上形成了错小目的开局。

    “错小目?”沈锐知道这意味着李昌镐心态的谨慎不由得吃了一惊“前天他和我比赛的时候可是摆下的星小目啊!”难不成这个叫苏羽的真的那么厉害值得让李昌镐这么小心在意么?

    他不由得抬起头又看了看神色呆板还是抱着手的苏羽。

    接下来苏羽会怎么办?沈锐默默地思考着:如果是他的话吸取了昨天的教训下面会毫不犹豫地落成二连星。如果李昌镐分投左边就直接挂右上角如果还是那么小心的小目飞出守角就落子左边成三连星主动以模样对抗李昌镐的实地。

    但是苏羽的下法却出乎了他的意料落在了左上三三的位置!

    “这是干什么?”沈锐的大脑迅的计算着各种变化“他也要争实地么?”他看着棋盘上空空荡荡的盘面百思不得其解“这叫什么?实地对实地?”

    “苏羽要夺实地。”赵汉乘想了一会儿继续解说“这种开局方式以前吴清源大师也曾经下过。可现在这样下的人非常少因为左下的星在高位而左上的三三的位置又太靠里处理起来会比较麻烦。”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天才后面怎么继续。沈锐这个时候放松了下来双手托着下巴看着棋盘。

    但后面却让沈锐更加失望苏羽和李昌镐两个人仿佛是商量好了一样开局三十多手谁也不打搅谁各自围着自己的后花园连一点攻击的迹象都没有。

    这让酷好战斗的沈锐的耐心有些承受不下去轻轻地拉了拉马晓春:“老师他们干什么呢?铺地板也不能说铺这么长时间吧?”

    “吵什么慢慢看。”马晓春倒是不紧不慢瞥了一眼沈锐“你要是再吵我就把你赶到外面去。”看看沈锐噤若寒蝉的样子马晓春又笑了笑指着棋盘低声给他解释“这里面都是有原因的你听我慢慢的给你讲。”

    沈锐连忙端茶倒水然后坐在那规规矩矩的听讲。“苏羽不敢进攻因为李昌镐已经把右边经营的铁桶一般平白的撞上去没什么好下场还不如趁这个时间仔细的经营自己的根据地准备后面的战斗;而李昌镐之所以不敢动手也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马晓春的声音实在是小沈锐只能支起来仔细分辨。

    “苏羽流。”马晓春思考了一会儿低声说“李昌镐在担心苏羽流。”

    那是什么东西?沈锐不大明白疑惑的目光马晓春看的很清楚:“那是一种很奇怪的下法但是如果真的动起来当真是威力无比。上次在国家队内部练习赛里面孔杰就吃了苏羽流的大亏。但是这盘棋因为没有公开出来所以知道的人很少。可李昌镐三星杯之前曾经专门打电话到棋院要求苏羽三个月的棋谱想来他也看到了那盘棋所以现在才会这么谨慎小心。”

    马晓春看着李昌镐慎重的在下边小跳一手之后继续说:“苏羽流要求的是极佳的大局观和计算能力还有很好的判断。这个世界上我看也只有苏羽才能想出来这么莫名其妙的下法。”

    这让沈锐的自尊心有些受打击:“那又如何?任谁都看得出来苏羽的战斗能力不强只要把局面导入到乱战中我不信就赢不了他。”

    “没错。苏羽的乱战能力差是人尽皆知。”马晓春继续刺激“可是在战斗之前比赛就会结束了……”他突然打断了要说话的沈锐“仔细看从现在开始应该就是所谓苏羽流了!”

    沈锐连忙转过头看到棋盘上苏羽刚刚落下的那枚白子却有些不以为然:“这就是么?也没什么啊只是进攻下边黑棋小跳而已我也下得出来……”

    但接下来沈锐便有些笑不出来了:李昌镐为了避免被挖断逃孤子的局面被迫连接之后苏羽一手便砸进了右下角。

    “这是干什么?”沈锐眉头微微的锁了起来“这两手完全的没联系……”但他是连古力也有三分恐惧的战斗的高手这手棋意味着什么自然一清二楚“固若金汤的右下竟然就这么被攻了进来。”

    李昌镐又是不得不应为了防备后面白棋的进角只能后退防守。

    苏羽的下一手却更让人摸不到头脑即不管右下也不管下边反而在左上拆跳顶住李昌镐分投的黑子。

    “有些明白了么?”马晓春看着沉思的沈锐低声说。

    “为什么会说苏羽的战斗能力差呢?”沈锐突然推翻了刚才自己的话“这样的攻击很少能有人下得出来的。”

    “苏羽的确是战斗能力差。”马晓春笑了起来“问题在于现在是他在攻击这是他控制中的攻击。但是如果双方的棋子绞缠在一起脱离了他的控制范围他就会因为细微观察力的问题而出现判断失误。”

    接下来的进程越来越让沈锐心惊:随着苏羽深深的楔入左边李昌镐的两子之间黑棋的形势立刻岌岌可危。而右下和下边的攻击子力也因为左边的借用而渐渐的重了起来。

    如果是我坐在李昌镐的位子上现在我该怎么应对呢?沈锐想了很久很久:如果处理了上边就要搭出后手下边和左边的便必须选择一项弃掉!如果要按着大小的顺序拯救下边的大空那左边却会被苏羽打穿。一旦左边被打穿整个中腹便立刻笼罩在白棋的战略范围内只能眼睁睁看着苏羽两拆入中央而难以进攻!

    不过有个问题。沈锐换个方向却觉得有些奇怪:就算是再精彩的进攻也不能这么零零落落的。现在苏羽的白子一个一个根本就不能称为势零散的落在棋盘上只要等李昌镐躲过这一波进攻早晚能再把局面扳回来。

    但是棋盘上还没有完。苏羽的攻击越来越凌厉忽上忽下的进攻拖的李昌镐有些疲于奔命又过了将近4o手之后苏羽才终于慢慢的缓下了攻击的态势。这让沈锐有些想笑:“这就是苏羽流么?仅仅是疯狂的进攻?这样做的话只是自招失败而已。”

    不过棋盘上的形势还是需要他好好思考的:“如果我在右边突出呢?”沈锐低声说“先镇头下边然后托在中间苏羽的那枚孤子上会怎么样呢?”但是他又笑了起来”

    马晓春并没有说话而是笑吟吟的看着他的徒弟一个人苦苦思索:“不行这样的话苏羽就可以先攻镇头那枚子整理一下下边之后再反夹回来从左边逃出来的那一片就要灭顶……”

    灭顶?沈锐突然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在思考中腹的问题会牵扯到左边的那一串?

    惊讶。沈锐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立刻扭头看向棋盘。而棋盘上苏羽正在从下边飞出。

    “怎么会这样?”沈锐险些叫了出来“刚才那些还都是孤零零的白子现在竟然都联系到了一起!”

    “没错!”马晓春一笑“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留你在这里看决赛的原因。实际上前面的那4o手都是准备现在最关键的一手就在于这手飞。这个飞把盘面上所有的白子都联系到了一起形成了一条庞大的大模样笼罩全盘!”

    “他是怎么做到的?”沈锐目瞪口呆的看着棋盘上已经完全被笼罩在白棋攻击范围内的黑子愣愣的说“他是怎么把那些孤子联系起来的?”

    如果换作是沈锐在这种全盘崩溃的形势下也就认输了。可是李昌镐没有还是坐在那里苦苦的思索一手一手的落子全力的抵御着苏羽那被全面动员火力全开的战争机器!

    也是在这个时候沈锐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苏羽会被称作新一代的旗手也终于明白了石佛的名号并不是白来的。看着棋盘上那诡谲万变的形势沈锐喃喃的自语:“原来他们两个人都在上一盘比赛中有所保留……想不到李昌镐的防御竟然是如此的坚韧!”

    “这就是一流。”马晓春轻轻地笑了起来拍着沈锐的肩膀“不要以为你赢了老曹赵汉乘赢了宋泰坤就有了挑战世界的能力。你还差得很远呢。”

    沈锐默默的点了点头眼睛死死的看着依然在支撑的李昌镐。

    “他还能翻盘吧。”马晓春看着棋盘慢慢的变小突然低声说“李昌镐还有机会!”

    什么机会?沈锐愣了一下:“现在李昌镐已经快贴不出目了而且全盘的模样也算是无懈可击他还有什么机会?”

    马晓春说:“还有的。至少这小小的棋盘上李昌镐还有挥的地方。你仔细地看看实际上他在这全面的进攻中并没有崩溃棋形还保持得相当完整而且……”他顿了顿“苏羽为了中间那里会把先手丢掉。而那里就是李昌镐最后的机会。”

    沈锐没有再问。再好的解说也比不上棋盘上落下的棋子更能够说明问题。而且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十二手之后苏羽的眉毛终于蹙到了一起而一向八风不动的李昌镐的眼睛中也突然迸出了一丝光芒。

    先手定型左上黑棋大块!当李昌镐开始简明的点住左上的时候沈锐就知道让他饮恨三星杯的李昌镐那无双官子开始挥了。

    如果说苏羽流是烧熔一切的烈焰的话那么李昌镐的官子就是静静流淌的水。每一手都是那么的自然但是却为后面的官子给自己留下了最好的路。

    一点一点地李昌镐总是能找到盘面上最大的官子然后收掉。而苏羽也只能眼看着对手一点一点的销蚀着他的优势却完全没有办法反击就和刚才被苏羽流打击的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的李昌镐一样。

    “苏羽流对官子无双。”当沈锐走出对局室的时候心中慢慢的思考着“布局和终盘的最高境界也就是这样子了吧?”他看着外面蓝蓝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后记:在第十一届三星杯的决赛中李昌镐以2:1的总比分击败苏羽夺得了2ooo年度的三星杯冠军。

    沈锐在随后进行的三、四名比赛中(三、四名决赛因刘昌赫突重病经韩国棋院和中国棋院协商延期一周进行)以2:o的总比分零封韩国天王取得第三名。

    三星杯结束不久中国棋院经过反复开会商议以8票赞成3票反对1票弃权通过了破格授予沈锐职业一段证书的决议。

    2ooo年9月第一届中国围棋乙级联赛降下帷幕沈锐所在的浙江平湖队以三分之差无缘围甲。

    2ooo年11月经马晓春牵线沈锐以5o万元的身价由浙江平湖队转投围甲重庆建设摩托队苏羽则被上海移动通讯队收入麾下身价为创记录的12o万元。

    2oo1年2月第三届中国围棋甲级联赛开赛重庆建设摩托队报名参赛的的主力名单为:周鹤洋、罗洗河、古力、沈锐。

    天下围棋第三卷终。敬请期待第四卷《巅锋对决》。

    ps:感谢〈围棋的故事〉作者小道王大大对苏羽流如何构成的现场指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