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网游竞技 > 天下围棋 > 第一四五章 剑指上海滩(二)

第一四五章 剑指上海滩(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四五章 剑指上海滩(二)

    ps:各位我的亲人们解禁了你们还是去点点我的新书哟!连接在最底下的书名是《暂无封面》

    “他?”周鹤洋、罗洗河、古力异口同声惊道。

    “我?”沈锐的嘴大张着足以吞下一个鸡蛋。

    “不错就是沈锐。”杨一没有理会所有队员惊讶的表情。“沈锐这四场比赛保持全胜状态有目共睹。而常昊在国内棋坛上是有名的杀生不杀熟。这是我让沈锐当主将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我想邱鑫不管怎样猜也不会猜到我们会用刚进去职业棋坛的沈锐来对付常昊。所以常昊有可能去研究鹤洋的棋有可能去研究小猪的棋甚至有可能去研究古力的棋但绝对不会来研究沈锐的棋。有这两点原因可以说这棋还没下沈锐就有六成以上的胜机了。”

    “教练我真的能行?”听了杨一的话沈锐开始有了信心不过他还是小心的问了一句。

    “说你行你就行。”杨一拍了一下沈锐的肩膀“你给我好好去下就ok了!”

    “教练你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听了杨一的略带玩笑意味的话沈锐的心情也放轻松起来。不就是和常昊一盘棋吗那又什么好担心的?他总不会比李昌镐还厉害吧?

    #################

    上海昔日的十里洋场今朝的东亚明珠。

    在外滩的锦官饭店二楼上如今是人流涌动。作为上海移动队的主场这里正上演着第三届围甲的重头戏--重庆客场挑战上海。

    “小毛你什么时候变成了我们重庆队的专用记者了怎么不管到什么地方都看得到你?”下午的比赛已经开始了半个小时了杨一还是逍遥的坐在研究室的一个角落里喝着上好的普饵香茶从他的面色上一点都看不出他所带领的重庆建设摩托队正在和上海恶战。

    “呵呵杨院谁叫你们重庆队的成绩好啊。我不跟你们队跟谁?”毛盾见杨一招呼自己忙屁颠屁颠的走了过来。这次重庆和上海颠峰对决全国各地的媒体少说也来了十几家自己要是能在这老谋深算的杨一嘴里掏点内幕消息出来那岂不是独占鳌头又立了大大的一功?

    “小毛你小子想些什么我还不知道?说吧想问点什么只要是我能告诉你的决不打马虎眼。”上次《体坛周报》用了大半个版面刊登重庆队大胜云南队的消息后建设集团的董事们心情大好特别追加了二十万的赞助给重庆棋院。所以杨一连带对毛盾也大有好感起来。

    “杨院其实我也没什么特别好问的。”见自己的用意被杨一看穿毛盾嘿嘿一笑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我就是有点不明白你们队里的周鹤洋、罗洗河、甚至古力都是在围甲身经百战的大将为什么你不用他们三人其中的一个反而会把一个没有多少经验的沈锐派上去做主将呢?要知道这次和上海队对冲可是关系到榜之争啊。”

    “呵呵我们队的主将向来都是采用轮换制。”沈锐现在可是杨一心目中的秘密武器他不想怎么早就让外界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沈锐最近四场状态正好所以我们队里一致决定让他去冲击一下常昊毕竟常昊可是我们国内的顶尖高手不管鹤洋还是小猪都没有必胜他的把握用沈锐试试说不定还会有更好的效果。”

    “杨院你果然高明。”听杨一这么一说毛盾恍然大悟。重庆队打的原来是用下驷对上驷的主意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到了剩下的三台上。不过再仔细一想毛盾又有点糊涂了:虽然李昌镐这次因为韩国国内有比赛不能来但苏羽号称中国围棋新一代的天才而邱峻、胡耀宇也是这一批国青队中的杰出代表。杨一认为周鹤洋他们能把其余三盘全数拿下是不是也太过于托大了?

    “小毛我看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杨一看了看手表已经快两点钟了恐怕四场比赛中应该会有一盘该分出胜负了吧?

    “好啊”毛盾随着杨一一起走到了正在直播沈锐和常昊这一次主将之争的大屏幕上。

    这次比赛中午封盘前四盘中有三盘的形势都不是很明朗。

    第二台的罗洗河和苏羽的棋盘上乱成一团双方都好象在斗气一般几乎每一步都下得出人意料已经快一百手了整个盘面都还是在混乱中。第三台古力对上的邱峻是中国棋界最近新出的磨王一个上午已经快把保留时间用光他们那盘棋布局才刚刚走完更是看不出胜负来。而第四台胡耀宇的基本功甚是扎实周鹤洋连出了几把飞刀都没有奏效棋局也还是胶着状态。

    只有第一台的沈锐从一开局就趁常昊还没完全进入状态的时候连出奇招将局面导入了乱战的形势。这让喜欢平稳的常昊很不适应到中午封盘时沈锐的黑棋已经渐渐掌握主动了。杨一现在最关心的沈锐这一盘棋只要这盘棋能拿下来至少1.5分应该是没有多少问题了。

    “这个常昊看来还真有两把刷子三个世界亚军的名头到也不是浪得虚名。”上午的开局中沈锐蓄意制造了几个劫出来在打劫的过程中不多不少占了点便宜黑棋已经是优势了。而且除此之外他还根据对常昊的研究故意将整个棋盘打乱现在棋盘上的大部分土地都还没有明确的归属黑棋和白棋都各有三、四块棋没有完全活透。

    这种乱战的局面对于沈锐这个黄龙十九变的正宗传人应该是再适合不过了。而擅长布局和官子的常昊无疑得不到充分的挥。

    可是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常昊始终没有让沈锐得到一举制胜的机会白棋看上去苦不堪言可黑棋就是无法捞到更多的便宜。棋局依然平稳的朝官子决胜的方向走去。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沈锐皱着眉头注视着棋盘。这次派自己作为主将杨一承担了多大的压力他是知道的。自己要是能拿下常昊那是皆大欢喜可是一旦败北必定有数不清的风言***接踵而来。特别是那个还躺在病床上的袁锋还指不定要怎样的上窜下跳。

    沈锐稳了稳神重新点了一遍目。如果就这样平稳的下去进入官子黑棋和白棋都顺利做活的话扣出贴目黑棋应该还有四、五目的优势。按说这个优势对职业选手来说还是算比较大了可是沈锐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自己的官子水平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了要是对上普通的职业棋手或许这个优势到棋局结束的时候还能剩下一些可是遇上常昊恐怕这样下去就只有听天由命的份了。

    毕竟对面这个人就是以官子闻名的而且他作为李昌镐的老对手和这个官子世界第一交手过不下十次估计李昌镐的招数也学了个十有**。

    “一定要想办法在中盘就把这盘棋赢下来。”想到这里沈锐暗暗下了决心。他瞪大眼睛扫视着棋盘希望现有可能一招制敌的地方。

    “夹?”常昊看着沈锐在考虑了半个小时后终于落子脸色也慎重起来。对面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今天一上来就让自己吃了个小亏看来还是有一定功力的。他思考了半个小时才下出这手棋自己一定要谨慎对待。

    常昊琢磨了半天现黑棋这一步有两个意图第一是将白棋左边和上面的四颗白棋棋筋断开第二就是救出从开盘就落在白棋肚子里的一颗残子破去白棋的眼位。不过就算看出了黑棋的这两个意图白棋也只能防范一种。

    常昊想了想还是选择了将两块白棋联络起来毕竟棋长一尺无眼自活。而且作为四年多的中国第一人在国内的围甲赛场上常昊还是很有自信自己的大龙也不是随便什么人想屠就能屠得掉的。

    见常昊如自己所愿采取了联络的下法沈锐心里暗喜。他不动声色的在这条白龙的周围做着准备工作。而常昊虽然有所察觉但也没有太过放在心里。在他看来自己这条大龙死是不会死的现在黑棋和自己交换的几手棋明显是自己便宜正好争取将开局以来那四、五目的劣势捞回来。

    在常昊的配合下沈锐终于等到了机会。当白棋116手跳的时候黑棋马上冲断。白棋当然的盖住。黑棋接着想也不想的接着扭断了。

    “这小子胆子真大。”虽然知道沈锐会有动作但当黑棋断上来的时候常昊还是有点吃惊。这步黑棋一下白棋左边的大龙固然只有逃窜但上边的黑棋也会在白棋逃跑的路上受到波及双方都将被逼到了只有杀死对方才能存活的路上。

    “既然非要通过对杀来结束这盘棋那就如你所愿吧。”常昊的棋风稳健不喜欢大砍大杀但这并不说明他不会对杀。相反如果他真要一意杀棋的话估计连国家队中最擅长对杀的古力也不是他的对手。只见常昊脱去了身上的西装将头差不多要埋到棋盘中去了。

    “杨院沈锐还真是厉害居然将最不喜欢杀棋的常昊逼到了这份上。”看着黑棋的断毛盾有点高兴的说。沈锐如果这次能中盘屠掉一向以稳重著称的常昊的大龙那也可以算得上一个不小的冷门了。而冷门基本上是每个记者都最喜欢的。

    果然毛盾的话声还没落有几个稍微懂点围棋的其他报纸的记者也围到了杨一他们所在的大屏幕下来。他们的嗅觉可一点也不比毛盾差多少。

    “小毛我看这棋还真不好说。”杨一远远没有毛盾那么兴奋。常昊他是再清楚不过了真要是以棋力而论整个中国还真找不出几个人是他的对手。他之所以在世界大赛上每次总是只差一步就是缺一种勇气。常常该杀的棋不杀该占的便宜让别人占。往往是最后关头将胜利拱手让人。

    可是今天的情况不一样沈锐已经完全将常昊逼到了绝路上就算他再不想杀棋也只有杀了。而横下一条心的常昊有多可怕就只有沈锐自己去领教了。

    “杨院你放心吧。我还是上次那句话我看沈锐的棋多了只要是对杀他基本还没输过。”一旁的毛盾显然以为杨一刚才只是谦虚的说法现在棋盘上明显是黑棋占据了主攻地位连自己这个业余一段都看出来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他一边和杨一说话一边和身边几个相熟的记者为这局比赛的结局打起赌来。

    “小毛你慢慢看着。我过去休息一下。”看着毛盾的样子杨一突然感觉到自己真是有点老了。这场比赛就算再怎么激烈说到底也不过是一场普通的围甲而已。常昊再厉害能不能应付过来那也只是沈锐自己的事情自己用得着这么紧张吗?

    和毛盾打完招呼杨一自嘲的笑了笑又朝刚才坐着喝茶的角落走去了。这次比赛的结果如何就交给小伙子们自己去努力吧。

    ########################

    转眼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和以往比赛不同的是到了下午三点过重庆和上海的比赛居然还是没有一盘棋分出胜负来。最奇怪的是沈锐和常昊的对局自从黑棋那步断后这一个小时来两人加起来只走了不到1o步无疑是四盘棋里面最慢的了。

    脱去了西装的常昊感觉汗水已经浸湿了自己的后背。这一个小时来虽然只下了几步棋但他还是感觉到了沈锐的凶悍黑棋下的每一步都好象是放下了一颗地雷而自己的白棋就好象走在雷区中的一队士兵虽然现在还没踩中地雷但始终就是无法走出雷区。

    常昊不好过沈锐现在就更难受了。虽然表面上看是黑棋在主动攻击白棋但白棋每一下落子都让他应付起来很吃力。因为攻击黑棋本身的一条大龙也没完全安置好现在看上去当然是暂时没有问题但是只要让白棋稍微腾出一点手来等待自己的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棋下到这种程度上双方都没有后路可走了。现在等待他们的结局就只有两个:

    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1t;a href=http://www./sho?B>暂无封面&1t;/a>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